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装》全文阅读

作者:十二翼黑暗炽天使  剑装最新章节  剑装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剑装最新章节第1002章终极之战大结局(15-11-12)      第1001章剑名逆命(15-11-12)      第1000章帝皇印夺万生力(14-09-14)     

第九百九十五章不愿他死在我之前


虚无的空间中,白苍东感觉不到一切的存在,仿佛连自己都消失了一般,只有一支剑匣悬在他的眼前,或者说是意识之中,他唯一能感觉到的,只有这只剑匣。Du00.coM
“我这是死了吗?”白苍东意念微动,却见那剑匣上面出现一行闪着光华的字迹。
“原来真的死了。”白苍东暗自苦笑,那剑匣上写着的字迹赫然就是“你已死”。
“没想到会是这种死法。”白苍东意识向四周延伸,但是四周却仿佛无穷无尽一般,什么也感知不到,如果不是因为有剑匣在,白苍东甚至没有办法感知到自己的存在。
“等。”剑匣上面又浮现出一个字。
白苍东不知道剑匣让他等什么,可是剑匣却从未让他失望过,白苍东不想死,真的不想死,那苦难一般的世界,却有着太多让他牵挂的东西,有任何的一线希望,他都不愿意就这么死去。
孤寂的意识状态下时间是那样的漫长,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又一个世纪,白苍东带着期盼一直在等待着。
突然,一道圣洁的光华冲天了那无尽孤寂的黑暗,无尽的虚空被撕裂,一个水晶命盘浮现于白苍东面前,把白苍东的意识拉入其中。
“都灵……”白苍东意识一颤,在那水晶命盘之中,他感受到了都灵王的意志。
都灵王已经死,但是那水晶命盘中的执念,却让白苍东感受到了他生前那一刹那的所思所想。
“师父。”若是能够流泪。白苍东早已经泪流满面,若是能够后悔。白苍东多想再跪在都灵王面前叫一声师父,可是现在他却只能空自悲切。
都灵王并不能算是一个好师父,可是在这种时候,他却为了白苍东而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虽然白苍东知道都灵王并不是因为他才这么做,可是毕竟被都灵王用命换回来的是他白苍东。
而且为白苍东付出的还不是只有都灵王一人,绝道圣者当初如果使用了水晶命盘,就能够瞒天过海的渡过轮回大劫。可是绝道圣者宁愿放弃破碎虚空去第二阶的机会,也要将水晶命盘留下,为的只不过是在救下他这一条小命。
“我白苍东,真的值得别人如此为我牺牲吗?”白苍东胸中似乎有股难以言语的痛苦之流在翻腾,难受的几乎要撕裂他的胸膛。
圣君如同恶魔降临一般,横扫六合八荒,一举一动之间都使天地为之倾覆。古今为之颠倒,太阳剑姬等人越来越无法与之匹配,被灭去的命灯越多,他们的力量也就越削弱,原本还可以联手与圣君一战,到了后来根本难挡圣君随手的一拳一脚。
三大骑士团的众王都在大声的欢呼。都在为圣君歌功颂德。
嘭!
东门浮屠被一拳打碎了刀光,连人一起轰成血雾,已经被轰灭八盏命灯的东门浮屠,纵有着逆天极刀之力,却也难以回天。
而刚刚复活只剩下本命的东门浮屠。眼睁睁的看着圣君又是一拳打来,却已经无力抵挡。
“妈妈。为什么我他们要那样对我,都是因为那个不祥的哥哥,我才会被他们这样对待,父亲不喜欢我,其他的兄弟姐妹也都期待我,我恨他……”一个全身是伤的孩童一边哭泣一边大声的喊道。
“啪!”正在为孩童上药的美妇一巴掌打在孩童的脸上,眼眶中却充满了泪水:“我虽然不是你的亲生母亲,但是你给我牢牢记住,你的母亲和你的哥哥,没有半分对不起你的地方,他们都是你最亲的人,无论别人怎么说他们,无论别人怎么恨他们,但是惟独只有你,你不能怨恨他们,因为你是他们唯一的亲人,如果连你的心也怨恨着他们,他们就算是在地狱中,也会感到难过。”
“可是……”孩童看着美妇人,脸上还残留着泪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幼小的心灵中虽然有着许许的纷乱,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记住,他们是你惟一的亲人,他们和妈妈一样的爱着你,不要去理会别人,你只要用心去感受亲人的心跳,那就足够了。”美妇把孩童拥入怀里,两颗心紧紧的贴在一起。
天地崩塌,空间破碎,一个似神明般强大的男人一步步破碎大地而来,他的手中虽然无刀,可是却似有一柄无形的屠刀架在虚天机的心上。
