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全文阅读

作者:辰东  圣墟最新章节  圣墟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圣墟最新章节第二次结局圆满了新书5月1日见(21-04-16)      新番外那个人新书5月1日见(21-04-16)      终章 第二次大结局新书5月1日见(21-04-16)     

第1661章 踏出自己的路(免费)

圣墟正文卷第1661章踏出自己的路曾经只会啊啊叫的小童如今长大了,他早已明白十几年前的那一幕代表了什么,躺在街道角落里睡熟不醒的爷爷其实死去了,那时孤苦伶仃、懵懂无知的他根本不明白,现如今回想,他又是伤感又是庆幸与感激。
  如果没有在那一天遇到那个满脸热泪的灰白发丝的青年,年幼的他可能早已饿死、冻死死在路边很多年了。
  楚风越来越平和,虽然心间有伤,曾被戳的鲜血横流,但这么多年的休养,调整,他已经适应了。
  而且,他的眼神越来越亮,心底中像是有一股火光在焚烧,通过双目映照出来,要焚遍诸天。
  那是他不屈的斗志,是他汹涌澎湃的灵魂之光,熊熊燃烧,越发的刺目,耀眼!
  这亦是在心灵破败中,在大世沉沦间,养出的雄浑、磅礴的战意,他虽沉默着,但随时准备再上路!
  昔日的小童,今天的楚康,越来越觉得养父不一样了,身体中像是有雷霆,有闪电蛰伏,终有一天会绽放。
  当年,楚风暮气沉沉,带着热泪收养了他,人未老,但心早已沧桑,让小童都感触到了他的悲伤。
  这些年,楚康发现,养父目光越来越平和,直至偶尔眼底深处有闪电般的光束划过,他意识到,养父的过去有很多“故事”,伤过,疲倦过,如今在复苏,唤醒了心底中固有的强大信念!
  “好孩子!”楚风很庆幸能遇到这样一个孩子,小童当初是善良的,脆弱的,胆怯的,也是敏感的,很小时,就能察觉到他的心情心境。
  他能够改变,与曾经的只会啊啊叫的小哑巴有很大的关系,他视为亲子,弥补人生中的一段缺憾,体会到了那种父子才能有的亲情与感动。
  所以,他冷下去的心,颓废的精神,不断改变,因为他不想让一个孩子被他的灰暗情绪所感染,他必须要笑,要平和,要阳光起来,他希望跟在他身边的小童能够身心健康与快乐的成长。
  楚风对他毫无保留,当作亲子,将满腔的灰暗驱散,照顾他长大成人。
  这是比末法时代还可怕的绝灵时代,断送了所有修行者的前路,少有人可以修行,纵然勉强入门,最终话也不过是低阶进化者。
  楚风用心培养楚康,虽受限于如今这片干涸的天地,残缺的大世,小童无法突飞猛进,但依旧令他踏上了一条坚实的路。
  不过,楚风轻叹,纵使他的竭尽所能的铺路,以楚康的状态来说,也无法踏足长生领域。
  这片天地,根本不适合进化了,绝了所有人的前景。
  即便是楚风自己,现在还不是红尘仙,在这绝灵的年代,如果不能够奋力越过那道天堑,最终也会归于黄土中。
  这是比末法时代还可怕的“残墟岁月”。
  当今,什么路都断了,昔年一战后,道崩了,秩序被撕裂了,更有三位至高生灵斩出天意一刀,割裂命运,送葬仙王,残余的刀痕依旧在荡漾,很多个时代过去,恐怕都会有影响。
  楚风有时会轻叹,即使他身上有妙法,可帮楚康踏上这条路,可是这天地有缺,法则不存,灵气干枯,一切都成墟了,楚康用尽力气多半也难以贯通前路,最多也只是能活上一两千年。
  在过去,这是不可想象的,许多实力不是很强的进化者都有数千年的寿元。
  而实力高深者,则是动辄数以万载。
  就不更要说,还有从史前时代活下来的老怪物了,生命实在太久远了。
  楚康倒是看的开,年龄虽然不大,但却非常豁达,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本是一个会饿死在路边的小哑巴、小乞丐,能够好好的活着,顺利长大成人,远比许多人都幸运,再说,他从未想过长生。
  楚风也只能无声的点头,这已经不是他当年的时代,在这绝灵的天地中,还能奢求什么?
