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千叶传说》全文阅读

作者:零始  火影之千叶传说最新章节  火影之千叶传说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火影之千叶传说最新章节第二千五百五十八章 学啥(20-10-21)      第二千五百五十七章 交给(20-10-21)      第二千五百五十六章 劝说(20-10-21)     

第二千五百五十五章 做好准备

“咚——!”
  额头触及地面的声音,响起在这突然一瞬间静默下来的房间之中。ahref="http://"target="_blank"/a
  “请您……一定要将这件事情,交给日向一族处理。日向一族给村子惹得祸事,日向一族一定会给村子一个满意的答复。”
  感受着额头触碰地面的冰冷触感,日向日足的额角,已然泛起了微微的冷汗。
  对于日向宁次这件事情,日向日足是一定要揽下来的。
  当时三代火影答应的干脆,他也就松了口气。
  但是,没有想到这火影代理竟然又提起了这件事情,这就很明显了。
  这件事情,并没有三代火影答应的那么轻松。
  而这里,就算是搬出了三代火影,应该都不太好用,这位火影代理的人望和政治能力可都不输于三代火影,虽还是火影代理,但是实际上,已经是第五代火影了。
  甚至,很有可能,之所以眼前的火影代理能够来到日向一族族地他的居室,恐怕,就已经是服了三代火影。
  毕竟,宁次这件事情,并不简单的是木叶自己的事,而是涉及到方方面面,可能已经到了必须经要用日向宁次给整个忍界一个态度的时候。
  乃至,日向日足在想到这里的时候,每每都有一种感觉,眼前的火影代理很有可能会用宁次来立威,用宁次的处罚来一个震慑整个忍界的登场。
  现在,也就在还有村子的内部人员,也就是忍者群体,甚至只有相对处在中高层的忍者才知道千叶已经回来,更是只有高层才知道,木叶的权力中心已经从三代火影转移到了眼前的青年的身上。
  到时候,就在所有人猜测甚至有点开始断定木叶心虚,连犯下这么大罪责的忍者都因为其日向才的原因,没有处罚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木叶尚未元气恢复,有机可趁的时候,到时候,眼前的青年以处死日向宁次的命令横空出世,那震慑力绝对是拉满的。
  而且,这也是眼前的这个青年做得出来的。
  “请抬起头来,日足大人。”
  而这个时候,看着这个毫不犹豫对自己土下座请求的日向一族的家主,千叶叹了口气,忙开口道。
  同时,他的双手已然跨过了桌几,抓住了日向日足的双臂,同时又道:“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您误会我了。”
  “误会?难道您不是要处罚宁次?”
  这个时候,日向日足微微抬头,看着眼前这个正一点点将自己扶起的青年,口中喃喃的开口道。
  而从这个青年的脸上,他看不出任何异样或者是安慰撒谎的表情。
  这个青年只是平静扶自己起来,眼中,似乎还有微微的笑意。
  看上去,的确是没有任何恶意。
  难不成,我真的误会了?
  可是……
  除了这个,又怎么提到了宁次?
  不过,他的内心,却还是有些想不通。
  如果不是反对让他来处理这件事情,要处罚宁次的话,那么,为什么又会提到宁次。
  这种时候,不应该会提到宁次的才是。
  “当然不是。”
  对此,千叶将日向日足扶正,后退回原来的位置,摇了摇头,肯定的开口道。
  “那……”
  闻言,日向日足皱起了眉头,看向千叶,疑惑道。
  难不成,是我关心则乱了?
