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伟业》全文阅读

作者:天漄行知  南明伟业最新章节  南明伟业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南明伟业最新章节649千军万马避白袍(5)第九十二章(17-12-19)      648千军万马避白袍(4)第九十二章(17-12-19)      647千军万马避白袍(3)第九十二章(17-12-19)     

649千军万马避白袍(5)第九十二章


李定国没有时间同他谈心,虎头簪金枪在天空中划出一道又一道优美的弧线,弧线之中鲜血迸流。两员大将一左一右来到李定国的面前,一个抖枪便刺,一个挥刀便砍。李定国单臂弹开了钢刀,反手夺过了长枪。丢了枪的敌将也不含糊,将头向马背上一埋,向前没头没脑的冲去。李定国却将夺来的长枪向后抽去,‘啪’的一声,马腿折断,敌将随着战马唏律律的倒地,随即被后队战马踩做肉泥。马尾交错,持刀的敌将也想在李定国的身后弄影。李定国松开抽断马腿的一枪,回臂向前抓起自己的虎头簪金枪的前端已枪攥向后捅去。弄影的敌将高举长刀,腋下也便暴露了出来。‘噗’的一声,虎头簪金枪从敌将护腋的上端捅入,再一用力便是‘咔吧’一声,敌将的肩胛骨和肋骨应声碎裂。那敌将在剧痛之下眼前一黑,正要栽落下马,却又被身后的高承恩一刀结果了性命,呜呼哀哉。
李定国从清军的西南又杀向了东北,见人便杀,毫不留情。一路之上,清军的战旗被纷纷被他砍倒,丢弃的遍地都是。马进忠此时也被松了绑,拿起了他在马上惯用的兵器——链子锤,舞舞炫炫了起来。流星一般的链子锤舞动着,马进忠的眼泪扑簌簌地流淌着。眼泪飞向了身后,那是他心中的记忆;链子锤砸向了面前的敌人,他们是大明的绊脚石。忽然迎面劈来一把巨斧,马进忠抖起链子锤向巨斧缠绕而去,并且将缠绕住巨斧的链子锤拉向了侧身。那敌将也想反方向较力,并意图在二马交错后将马进忠拽落下马。马进忠见已经得逞,便放出链子锤。敌将以为得计,却忽然亮光一闪,再一看竟然找不到自己的手。马进忠的左手多了一把虎天钩,虎天钩上还多了一只手。巨斧坠地,敌将惨嚎,可那员敌将还是千钧一发之际避开了明军后队,闪向了一旁。
济尔哈朗的中军又向西北方向派出了增援,前方清军也再次下马列阵。西面清军的身后是一条河,北面又是德州的护城河阻拦着明军的退路。李定国便又再一次调转马头,向正南的敌阵杀去。申时已过,落日的霞光披在了他们的肩上。银色的枪、红色的血、绿色的草、黄色的沙,在藏蓝色的天空之下绘织成五色云彩。入夜前的血战,为的是想要一个黎明。
几杆投枪从身后一直追杀的清军大将们的手中投掷了过来,刚刚的十几员大将,如今已剩下不到十员。然而他们依然不依不饶,死死咬住不放。李定国勒马转身,与他们再一次相撞,飞来的投枪让李定国避无可避。他迅疾藏蹬入身,一把蒙古钝刀砍向了李定国躲在马腹旁的身体。李定国却将悬空的一条腿扫了出去,这一腿不是对人,而是要和钝刀骑士战马的马腿对撞。‘砰’的一声!仿佛大地都摇晃了一下。战马腿断,‘呼隆隆’翻滚了起来,骑士和翻滚的战马一起发出惊嚎。李定国却借着与马腿对撞的反作用力跳回到了马鞍之上,挺近虎头簪金枪将一个正在张大嘴巴呆看的面孔刺得面目全非。山高路远沟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今日且看李大将军!几十万军中七进七出,踢断铁驹,挑翻战旗。
