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王》全文阅读

作者:格鱼  瓷王最新章节  瓷王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瓷王最新章节129章姐夫抱着我,一辈子(12-04-28)      第128章朱嫣然闯齐王府(12-04-28)      第127章来苏的高见(12-04-28)     

129章姐夫抱着我,一辈子


“南平姐姐,啥时候从京城来到我们这穷乡僻壤了?”朱允秀笑吟吟地拉着朱嫣然的手,翘起小脚道,“姐姐,你怎么认识这个登徒子?”
“登徒子?”朱嫣然奇道。www.57book.net 无极小说
“就是刚才那个林沐风呀!”祝允秀嘻嘻笑着。
“林沐风?呵呵,妹妹你这是说笑了。这林沐风是这一届金陵诗会的文魁,人品才学皆高人一等,就连皇祖父都对其赞赏有加……”朱嫣然面色一紧,声音虽然淡淡的,但却带出了几分威严,“妹妹,你我都是皇家女儿,且不可肆意乱言,非议他人,免得失了皇家的体统!”
虽然都是朱元璋的孙女,但此孙女与孙女的地位也是大不相同的。朱嫣然是朱标之女,却封了公主,而祝允秀是齐王之女,不过是一个郡主。而且,朱嫣然非常得宠,这是朝野间皆知的事实。
朱允秀瞅了瞅朱嫣然有些肃然的面孔,不服气地小声道,“姐姐,我可不是瞎说,这个林沐风就是个好色的登徒子,时时刻刻都在相攀附权贵。”
朱嫣然愣了一下,缓缓道,“妹子何出此言?莫非,是这林沐风对妹子你有意?纠缠于你?哦,也不对呀,你乃王府郡主,他不过一介布衣……”
朱允秀小脸一红,跺了跺脚,嗔道,“姐姐你说什么呀,不是----不是我,是他,他看上我孙家的表姐孙羽西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还想让我羽西姐姐给他当妾。哼!”
望着朱允秀脸上的一片愤愤之色,朱嫣然摇了摇头。“好了,妹子,莫再中伤人家了,你定然是误会了。你说的孙家表姐,可是孙连梁县令之女吗?呵呵。不要说一个县令之女,就是本宫这种皇家公主,人家也是看不上的,人家眼里只有他地娘子……”
“啊?!”朱允秀大吃一惊。
“妹子。当日皇祖父赐婚。林沐风宁死不从,视南平公主朱嫣然为无物,这在京城已经人尽皆知,你没有听说过吗?哎……”朱嫣然悠然一声喟叹,背过身去,掩饰着自己的落寞与哀伤。
其实,要说她对林沐风有多深地感情,这也不客观。但实事求是的讲,她自小生长在皇家。又颇为看重男子的才情,在情窦初开的年纪,文武双全的林沐风就像是一阵清新地风一样吹进了她的心怀,她对他,一见钟情了。尤其吸引她的是。林沐风的重情重义。不为权贵所动地品性。这地确是她心目中期待已久的男人啊!可惜,可惜人家已经“名花有主”。对于她来讲,除了深深的遗憾之外,还有几分不甘,万分的不舍。
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珍贵。这种复杂的情绪,时日越久,就越重。
两女一个吃惊,一个哀怨,默默地站在齐王府宏大的院落里,半响相对无言。而在刚才那座大殿中,来苏从屏风后面闪出,正依偎在朱的怀里,小声地“安慰”着这位受惊的皇子亲
“王爷,怕什么呢?你乃是皇上地亲儿子,皇上还能舍得动你?”
“美人儿,你不懂,本王这父皇,心狠手辣,即便是亲儿子恐怕也难逃他的重罚啊!美人儿,这林沐风的事情就暂时先搁置一边吧,听南平那意思,父皇很是器重此人,恐怕今年的科考之后,他要进京入朝了。”
“小小一个秀才,居然也敢冒犯王爷的虎威,真可恶!”
