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与兄弟》全文阅读

作者:纯银耳坠  狼与兄弟最新章节  狼与兄弟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狼与兄弟最新章节第五千四百二十三章 耶维奇的面子(20-11-25)      第五千四百二十二章 见见二位(20-11-25)      第五千四百二十一章 试试才知道(20-11-25)     

第五千零五十四章 范府的庆祝

阮林峰声音很小。
  “当初你小舅子的事情,对,不起。”
  阮林峰这一句话,说的黎敬的眼泪终于控制不住了,他赶忙转过头去,随即阮林峰继续道。
  “我当时掌控的所有情报资料显示,那一处区域没有任何的伏兵,而且,那也不是正面战场,依照我的理解,是我们从正面战场进攻敌军,他们撤退,必走那一块区域,我派你小舅子去,是想让他从那里捡军功的。我发誓,我未曾想到敌方再那里会有伏兵。我说的,是实话。”
  黎敬这会儿已经不去看阮林峰了,生怕控制不住。
  “既然是这样的话,你为何不早说。”
  “人都死了,我说的再多,解释的再多,也活不过来,为何还要解释?”
  “你知道吗,你落到今天这一步,实属活该。”
  黎敬最后一句话,也确实是发自内心。
  阮林峰笑了笑。
  “我现在啊,什么都想开了,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小念。黎敬,你我虽说做了一辈子的敌人,但是我是发自内心的珍惜喜欢小念,想要把这个孩子培养起来的,现在我落到这个地步,是因为我自己没有出息,我谁都不怪。”
  “我阮林峰自知自己时日不多,小念那边,如果有机会,可以的话,还是恳求你能帮帮忙,孩子是无辜的啊,有什么冲着我来,你冲着孩子去做什么啊!!!那么小的孩子,懂什么!”
  提到王念的时候,阮林峰的情绪又有些激动了。
  黎敬已经调整好了状态,他心里面清楚,阮林峰这一辈子,也就为了这个王念,真正的求过人了。
  “我现在手上一丁点的权利都没有了,和你一样,还剩下一些老下属,但是几乎也没有几个在关键岗位上了,你让我帮你,我问你,我怎么和越七虎斗,黄陈涛这个人,关键时刻,心肠绝对够狠,你心里面没数吗?”
  阮林峰听到这,一脸的不甘心,所有的无奈与压抑,最后只能化作一声长叹。
  “说实话,看着小念这个样子,我死不瞑目啊”
  阮林峰显得异常的哀伤,英雄垂暮。
  “这孩子有个爹,这个当爹的,从小到大,没有尽过任何一点点做父亲的责任,你为了孩子付出了这么多,也是时候让这个当爹的来接手了。”
  黎敬话音刚落,阮林峰从边上摇头。
  “他们不能来这里,太危险了,到处都是眼线,四处都是情报人员,他只要一露面,八成就再也回不去了,不能来啊。”
  阮林峰又是一声充满无奈的长叹。
  与此同时,再他房间门口,一个一头白发的身影出现了,阮林峰看见王赢的时候,觉得像是做梦一样。
  他真是没想到,王赢不仅仅是来了,而且居然还直接来到了他的家中。
  要知道他家门口四面八方都是眼线啊,阮林峰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最后把目光看向了黎敬。
  一瞬间,他似乎明白了许多。黎敬从边上起身,看了看自己的手表。
  “抓紧时间。”
  他离开了房间,自己站到了院子当中。
  王赢坐在阮林峰的身边,规规矩矩的冲着阮林峰鞠了一躬。
  “阮将军,这些年,辛苦您了。”
  王赢一边说,一边坐了下来。
  “接下来所有的事情,教给我处理就好了。您好好的调养身体,我会安排人送您离开的。”
  阮林峰一个劲儿的摇头,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出现了。
  “范武和范奈是一伙儿的,他们现在既然敢这么做,那一定是有着充分的准备的,你这种时候出现,不应该啊,王赢,太危险,太危险了!你们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听劝啊!”
  “阮将军,恶人自有恶人磨。像范奈范武这种,就得让我这样的恶人来对付。您好好休养就好,别的,都不重要,毕竟那是我的孩子,而且黎将军说的也对,这么多年,我未曾尽过一点做父亲的责任,接下来所有的一切,交给我处理吧。您可以放手了,我虽知前方道路凶险万分,九死一生,但我手撑青天!脚踏地府!无所畏惧!”
  阮林峰看着态度如此坚决的王赢,许久许久之后,他叹了口气,轻轻的抬手抓住了王赢手腕,他盯着王赢看了许久。
  “小念天赋异禀,一定要好好培养,就算不能为我越国效力,回到面甸也绝可成才,千万别把这么好的苗子,扼杀再摇篮之中,那再怎么说,也是你的骨肉啊。”
  王赢很坚定的点了点头。
  阮林峰看向了侧面的一个相框,抬手指了指那边。
  王赢一步一步走到了相框边上,推开相框,里面是一个密码箱。
  阮林嘴上开始默念着数字,王赢按照阮林峰的要求,打开了保险箱,里面有一个四十厘密左右的盒子,他抱着盒子回到床边,递给阮林峰。
  阮林峰摇了摇头。
  “送给你了,希望有一天,这些,能交给小念,”
  阮林峰说完这句话,一脸慈祥的笑了。
  “我对不起小念。都是我不好。害得他变成了这个样子,可是,我真的比任何人都心疼他,包括你这个父亲,未能看小念成才,为国效力!征战沙场!我死不瞑目啊!死不瞑目!!”
