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大骑士》全文阅读

作者:圈纹  先驱大骑士最新章节  先驱大骑士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先驱大骑士最新章节477(19-05-22)      476(19-05-22)      475(19-05-22)     

467

修斯倒也是不在意。虽然不说很清楚这丫头的性子,但是多少还是了解一点,知道勉强也是没有用,要不然自己只怕是早就将这妹喜给甩开了。
  “你每日来我这里,别人可是会说闲话的,到时候,对你这么一个姑娘的声誉倒是不好。”修斯心中最在意地倒还是这点,不由笑着说道。
  “我又不在意,你在意什么?他们想说就让他们说去行了。”妹喜心中可也不傻,从修斯这段时间脸上的表情就似乎看的出来,自己的那些似明似暗的表达,修斯事早就明白,只是她不明白修斯却是不点破自己。
  修斯一听这话,脸上就是一尴尬,不作言语。
  “修斯,你真的要去参加那老么子比斗大赛?”妹喜早就是知道这件事情,心中担忧,此刻却是问道
  “嗯。”修斯应道,没有解释。
  “倘若伤到哪里了怎么办?”妹喜神色一凝,就是说着。
  “哪有那么容易,再说这东陵学院修为高深的人的确不少,但是你难道认为我是软柿子不成?”修斯笑着反问道。
  “那到不是。”妹喜愁眉看着修斯,本还想说些什么?却最终止住话头没有说下去。
  修斯却也是注意到了妹喜地这点神情,却装作不觉。
  “妹喜,那...欧阳诗诗最近怎么样?”修斯还是想起了当日自己那般吼着欧阳诗诗的事情,到现在自己没有道歉,那丫头也是这么久没有来找自己,此刻却是迟疑着问道。
  妹喜本哪里听得下修斯在自己面前问起欧阳诗诗的事情,脸色当即就是一变,然而,修斯既然这么问自己,她知道,自己是不回答不行。
  “我也好久没见到她了。”那语气倒似是有些留恋一般。
  “哦?”修斯一愣,悻悻地应了声。
  暗想着,这么久来,欧阳诗诗却是在做什么?难道也是在准备七日后的比斗大赛不成?
  “不过,你那日那么吼她,把我也下了一跳。”妹喜想起去年修斯对着欧阳诗诗大吼的场景,现在却还是心有余悸。
  “她那是自己碰上来的,你倒是这点比欧阳诗诗强上不少,她不会看形势。”修斯苦笑着说道
  妹喜一听,脸上微微尴尬,吐了吐香舌却是不作言语。
  “好了,我还得为着七日后的比斗大赛好好准备,你若是想让我好好赢得比赛而且没有意思损伤,现在就回文院好好待着才是。”修斯心头想着自己倘若不主动下逐客令,这妹喜是不会走了,当即就是硬着头皮说道
  妹喜一听,极为不满意了,然而,看着修斯那表情,却是无可奈何,自己怎么想要让修斯在比赛时候受伤?
  十分不情愿的点了点小脑袋。
  “那好吧!我才刚来就赶我走。”妹喜低声说道,像个无奈小怨妇似地。
  修斯一听,心头当即不由就是大汗不已。
  时隔两百年,东陵学院再次斗气和意念一起举行此种比斗大赛。
  多少学员迷茫不解,又是多少学员自感兴奋。虽然东陵学院没有可以将这件事情传出去,但也是没有加以保密,就如同帝阳说的那般,一切不用担心,放手去做,东陵学院正是这般做的,消息不胫而走,早已经逐渐在东夏帝国传开,甚至是东陵大陆蔓延。
  往届东陵学院的比斗大赛都是实行抽签制度,这次也毫不例外,整个演武场共分为留个比斗场所,也就是说这次凡是参加本届东陵学院比斗大赛的学员通过这种抽签制度,共同分为留个小组,而首先在小组之内进行的是互挑赛,顾名思义,互挑指的就是每个小组的成员都要通过相互之间的挑战评出胜负,前三甲这出线,而其余的淘汰。