“本王不会放过他地,将来有一天,等----本王一定会收拾他!”朱狞笑了一下,眼中地一丝寒光落在了来苏的眼里,她地嘴角不经意间一撇,俏脸上又浮起淡淡的媚笑。
“转告小姐,林沐风有皇帝老儿撑腰,齐王暂时不敢动他,还请小姐想别的办法。”来苏背对着一个黑衣人,小声道,“只是来苏不明白,小姐何以非要跟这个林沐风过不去呢?他不过是一个不足轻重的小卒子……”
“来苏,你要知道,小姐看中的不是林沐风,而是他的瓷行。如果我们圣教能插手瓷行的经营,将来我们起事时,还会缺粮草军饷吗?”黑衣人冷冷一笑,“来苏,你记住保重自己,我这就去回禀小姐。”
林沐风出了齐王府,浑身出了一身冷汗。这倒不是怕齐王,而是朱嫣然给他的“震撼”太大了。他没想到朱嫣然居然这么执着,居然还追到了青州府来……这要是自己到了京城……天,一想起自己将来不免要经常见到这个有些“阴沉”又有些“热情”的皇家公主,心里便暗暗叫苦。
至于朱,他根本就没把他的“威胁”当回事。这倒不是他非常狂妄,而是他知道,如果史书没有记错的话,这朱的好日子没有几天了,先是被朱允贬为了庶民,后来又被朱棣幽闭在京。
走在府城喧闹的大街上,林沐风突然想起了小玉霜。既然来了青州府,就去看她一看吧,这一回,一定要跟王蔷说清楚,坚决要跟小玉霜撇清这种“不明不白”的关系。
宋府。
香兰被小玉霜追得满院跑,香兰停下脚步喘息着道,“小姐,奴婢实在是跑不动了,奴婢要歇一会。”
“好吧,香兰姐姐,一会我们继续玩,嘻嘻。”小玉霜跺了跺脚,放下手中的一根竹竿。这时却听王蔷站在门口笑骂道,“你这个小丫头,可别闹了,你看你把香兰追的狼狈不堪,像什么话!”
“娘亲,玉霜无聊哦,也没人陪我玩----娘亲。我们去益都好不好,去看看姐夫从京城回来没有。”小玉霜翘起脚一脸的期盼。
王蔷面色一沉。低低道,“玉霜,你进来,娘亲有话跟你说。”
小玉霜老老实实地跟进屋去,坐在椅子上。眼巴巴地望着王蔷。王蔷在屋中踱了几步,突然低低问道,“孩子,你就是喜欢你林家姐夫跟你玩?”
小玉霜突然小脸一红。支支吾吾地道。“娘亲,想跟姐夫玩,也想让姐夫抱着我睡觉,玉霜想一辈子让姐夫抱着我睡觉。”
王蔷面色一变,身子轻轻抖颤了一下。挥起手来,就想扇小玉霜一巴掌,但不知怎么地,这巴掌就愣是没落下去。慢慢收回手来,长叹一声。她颤声道,“孩子,你可知道,你姐夫的妻子是你若梅姐姐?林沐风已经有了妻室,你怎么还能嫁给他吆!”
小玉霜认真地想了想。“娘亲。没有关系的,我愿意给姐夫当小媳妇。反正有我若梅姐姐在,他也不敢欺负我。娘亲,你不愿意我嫁给姐夫,是不是不想玉霜离开你哦,娘亲你放心,我一定会跟姐夫说地,我嫁给他要带着娘亲的!”
王蔷呆了一呆,啼笑皆非,手指着自己地女儿,涨红着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突然,香兰走进来小声道,“夫人,益都县林家少爷来访!”
“啊!姐夫来啦!”小玉霜腾地一下子跳了起来,一阵风似地跑了出去。
没有多久,小玉霜拉着林沐风笑嘻嘻地走了进来,高兴地叫道,“娘亲,姐夫看我们来啦!”
