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千叶传说》全文阅读

作者:零始  火影之千叶传说最新章节  火影之千叶传说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火影之千叶传说最新章节第二千四百七十七章 寻找(20-07-27)      第二千四百七十六章 相同(20-07-27)      第二千四百七十五章 无奈(20-07-27)     

第二千四百六十三章 指望

“嗯怎么不说话”
  随着万分沉重的话语,已然转过身来,双手张开以一个人立的大字型挡在这个银月黑袍人以及身后躺在床上似乎昏迷不醒的同样西瓜头浓眉毛的病人的西瓜头浓眉毛绿色紧身衣的中年男子见银月黑袍人许久不说话,口中忍不住又说了一句。wap.
  同时,话语间,他的身形却是不断的压低,“大”字形仿佛一点一点的被压垮了一般的萎缩了下来,同时,他的瞳孔则是随着这身形不断的压低而慢慢的上翻,渐渐的变作了一种诡异的翻白眼的模样。
  不过,虽然身形和脸色越来越滑稽,但是很明显,可以看得出来,这个西瓜头浓眉毛绿色紧身衣的中年男子,是带着一种警惕之意的。
  很认真的警惕之意。
  只是因为完美的隐藏在奇异的行为之中,所以看上去,这家伙只是在搞笑。
  “这是你自己申请的,你在不能确认我的身份的情况下,或者说,不相信我的身份的情况下,你还让我来照看你心爱的弟子吗”
  而对于这西瓜头浓眉毛紧身衣的中年男子,银月黑袍人的黑色兜帽之下,口中吐出了这么一句。
  言辞之中,相比于用词的反问,更多的却是一种无奈。
  似乎,这银月黑袍人对这西瓜头浓眉毛紧身衣的中年男子的行为相当的无奈。
  “还有,不要看了,这兜帽是经过特殊处理的,你是看不到里面的。”
  末了,似乎是相当无奈的,银月黑袍人又补充了一句。
  “是吗听声音应该就是千叶了。”
  而听到这句话,西瓜头浓眉毛绿色紧身衣的中年男子慢慢的直起身子,似乎是终于确认一般的开口道。
  只不过,话是这么说,但是从他那还是忍不住往银月黑袍人的兜帽地下瞟就可以看得出来,他仍旧是没有放弃窥视这个银月黑袍人的真实样貌。
  至于声音,他倒是确认了是千叶。
  虽说变得低沉了一些,但是,他和千叶毕竟相当的熟稔,还是听得出来的,是千叶。
  不过,即便是声音上确认了千叶,其实,这位西瓜头浓眉毛的绿色紧身衣的中年男子,还是存在这一份警惕之意的,毕竟,对他来说,千叶是从小就一起的伙伴,如果眼前得人真的是千叶,那在他的面前根本没有必要遮挡面容。
  只是,现在情况紧急,他能够想到的人也就只有千叶了。
  况且,村子里已经秘密的放出了消息,所有有一定等级身份的忍者都已经得知了,在十数年前死去的木叶的s级忍者泷千叶还没有死,并且已经成功回到村子,并且接手中忍考试事宜。
  说实话,当初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他是持怀疑态度的,倒不是说他和千叶的关系已经因为十数年的“死亡”而趋于冷淡,相反,当初千叶战死的消息传来之时,他是哭的最伤心的几个,虽说当时和千叶的接触他并非最多,其他几个哭的最伤心的,也并非和千叶有过多的接触,但是,千叶就是这么一个人,即便你和他只是接触了一小段时间,你仍能会因为和他短暂的交往和他所做的一切而对他心生好感,把他当做是伙伴,关键时刻,甚至会把性命都交给他。
  因为,千叶就是这么一个人,他从来不会用伙伴的性命开玩笑,甚至,会不惜自己的性命来保护伙伴。
  成为千叶的伙伴,绝对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
  也是一件十分让人安心的事情。看。毛线、中文网
  而失去千叶这样的竞争对手,得知自己永远无法机会超越他之后,当时还年轻气盛的他,也是相当的遗憾。
