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大骑士》全文阅读

作者:圈纹  先驱大骑士最新章节  先驱大骑士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先驱大骑士最新章节116(19-10-14)      115(19-10-14)      114(19-10-14)     

115

“这到不是,只是这件事情是与你以及子悦有这关系。”
  皇浦羽翔神情专注,没见紧皱的说道。
  “哎呀,大哥,那究竟是什么事情?你就一口气说了便是。”
  皇浦沉香显然是撑不住气了,不由有些焦急的问道。
  “几日前,家族得到消息,在朝歌南商皇城之内发生了一场斗法,据说那场斗法惊动了南商上下,其中南商皇城也是被其人斗法给毁掉不少。”
  皇浦羽翔这般徐徐说道,然而皇浦沉香却依旧听不出来,这种发生在南商皇城的斗法究竟是与自己还有子悦有何干系。
  “可,可是这与我们又有何干系?东陵之大每日修炼者之间纷争斗法不计其数啊。”
  皇浦沉香不由疑‘惑’不解地问道。
  “这点倒是不错,但是据可靠消息,当初两人斗法之一的一人使用的便是拥有强大的龙之斗气的修炼者,而”
  “什么!”
  皇浦沉香一听龙之斗气几字,心头不由就是大为震惊,面‘色’此刻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而且据传来的消息称,此人的修为很是强大,而施展出来的斗术也是与当初”
  “不可能的,怎么可能,修斯他,他已经在两年前被欧阳家族的人联合击杀了。”
  皇浦沉香没等皇浦羽翔继续说下去再次打断了皇浦羽翔的话,皇浦羽翔却并没有怎的在意,看着妹妹皇浦沉香的神态心头此刻不知在寻思什么。
  “我起初得到这消息也很是不相信,但是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过于巧合了?当年修斯被欧阳家族击杀我们并不知道其中的情况,而且,事后欧阳家族对于这件事情也没有再有过丝毫的提及,对于修斯的尸体我们也没有见到过,这其中是不是还发生了其他事我们也是无从所知,我们只是极为主观的认为修斯被欧阳家族的人给击杀了。”
  皇浦羽翔似乎对于当初那南商皇城之战之人的身份很是信任就是两年前被认为已然死去的修斯。
  “可是诗诗也是这么说的,难道诗诗会骗我们不成?”
  皇浦沉香心头此刻澎湃不已,言语之下还是不敢置信,但是此刻皇浦沉香的思维却是在逐渐的想着修斯这个名字靠拢。
  “诗诗虽然不会骗我们,但是当时的情况有可能会骗过亲身经历的那些欧阳家族当中的任何一人,即便是诗诗也是毫不例外,如不然,今日出现在朝歌皇城之内大战的那人却是怎的会使出龙之斗气,还有那些斗术,这点却是如何解释?虽然对修斯并不很是了解,但是对于当初他使出斗气的厉害诡异之处我却是知道,在这东陵大陆之上虽然斗气千奇百怪,但是有关于修斯的龙之斗气却是除他之外就闻所未闻,这点不应该是巧合能够解释得了的。”
  皇浦羽翔再次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说那人就是修斯无疑了?”
  皇浦沉香这时候身子微微颤栗了起来,似是‘激’动似是震惊。
  “不敢完全肯定,但是多好有些把握。”
  皇浦羽翔说道。
  “可是,大哥,你为何要将这件事情告诉我听?”
  皇浦沉香不解地问道。
  皇浦羽翔一听,不由苦笑一声。
  “沉香,大哥只有你这么一个妹妹,对于你的幸福大哥虽然不能改变什么,但是总该做点什么,其她的只能看你自己的努力。”
  皇浦羽翔之言虽然是在顾左右而言他之意,但是皇浦沉香却是听得出来。
  只见皇浦沉香神情之间此刻满是感‘激’之‘色’,可随即便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眉间不由一凛。
  “大哥,那这件事情爹知道么?”
  见皇浦沉香这般问自己,皇浦羽翔神情一暗,但却并没有丝毫犹豫,说道。
  “这是家族在朝歌城内的人传回来的消息,首先便是得经过爹的手里,我也只不过是在偶然间听到的罢了。”
  皇浦沉香此刻神情黯然不已,心头已然是知道自己父亲的意思。
  但是仅仅片刻,皇浦沉香眉间就是一扬,一扫刚才的忧郁不安的神情,‘精’神在此刻也是瞬间饱满起来。
  “大哥,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突然,皇浦沉香便是语气一转,看着皇浦羽翔问道。
  皇浦羽翔见皇浦沉香的神情,立马就明白了皇浦沉香接下来将要说的话是什么。
  “你是想要去南商?”