  而在这种互挑赛之后,举行的就是常规的淘汰赛,最后每小组评出前六甲,而这六甲接着就要进行挑战赛,挑战赛和互挑赛却是不同,前六甲的学员可以不论学龄年级可以向六甲之内任意一个学员进行宣战,而被挑战的学员却是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绝。
  这最后一种挑战赛赛制却是充分的给了各参赛学员的自由度,不过本届比斗大赛,却是对挑战赛多加了一些规矩:学员之间可以选择多挑一,用也可以选择一挑一,而多挑一则是在不得重伤他人单一方的情况下进行,以免出现事故,如有违反,却是将会受到学院重罚,但是如若单一方愿意接受不计后果的挑战,那么,则是可以进行多挑一不计后果挑战。
  而本次参加比斗大赛的学员总共有六十来人,其中斗院之内却是有三十九人,而一意控学院有二十一人次,这一届的数据,相比较往届却是多上不少。
  而这六十个人全部都是被打乱编序,随即抽取进入各小组。
  榜单之上,修斯见自己是被抽到了第五组,不过让他感觉有趣的却是,自己和那赵昱还真是有缘,竟是同样被抽在了第五组,这样一来,到时候倒是终究是有机会和这小子较量上手。
  另一组,夏侯天却是被分在了第三组,而欧阳诗诗是在第二组,而慕容坠也是参加,被分在了第六组还有夏侯震和夏侯天居然是同一小组。
  然而,就在修斯查看那分组榜之时,却是看到了一个让修斯极为诧异的名字。
  当即,修斯就是怔了怔,心头却是疑惑不已。
  “她怎么也会参加?”只见那榜单上,却是见到皇浦沉香四个大字。
  然而,让修斯更加苦闷地是,皇浦沉香居然也是被分在了自己这么一组,这就是说,自己在比斗大赛一开始却是要和皇浦沉香对上。
  修斯此刻却是抬眼看向了演武场周围,并没有见到皇浦沉香的身影,心头不由就是开始寻思起来。
  而在目光触及到了第一组名单之时,却又是见帝铃二字,当即却是心头微微一笑,暗想着,原来当初那白袍老者竟是这般安排的,只是这么做究竟又有什么用意?
  除了这些人之外,却还是见到了东方绫音以及其他人的名字,然而,这些却是并不认识,不过见到这些姓氏,修斯心头却是微微一沉。
  只见,其中相当一部分名字却是龙阳曾经与自己说过的那些大家族中的人,只是此刻修斯却又很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么一些大家族的传人却是纷纷来到这东陵学院,整个东陵大陆却是有四大学院,各自分布在四大帝国,而其中又是以东夏帝国的东陵学院实力却是最为强悍,但是其他三大学院实力却也不弱,但是这些人所在家族却是分布在南商,西夏,还有极北的北奴国。
  “修斯。”
  此刻,修斯正看着这些榜单上面的大家族传人的名字心头暗自寻思着,却不想,深厚却是一个清丽嬉笑的声音传来。
  修斯一愣,回转身去,只见一靓丽女子,身着一身米黄色紧袖纱装,一头乌黑秀发,如瀑布般垂于背后,再见那张俏脸,却是带着淡淡微笑,双眉微微上扬,嘴角轻启,站在原地看着修斯却是微微发笑。
  修斯一见之下,心头不由也是微微激动,原本那没有怎般表情的脸上此刻却也是淡淡地笑着,回应着那边那俏生女子。
  “帝铃。”修斯讷讷地喊了一句,声音不大不小,那女子刚好听见。
  那女子正是去年修斯在修家旧宅遇上的帝铃,此刻却见帝铃听着修斯叫唤自己,小步跑了过去,看着修斯就是一阵发笑。
  “你还记得我啊。”帝铃笑意嫣然地看着修斯俊逸的脸庞说道,双手环扣在了背后,模样更加俏丽可爱。
  “我怎会忘记,当初那老头居然就那么带走你了,给我映像可是不浅,我可是还有很多问题没有弄明白呢。”修斯苦笑着说道。
  “不许你说我爷爷坏话。”谁知,帝铃俏脸微微一板就是冲着修斯说道,但是随即又是笑容满面。
  “呵呵,我也只是说说而已,再者,你爷爷他不还是安排我们见面了不。”修斯打着哈哈说道。
  “原来你知道了啊。”帝铃有些惊异地问道
  “我还不知道你爷爷的用意,那我这不是白长了。”修斯说着就是笑着指了指自己脑袋。
  “嘻嘻。”帝铃嘻嘻一笑:“我上次还有话要跟你说呢?”
