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传说》全文阅读

作者:翱空鹰  暮色传说最新章节  暮色传说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暮色传说最新章节二百三十二章族群(17-11-22)      二百三十一章老友的女儿(17-11-22)      二百三十章残缺的记忆(17-11-22)     

二百二十五章吴红之死


“包括何时沉默。”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你不清楚这牵涉到怎样的权贵。”吴红想要她明白这完全不是自己的责任,但是韩尉雪的母亲好像就不吃这一套。
“天王老子我都不怕。”母亲狠狠的说道,脸上的表情变的凶狠起来。
吴红一下变成了巫女的样子,扑向她,她的反应也不是盖的,这么多年的生死搏斗,一个小小的巫女完全不在她的眼里,她一把抓住了吴红的脖子,逼她变了回去,然后把她给按在了桌子上面。
“这....有一位..王子。”因为脖子上面的巨大压力,吴红吞吞吐吐的说道。
“在哪儿?”母亲放轻了手中的力量。
“就在这儿,港市。”
王子代表这王室,虽然王室已经衰落很久的时间了,但是母亲还是知道的,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这完全不是她能去对抗的,何况对方还有整个王室在后面作为支持,她不自觉的逐渐加大了手中的力量。
“住手。”吴红已经感觉到了窒息的感觉,她哀求的说道。
当母亲从回忆中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用力过头了,送掉了掐在吴红脖子上面的手,向后退了两步。
吴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很不爽的看着母亲说道:“肉搏不是我的强项。”
“跟我说说那位王子。”母亲问道。
“他英俊、有魅力、是个私生子,我指的是字面的意思。”吴红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橱柜的边上。
“他是谁?!”母亲大声的说道。
“这个嘛,你得费点劲儿才能知道。”吴红一言不合又变成了巫女的样子向她扑去,母亲废话没说,直接就是一脚给她踢了回去,把厨房桌子上面的东西都撞碎了一地,这时吴红拿起了上面的一把水果刀,直接向母亲刺去,几次攻击都没能成功,母亲几个躲闪,又一次的一脚把她给踢了出去。
这次她用到了法力,冲击的力量便的很大,母亲一把抓住了她拿刀的手,但是对方的力量太大了,直接她给撞到了后面的玻璃门上面,然后摔倒在了地上,外面一个人正好在散步,被房子里面传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
这时母亲被压在了地上,吴红摸起了地上的水果刀,对着地上的母亲就是一刀,母亲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但是对方的力量在僵持中慢慢的变大了,吴红挣脱掉了母亲的手,高高的举起了水果刀,对着母亲的头就是一刀,母亲猛的一偏头躲了过去,然后趁这个机会一脚把吴红给揣了出去。
母亲站了起来,如果这样子下去,对方拿着匕首,自己一点优势都没有,肯定是会败掉的,母亲看了看地上,地上只有一本书,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东西,她灵机一动,捡起了地上的书,把书给卷了起来,一本厚厚的书就成了一根短棍,有了武器,母亲的攻击力就强大了很多,她几个回合就打掉了吴红手中的刀。
一套进攻,母亲的最后一脚踢了她的头上面,吴红直接就撞到了镜子上面,镜子被撞的粉碎,母亲准备看到已经成了这个样子,正准备停手,突然吴红拿起了桌子上面的一个化妆盒,对着母亲的头就是一下,直接把她给打在了地上,母亲站了起来,趁着对方攻击的间隙,直接一拳把吴红给打飞了出去,又一次的撞到了另外的一面镜子上面,吴红双手撑在桌子上面。
嘴巴里发出呼吸的声音,然后她慢慢的抬起头变了回去,脖子上面的一片玻璃碎片掉了下去,血顺着脖子不停的往下流,她试图站直身子,可是刚刚才站起转过身子,就直接倒在了地上,母亲赶紧走到了她的面前,查看着她的伤情,脖子的动脉已经划破了,看来谁都无力回天了。
“告诉我如何救李雅丽。”母亲急切的问道。
“你..救不......了。”她的眼睛慢慢的看向母亲,嘴巴喃喃的说道。
“只有.....他...才行。”这时远处传来了警车的声音,母亲赶紧站起来离开了现场。
“你破过不少案子,韩尉雪,你把这成就归功于什么?”韩尉雪被带到了另外的地方,同样也是一间小小的办公室里,国安局的人站在边上手里拿着一本资料,问着他问题。
“我猜是某种直觉吧。”韩尉雪说道。
“是吗?”他对面的那个人问道。
“我也有种直觉,那就是你与此案有关。”他背后的人走到了他的对面,把东西扔到了桌子上面。
“你当时在场。”对面坐着的人看着韩尉雪的双眼说道。
“你觉得是我杀了你们的人?”
“不,我们认为你杀了另外的那个家伙。”站着的人说道。
“真的吗?”韩尉雪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说。
“某人杀了他,而一切的迹象都指向你,我们在犯罪现场找到的子弹壳与我们的人的枪支并不匹配。”那个人找了个位子在自己头头的边上坐了下来。
“你说你昨晚没有配枪,这倒是撇的挺干净的,这常发生吗?”
“我那时在医院里面看望我的女朋友,我觉得没必要带把枪。”
“我们的探员最后联系的人就是你。”对方显然抓住这个线索一直不放。
“如果我能救她一命,我会救得,况且把案子转交给他们也不是我的主意。”
“这可是国家安全的问题,属于我们的管辖范围,还有什么是你知道却没有告诉他们的。”
“我所知道的,就是无论在轮船集装箱里面发生了什么,那都不是他们两人可以应付的来的。”
“怎么说?”那头头问道。
“这时直觉。”韩尉雪说道。
“没有说服力。”另外一人摇了摇头说道。
“该说的都说了。”韩尉雪也有点不耐烦了。
“再谈谈那个dna。”头头倒是比较冷静,开始了下一个问题。
“如果那是我的,我早进监狱了。”
“我们发现了一根头发,那上面的dna与你的相似度极高,应该来自于你的亲人,但不是你本人。”韩尉雪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找到了自己母亲的头发,但是现在最好的一点,就是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母亲还在。
“我们很想知道你在给谁打掩护。”头头问道。...

snaptime:2018-04-25 06:44:17  .exectime:3.838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