  皇浦羽翔一语便是道破了皇浦沉香此刻心头的想法,但是对于这件事情皇浦羽翔却是爱莫能助,现在在这个关键时刻自己父亲在接到这个消息之后就没有将这件事情传开,目的之一便是因为自己的这个妹妹的缘故,如此一来父亲定然还会在家族周围加派眼线注意皇浦沉香的举动。
  “大哥,求求你帮帮我,我知道爹一定在家族周围加派的人手,但是我现在真的很想去证实此事,但是能够帮助我的也只有你一人了。”
  皇浦沉香满是恳求的说道。
  皇浦羽翔自然是想要帮助皇浦沉香,但是在这件事情他暂时实在是想不要什么办法。
  “沉香,不是大哥不愿意帮你,但是我是没有办法帮助你,你自己也知道父亲在家族周围加派的人手就是防止你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会由此举动。”
  皇浦羽翔很是为难地说道
  皇浦沉香一听,神情不由就是一暗,然而她却并没有就此放弃。
  “大哥,我自然知道此事,如果想要用平常的方法逃出是没有可能的,但是我自己却拥有另外一种办法,可是这件事情需要大哥你的帮助。”
  “你有办法?”
  皇浦羽翔一听神情就是微微一愣,他实在是想不出来皇浦沉香会有什么方法逃出家族而去。
  “嗯,但是必须需要大哥你的帮助,靠我一个人的力量是没有办法完成的。”
  皇浦沉香很是郑重地点了点头说道。
  “可就算如此你去了南商也是犹如大海捞针一般,你岂会那么轻易找到他。”
  皇浦羽翔说的自然是有一定道理,然而此刻已经是认定了的皇浦沉香自然不会就此轻易放弃。
  “即便是如此我也要去试试,即便是最终只不过是一场闹剧,但总比坐在家族彷徨的好。”
  最让皇浦羽翔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这也是方才为何皇浦羽翔会犹豫不决,他想要为沉香争取基本的幸福,但是却有担心沉香会一时冲动‘乱’来,毕竟另一方面是关于家族的利益,这两者摆在这个将来是皇浦家族继承人人的皇浦羽翔面前自然是难以决断。
  “这件事情我得再考虑一番。”
  皇浦羽翔此刻并不能够当即作出决定,便是如此说道。
  皇浦沉香虽然心头微微失落,但是她也是明白大哥皇浦羽翔的处境,却也没有此刻就是强求皇浦羽翔答应自己。
  “大哥,如果这件事情上你感到为难,我不会为难你的,我会想其他办法的。”
  话虽这么说,但是在皇浦沉香心头却是明白,现在自己为由通过那种办法就别无其他办法,即便是能够凭借着自己的修为逃出一段距离但也是很快就会被家族的人追上的。
  皇浦羽翔神情一愣,心头不由就是愧疚顿生,看着皇浦沉香良久,点了点头。
  “你先不要冲动,一切等我的答复才决定,所以这段时间你不要有任何举动。”
  皇浦羽翔此刻并没有问题皇浦沉香究竟有什么办法能够出去,现在也是没有那个心思去问,现在的皇浦羽翔又很是矛盾在在质疑刚才自己说出此刻是否是个正确的选择,也许是但也许不是,对与错似乎都是在一线之间,但是皇浦羽翔却已然是做出了选择。
  “沉香,子悦那里你看着办吧。”
  皇浦羽翔正‘欲’走却又是回身看着皇浦沉香说道。
  皇浦沉香神情微微一凛,没等皇浦羽翔离开便是说道。
  “这件事情暂时不要告诉子悦的好,一切等到我得到了确切消息再说,毕竟修斯当年之死最为心痛的还是子悦,况且现在子悦身边已经有了小傲,一切还是看情况再是。”
  皇浦羽翔微微一愣,看着皇浦沉香神情严肃,似是明白了什么,不由点了点头没有言语就此离去。
  待到皇浦羽翔离开良久皇浦沉香此刻才稍稍恢复了平静,脑中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重新理清了一下思路,这一切来的太过于突然,突然到令自己窒息,一时之间难以接受,那股久违的‘激’动兴奋似乎就在那一刻顿时复苏过来。
