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大骑士》全文阅读

作者:圈纹  先驱大骑士最新章节  先驱大骑士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先驱大骑士最新章节178(19-12-07)      177(19-12-07)      176(19-12-07)     

129

良久,修斯这才收回了心神,目光之中此刻映入眼帘的正是那依旧热疼的菜肴,随即酒菜的香气也是顿时扑鼻而来。
  然而,此刻,修斯却没有半点的食‘欲’,转眼看了看外面,依旧如常,然而却在这刻一个熟悉的红‘色’身影进入眼中。
  修斯一见那红衣之人,心头不由就是一沉,面‘色’也是微微‘露’出几分不快之‘色’。
  然而,就在这刻,进入酒楼的红衣身影与另外一个白衣倜傥男子共入酒楼而来,而那小二更是眼明脚快的迎上钱去了。
  那红衣身影这时候面‘色’冷淡,目光丝毫没有停留在那满脸笑意的小二身上,而是在此刻酒楼之内扫视起来。
  修斯一见,心头不由暗叫不妙,神情此刻更是有些无奈。
  修斯心头苦叹不已,此刻见着对面红衣身影目光一聚,陡然之间,竟是一道凶光径直朝着自己这里‘射’了过来。
  “该来的始终还是回来的。”
  修斯心头无奈说着,脑中却是在这刻回想起几日前慕容家族的那些事情。
  而此刻那红衣身影身边那个男子似是也注意到了身旁红衣之人的目光,当下便是顺着目光而来,只见修斯端坐在桌案前,目光也是紧紧盯着自己这边,当下那男子眉目一皱,然而见身旁之人身子微微动了动,男子却立马掩饰了下去。
  修斯倒也并不是害怕对面之人,只是对于这种人能避过就避过,没有丝毫必要与他们‘花’上时间纠缠下去。
  然而,这时候正当修斯心头寻思之际,怎想,那男子却是跟着那红衣之人走了过来。
  修斯心头此刻却是冷笑起来,但见着对方神情便是不善,可想接下来免不了一番事情,不过修斯心头倒也是佩服那红衣之人,几日前的教训警示还没有让她醒悟过来,不过修斯转眼看向那男子之时却是心头微微一簇,随即便是飒然一笑,此人修为虽然不差,然而...
  “你说我们算不算是冤家路窄呢?”
  那红衣之人走进了修斯身前,自顾自的便是坐了下来,看着对面神情表现得很是淡定的修斯冷声说道,言语之下没有丝毫的情感可言。
  当然,对于修斯与她之间也没有什么情感可言。
  “慕容黎,怎的?今日寻到了这么一个机会,难道想要将几日前的事情找回来不成?”
  那红衣之人正是几日前在慕容家族与之发生纠葛恩怨的慕容黎,而对于其身边的男子修斯却是从未见过,反正当日此人并没有出现。
  修斯此番话倒是有主动挑衅的味道,但是见修斯神‘色’平静如水,似是丝毫没有将眼前这两人放在眼底,大有一副岿然泰山之风。
  慕容黎听修斯这般话语,修为微微一簇,今日的慕容黎粉黛倒是抹得均匀,也没有几日前修斯见到她之时那般厚,不过这样一来这慕容黎倒是更显的几分靓丽,这让修斯一番费解,暗想,这慕容黎从这外貌上看去也算是一个美‘女’,可是为何却时常要做出这种画蛇添足之举呢?
  慕容黎如若知道修斯此时此刻心头却是在想些这样的东西,不知道又要作何感想,但是慕容黎显然因为几日前的事情而将修斯恨之入骨,就是几日来慕容璋一直与自己说些时有时无的事情也都改变不了慕容黎心头的恨意。
  慕容黎身边的无名男子见修斯入戏戏谑般挑衅的话语,当下两道剑眉一竖,似是对于修斯如此对身边的慕容黎说话很是反感一般。
  “你是何人?竟敢如此与阿黎说话。”
  男子此刻表现出了应有的风度,当即便是‘挺’身而出替慕容黎说道。
  慕容黎却并没有觉得反感,只见其神‘色’依旧冷笑地看着修斯,心头却不知道在寻思什么。
  “你又是何人?”