  “说什么?”修斯自然是没有忘记,但是这般时候,修斯却是知道,懵懂一点的好。虽然自己心头早已经是知道了帝铃想要和自己说什么?只是,倘若自己一口说出,只怕是到时候就不好解释了。
  “你叫修斯是不?”帝铃这一句问话,倒是让修斯有些捉摸不透,这帝铃究竟是要和自己说什么了。
  “你不是知道了吗?还问?”修斯无奈地说道。
  “我呢?我的原名叫修铃。”帝铃是故作神秘地笑着看着修斯说道。
  “如何?”修斯听到此处,心头一笑,暗想着,这帝铃倒还是会埋伏笔,这般转着就是为了提醒自己一下。
  “你原名姓修?”修斯是为了配合着帝铃的戏,当即是故作惊讶的看着帝铃说道
  “正是,而且当日我之所以会去...”帝铃正想要再说,却不想修斯却是拉了自己一下。
  见修斯目光想着周围瞟了瞟,心头此刻也是明白过来,吐了吐小舌头,之前自己是终于可以再次见到这个小表弟,有些兴奋激动,倒是忘记了这还是在公共场合,而修家可是一些人心头的忌讳。
  “我你不说我也是明白你要表达的是什么?”修斯见帝铃那可爱的模样,却是笑着说道:“只是,我不明白你这么说究竟要阐述什么?”
  “你还不明白?你难道不记得你小时候原来是有个表姐吗?”帝铃一听修斯言语,就是面色一皱,说道。
  “表姐?拜托,我哪有什么表姐?再说了,那时候我才多大?”修斯当即就是郁闷的很。
  “呃。”帝铃一听,就是一滞,此刻心头暗想,十几年前自己的这个表弟似乎才刚出生不久,而此刻自己却是这么给他提及这件事情,倒也是有些唐突,尴尬地笑了笑。
  “是哦,我倒是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帝铃恍然大悟的说道
  修斯当即就是有些气喘,不过,现在还是等着帝铃一步步的确认才好,倘若自己说出来,还不知道这帝铃会怎么怀疑自己才是。
  “我是你表姐,当时你出声的时候,我才两岁,只是后来发生了那些事情,我原本以为表弟你已经...,直到上次我回去之时,却是碰上了你,本来想要在那和你说来着,怎会之后,我爷爷来了。”帝铃此刻解释着说道。
  两人之间的谈话,只有他们听得明白,旁人若是听及,只会是没头没尾的,不假思索根本就是理解不了。
  “你是我表姐?”修斯当即就是故作惊讶地看着帝铃说道,心头却是笑了只是,现在自己的戏份还没有演完罢了。
  “嗯,我原本以为你已经那个了,但是好在上天有怜悯我们,表弟你原来没事。”帝铃说着却又兴奋了,竟是白嫩小手就是拉住修斯的胳膊。
  修斯一见,当即尴尬不已,暗想,这女子是不是特别喜欢拉胳膊?
  “可是我怎么确认你就是?我那时候才多大一点,什么都不知道,你随便说是我表姐,我就认了?”修斯故作出一幅看白痴的表情,倒也不是为难帝铃,只是按照自己加入真不知道来推断,事情就应该是这样发展的。
  “你不相信?”帝铃神情一变,说道
  “我要是就这么相信了我不被人笑掉了大牙才是。”修斯没好气地说道
  帝铃一听,不由神色一暗,心中却也是明白修斯心头的顾虑,只是这件事情自己却又是没有办法证明。
  “我看以后还是称呼你的名字吧。”修斯见帝铃面色为难,却是说道,他之所以那么说,其中却还是带着一点私心,他可是不想自己就是这么凭空冒出来一个表姐来,倘若以后见上一面却还要叫帝铃为表姐,那该如何?
  帝铃一听,当即秀眉就是一簇,看着修斯,久久,却是没有出声。
  “那好吧。”
  帝铃的这般回答,倒是让修斯有些意外,不过,由此修斯心头却是揣测着,这帝铃的性子肃然也是大咧,但是并不像欧阳诗诗那般有时候刁蛮的厉害,此刻见帝铃神情有些低落,不由就又是说道。
  “你要是以后能找到什么证明你身份的人和事物再来和我提这件事情。”
  修斯这话很是明显在告诉帝铃,别着急,你还有机会。
  只是帝铃此刻心头纠结着,自己是没有办法证明,却是没有听出修斯这番话的良心用苦,有些迷茫地看着修斯,却是幽幽地叹息了一声。
  

snaptime:2019-05-25 18:58:04  .exectime: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