《护花高手在都市》全文阅读

作者:心在流浪  护花高手在都市最新章节  护花高手在都市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护花高手在都市最新章节第2112章 只是纯粹不喜欢她(20-07-06)      第2111章 你来我房间一下(20-07-06)      第2110章 你连死的资格都没有(20-07-06)     

第2106章 不是第五针的第五针

夏天当然也察觉到了异样,这条龙脉确实是想挣脱逃走。
  之前因为逆鳞处破缺,它的生机也渐渐消减,以致于垂软无力,无法反抗。
  现在就不同了,夏天用逆天八针的前四针直接恢复了他的生机,虽然还没有完全修复那个缺口,但总以让它动弹起来了。
  夏天的施针处毕竟是它的逆鳞所在,这就像是人的要害被袭,作出挣扎甚至想反杀,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真以为你是条龙啊!”
  夏天有些不爽地瞪了这龙一眼,蓦地运起了逆天第五针,“给我老实点!”
  这是夏天被夜玉媚吸走大半功力之后,第一次运用第五针,确实也有些勉强,不过他还是用了,就是想一举将这条龙脉给镇压了、征服了,让它老老实实地任他施为。
  “轰!”
  地底灵脉虽是有灵,而且也凝结出了龙形,但毕竟不是真的灵物,也不是真龙,所能做出的反应也有限,无非就是抛起阵阵狂风,吹卷得整个地底都乱石穿空、尘土激扬。
  只不过,这些手段都对夏天没有任何效用。
  “给我安份点!”
  夏天怒吼一声,冰火灵气源源不断地注入银针之中,然后再灌入灵脉的逆鳞缺口。
  那条龙脉当即被震得有些头昏脑胀,等回过神来时,龙的逆性瞬间被激发了,于是挣扎得愈发厉害。
  可惜的是,逆鳞处已经被夏天的针法给牢牢地定住了。
  接着,那道缺口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地愈合起来,慢慢地,那条龙脉感觉到了妙处,渐渐自觉地安静了许多。
  “好险、好险。”
  远处观望的清瘦老者惊出了一身冷汗,方才若是让灵脉给惊走了,那他就成了重阳宫的千古罪人了。
  张明佗有些好笑地指了指清瘦老者:“任真人,你也一大把年纪了,还是重阳的掌教,怎么还不如两个女娃娃能沉住气呢?
  这要是让你的那些弟子和信众见了此等仪态,不知道要多失望呢。”
  清瘦老者苦笑两声,不无纠结地说道:“张老弟,你莫笑我了。
  贫道这点养性功夫,早就被耗尽了,只要灵脉无事,就算丧尽仪态又算什么。”
  “你倒也看得开。”
  张明佗有些好笑地晃了晃脑袋。
  这时候,石纯忽然惊叫一声,接着抬手指了指一个方向,嚷道:“那里有人过来了,应该不是什么好人!”
  宁蕊蕊自然也发现了,接口道:“跟之前那个打扰夏天行针的白袍人应该是一伙的。”
  “丹尘子在搞什么名堂,为何会让这么多人混进了这地底灵脉来?”
  清瘦老者定睛一看,顿时气得胡子都抖了起来,“难道我终南山禁地也成了旅游区不成,任由他们想来就来?”
  “先别管这个了,夏天正在行针的关键时期,绝对不能让这些人坏了他的事。”
  张明佗神情凝重地提醒了一句,“我且去挡挡他们。”
  “我也去!”
  石纯二话不说就直接跟在了张明佗身后。
  宁蕊蕊也不甘示弱,捏了捏袖中藏着的流云铁刃,纵身朝那些白袍人掠了过去。
  这流云铁刃本来是要归还给安心观的,只是观主邱见机并没有收,再次转送给了她,现在正好能派上用场。
  “这些蝼蚁,真当我终南山无人了!”
  清瘦老者也是真的动了火气,袖袍一甩,整个人身泛金光,杀气凛凛地冲向那些不速之客。
  那些白袍人本来他们隐藏在暗中,除了派出之前那个杀手之外,一直都只是在静静地观察着事态的走向。
  只不过他们万万没想到夏天竟然真的可以修复龙脉,这就跟他们的任务相冲突了,所以必须出手解决夏天,保证龙脉的破损。
  可惜他们刚一现身就被石纯给发现了,接着便有四条人影飞掠而来,对着他们就大开杀戒,差点没把他们给杀懵了。
  宁蕊蕊和石纯两人的作战风格迥然不同,但是都没什么杀性,只是用力把人揍晕了就罢手。
  张明佗手持一枚金针,见人就扎,先把这些白袍人隐身的优势给破了,接着就是废了他们的修为。
  倒是清瘦老者正处于怒火烧心之中,所以别看是出家人,下手反而最是狠辣,几乎不留活口。
  就在那些白袍人跟张明佗他们缠斗的时候,夏天也迎来了关键时刻。
  因为功力有些不足的原因,夏天的第五针没能发挥出全部的威力,所以那条龙脉缺口的愈合速度越来越慢,但是针法消耗得冰火灵气却又越来越多。