  而此时,他的心中,不由的狐疑了起来。
  眼前的千叶,真的是一点谎的样子都没有,相反,看上去还颇有些苦恼,嘴角的笑容都有微微的苦涩。
  似乎是对宁次的事情有一些苦恼。
  但也的确没有什么处罚之类的意思在里面。
  而他也的确是有些乱了方寸了,人家才了一个话头,就瞬间放下了一切的筹码,直接跟人低头请求。
  不过,这也怪不得他。
  当初,他的弟弟,也就是日向日差,在代他去死之前,两人曾经有一番彻夜的促膝长谈。
  那一晚上,两兄弟聊了很多。
  很多很多。
  从他们的出生,从笼中鸟,从父亲对他们的教育,对日向日足的严厉,和对日向日差的偏爱补偿,也谈他们从一起玩到大,唯一的一次一起执行任务,互相祝福彼此结婚生子,到因为子嗣的问题渐生嫌隙,逐渐生疏,逐渐各自负气……
  那一晚上,他们几乎是彼此把前半生都尽了。
  日向日足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弟弟隐藏在对自己的爱之下的那份不甘心。
  日向日差也明白了,自己为自己哥哥而死,并不是什么不值得的事情。
  日向日足明白,自己的弟弟很自责,因为自己的而日子宁次而自责。
  如果,宁次不是那么分出众的话,或许,他也不会生出杀意,也就不会出现那次兄弟龃龉的事件。
  而实话,对于宁次的赋,日向日足除了有些嫉妒自己的弟弟能够生出那么适合继承日向一族的儿子之外,心中也是相当的可惜。
  他毕竟是一个合格的日向家主,继承家主之位的,自然是能力越强越好。
  现在木叶和平稳定,村子元气恢复的也差不多了,要的不是守成持重的领袖了,而是一个锐意进取,能力极强的家主。
  这样的家主,才能防止日向一族在和平安乐中堕落。
  如果培养好的话,日向宁次是绝对符合要求的。
  从客观上来,这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情。
  而同样的,日向日差也明白了自己兄长的隐痛和压力,日向一族的宗家家主,听上去很威风很尊贵,但是,却不知道要背负多么大的压力,尤其是在看到分家子弟比宗家的继承人更加优秀的时候。
  同时,日向日差也明白了,自己的哥哥,其实是并不想自己的女儿继承家主大位的。
  他宁愿让自己的女儿和宁次对调。
  因为,自己的哥哥知道,自己的女儿是担不起大任的,到时候,恐怕自己的女儿不但要痛苦一辈子,连日向一族的未来都可能无法保证。
  也不知道,会不会在自己女儿治理期间,开始走向衰弱。
  自己的哥哥,绝对是不愿意自己的女儿成为千古罪人的。
  而相互理解之后的兄弟两,不禁又想起了他们的真介叔叔,不自觉的开始畅想起如果日向一族改革成功,再没有宗分家之分时候,他们两个又会是什么样的生活的光景。
  而畅所欲言的时间总是很快,解开嫌隙之后,互相理解之后的畅谈,时间过得更快。
  当时,日向日足只感觉过去一个时,但是,却已经亮了。
  自己弟弟服下的毒药,已经发作了。
  最后一刻,自己的弟弟什么都没有,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
  然后,露出了似乎满足的笑容,闭上了眼睛。
  而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弟弟替自己死。
  他就只是那么看着,一直到自己的弟弟的尸体被装殓,送去云隐村,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是啊,怎么可能反应的过来呢?
  那个和自己一起出生,从一起出生,甚至还有一些双胞胎的心灵感应的人,就这么没了啊。
  在自己的眼前没了啊。
  因为自己的过失,就这样,没了啊!