  这是阮林峰说的最后一句话,渐渐的,他停止了心跳与呼吸。
  眼睛依旧睁得老大。
  老管家站在他的身边,已经准备好了水盆,开始给阮林峰擦洗身体,老泪纵横。
  “别把他的眼睛盖上,让他看着接下来的一切。”
  王赢歪着脑袋,转身离开,他站在院子里面的时候,看见巴莎疯狂的跑进了房间。
  几秒之中“啊!!!”的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嚎啕大哭,声泪俱下。
  房间外面,一道闪电像一支离弦之箭直射天空,在夜空里勾画出一道美丽的折线。转瞬间,天昏地暗,大地陷入了黑暗之魔的手中,惊雷皱起,瓢泼大雨,倾盆而下……
  河城,范奈的别墅。
  这里戒备森严,至少上百口子特种武装力量,再别墅周边已经别墅内院戒备。
  范奈家的餐厅当中,范奈,杨廖,阮封商,阮赵信这些人聚集在一起,正在喝酒聊天,把酒言欢,酒过中旬,范奈照旧从边上拍了拍手。
  “几位兄弟,我这有几个破盒子,送给大家了,回去以后,你们装点什么东西。”
  范奈说完,拍了拍手,周边几个下属过来了,每个人的手上拿着一个盒子,摆放在了阮赵信他们这些人的面前。
  这可不是普通的盒子啊,手掌大小,分量十足,最主要的,这是纯金打造的盒子,这一个小盒子,价值昂贵不菲,一瞬间,整个餐桌陷入了高潮。
  “大家不要客气啊,回家以后,弹弹烟灰什么的。”
  范奈这一说,边上的人都开怀大笑,一个一个开心至极。
  这会儿,范奈的一个下属过来再范奈的的边上说了几句话。
  范奈点了点头,和阮赵信他们又客套了几句之后,转身到了侧面一个房间当中。
  他靠在沙发上,整个人懒洋洋的,他拿起电话,打给了范武。
  “哎呀,哥啊,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干嘛,我都睡觉了。”
  “你睡个屁了,阮赵信,阮封商,杨廖他们那群人,是不是又全都聚集在你那里去了?范奈,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你就是不听,你能不能注意点影响,注意点身份,你做事情能不能低调点?”
  范武再电话当中又在苦口婆心的教育范奈了。
  可是范奈呢,翘着二郎腿,把电话放在一边,压根都没有仔细听,似乎已经习惯了一样。
  等着范武教育的差不多了,范奈拿起电话,又应付了两句,这会儿,范武才跳转了话题。
  “阮林峰走了。”
  “走哪儿去了?”
  “另一个世界。”
  “什么意思。”
  “你说什么意思?”
  哥俩这几句对话之后,范奈一瞬间就坐直了身体,他好半天的功夫,都没有反应过来,许久之后,他有些疑惑。
  “他怎么说完蛋了就完蛋了,一点前兆都没有呢。”
  “前兆?前兆还不都是让你们给霍霍的。现在最麻烦的事情,是他完蛋了,但是军中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范武这话的意思很明显,阮林峰再军中威望很高,根基深厚,毕竟守了几十年的南大门,多少人都曾经是他的兵,现在这个事情却这么平静,那肯定是阮林峰事先有过交代,所以才没有人站出来。
  “你和阮林峰的事情,不可能瞒过所有人的,现在这些人没有一个人站出来的,不代表大家心里面就都没有意见,所以我给你又调集过去了一支精锐特种小分队,负责保护你的安危。”
  “我身边已经有这么多人了,更何况河城还是我们自己的眼皮子低下,不用了吧,他们若是敢来的话,让他们试试就好了,这些人足够应付他们。”
  范奈到还挺无所谓,很快,范武继续道。
  “那王赢呢?阮林峰出事之后,巴莎和王念两个人必然会回去吧,他们回去以后,王赢知道了这些事情,回来报复你怎么办,所以还是小心点好,虽然我们肯定是不怕他们,但是王赢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露头和我们对着干是不是。万一万一,我们的暗线疏漏了,遗漏了他的行踪呢,那不是麻烦了么。”
  范奈眯着眼,琢磨了了片刻。
  “好的好的,哥,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你什么了!你啊!哎……”
  范奈回到餐桌的时候,桌子上面的人还在兴高采烈的喝酒,看见范奈回来了,阮赵信他们皆举起酒杯,要一起敬范奈。
  范奈摇了摇头,坐直了身体,他看着在场的人,起初显得万分悲痛。
  “告诉大家一个不幸的消息,我们的南大门,阮林峰阁下,刚刚,不幸去世了。”
  范奈说道后面的时候,似乎还带有哭腔,紧跟着一瞬间“哈哈,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语调高昂了许多。
  “所以,我们庆祝一下,干杯!”
  这一刻,所有的人都跟着一起猖狂大笑,他们举杯共饮,每个人的脸上都透漏着奸计得逞的表情,尤其是阮赵信,一个劲儿的点头。
  “真是比我预想的还要快的多啊,哈哈哈,真是好!我就说吧,他一定会被气死的!我太了解他了,哈哈哈!”
  这点人皆再祝贺范奈。
  

snaptime:2020-11-28 19:10:24  .exectime:0.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