  也正是因为如此,因为太过伤心,在接受了千叶的死亡之后之后,他对千叶死去这件事情和千叶这个人本身的感情急剧的冷却下来,极深的接受了千叶这个人已经不在了这件事情,甚至,几乎也是本能的不会去或者说拒绝想起千叶和千叶有关的事情。
  即是说,这十多年来,他选择性的忘记了千叶和对千叶的感情。
  所以,那个时候,他也是本能的和选择性的对千叶还活着个这个消息抵触着。
  乃至,现在哪怕是三代火影亲自放出的消息,并且他也是通过火影直属暗部传的信,而且人也第一时间的过来了,他仍旧是不信任。
  而这个时候,别说这银月黑袍人隐匿面容的行为着实可疑,就算是千叶光明正大的站在他面前,他仍旧是会怀疑的。
  “没想到,一下子这么多年就过去了,你我都老了不少啊。”
  对此,银月黑袍人却是突然了说了一句牛头不见马尾。
  “嗯我没老啊我还是青春洋溢,热血澎湃的金闪闪的30岁啊”
  闻言,那个西瓜头浓眉毛绿色紧身衣的“中年”男子眨了眨眼睛,一脸的不解,顺带着还上上下下的看了一下自己从上到下的绿色紧身衣装扮,摸了摸自己“光滑”的“30岁”的面庞,十分不解的开口道。
  呃
  对此,看着眼前西瓜头浓眉毛绿色紧身衣的“中年”男子的动作,饶是银月黑袍人,此时也是强烈了顿了一下。
  是啊
  三十岁啊
  凯虽然长得显老了一些,但是,是三十岁啊
  我好像也差不多啊。
  而显然,此时的他是默默的心算了一下眼前这个“中年”人的年龄,然后,内心猛烈的动摇了起来。
  我也真是
  好像对时间的概念都出问题了
  随后,看着眼前的迈特凯,他的内心却是泛起了几分自嘲之意。
  “咳我先看看小李吧。”
  对此,银月黑袍人表面上却是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只是轻咳了一声,似乎是掩饰了一下之后,就将话题转移到了别处。
  “好”
  而听到这句话,迈特凯脸色一肃,也不再去想之前关于年龄的问题,立时就让开了身子,让这个说话间已经从窗台上跃下,作势就要上前的银月黑袍人。
  毕竟,他穿信给银月黑袍人的目的,是让他来看看自己心爱的弟子的。
  也就是,在中忍考试预选赛上,全力爆发,全面压倒那位这次中忍考试中数一数二的沙瀑的我爱罗最后惜败的弟子李洛克的。
  至于其他的事情,怎么样都行了。
  “是八门遁甲”
  而与迈特凯擦身而过间,银月黑袍人的视线之中也缓缓的出现了一个浑身打满绷带正皱着眉头,处在昏迷中的少年。
  虽然浑身缠满了绷带,但是,这个少年还是相当惹眼的,毕竟那西瓜头浓眉毛,和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是仍能够这么相像的,恐怕整个忍界也是没有几个。
  这个少年,绝对是珍兽级别。
  而更关键的是,以银月黑袍人的眼光,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少年即便是在昏迷之中,还是在忍受疼痛的,从他皱眉的情况就可以看得出来,虽说昏迷是失去知觉,但是作为身经百战,受伤过无数次,甚至完全被打残,全身骨碎肉裂都有几次的银月黑袍人来说,有些伤势的疼痛,真的是昏迷中都能够感受到的。
  从这里,其实能够看得出来,这个少年坚强的意志力,如果换做是其他人,意志韧度不够的话,此时就不应该只仅仅是皱眉咬紧牙关了,恐怕早就无意识的开始呻吟了。
  呻吟,这是身体承受不住的警告,其实是和主观意识无关的。
  而现在,少年竟然能够在无意识中只是皱眉咬牙忍耐,很明显的是意志力的体现。
  也可见,这个少年平日里应该是进行这非常艰苦的训练,只有长期进行压榨自己身体的训练,才能够在这么小的年纪锻炼出如钢铁般的意志。
  这一点,银月黑袍人还是深有感触的。
  而现在长期压榨身体的训练,钢铁般的意志力,再加上身旁迈特凯,几乎不用想,银月黑袍人就知道这个李洛克是为什么会躺在床上。
  更何况,他本来也知道这件事情。
  “嗯。”
  对此,迈特凯脸上明显露出了几分担忧和犹疑之色,甚至,脸上还罕见的露出了微微的后悔之色。