  修斯不回反问道。
  对于眼前的男子,他到并不在意,所以修斯此刻对此人举动很是不屑。
  男子从修斯神‘色’之间看出了些许的不屑,那种让他这样习惯的高高在上的人感觉很是不爽。
  “好大的口气,试问在朝歌城内还没有我长孙家族问不出来的人物。”
  男子当即便是表现很是不爽,沉声冷笑说道,而对于修斯此刻在他眼中极为愚蠢举动的也更是觉得可笑至极。
  “哦?长孙家族?”修斯一听男子这话不由心头大为冷笑了起来,此人应该便是长孙家族的人不假,而且地位应该还不低,不过此刻修斯却是想到了几日前南宫家族的那个小子,而相比较眼前的长孙家族的人,相较之下,那南宫家族的小子更胜一筹,不过在修斯心头觉得南宫家族的南宫翰好上一点倒并不是说修为上,毕竟在修为上南宫翰显然还是隐隐在此人之下,但是南宫翰极为难能可贵的一点便是没有仗着家族势力威胁自己,虽然修斯并不认为那南宫翰是会这么轻易服软的人,但是避其锋芒这点南宫翰更胜几分。
  “怎么?怕了?”
  男子见修斯神‘色’微微一皱,以为修斯知道长孙家族的大名,不由心头傲慢起来,当即便是冷声说道。
  “有那个,那个啥来着。”
  修斯却是挠了挠脑袋,似很是费劲地在想着什么,目光却是询问般的看向了慕容黎。
  “哦,对了,慕容,对,慕容家族,你们那个长孙家族有慕容家族的那么厉害么?”
  修斯这一招倒是厉害的很,一者隐晦的贬低了长孙家族,另一者却是想要利用慕容家族与长孙家族来相互克制一下,虽然眼前的慕容黎也是慕容家族的人,但是修斯却是不以为意,宛若此刻的慕容黎是空气一般,不复存在。
  长孙家族虽然并列为南商四大家族之一,但是相比较之下长孙家族的实力依旧还是稍弱与慕容家族。
  然而,修斯此番话显然只是起到了一种作用,那就是贬低长孙家族的作用,至于利用慕容家族来克制长孙家族自然是没有丝毫,因为男子身边可是还有一个依靠,那就是慕容黎,这可是慕容家族的二小姐,而方才男子已经察觉到了慕容黎对于修斯可是充满着仇恨之意,想必此两人关系很是不好才是,那么与慕容家族如何?男子心头这时候想当然的便是往坏处想。
  男子眉目再次一竖,目光此刻‘露’出几分狠意,瞪向了修斯。
  “哼,这么说来你可还于慕容家族有着渊源了。”
  男子此刻神‘色’极为不屑,一副看修斯好戏的神态,嘴角邪异一咧,显得很是诡异。
  修斯嗤之一笑,对于眼前男子的表现看在眼中,却是记在心头。
  “我与慕容家族倒是没有什么渊源,不过你眼前的这个慕容黎姑娘应该知道一二才是,但是对于你们那个什么长孙家族,我还真没有怎的听说过,难道这朝歌城内有四大家族不成?可是我怎么就只听说过慕容,南宫以及东方家族这三个啊,你们长孙是何时冒出来的?慕容姑娘,你可否给在下解释一番。”
  修斯玩味地笑着看向了一边一直没有发话的慕容黎却是问道。
  将这个问题扔给了慕容黎,当下将慕容黎的境况显得很是尴尬,这长孙家族乃是南商四大赫赫有名的斗气家族,谁不知晓,很明显修斯是故意这样说,但是一旦慕容黎解释了那么便是承认了这长孙家族的名声不行,而且是远远排不上好,可是不解释却也是对于长孙家族表现的很是不屑。
  “哼,难道你忘记了几日前你对于我所做的一切么?今日既然遇上你了,那么你好自为之,我慕容黎是有仇必报之人。”
  慕容黎却是索‘性’毫不理会修斯的话,面‘色’冷尘不已,几乎凝上一层寒冰一般。
  修斯见慕容黎竟是可以不回应自己的刁难,心头悻悻一笑,暗想,终究还是回到了正题上了。
  那长孙家族的男子一听慕容黎此言,不由面‘色’一疑,显然,对于慕容黎此番话还不理解,想必慕容黎并没有将几日前的事情告知此人听。
  “阿黎,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这小子欺负你了?”