  况且,所有人的心境也都不一样了。
  近些年来,楚风发现一个可怕的事实,在时光中,在岁月间,无声无息,旧时英灵的传说都暗淡了,模糊了,最后更是……磨灭了!
  以楚康为例,这是楚风用尽心血培养起来的年轻进化者,在这片残墟世界中无比难得了,同辈中,恐怕再无这样的人。
  可是,他却记不住那些前贤的名字。
  须知,楚风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一遍又一遍的当作故事,当作神话,将那些可歌可泣的人讲给他听。
  幼年时期的楚康,曾经很神往,每一次都缠着他,恨不得让他说个通宵,将那些人杰,将那些殒落的英灵的过往,全部说上几遍。
  可是,随着光阴流转,小童幼年甚至能够背诵出来的英杰往事,却都被他渐渐遗忘了。
  在他成长的过程中,楚风试过,多次讲述那些真实的故事,虽然很快就能吸引楚康的心神,非常感兴趣去听,但是要不了多久,他依旧会是无知无觉间忘掉。
  如今,楚康长大了,在绝灵时代中,已经算是一名难得的超凡进化者,可是那些人,那些历史中真实存在的过的英雄,却也只能在他脑中停驻短暂的片刻,当楚风讲完后,那些记忆很快就会从楚康的脑中消失。
  甚至,近些年来,即便是楚风自己都对有些灿烂的旧时身影有了几许陌生感。
  这让他惊悚,恐惧,他怎能忘记那些人?
  在一个夜晚,他曾抱着酒坛,独自一人在残破的山川大地间行走,追忆曾经的英杰,他告诉自己,永远不能忘记。
  最终,即便心底的那些身影略微暗淡了一些,但他终究是保住了那些画面,那些让他黯然神伤的人与事,永藏心底。
  他知道,应该与石罐有关,如果没有它在身上,他或许也会遗忘所有。
  可怕的厄土,恐怖的始祖,无情仙帝的天意一刀,他们葬下了诸世,破灭的不仅是山河,还有人们心中的绚烂,都埋在了过去,将那一幕幕悲壮的过往磨灭了,将那些可歌可泣的人所留下的最后痕迹也抹除了。
  随后的几年,楚风确信,整片世界所有人都遗忘了那些曾守护过片山川星空的人,忘记了曾经有那样一群逆冲向天化成血化成光的身影,举世茫茫,没有人记得他们了。
  无需多想,尽管楚风无法离开这片残破的大世界,但是却能够猜测到,其他有生灵大世界中,一样如此。
  那些让人想起来就流泪的人,那群英灵,都被世人彻底忘却了,从整片古史中消失,被彻底磨灭。
  这一天,楚风无比的伤感,带着酒,只身一人在废墟中祭奠。
  同时,他想到了诸世破碎、所有英杰殒落那一天在战场上曾经响起的凄凉声音:“千秋后,谁能执笔,书写英灵功绩,怕是那万古后,秋风扫千丘,只剩下一片废墟,圣贤世间无痕无迹,无从忆起……”
  千秋未过,世间就已没有了他们的痕迹,楚风有种想哭的冲动,这一天他独自一人在断壁残垣间仰首望天,独坐瓦砾上,很久都没有动。
  ……
  楚康成婚了,是小城中一个聪慧明媚的姑娘,事实上他们早就认识了,少年时就经常有往来,有交集。
  楚风早些年时,便已经开始传授这个少女进化之法,他观察过,认可她的品行,希望她在今后的岁月中能够陪着楚康一同走下去很久。
  岁月如梭,百余年过去了,楚风的灰白发丝彻底转化为灰发,时光没有在他脸上留下多少痕迹,相反从发色来看,似乎更是年轻了一些。
  楚康与他的妻子在修行路上稳步前行,但是,终究生错了时代,在楚风全力帮助下,路虽然还未断,但却看不到光明的彼岸。
  他们知道,终究也只是在红尘中争渡的失败者,最后还是要死去。
  不过,他们没有遗憾了,儿孙满堂,在这个时代,他们自身已经远超普通人,甚至胜过无数的进化者。
  楚风未到传说中的红尘仙层次,无法撕裂这个大世界,便意味着始终离不开这片天地,想去昔日的旧地走一走看一看都不能。
  他确信,当年没有来过这个世界。
  最终一战时,女帝出手,将少数几人送走,是不可预测的路,楚风现在都不知道这是怎样的大世界。
  显然,女帝当初趁始祖退进高原时,只是竭尽所能与随机的创造了一些生路,并无法预料终点在哪里。
