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大骑士》全文阅读

作者:圈纹  先驱大骑士最新章节  先驱大骑士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先驱大骑士最新章节34(19-07-20)      33(19-07-20)      32(19-07-20)     

26

姬考随口轻声说道。
  “唉!大哥,看不出,平时在爹面前你都是装作毫不通这些政治事宜,原你比我精通多了啊!你是不是一直瞒着爹呢?”
  姬发听着姬考这么一说,不由就是惊异地说道。
  “我那不是被爹逼烦了么,你也知道我的心思,根本就是不喜欢这些纷争之事,!”
  姬考神色一尴尬说道。
  “那你就将这些事情全部给推到了我身上了!”
  姬发牢骚着说道
  “你不是很有天赋么,爹那么喜爱你,而且你的大局观也很强,这掌管部落的事情自然是非你莫属了!”
  姬考一听,就是哈哈笑着说道。
  “那你干什么!”
  姬发当即就是反问道。
  “我,当然是游山玩水,与天下文人雅士一同赋诗作词!”
  姬考说着,眼神之中尽显着几分神往之色。
  姬发见着大哥的神情言语,不由就是白了姬考一眼,却是嘴中碎碎,再吱声,看着这刻姬发的模样,哪里还有当初分析南商帝国局势爹那般气质威严,宛若一刚出世少年一般。
  “哎哟,你张有长眼睛啊!”
  就在姬发嘴中碎碎之时,却是听得一女子哎哟痛呼之声传。
  姬发正想要抬眼看去,却是猛然之间一股女子幽香袭向鼻孔,清新迷人不已。
  姬发这刻看去,却是见一白色裙纱装束的靓丽女子站在了自己跟前。
  女子面若桃花,嘴角微抿,再见着那双迷人的大眼睛,那精致的小琼鼻,却是那般的慑人心魂,但再一见女子额间之刻,姬发却是心头一疑惑。
  只见此女子额间颦蹙,略显的几分不满,姬发心头正暗自思量,想着为何之际,却是再次听得那女子大声说道。
  “你还不放开!”
  姬发这刻才清醒过,只觉得脚底似乎是垫着某物,心头当即就是一急,连忙看去,一见之下,却是心头大汗不已,原,这姑娘那穿着白色鞋靴的脚这刻竟是被自己踩在了脚板下面。
  “抱歉,实在是抱歉,一时之间竟是有注意到!”
  姬发这刻竟是有些乱了分寸,就此说道。
  “哼,这么大白天的看不见啊!”
  见姬发将脚板挪开,那女子就此瞪眼说道,嘴中却还是哆嗦着被姬发踩着后的疼痛。
  “刚才一时走神,却是并有注意到姑娘就在前面,实在是我的过错,在这里还给姑娘陪个不是!”
  姬发虽然在周部落极为有些名气,但那些都是因为姬发对于部落管理上的的,但却是对于这中情况还真是头一回遇上,尤其是面对女子的时候。
  “小子,不要命了是吧!敢踩我们小姐的脚!”
  姬发连忙道歉着,却是在这个时候听的另外一女子大声呵斥着姬发道。
  姬发这刻才看清楚,原在前面这姑娘身旁还站着一女子,这女子模样也是娇俏,从其话语中却是知道,定然是前面这姑娘的随从便是了。
  虽然被这随从女子呵斥,姬发多少心头不爽,不过,在这件事情上,毕竟还是他不对在先,当下也就是忍气吞声,不敢大声嚷嚷回去。
  “实在是抱歉,刚才的确是无心踩着姑娘,还请姑娘见谅!”
  在姬发心头回忆了片刻,似乎这是自己第一次这么低声下气的和别人说话,而且还是一个女子,想着心头苦笑不已,但见着女子的面容,姬发心头却又是几分安慰。
  姬考在一旁看着这刻姬发的神态样,不由就是心头大笑,面上也是微微发笑,他倒是想要看看姬发究竟是如何解决这件事情,心头还一个劲地希望这姑娘能够好好危难这个弟弟。
  “抱歉,抱歉能有用吗?你知道我们家小姐是谁吗?让你踩到脚就这么算了么!”
  那一旁女子这时候倒是不依不饶了,瞪着姬发就是说道
  姬发这时候心头就是泛苦了,心想,这件事情还真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那我应该怎么做,两位姑娘才能够满意!”