  可是,不知不觉之间皇浦沉香不知何时眼角竟是湿润起来,那些曾经多少次暗暗压抑在内心不敢示人的泪水此刻竟是悄然而出,不受丝毫的抑制,没有丁点地阻碍。
  上世‘阴’差阳错的纠葛,这世形同陌路般的悄然相遇,有兴奋,有哀伤,有愁苦,有死灰一般心境,但是那些种种却是因为这么一点几近于飘渺虚无一般的希望而愤然讲些抛之脑后,因为相对于这一刻而言,那些已然是成为了过去,成为了尘封的记忆。
  南商城内穆家。
  对于姬发离开后的修斯来说生活似乎顿时少了点什么,也许是已经对以往与修斯相互挤兑讥损的日子习惯的缘由。
  一处院落,一处房间,一切都是显得极为的平静安逸,可是这种安逸却有些让人心慌。
  穆‘露’似乎对于修斯还是有些忌惮,没有了姬发与子竹在场显然是不敢轻易来找修斯的麻烦,只是偶尔穆霜倒是会过来看看修斯罢了。
  而此刻只见那寂静的房屋之内却是隐约闪烁着继续亮光,即便是在这大白天日也是不言其光‘色’。
  修斯这时候正屏息凝神与房内,额间微微一皱,周体之上竟是被一股如同云雾一般的气息给环绕其间,显得很是奇异,而刚才的那道亮光则正是从修斯本体之上一阵接着一阵所散发出来的暗淡紫‘色’。
  这暗淡紫光时而盛亮,时而却是消失于无形之间,不明其中何由。
  可是就在此刻,只见修斯眉间竟是一道紫‘色’‘精’光乍现而出,与此同时更是令人震惊的是竟是从修斯的本体之中这刻竟是分出来五个躯体,那躯体起初只是那紫‘色’光亮虚构而成一般,通体呈现紫‘色’,但是不小半刻竟是逐渐奇异般的演化成了与修斯本体一般模样。
  但见那五个出现的躯体神情庄重的看向依旧凝神修炼的修斯,谁也是没有做出举动言语。
  “小子不错,现在已经能够修炼出来五个分身了,其中三个的实力已经达到了本体实力的九成,另外两个也已经有了你本体六成的实力了。”
  就在这刻,修斯以及那五个与修斯本体一模一样的躯体心头同时响起了天瞑的声音。
  也就在这个时候本体修斯缓缓地睁开了双眼,神情很是平淡地看了看此刻站在自己周围的五个分身,略微笑了笑。
  “本尊。”
  那五人见修斯睁开了双眼知晓修斯已经是结束修炼不由同声喊道。
  修斯却是点了点头。
  “天瞑,这莫魄诀越是到后面对于七魄的领悟与锻造能力要求更加的高,这几日我是使尽了浑身解数这才使得第五个分身在实力上上了一成,而其他四人却是没有丝毫进步,找这种情况下去,想要让这五人与我本体实力一通晋升只怕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另外还有两个分身没有修炼出来。”
  修斯说话之间明显有些感叹。
  “现在你除了玄‘阴’谷界失去了谷界之内天然气息的滋补自然修炼速度是这外界没法弥补的,但是修炼不仅仅靠的是修炼天资与时间还有需要修炼者的机缘,想你这种能够在这么一段时间能将莫魄诀修炼出来五个分身,而且各自有着本体不同程度的实力已经是极为不错了,将来你按照我的说法到死海之行之后你的修为会有一段增长的,不过我还得告诫你一句,在朝歌这段时间你切不要妄自使用武道之力,即便是你体内的万相之力也不得使用。”
  天瞑沉声嘱咐说道。
  修斯心头虽然不明细节,但却还是点了点头。
  “你还是尽快完成南宫雪的事情争取早日去死海。”
  天瞑再次说了这么一句却是没有了声息。
  修斯不由心头一叹,对于这南宫雪的事情可不是一时半会说能够完成就能够完成的,南宫雪的目的是南宫家族,而南宫家族是东陵的几大斗气修炼家族之意,其实力只怕还会在邓地的那些家族之上,如此一件棘手的事情怎会轻易完成。
  修斯路心头寻思之际,却是心神一动,但见的那五个分身神情也是一般模样,瞬刻之下竟是纷纷化作了紫光归于修斯额间眉心,随后便是消失得无形无踪了。
  :。:
  

snaptime:2019-10-15 06:46:08  .exectime:0.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