  这些年,楚风看着楚康长大,他开始经常离开小城,并且时间越来越长了,在山川中行走,废墟中寻觅,他想找到关于过去更多的痕迹,也是在体悟自己的法与路,也不时出现在各座有生灵的城池间,感悟红尘中的种种真实与生动。
  千年后,楚康的妻子老去了,已经不支,在这个时代,这已经算是修士中罕见的高寿者了。
  在最后的时光中,她很不舍,拉着楚康的手,曾经聪慧明媚的少女如今满头雪白发丝,苍老无比,脸上布满了皱纹。
  楚康拉着她的手,安慰道:“不怕,我很快就会来陪你。”
  他们感情很深,面对死亡时没有恐惧,有的只是不舍,他们早有约定,死后同葬一起,在地下也是夫妻,不会分离。
  “不,你晚些来。”曾经的少女,如今衰老的不成样子的老妪,浑浊的老眼中蕴含着泪,目光柔和了,告诉他不急,不要慌张的赶路,她不允许他提前去相见。
  楚风来了,看着这一幕,他又一次心有感触,这是红尘中的生离死别,其实与他们当年那代人的死别有些许相通之处,都是人之至性,一个是小我,令一个却是大到悲壮之极让人窒息,令他的心绪有了起伏。
  千余年过去,楚风的灰发变成了黑发,他似乎状态更好了。
  最后,楚风割裂手腕,以自己的血为药,为楚康的妻子续命。
  效果是惊人的,在这天地绝灵的年代,所有药草的药性都退化的大环境,他的血后已算是最珍贵的大药了。
  楚康的妻子活了下来,甚至变得年轻了不少。
  楚风也为老去的楚康准备了药血,但是,他犹豫了,只饮下少许,便跪在楚风的面前,叩首道:“父亲,我……没什么雄心壮志,从未想过长生,能够遇上您,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
  他自幼心善,懂得感恩,但却发现,没有什么可以报答楚风,似乎只有常伴父亲身边,才是唯一的回报了。
  可是,他却知道,自己不可能长久的走下去了,终究是要陪妻子离世。
  楚风点了点头,他不强留,因为,本身也留不住,在这个年代连他自己都要争渡,拼尽力量才有机会成就红尘仙果位,要经历死劫。
  他没有办法让心中早有决断的楚康陪着他上路,事实上,他现阶段也无法帮人逆天改命。
  又过了八百余年,楚康夫妻二人终究是走到了生命的终点,最后这一天楚风赶了回来,为他们送行,他们挣扎着起身,要跪下去,但立刻被阻止了,这一日两人带着笑,平和地离世而去。
  楚风伤感,在这个时代,两人对他来说,已经算是最为重要的人,被视为亲生的孩子。
  他亲手将两人埋在选好的墓地中,久久凝视,不愿离开。
  红尘炼心,他不愿涉及到自己的家人,但却避不开,他只是想陪自己的孩子走过一生,尊重他们的选择,最终依旧要面对这种心酸的画面,看着两个孩子慢慢老死在岁月中。
  虽然他不想这样面对,但这却也自然而然的符合了红尘问仙路的历程,刻意必败,真心有成,自然而生。
  在这破败的天地中,没有灵粹可纳,天地精华稀薄,唯有在这红尘中去渡,去感悟,才能成就至强之身,以曾经破败的心,蕴不灭的信念,如贝中珍珠的形成,肉与沙的纠缠争斗,血淋淋,方能磨砺出至坚至强的意志,才会有超越其他仙级进化者的道果。
  最后的亲人逝去,举世茫茫,只身独立,楚风叹息,真的再也看不到同时代的人了。
  楚康有不少后代,但相隔很多代后,他们都不认识楚风,而楚风也不愿再与那些年轻的面孔有过多的交集,在这个时代,付出真心,最终收获的都是伤感。
  送走亲人一次后,他就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此后,楚风彻底离开了这座小城,走向无垠的大地深处,路过一个又一个种族的国度,走过无尽的山河。
  在此过程中,楚风始终没有动用石罐中仅存的那颗种子,纵然有时找到稀有的异土,他也只是收藏起来,并未尝试让种子生根发芽。
  红尘争渡,这才开始,他要坚定的走下去,依靠自己的力量打破桎梏,成就红尘仙。
  关于种子,他不是放弃了,而是等到靠自己突破后,再去体验花粉路,看能否进一步在同境界的极尽给予自身弥补,甚至提升。
  因为,他想要最强大的道果!