  虽然这时候尽是那女随从在说话,这姬发踩着的那位姑娘并有说话,但见着那姑娘的面色神情就是知道,她很是满意自己的这个女随从的表现。
  这姑娘的这点表现立马就是使得她在姬发心头偶的映像是大打折扣。
  “这个简单!”
  这时候身着裙纱的美丽女子就是说道了。
  “简单!”
  姬发听着这两个字,不由就是狐疑地反问道,暗想,要是简单你们两个会这么不依不饶的。
  “不错!”
  那女随从附和说道。
  “”究竟怎么样一个简单法:“
  姬发小心的问道,在朝歌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姬发心头暗自提醒着自己要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只要你能够和我比斗,你赢了今日之事,就这么算了,如是你输了,那可就不得了了!”
  那姑娘这刻竟是嘿嘿笑了起说道。
  见着这姑娘这般神情宛若那万年狐狸不一般露出了狡猾的神情,姬发心头就是一寒,暗想之前的那些想法都是自己人生的一大过错。
  不过,对于比斗之事,姬发倒是显得极为的不在意,毕竟,姬发虽然知晓这东陵大陆上斗气修为高深的人数不甚数,当初从东夏传出的那个叫修斯的人就是这般,但是姬发对于自己的修为依旧是这般自信。
  “既然姑娘要选择这样的方式,那么我也不能推诿!”
  姬发当即就是说道。
  那姑娘见姬发这么说道,倒是微微诧异,但是这么久好不容易碰上这么一个倒霉蛋,她自然是心头快意。
  “好,够爽快!”
  岂料,这姑娘竟是豪气的拍着姬发的肩膀就是笑着说道,这点表现,与这姑娘的装束显得格格不如,而姬发是再一次的警醒着自己,那些都是幻觉,现在才是真实的。
  姬发是不置可否,现在心头是想着,能够将这女人击败就此离开便是,否则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事情。
  “等一下,姑娘,你刚才只是说了我赢了我可以走,但是输了又将怎么样!”
  这刻姬发是后知后觉的想起了这么一档子事情,连忙问道。
  “输了自然你要付出代价的!”
  那姑娘故意是吊着姬发的胃口。
  姬发怎么会不明白其心计,当即却是说道
  “姑娘如是不愿意说,那么我们直接寻个地方开始便是,我还有要事在身,不便在此地逗留!”
  姬发实则心头就是有想过自己会输,在斗气修炼上,两者修为产生一定的察觉,那么修为高深的一者便是能够判断出对方的修为,而现在姬发却是已经大致了解这女子修为,刚入剑宗修为。虽然在年轻一代中已经是不容易,但是这刚入剑宗修为想要与自己比斗,对于自己说,倒是轻松的很,所以,对于输这个字倒是从有出现在姬发心头。
  姬考倒也是被这女子的要求给惊叹片刻,不过,随即心头便是笑了笑,姬发的修为他可是清楚,现在的这个女子修为还不及自己,又怎么会是姬发的对手。
  见姬发竟是有顺着继续问自己,明显显得有些气急败坏,但见着女子朱唇紧咬了咬,再次瞪了姬发一眼。
  “输了你就必须成为我的跟班!”
  “跟班!”
  姬发听着这两字,不由就是讶异地说道。
  “不错,就是跟班,怎么,怕了!”
  女子见着姬发神情,不由就是心头欣喜道。
  “和她一样!”
  姬发指了指女子身旁同样是瞪眼自己的女随从道。
  “菱絮不是我的随从,是我的好姐妹!”
  见姬发这样说着,那女子连忙说道。
  姬发却是不在意,啧啧了几声。
  “我也是有一点要求,相信姑娘一定会答应的”
  姬发这刻就是说道。
  “现在你也要谈要求!”
  女子一听就是面色一板说道。
  姬发现在基本上将这女子的性子给摸清楚了,却是见着女子面色,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道:“正是,难道姑娘你怕了!”
  这女子就是受不住这样的话,一听姬发的话,女子就是大声说道。
  “怕,你去问一下朝歌城的所有人,我子竹怕过什么人不成!”