“你竟然胆敢做出那等大逆不道之事,几乎葬送我整个暗之第一阶,你之罪百死莫赎,今日我就亲手将你毙了你。”如神明般的男子一掌拍下,整个世界都仿佛向着虚天机压迫而来,要把他活生生压爆。
“这般死了也好。”虚天机神情麻木的看着这灰暗丑恶的世界,想要把那丑陋的嘴脸深深的印入灵魂之中,即便下了地狱,他也要诅咒这个与他至亲的男人不得好死。
可是虚天机的瞳孔却猛然的一缩,因为他没有看到那张令他厌恶到了极点的脸,看的只有一个宽厚的男人背脊,那背脊挺的笔直,犹如刀锋一般直指天际。
“当!”刀光破开了那仿佛要塌陷下来的天地,使虚天机眼前出现了一道光明。
“暗之第一阶任何人都有资格杀他,惟独你没有资格。”东门浮屠目光如刀的盯着北冥君王说道。
“是你这个逆子,早在你们出生之时,我就该杀了你们,都敢我当时一直心软,才会酿成如何大祸。”北冥君王出手就向东门浮屠轰杀而去。
东门浮屠一刀斩出,同时抱起虚天机就飞身而退。
虚天机呆呆的看着东门浮屠的那张脸,日日夜夜,光线不停的变幻,那张脸却从未有过一丝改变,即便是鲜血淋漓的滴下,那张脸却始终那般的坚定如铁。
“放下我,也许你可以逃的掉。”逃了四天四夜,即便是虚天机也已经看出,东门浮屠已经到了极致,如果换成是他,恐怕连一步也已经走不动了,可是东门浮屠带着满身的伤,却还是抱着他在拼命的逃。
“如果没有你,我便不会逃。”东门浮屠目光不动,身影似乎飞的遁行,只是路上却撒下了点点滴滴的猩红。
“为什么要救我?”虚天机咬牙问道。
“因为我是你的哥哥,在我没死之前,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无论那人是谁都一样。”东门浮屠回答的很干脆,直接脱口而出,根本没有去想。
“哥哥吗?”虚天机楞楞的看着东门浮屠那沾满了血汗的脸庞,一滴滴的鲜血滴在他的脸上,让他感觉似一团团火一般灼热。
海边的悬崖之上,一身白衣的虚天机席地而坐,手指拔弄着琴弦,但是目光却一直着战场的方向。
“我虚天机可以背叛天下人,可以漠视整个世界,却惟独不能看着你在我面前死去,既然我们是命运的不祥双生子,那就让我们兄弟两个,让这世界继续悲伤下去吧。”虚天机狠狠一拨琴弦,七弦皆断,虚天机的全部精气神和秩序神链都凝聚于命灵之上,命灵化为一道剑音,向着战场飞射而去,如流星般贯战场,直接射入东门浮屠的胸膛之中。
“天机!”东门浮屠身子一震,一股强大的剑音之力在他充盈他的力量,在命盘之上出现了一个新的命灵,正涌出强大的秩序神链之力,修复着东门浮屠灭去的命灯和受损的身体以及命灵。
“让这天下,看看不祥双生子的邪恶力量吧。”虚天机的命灵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秩序神链的力量如火山爆发般狂涌而出。
东门浮屠的身体一半喷涌出强大剑音之力,一半喷涌出无匹的刀光,眼睛也一个变的邪魅,一个依然犀利似刀锋。
“杀!”仿佛冥冥之中有两个声音混合在一起,东门浮屠的一手喷发出刀光,一手喷发出剑音,刀光与剑音融合为一,化为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迎上了圣君那霸气无双的拳头。
轰!
那刀剑之光带着东门浮屠和虚天机的怒吼,硬生生震开了圣君的拳头,狠狠斩在圣君的胸膛之上。
圣君的身体划过天空,狠狠撞进了大海之中,一时间正在大声欢呼的三大骑士团都安静了下来。
海水喷涌,圣君自大海中飞冲而出,遭受了东门浮屠和虚天机一击的胸口之上,出现了一道浅浅的也不知道是刀痕还是剑痕的白痕,只是那白痕正在飞的收缩,转眼间就消失不见。
“虚天机,你竟然敢背叛本君,难道你忘记了,是谁助你登临的第九序列?”圣君目光狠厉的盯着东门浮屠。
“我这种人,本就是反复无常的卑鄙小人,圣君大人不会那么天真的认为我这种人会忠于你吧?”东门浮屠的嘴中,说出的却是虚天机的声音和语气。
“原本以为你会是一个聪明人,没想到人类始终还是人类,永远都是那么的愚蠢,背叛本君的代价,相信你已经准备好要付出了吧?”圣君身体一动,人如天使一般双翼大开,带着流光瞬间冲到了东门浮屠的面前。
东门浮屠的一手凝聚剑音,一手凝聚刀光同时挥出,似蝴蝶的翅膀般合在一起,对上了圣君的拳头。
轰!

snaptime:2021-04-18 19:50:26  .exectime:0.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