  他的敌人太强,如果他不能够在每个境界都走到极点晋阶,那么他的修行毫无意义。
  前路可怕,厄土中的数位始祖给予了他无边的压力感,连荒与叶都战死了,他只身如何去决战?
  现阶段,他还没有任何杀死始祖的办法,有的只能是脚踏实地,稳步的前行,走最强的路!
  无论是哪个进化体系,都绕不开红尘仙,这是必经的节点,所以他放下了种子。
  甚至,他已经在揣摩自己的路,任何人想走到绝巅,想真正无敌天下,都必须要有自身独一无二的路才行。
  “学我者生,似我者死。”
  这是死去的英灵中,有人告诫后人的话,一代一代流传下来,楚风觉得,的确很有道理,无价。
  任你天赋再高,资质再好,如果最终不能走出自己的路,也不过是笨拙的模仿他人,走不到最高处。
  只有自己才能明白,什么才是最适合自己的,自身的感悟,自身关键节点踏出的有灵性的路,那才是最强的。
  学前人法,看诸贤的经书,那是积累,那是初步上路,最后,一定要有自己的道。
  这些年来,楚风为了走最强路,一直在摸索着前行。
  花粉路的法,他拥有各种法门,此外妖妖将女帝的经书也传给了他,这是无价之宝,可以参悟,可以去借鉴,回过头再完善自己的路。
  想到妖妖,哪怕过去了很多年,他也一阵的心中发堵,黯然神伤,太可惜,太遗憾,那样一个光芒照人间的女子,如果给她时间成长,会走到什么领域,根本无法预料,她的天赋太惊人,没有上限。
  “其实,我早已有了方向。”楚风轻语,这些年,他大致确定了自己要走的路。
  但现阶段,还是主要以积累为主,没到完全踏自己路的时候。
  这一切都要等他成为红尘仙再论,再去深入的研究。
  积累,不断的夯实红尘路,研读各种经文,在未来拓出自己的路前,先行筑下最坚固的根基。
  当楚风接近一万岁时,黑发彻底白了,他摸着如雪的发丝,一阵默然,在这绝灵年代他渐渐老去了。
  他还未成仙,这样下去,必然不可避免的要经历前贤所记载的红尘死劫。
  他不想避开,也避不开。
  “当年,我虽然借助过时间至宝修行,寿元有所损耗,但在那个年代,我是从血气鼎盛时期活下来的,相对现世来说,折损的寿元不是很多。”
  毕竟,在那个时代,许多强大一些的修士动辄就是能够活上百万年的。
  楚风推演,依照他的身体状态来说,在这绝灵年代,他可以活上一万多岁,最少还有千余年可活,再乐观一些的话,或许有数千年的生命岁月。
  花粉进化路,前人留下的经文很多,更有女帝走过的路,无敌光彩似透过万古时空传来。
  楚风研读,开始为红尘死劫做准备。
  他坚信,他可以成功,在这条路的尽头,在老死前,再活出新生来。
  数千年后,楚风全身血液暗淡,周身老化的极其严重,几乎要坐化在岁月中了,但在他体内有一团光不熄,那是一团血精,起初柔和,到最后越发的璀璨。
  这是他经历的第一次红尘死劫,他早已在大胆的尝试,初步探索与踏出了自己的路与法,以身体为山川,刻画场域,培育血液大药。
  老化的躯体为山川土壤,早年特异截取的一团血精在身体场域中培育,到了而今,药香扑鼻,生命光辉绽放。
  砰!