  这女子一急就是将姓名给报了出。
  姬发毫不在意,却是笑了笑,从这叫子竹的女子口中就可以知晓,这女子在朝歌定然是有着一定的名声,但是这名声绝计不到哪里去。
  “如此更好,既然姑娘你这么说了,那么我便是说明白了,一旦我侥幸赢了个一招半式,那么还请姑娘带着你的这个,这个好姐妹立马消失在我的面前,往后若是不幸遇上了,还请姑娘刻意回避一下,你看如何!”
  姬发这刻笑意非凡,就此说道。
  子竹一听,不由就是心头冒火,在这朝歌城内,还真是从有敢对自己提出这样要求的人。
  见着子竹这般神情,姬发却是不急不慢,轻声说道
  “姑娘若是怕了我也是可以理解,毕竟在这件事情上,你以姑娘家也是不敢乱下决定,而且,这朝歌城内有不认识子竹姑娘你的,一旦我侥幸赢了,到时候姑娘的面子也是地方放了,往后在这朝歌之地也是不太好混,这可是可能会砸了姑娘饭碗的事情,所以姑娘这般犹豫担心也是情之常理嘛!”
  姬发现在是将这个子竹的心境是摸得一清二楚,现在是愣冲烂好人的说道着。
  那子竹是听着姬发的这些话,娇俏的脸蛋之上是越发的难看。
  “臭小子,本姑娘有什么不敢答应的,到时候叫你输得心服口服!”
  子竹是极为看不惯现在姬发得那般得意神情,就此狠狠说道。
  “好,子竹姑娘好口气,这样我们便是相互之间答应了,在这里可是有其他两人坐着约定,你可是不能够反悔才似乎!”
  姬发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这般激着子竹道。
  “哼,看到时候是谁想要反悔!”
  “姑娘说的对,,我修为平平,到时候还得请姑娘手下留情才是!”
  姬发心头这刻却是哈哈大笑了起,但见着子竹那气急败坏的俏丽脸蛋倒也是极为可人。
  “小姐~~”
  菱絮见着子竹竟是答应,倒是拉着子竹说道,明显,在这件事情上,菱絮显得比子竹要深思的多了。
  可是现在的子竹被姬发已经是激得心头只想着如何将这小子打败,哪里还听得下菱絮的话语。
  “放心吧!看我怎么收拾这小子,哼,到时候他成了我的跟班,我要好好的修理修理他!”
  子竹看着姬发那般无所谓的模样,暗自恨恨地说道。
  菱絮可是极为明白子竹的性子,知道现在这种情况,子竹是无论如何也是听不进自己的话语的,所以只得作罢。
  “不知道姑娘想要到哪里比斗,我对于朝歌之地并不熟悉,所以还请姑娘带路!”
  姬发这时候又是说道。
  “我知道一个地方,人多,到时候你可是输了也赖不了帐的!”
  子竹心头还是担心着姬发赖账,就此想到了一处地方,就是说道。
  “如是更好,在众人的凭证下,我们两谁也是逃不了!”
  姬发又是大赞着子竹说道。
  姬考这刻却是用着手肘捅了捅姬发,示意地笑了笑。
  两兄弟可是生活这么多年,对于这种眼神自然是明白其中含义,姬发一见之下,就是苦笑了笑,两手一摊,装作我也很是无奈的表情。
  朝歌城内有一处集市,每日在这集市往的人是络绎不绝,所以,一般的朝歌城内的一些比斗之事都是在这集市之内,而且在集市之内本就是有着那么一个比斗台,比都台极为之大,大到一般的斗气修炼者能够足以运用这样一个比斗台进行比斗。
  子竹选择的正是这个集市,而比斗台自然也是这里。
  子竹看样子是轻车熟路,但见的她领着姬发就是想着那比斗台上而去。
  这刻集市依旧是人满熙攘,但见着两人上了比斗台,众人都是注意到了,在这可是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是有牵涉比斗之事,斗术不能够轻易踏上这比斗台,而一旦踏上这比斗台的自然都是相互之间比斗的人。
  见着有人上了比斗台,这时候众人可都是了兴趣,驻足停留,目光纷纷看向了比斗台上的两人。
  “哎呀,又是子竹公主啊!这下子可是有好戏看了,这小子新的吧!居然敢惹子竹公主!”
  

snaptime:2019-07-21 03:50:33  .exectime: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