太阳西坠、月上东天,定国、进忠身后的明军骑兵已不足三百,却依然在清军阵中纵横肆虐。济尔哈朗没有耐性了,他不想让李定国马进忠趁夜逃跑。正当济尔哈朗命令四面枪阵全体向内压迫的时候,又是西南角的军阵出现了嘈杂的声音。“怎么回事?”济尔哈朗问道,可是此时已经入夜,西南角的斥候没那么找到他们的中军。勒克德浑猜疑道:“禀叔王,孙儿以为应该是敌袭。”“我们的侧翼居然还有敌人?”济尔哈朗倒抽了一口冷气,又道:“命令,如果李定国马进忠冲破围堵,各部不予追究。若真事不可为,便放他们去吧!”
“叔王,为什么要放弃追击?”硕塞显然有些不满济尔哈朗的命令。济尔哈朗道:“我们的目标是济南的朱由郎,而马进忠却一直在这里死守,为得就是不让我们接近朱由郎。如果他们跑了,我们未必追的上。何况就算追上了,追兵太少了也拿不下他们。如此一来却又要分兵追击,何益矣?如果说今日差一点消灭马进忠和李定国,是我们在济南斩获朱由郎的前奏的话,有南蛮皇帝的头不去摘,我们还惦记着两个国公干什么?”
当李定国听到西南嘈杂的声音后,便知道那一定是自己留在阵外的五百骑兵在趁夜开始接应了。李定国便率领众人杀奔而去,来了一个内外夹击。这一下清军可乱了套了,骑兵已经下马列阵,却挨了明军的背后一刀。队伍冲散,人找不到马,马找不到人,简直像迷途的羔羊一般到处乱撞,任人宰割。一袭白袍的李定国在夜空之下犹如厉鬼,虎头簪金枪闪着神光、破风而动。金枪所到之处真乃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他身穿如雪的战衣,更像是应了当年人送陈庆之的那一句:‘名师大将莫自牢,千兵万马避白袍。’
杀透了西南清军的大阵,马进忠还回头对敌人挑衅道:“孩儿们,跟着爷爷来呀,爷爷这里有热馒头等着喂你们!”清军却无人追击,并不是因为济尔哈朗的命令。混乱之中,济尔哈朗的命令根本还没传达到这里,他们是不敢也更是无法追击。李定国就像是拆迁队长,带领五百明军把济尔哈朗的违章建筑砸了个稀巴烂,顺带还拐走了清军的千余匹战马。清军不但丢了战马,还一时找不到那些没丢的战马。想找到战马后再来追击,李定国难道会等着他们?
眼睁睁的看着李定国踏遍了自己二十万大军,十里联营,而后扬长而去,济尔哈朗气得顿足捶胸。他用一双已经开始滴血的眼睛望天长叹,却欲哭无泪。次日清点大军,两千精锐惨死,三十多员骁将命沉黄沙。郑王爷只有化悲痛为牢骚,一路骂着娘的去找兵围济南的朱四玩儿命。
李定国以五百骑兵闯入二十万八旗主力的包围圈里翻江倒海,救出了马进忠。虽不比两汉之交的昆阳之战时,刘秀亲帅十三骑大破王莽军三十万围城之兵的悬殊之势。德州一战也没有做到顾亭林评价昆阳之战的那句:‘一战摧大敌,顿使河宇平。’但是毕竟昆阳王莽军,帅无良谋,兵无战心。可是德州城下的八旗主力却骁勇异常,即使这样,却还是对那位银甲白袍的李定国避之不及。
正所谓:
士为知己闯敌阵,金枪孤胆踏连营。三十敌酋魂魄丧,银甲白袍不染尘。
一捧黄沙一碗酒,扬鞭断水逝东风。谁人使得千军避,看我皇明李如靖。

snaptime:2020-08-04 13:38:18  .exectime: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