  那一刻,日向日足是真切的感觉到了心里空了一块是什么感觉。
  那个时候,他想嚎啕大哭,但是,却发现多年的家主生涯,他已经忘记了哭泣。
  他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前面已经从温热变成冰冷的地方,脑中一遍又一遍回放着自己的弟弟死前看着自己的眼神。
  最后,他才明白。
  那一刻,自己的弟弟将宁次托付给了自己。
  也在那一刻,他后悔的快要窒息,也欣慰的快要窒息。
  只是,他虽然知道自己要照顾好宁次,但能做的也就是为他隐瞒一些出格的行为罢了,他不能去亲近宁次。
  因为,宁次的敌意,已经让宗族长老不满了,如果自己贸然靠近的话,让宁次真的做出了什么出格的事情,恐怕,自己也保不住他。
  为了宁次,他能做的,只有让他靠近自己的不成器的女儿,多少借着一点宗家嫡系的继承人,多一些荫蔽。
  而随着宁次的长大,分的不断展现,他内心深处的那份愧疚也就愈加浓烈。
  渐渐的,也就演变成了一种关心则乱的心态。
  尤其是这次他最终惹出的祸事。
  因此,也就有了之前的那一幕。
  “宁次的事情是一定要解决的,但是,我不希望是以处罚的方式。毕竟,宁次现在出格偏激,到底是日向一族宗分家模式积弊已久,是日向一族的事情,终究是日向一族的事情,就算是火影,也不过是外人,我们可以强制的去解决,或是处罚,或是什么的,但是,终究只是治标不治本。”
  这个时候,看着前方疑惑的日向日足,千叶轻轻的叹了口气,开口道。
  这件事情,他何尝不想解决。
  但是,他解决的话,永远只可能是治标不治本。此时的局势,也不允许日向一族有什么变故,不然他也不会带着封印术来释放交好的信号,为当年的事情道歉。
  当年他逼迫日向一族低头,就是因为宗分家制度,他掌权之后,恐怕多数日向一族的宗族长老都是惴惴不安,生怕他因为当年的事情,而对日向一族有什么报复心理,或是要改革宗分家制度。
  而日向一族宗族长老惴惴不安的话,就是给日向一族埋下了一个不安定的因素。
  这也是他这次过来的第一件事情,稳定日向一族的人心。
  至于宗分家制度,等过了这一阵,有的是时间去解决。
  而现在解决日向宁次的问题,根源的宗分家制度是不能动的,要怎么根治日向宁次的心结,就不是他这个外人能解决的了。
  “再怎么,宁次也是雪奈的侄子。如果真的处理了宁次,雪奈也不会同意的。只是,解铃还须系铃人。”
  想到这里,千叶又忍不住补充了一句。
  解铃……还须系铃人。
  而听到这一句,日向日足微微一怔。
  是吗……
  原来是让我去解开宁次的心结……
  随后,他就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不是要处置宁次就好。
  可是……
  不过,很快他又苦恼了起来。
  实话,这十多年间,他是一直想要解开宁次的心结,但看到宁次在这方面越来越偏执,他却是有点信心都没有。
  时至今日,已经有一种没有办法插手的感觉了。
  如果自己贸然去解决的话,十有八九是反效果。会让宁次更加的偏执。
  “所以,这是两件事情,这枚卷轴,还请您手下。”
  而也就在这时,千叶有开口道。
  同时,他伸出手,将桌几上的卷轴往前推了一些,示意日向日足收下。
  “这……”
  对此,日向日足微微吸了一口气,却是正了正颜色,开口道:“要如何介入宁次的心结。”
  却是,并没有去看一眼那封印卷轴。
  显然,相比于抓住这日向一族命脉的东西,日向日足更关注的是日向宁次。
  “请不用担心,介入的契机,我会为您制造。您应该已经有所准备了吧?这么多年来,我想您也不止一次想要解开宁次的心结了吧。”
  闻言,千叶微微一笑,却是又将封印卷轴往前推了一些,再度示意日向日足收下。
  “是。”
  对此,日向日足看了一眼那封印术,却还是没有收下,只是静静的看着千叶,肯定的点了点头。
  这么多年了,撇开为人伯父的身份,日向日足也是日向一族的家主,自然知道日向宁次这样迟早要闯祸,只是没有想到日向宁次能闯出这样的大祸罢了。
  既然知道日向宁次必然会闯祸,他又怎么不会着手解开日向宁次的心结呢?
  一切,他都有了准备。
  缺的,只是一个契机。
  毕竟,作为害死他父亲的罪魁祸首,他无论怎么接近日向宁次,都只是会得到适得其反的结果的。
  他需要一个正当的靠近日向宁次的契机。
  “那么,你接下来要做的,只是手下这枚卷轴,稳定日向的人心就可以了。事实上,现在的我只是一个分身,我的本体,正在劝解日向宁次。应该用不了多久,日向宁次就会主动的来找你了。”
  而这个时候,千叶微微一笑,彷如胜券在握一般,如是开口道。
  主动来找我?
  对此,日向日足明显的就是一愣。
  ……
  “这绝对不可能!”
  而这个时候,另外一边,日向宁次,却是又发出了一声斩钉截铁。
  

snaptime:2020-10-27 22:42:18  .exectime:0.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