  最终,楚风的身体破碎了,瓦解了,但是却也在血肉模糊间,有蓬勃的生机激荡,血肉重塑,充满生命力的身体重新组合了起来,他焕发出新的气息,强大的新生力量涌动向四肢百骸。
  楚风活了过来,浓密的黑发披散,强健而如同仙金铸成的血肉闪动着晶莹的光泽,充满了惊人的力量,此时他精气神前所未有的充沛与强大!
  “我活出了第二世!”楚风自语,与古书中的记载印证,他非常清楚自身的状态。
  他很强,初步成功了,但是红尘仙的果位并未成就呢,在绝灵时代,他现在也只是又活出一世,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长生不死。
  在接下来的岁月中,楚风揣摩各类进化经文,更是耗费心神研究场域,显而易见,他的路就落在了场域上。
  在很早以前,就有人对他说过了,他在场域上的天赋更胜过修行天赋。
  然而,成为场域这一领域的翘楚,领军人物,从来不是他的目标,便是如今也如此,他只是借助场域,要开创出自己不一样的进化路。
  光阴流转,又是一生要结束了,楚风再次苍老,而这一次的寿命比上一世还要长,在这绝灵年代显得无比惊人。
  此生,楚风以场域结合精神,在灵魂火光中构建各种场域符文,他藉此面对这一世的红尘死劫。
  砰!
  当此世接近坐化那一天,楚风的灵魂海炸开了,但是一颗晶莹的灵魂种子浴火重生,在衰竭的火光中生长,强大了起来,而后附着向苍老的躯体,轰隆一声,在很激烈与危险的蜕变中,他又获得了一次新生。
  岁月流转,楚风一个人看遍大世的悲凉与孤寂,他所在的这片大天地中,也不知道换了多少代人。
  他努力的活着,不断的对抗红尘死劫,很多万年过去了,他每次都在坐化前艰难而惊险的完成蜕变,终是活出了第四世。
  当有一天,楚风再次走向那座小城,想去看一看楚康曾生活的地方,他发现,一切都变了,无比的陌生。
  很多万年过去,对他来说是第四世新生,但人间却不知道多少个时代了,一茬儿又一茬儿的人老死,原来的城池都早已化废墟,在更远方,有一个强大的人类国度统驭着这片疆土。
  事实上,这种国度都已经更迭不知道多少了,根本数之不过来。
  数万年,普通人的世界变迁,早已是沧海桑田,大世浮沉,全都不同了,很难再找到当初的痕迹。
  楚风行走在这片大地上的一座巨城中,比当年的小城也不知道壮阔了多少倍,城中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摩肩擦踵,可谓繁华到了鼎盛。
  可在这万丈红尘中,楚风只身行走,感觉到的只是无比的萧索,举世寂静,像是只有他一个人活着。那滚滚红尘中的人,都与他擦肩而过,又迅速远去,他一声轻叹,只身独往。
  时光以不可阻挡之势前行,楚风自己都快遗忘了,究竟经历了多少世,最终他以山川为宣纸,以大天地为背景,泼墨自己的人生画卷。
  山河被刻上了场域,成为孕育他新生的“母体”,最终,他成功了,以衰老之体走进去,以新生的仙体走出来!
  再次新生的这一世他没有再衰老,他知道,连着活了很多世,不断化解红尘死劫,最终他成功了,一世比一世强,彻底晋阶到了红尘仙领域中,成就至强道果。
  “我站在了新的起点上,终是要踏自己的路了!”楚风自语,早已扫尽所有的颓废,如今的他,信念强大无匹,哪怕自身实力还不够,但早下定决心,要扫平厄土,灭尽诡异!
  只是,再回首,他也轻轻一叹,终究是找不到一个同行者了,早已没有同时代的人,举世茫茫,唯有他一人还在进化路上前行,绝灵时代极尽漫长,再无后来者!
  

snaptime:2021-04-19 23:26:07  .exectime: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