林沐风轻轻挣脱小玉霜的小手,躬身一礼,“小姨母,沐风有礼!”
“沐风免礼,从京城回来了?恭喜你了!”王蔷微微一笑,“香兰,看茶!”
林沐风刚刚坐下,小丫头又窜了上来,一屁股坐在了他的膝盖上。林沐风苦笑着推开小丫头,“玉霜妹妹,如果姐夫没有记错的话,你今年应该是13岁了吧。13岁已经是大姑娘了,很多人像你这个年纪,都已经出嫁了。姐夫跟你说啊,男女授受不亲,这是礼数,你是大姑娘了,以后不能再跟姐夫这么亲近了,知道了吗?”
小玉霜呆了一下,小脸顿时涨得通红,眼睛一眨巴,就哭出声来,“姐夫,你不要我了吗?”
“姐夫怎么不要你,玉霜这么漂亮可爱,姐夫永远是你的姐夫,可是,玉霜----”林沐风还要说什么,但小玉霜已经泪盈盈地扑了过来,拉着他地手就往自己的胸口放去,哽咽着道,“姐夫,你不要玉霜了吗?玉霜这里好心痛!”
胸口是女儿家的私密处,虽然小玉霜才13岁,但其实已经开始发育了。从那领口往下,两只小兔子已经开始初见雏形了。林沐风哪里敢放下去,强行挣脱开来,柔声道,“玉霜,姐夫只能是你的姐夫,你长大了一定会明白地!”
“你不要我了……”小玉霜小脸唰地一下就白了,身子踉跄了一下,缓缓转过身去,痛哭着向王蔷扑去,“娘亲,姐夫不要我了,姐夫不要我了啊……”
王蔷一边将小玉霜拥入怀里安慰着,一边用复杂地眼神望着林沐风。林沐风心里也是一酸,他不是冷血动物,自然知道小丫头对他----但他一来觉得她还太小,二来她毕竟是柳若梅的表妹,如果再跟她这样“纠缠”下去,恐怕到时候自己的娘子会伤心。
林沐风尴尬地坐在那里,硬着头皮保持着沉默。小丫头哭了一会,泪汪汪的大眼睛从手指缝里偷偷望着林沐风,见他“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对自己无动于衷,悲从中来,哭得更加死去活来。
蓦然,小玉霜从王蔷怀里挣脱开来,掩面跑到一边的桌案上,拿起王蔷针线簸箩里的一把剪子,倒转锋口对准了自己的胸口,脸色惨白,大声道,“姐夫,我早就跟你说过,你要是不要我,我就死给你看!”
王蔷面色大变,也哭出声来,“孩子,你切莫做傻事,点放下剪子……这会伤着自己的呀。孩子!”
林沐风面色一凛,瞬间起身纵去。转眼间到了小玉霜身前,一手将她拥入怀中,另一只手死死握住了她抓住剪刀的手腕,略一用力就剪子从她手里震落,“玉霜。你这是干什么!”
小玉霜哇地一声嚎啕大哭,娇小地身子扑在林沐风的怀里,双手紧紧抱住林沐风地腰再也不撒手。王蔷在一旁长出了一口气,手抚胸口一颗心这才落下来。她颤声道。“沐风,算小姨母求你了,你----”
“小姨母,你说沐风该如何?”林沐风长叹一声,轻轻拍了拍小玉霜的肩膀,“玉霜,你要是再干这种傻事,姐夫就……”
“那你说,你要不要我了?”小玉霜梨花带雨地抬起头来。一脸期盼地望着林沐风。林沐风尴尬地扭过头去,不敢再看她地眼睛,将无奈地眼神投向了王蔷。
王蔷脸上神色变幻着,突然咬了咬牙,缓缓道。“沐风。小姨母与玉霜相依为命十几年,她就是我地命根子啊!沐风。玉霜虽然年龄小,但她对你---你也是看到的了,如果你不嫌弃,等明年玉霜再大一些,你就纳了她吧。若梅那里----我去恳求若梅,不会为难你地。”
“这怎么可以?”林沐风大吃一惊,他怎么也想不到,王蔷居然要主动将自己地女儿送给自己做妾,“这成何体统?不成,绝对不成……”
王蔷苦笑一声,“有什么不成的?自古以来,姐妹共侍一夫的比比皆是……”
林沐风摇了摇头,刚要说话,小玉霜在他怀里幽幽道,“姐夫,这样还不行吗?娘亲都答应了,你还是不要我吗?”
