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全文阅读

作者:风凌天下  我是至尊最新章节  我是至尊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我是至尊最新章节请个假今天不熬夜了(19-10-23)      第六百零九章 恐怖阴谋一生算计大章(19-10-23)      第六百零八章 太坑妖了(19-10-23)     

第四百九十四章 追踪


  “……我们圣心殿的立场固然是守护云尊,不惜一死,但诸多云尊一役,所有参战之人尽皆圣君高阶强者,根本就没有我等介入余地,更别说根本就无法确定哪一位才是云尊本尊……甚至我们连余**及都负荷不了……”
  “原本那一役,我考量情势,决意暂时静观其变,不意某一位云尊出声要求我们出手相助之余,其余云尊也纷纷这般呼喝,云尊的九尊府门下也连连出声……最终,我们根本没有出手对象不得止;反而被群起针对,俨如祸从天降……”
  “整整一百零一位兄弟,尽皆战死今宵城!而我们,即便是那一役终结之后,却仍旧无法分辨,战后的幸存者之中谁才是云尊本尊……纵使我们明知云尊只得一人,但在场每一个人都可能是云尊……”
  “那一役之后,局势愈发混乱,连多位圣子也被卷入战局,我等眼见无力回天,决定撤出今宵城,绝非是对任务有懈怠……实在是全无应对把握,更不愿再添伤亡,此决定乃是我一人所下,若是殿主有任何责罚,尽有老夫担下……”
  “吾等,当真是身心俱疲,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那么多兄弟,就在我们面前被杀,我们实力低微,无能报仇,甚至不知道,到底死在了谁的手里……”
  雷千里老泪纵横:“殿主!太惨了……太惨了啊……”
  “一百二十位兄弟,最终只得我们这二十人回归……我雷千里……自觉无颜再见殿主……”
  大殿上,雷千里哽咽的声音在回响:“属下也实在没有想到,我们去迎接我们的荣光,却招来了如此祸端……”
  整个大殿,听罢雷千里的一番回禀,所有人都是脸上变色!
  在场所有人任何人也没有想到,原本好好的一件事,居然会生出如此离奇的变化来。
  而今一百多位同僚战死今宵城,还要不知道找谁去报仇!
  战无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似乎在压制心中翻腾的情绪,过了半晌才问道:“如此说来……今宵城的最后结果,你们也不知道了?”
  “不知,请殿主降罪。”
  “云尊最终是死是活……你也不知?”
  “这也不……不知……请殿主降罪,降罪老夫一人!”
  雷千里悲戚的抬头:“宫主容秉……此次今宵城所涉及到战斗级数,早已经超出我们的认知层面……合共百多位圣君在相互较力,当时局面之混乱,难以言喻,我们……我们的力量,根本插不上手……许多兄弟根本就是被余**及而陨落的……”
  雷千里的话术技巧颇为了得,他再三再四的请罪赐罪,张嘴闭嘴都是他一人抉择云云,但圣心殿众人又岂是不明事理之辈,合共百多位圣君之间的较力,委实是连余波,咱们圣心殿的高手也是承受不起。
  雷千里选择急流勇退,保全有生战力,不但不该言过,甚至是有功的!
  不怕死,不惜一死跟白白牺牲却是截然不同的概念!
  战无非深深叹息,扬天无言。
  又是良久之后,喃喃道:“人类的争权夺利之心……何时才有尽头?明知妖族这等大敌当前,还要内讧连连……纵使有这般完备的天道法则……仍旧无法阻止小人们的阴诡心机……”
  “一百多位兄弟的血债……我们的圣心殿,当如何处之?”
  “没有目标,难道……这一百多位兄弟,就白白的死了不成?”
  战无非悲愤的声音,在大殿中回荡。
  众人都是面容激愤。
  “云尊大人为了我的托付,甘冒奇险,深入妖族,经历九死一生,百般磨难,才得以归来,更建立下泼天大功……却反而要被阴诡小人如此对待,公道人心何在?!”
  “接风宴上,前前后后出现十几位云尊,每一位都拥有圣君级数修为实力,背后主使之人势力何其大也?!这是多少势力在落子,多少人在布局,才能导致这样的结果!可是这件事本身,却更加令人寒心,触目惊心,令人发指!”