  夏天又不能从这地底灵脉中直接获取灵气,慢慢地也有些吃力了,眼看着形势有走向崩盘的趋势了。
  那条龙脉也感知到了这点,又开始有些不安份了,无形之间又加重了夏天的压力。
  “第五针!”
  夏天心中暗喝一声,再次朝龙脉缺口渡入庞大的冰火灵气。
  这逆天八针的第五针,名字叫做丹成,意思就是可以直接将人的修为提升到金丹期。
  然而,眼前银针所指,却是一条并无实体的灵脉。
  金丹无所依傍,根本凝结不出来。
  夏天虽然源源不断地注入他的冰火灵气,但相对数千里之巨的灵脉,仍旧是杯水车薪。
  再这样下去,估计灵脉还没修好,他自己就要被耗尽灵气而亡了。
  “我夏天,绝对不可能失败!”
  夏天只得咬紧牙关,强行催生着丹田中的冰火灵气,“第五针,给老子成!”
  蓦地,针尖忽然迸发出一道金光,随即一点一点地弥漫开来,速度看似极缓,实则快若闪电。
  整个地底,甚至终南山的数千里范围都被这股金光扫过。
  金光过处,无论是人畜草木,还是蜉蝣飞尘……都在刹那间变得极缓极慢,像是中了迟缓果实的迟钝光线。
  正在激斗听的白袍人,还有张明佗等人,也如同慢放的影像,一举一动慢似蜗牛。
  夏天也进入了一种极为玄妙的境地,好像他整个人都融化了,如同空气、如同一阵风,在这终南山数千里的地底和地表,自由自在地畅游着。
  他在这一瞬间,知道了地底的灵脉延展、暗河流向,以及无数的微小生物;他在这一瞬间,看清了地表的花草树木、行人游客,还有不尽的山峦起伏;……不知道过了多久,夏天“醒”了过来,这个“醒”,与从前他知道的所有醒的概念完全不同,是一种极为超脱的感觉,似乎摆脱了人的躯壳与极限。
  具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夏天也想不到什么合适的词汇,他只知道这一刻的自己,跟以前已经迥异了。
  就在夏天醒过来的时候,那道金光倏地回收,通过银针退到了夏天的丹田之中。
  刚才所经历的事情,也许只有一两秒钟,也许已经有了几十、甚至上百年,快得让他以为自己只是走了走神,慢得又好像做了场漫长的梦。
  “这是逆天八针的第五针?”
  夏天清醒了过来,不由得回味着那种感觉,“不,不对,跟原来的第五针完全不同,奇怪,难道逆天八针还有别的变式?
  神仙姐姐从来没跟我说过,还是说她其实也不清楚。”
  “嗷!”
  这时候,地底忽然惊起一声昂扬的龙吟。
  “咦?”
  夏天低头一看,赫然发现那条龙脉已经被治好了,逆鳞处不但已经愈合了,甚至还凝结出了一片金光闪闪的龙鳞,隐隐地有化龙的征兆。
  那条龙脉显然也察觉到了这点,兴奋不已,在地底不停地游走,不时发出震耳欲袭的吟声。
  “吵什么,你化龙还早得很!”
  夏天略有些不爽地说道:“再吵信不信我一针把你给散了。”
  那条龙脉的灵性更胜从前,现在对夏天是又爱又怕,听到喝声,立即安静了下来,犹如宠物一般,相当地乖巧。
  “噗!噗!噗!”
  另一边的白袍人,在金光回收之后,所有人的心脉都无端自爆,口中狂喷鲜血,掉入了地底暗河之中,也不知道会被冲到哪里去。
  “夏居士,你竟然真的把这灵脉给修好了!”
  清瘦老者喜出望外,狂扑至夏天跟前,激动得差点没跪下,“此番大恩大德,贫道没齿难忘。
  今后若有差谴,我重阳宫万死不辞。”
  “我没什么好差谴你的。”
  夏天撇了撇嘴,“帮忙也是因为大师傅求到我头上了,要谢你就谢他好了。”
  张明佗十分识趣地说道:“谢我干什么,这是你做下的大事。”
  “如果没你帮他们撑到现在,估计灵脉早就散了。”
  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大师傅,你也别像我这样,太过谦虚了。”
  “你还谦虚?
  说什么鬼话呢。”
  张明佗不由得白了夏天一眼,“你跟我学点好的吧,都怪吕仁和艾伦,把你教成这副自大的模样。”
  夏天笑嘻嘻地说道:“我这不叫自大,而是自信。”
  “随你的便。”
  张明佗知道夏天的性子,懒得跟他争这种无意义的事情,只是问道:“你刚才最后用的是第五针吗?”
  “是,也不是。”
  夏天回答道。
  张明佗不满地瞪了夏天一眼:“跟你师傅我还卖什么关子。”
  “大师傅,我没有卖关子,说得是实话。”
  夏天一本正经地回答道:“那是一针,不是第五针的第五针!”
  

snaptime:2020-07-07 10:45:27  .exectime:0.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