林沐风尴尬地抽了抽鼻子,有些后悔来宋家了。他俯身深深地望着小玉霜泪痕密布的小脸,忍不住一声叹息,“玉霜,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再说行吗?等你长大了,如果,如果你还是----再说吧。”
王蔷在一旁也是一声长叹,脸色不禁有些羞愤----自己这娘俩这是在做什么?
小玉霜用衣袖摸干眼泪,突然对王蔷小声道,“娘亲,我想跟姐夫单独说两句话!”王蔷呆了一下,也没说什么,只是用复杂地眼神又扫了林沐风一眼,黯然地离开了这间屋子。小玉霜见王蔷离开了,突然从林沐风怀里脱开身去,往后退了两步,抬起双手扣住自己地衣领使劲一扯,她穿着的对襟小花褂从中间裂开,露出里面粉红色的小肚兜来。没有一丝犹豫,她又用力扯开了自己的肚兜,两颗青涩的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的半圆球微微颤着暴露在林沐风眼前,粉红色的小**犹如两朵花蕾,空气中发散着淡淡的奶香气,“姐夫,你来看,你不要嫌弃玉霜小,玉霜不小了,若梅姐姐有的,玉霜也有……”
林沐风猛然别过头去,低低道,“玉霜,你这是干什么?赶紧穿上衣裙!”
“不,你说,你要不要我?”小玉霜敞开小胸脯大胆而毅然地走上前去。林沐风后退着,惶急地道,“赶紧穿上,姐夫要生气了!”
“不!”
“你!好,你赶紧穿上,姐夫答应不离开你便是……”
小玉霜闹了半天,也有些疲倦,一头倒在床榻上沉沉睡去。淡淡地阳光透过花窗投射进来,王蔷压低声音道,“沐风,这事就这么定了吧,我会跟若梅说的,等明年……”
“小姨母,这不妥。还是等玉霜长大了再说吧,没准她以后就有了自己喜欢的人了。”林沐风摇了摇头,“小姨母放心,我不会再说话刺激她了,有时间的话,我就会来看她。”
“沐风呀,你可知道,她这般离不开你,动不动就跟你死缠在一起,一个女孩儿家家天天这样,她也是不能再嫁给别人了,你难道不知道吗?也罢,等明年再说,不过,我看难呀!”王蔷眼望着熟睡中的女儿,心里一阵莫名地酸痛。
王蔷转过头来,“沐风,你放心地回去吧,再过几天,等我处理好店铺地事情,我就带着玉霜去益都找若梅说说……哎,不知道俺们娘俩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呀,欠下了你们林家……”
林沐风苦笑,只得默默地冲王蔷躬身一礼,“小姨母,沐风就此告辞了!”
转身就要走,突听身后王蔷幽幽道又似是在自言自语,“你,你真是俺们娘俩命中的魔障,真希望你仍旧是一个不学无术地纨绔子弟,也省得今日给奴家添了这么多的烦恼……走吧,走吧,魔障啊!”
林沐风心里咯噔一声,匆匆走了出去。这宋府,他是一分钟也不想呆了。魔障----还不知道谁是谁的魔障呢?
出得门来,隐隐听见屋中的小玉霜发出低低的梦呓声,“姐夫,抱着我,一辈子,不撒手。”

snaptime:2020-07-15 04:46:56  .exectime:0.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