  “今番变故之后,谁人不会寒心,谁还会愿意去做事?谁还肯去牺牲?若都是如此,还不如将这万万里疆域,尽数让给妖族,另辟新天!”
  战无非悲愤的说道:“最起码,死在妖族手里,还是经过抗争的英雄式牺牲;可是死在自己人的阴谋算计之下,却又算是什么?!”
  整个大殿,陷入无声的寂静之中。
  唯有战无非的悲愤声音,回荡不决,经久不息。
  雷千里深深垂着头,然而一直紧绷的心却已经放松了下来。
  自己的以退为进已然奏效,战无非不会再怀疑自己的。
  这件事,暂时应付过去了!
  “百多位兄弟战死……且将名单列出来……”战无非面容悲戚:“按照与妖族决战牺牲一般抚恤,安置家人;培养后人。”
  “是。”
  “雷千里。”
  “属下在。”
  “你此行……哎……”似乎想要安慰两句,但是战无非却没有说出口,道:“带着剩下的兄弟们……好好休养两天……不过不要闭关,尚有很多事需要你来解释,说明,还有相关云尊的后续事宜,都需要你协助。”
  他声音终于有些颤抖:“本座现在思绪混乱……你们都退下吧……”
  说完,战无非就闭上了眼睛,一种空前凝重的气氛,在大殿中渐次蔓延。
  ……
  雷千里从大殿中出来,看着手底下剩下的十九人,满脸尽是沉重,道:“大家此行辛苦了,都回去休息休息,平复心境……这一路,兄弟们实在是太苦了……”
  “是。”
  人员应声散去,各行东西。
  雷千里也迈着沉重的步伐,向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他之面容悲戚沉重,时不时地深深叹息。然而在宽大的袍袖之中,一块玉佩已经被悄然捏碎。
  ……
  山脚下,一处隐秘的山谷之中。
  那青衣人淡淡的笑了笑,喃喃道:“这雷千里果然老奸巨猾,口舌更是伶俐,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战无非对其仍旧没有生出怀疑,让他混了过去,连本座都要给他一个服字了!”
  “原来圣心殿当代殿主竟乃是这般的昏庸,却又何足为惧……”
  他的身子飘然而出,在平滑的雪地上,缓缓向着一个方向飘去,淡淡道:“魂,跟我来。此事大局暂安,我们该当隐藏起来了……下一次再出现,将是变天之时。”
  一团烟雾,无声无息的腾起,跟在他的身后,向着同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
  数十里之外。
  云扬而今已经臻至半圣级数的神识之力全面爆发,于无声无息之间,整整监控了方圆数千里的空间范畴。
  蓦然目光一闪,眼神凝视于正东方:那个方向……有阴森的灵魂之力波动!
  目标……在那里?!
  他的身子骤然落下,偕同上官灵秀,急疾潜入下面密林,籍着无数林木隐匿身形,更贴着地面,向着那个方向跟了过去,移动速度快到了极点,然而小心谨慎同样到了极点。
  就在云扬刚刚展动身形,身后却乍然有轻微的风声飒然。
  一道身影,呼的一下子出现在他的身后。
  正是圣心殿主,战无非!
  “可找到了么?”
  “找到了……就在那个方向。”
  两人传音一句。
  云扬问道:“雷千里呢?”
  “那个老家伙已经被我安抚下来了……”战无非眼中乃是极致的愤恨:“若不是为了他身后之人,我恨不得生啖此僚!”
  “无妨,雷千里现在就在圣心殿中,自以为得计的他只要不起怀疑之心,就不会自曝其短,逃之夭夭。哪怕被他跑了,也不过是小事,疥癣之患。而这边,才是真正的心腹大敌,非除不可……”
  云扬道:“事有轻重缓急,自有取舍。”
  “不错。”
  战无非低声道:“我此际的情绪不稳……容易被人察觉,你在前面,我落后你五十里,提元待机。一旦启战,我会循你制造的动静第一时间赶到。”
  “好!”