  同时,他的脑海中,不自觉的就响起了卡卡西的那句“太乱来了”的话语。
  现在看着遍体鳞伤,伤势未卜的弟子,迈特凯的心头是真的有些觉得自己做的是错的了。
  李洛克,小李这个孩子,是他见过和自己最相像的忍者了,他的境遇比自己还要惨一些。
  当初,虽说同样是周围天才林立,还有千叶和卡卡西这种连天才都要汗颜的存在,但是,他的身边至少是有一个好父亲存在的,也是自己的父亲,给予了自己能够追赶和超越这些天才乃至超天才的的存在的资本。
  而且,自己也是可以学习忍术的,只是不擅长罢了。
  而小李,不但没有任何资本,就连忍术都无法掌握,可以说,作为忍者,只可能以体术立身的小李,不但没有出头之日,恐怕忍者的生涯也可能非常短暂。
  不过,小李却是用自己的意志力和践行自己理想的行动力感动了自己,也让自己产生了共鸣,再看看自己队伍中的另一位天才,他终究还是选择了将八门遁甲传授给了小李。
  并且,小李也不负期望,在八门遁甲上取得了很高的造诣,甚至在成长速度方面,恐怕都已经超越了自己,和同样学习八门遁甲的千叶相当,甚至,在他自己的感觉上,都有些超越了千叶。
  无疑,在体术和八门遁甲上,小李有着近乎超天才级别的天赋。
  或许,小李虽然无法学习忍术,但是,关上了忍术的门,他却是开启了无与伦比的体术之门。
  而也因为如此,他在这次中忍考试上,面对已经拥有称号的对手,他才会失去理智和客观的考量。
  盲目的想要让小李证明自己,才酿成了现在的局面。
  才会让小李重创。
  而且伤势的严重程度,病院里的任何一个医师都不抱有乐观态度,甚至,直接都开始让他考虑小李无法以忍者的身份度过余生这样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感觉到后悔,感觉到自己的不理智。
  他
  有可能已经毁了小李的忍者生涯。
  也毁了自己的弟子生活的最大目标。
  是以,在这份悔恨和内疚中,他才会想到回来的那个传闻中的千叶。
  毕竟,千叶应该可以算作是忍界最强的医疗忍者,医疗忍术的实力恐怕和纲手大人不相伯仲,甚至犹有过之。
  同时,千叶修习的也是八门遁甲,而且以他当初执行任务的高强度战斗以及受伤的次数来说,因为使用八门遁甲而受伤的经验,恐怕谁也不及千叶。
  可以说,千叶是最适合现在的情况的医疗忍者了。
  这个时候,哪怕本能的抵触千叶还活着这件事情,并且因此而一直怀疑着,凯的选择,也就只有千叶了。
  也只能寄希望于千叶了。
  “能治疗吗”
  随后,在这一声肯定之后,迈特凯脸上少有的严肃和忐忑的问道。
  “已经开到第五门了”
  对此,银月黑袍人没有直接回答迈特凯,只是上上下下做了一系列的在尽量不触摸的情况下的检查之后,开口道。
  “嗯。”
  闻言,迈特凯沉重的点点头。
  “里莲华”
  对此,银月黑袍人又问道。
  “是。”
  闻言,迈特凯又是点点头,脸色忐忑之色更浓。
  “这可真是惊人啊能将里莲华用于实战之中,恐怕,这孩子早就已经掌握了第五门了,年龄上,可能比我掌握的时间还要早。”
  而这个时候,听到这话的银月黑袍人不禁感叹了一声。
  “那还有希望吗”
  对此,迈特凯并没有因为银月黑袍人对自己弟子的夸赞有任何的喜色和态度改变,只是追问着。
  “对不起,我没有办法治疗。”
  而在这一句追问之后,银月黑袍人的回答却也是直截了当。
  这伤,他治疗不了。
  而就在这一霎那间,迈特凯直接僵楞在了当场,如遭雷击一般,整个人都灰败了下来。
  眼中,似乎都失去了神采。
  一股股自责和绝望的神色,缓缓的浮现在他灰败的脸上。
  “不过,我不行,纲手大人却是可以的,毕竟,我也没有什么做手术的经验。”
  然后,就在这时,银月黑袍人的后句话,缓缓的响起。
  

snaptime:2020-08-08 13:56:17  .exectime: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