  ……
  那青衣人带着魂妖,连续横穿了三座大山,其间故布疑阵地变换了七八个方向,这才自嘲的笑了笑:“还真的没有意外……不过小心谨慎总无大错……”
  他清癯的身子与魂妖陡然间融合在一起,移动速度再上层楼,向着一个另方向电射而去。
  那个方向的彼端乃是一个万丈深渊。
  青衣人的身子急速来到了深渊边缘,竟是毫不迟疑的纵身越下,云雾微微荡漾之瞬,他的身子已经隐没在万丈深渊之下!
  如此藏身地点,若非亲眼所见,如何能察?!
  ……
  一个呼吸之后,云扬的身子轻若鸿毛的落在了绝崖之上。
  只是看了一眼,身子晃动了一下,径自去到了青衣人跳下去的那块石头旁边,犹豫了一下,也站到了那块石头上。
  再没有丝毫犹豫,径自纵身而起,他此际挑落的位置,与那青衣人的跳落位置半点不差。
  远近,一模一样,丝毫不差!
  浓郁的云雾之中,云扬的身形如同一条漂浮的羽毛一般,缓缓下落,无声无息,早已习惯了与云雾为伍的云扬,远比他人更熟悉云雾的属性,即便封天封印尚在,诸相神通难施,但他在云雾之中仍旧如鱼得水,他更早早换了一件素白色的衣服,在云雾朦胧之中,愈发的不起眼了。
  举凡他所过之处,云雾甚至都没有什么异常波动。
  云扬之所以这般的小心,该因他并不知道自己跟踪的到底是谁,现在唯一知道的,就只有这个人很重要而已。
  这个人,还有雷千里,应该就是妖族潜伏于人族的暗线,尽都已经在玄黄界埋了几千年,甚至更长。
  雷千里,成为圣心殿大长老已经偌久岁月,这已经是妥妥的人族超高地位,然而相比较于那人,多半还要相形见绌,料必那人在人族的经营,更有成效。
  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定有所图乃属必然。
  若不是自己对魂妖别有感觉,只怕这一次,自己根本就找不到这个人的踪迹。
  眼前的万丈深渊,如此出人意表的潜伏地点就已经可见一斑。
  不过如今既然找到了,那么这一次说什么也不能让对方再跑掉。
  飘飘而下已经差不多四五千丈深浅,居然还没有到底。
  常言万丈深渊,但世间还真的罕见万丈深渊,甚至三五百丈的深渊就已经是罕见的大深渊了,而今已经下落了四五千丈空间,竟然还未到底,端的令人啧啧称奇,赞叹不已!
  而在云扬神念监测之中,魂妖还在下面移动,持续往下而去,那便证明,此地有余未尽,难道竟是名副其实的“万丈深渊”?!
  上方……
  战无非一跃而下。
  ……
  一直去到了大约一万三千丈的距离,云扬这才重新感觉到了实地之感,再凝目看去之瞬,即便胆大如云扬,却也不由得一阵毛骨悚然。
  触目所及,这万丈深渊的底部,乃是一片死地。
  名副其实的死地!
  无数的尸骨,铺了厚厚的一层;整个悬崖之下所有地面,尽都都被白骨所覆盖,浑然不知到底有多少白骨,多少年岁堆积而得。
  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完全见不到其他的半分颜色,甚至连一株小草都找不到!
  唯有满目白骨,一路遥遥铺向远方……
  “嚓,这得死了多少人啊?”
  自认心狠手辣,也曾沾染过无数血腥的云扬眼见此景都不由为之咂舌。
  云扬心念电转之间,却没有立足于白骨之上,他御气凌虚,大抵在白骨上方几寸的位置悬浮着,向着隐隐感应的方位,疾驰而去。
  此地白骨无数,你知道脚下白骨是什么时候,又是什么人的,以云扬今时今日的修为,即便最大限度收敛元力,不经意的接触之间也难免造成某些白骨的损毁,而损毁必然生出响动,在这等静寂到了极点的所在,一点点意料之外的响动,便可能令到敌人生出警惕,令到敌暗我明的局势,陡转丕变。
  总之,小心无大错!
  而在他后方几十里……战无非也悄然落了下来,举动一如云扬,无声无息,极尽小心谨慎之能事。
  ……
  

snaptime:2019-11-17 22:29:14  .exectime:0.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