  男子再次找到了一个展现男人英雄主义的时机,当即也是毫不放过,声音竟是大了几分,目‘射’‘阴’光,问道身边的慕容黎。
  “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就是...”
  修斯见那男子目中之意,不由故作玩笑般地正要说明,怎想慕容黎却是一声喝道。
  “够了,今日你我一决高下,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慕容黎那一张俏丽的脸蛋此刻竟是有些‘抽’出,出了恨恨之意还是恨恨之意,现在的慕容黎只怕是恨不得将修斯削其骨啃其‘肉’。
  “一觉高下?”
  修斯乍听之下,不觉心头甚是好笑,暗想你什么修为我早已经是看穿,难道几日前的那么一点较量还不能证明不成?就算你还有什么本事,难道在我面前还翻了天不成?
  “你倒是说个比法,不过我也依旧是实践当日我在你慕容家族所说的那些话,你若今日真要与我动手,那么就不仅仅是几日前的那么一点点轻微教训罢了,而是以你的‘性’命为代价,你弱真将我当成病猫,那么一切后果你且自付。”
  修斯这时候声音也是沉了下来,几日前自己所说过的话他自然不会只是说说罢了,只是没有想到,这慕容黎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这才几日过去就想要与自己动手,那么到时候也就别怪自己无情,无论你慕容黎是‘女’人还是男人,凡是触及到我底线的人只有一个下场。
  那长孙家族的男子现在显然已经是大致猜测到了一点慕容黎与修斯之间那些事情的原委,但见慕容黎竟是要与这修斯动手,这不是明摆着要夺取他逞英雄的好机会吗,当即就是深‘色’微疑,笑声在慕容黎身边说道了几句。
  声音很小,但是修斯即便是没有听到也是知道是在说些什么,无非是在劝慕容黎让他与自己‘交’手之类的话罢了,修斯心头不以为意,显得很是悠闲自然。
  “这是我与他之间的事情,你不要‘插’手,我一定要报当日之仇。”
  慕容黎双目冷光乍现,显然要不是极力压制心头的冲动,只怕没有等修斯喘息便是出手了。
  但是慕容黎是被心头对修斯恨意冲昏了头脑,就在见着修斯的那一刻完全的辨认不清双方实力的悬殊了。
  她并没有修斯所说的那么写后招,但是现在慕容黎的心头完全被打倒修斯然后好好羞辱一下修斯给‘蒙’蔽了。
  男子见慕容黎面‘色’不善,神情一凛,显然也是被此刻慕容黎的神态给惊住了,本本还想说些什么可却是‘欲’言又止,面‘色’悻悻不已,但是在慕容黎面前吃瘪,男子却是将这一切转为凶恶的目光瞪向了一边满带着心上深‘色’看着两人的修斯。
  可是后者却是全然不察。
  “如此你我便是找个地方,省的坏了别人的生意。”
  慕容黎这时又是说道。
  修斯见慕容黎这么一说,不由吃愣半晌,可随即便是淡淡说道。
  “没有必要,我可以保证这里的一切都不会受到丝毫的损坏。”
  修斯这话可是江慕容黎给气的不轻,这明显便是在看不起慕容黎,而且她身旁的男子也表现的很是气愤。
  “好小子,嚣张的很啊,这般你与我斗法一番却是如何?我倒要看看你小子有什么资本敢在这朝歌城内如此地嚣张跋扈。”
  “你们两个一起上也行,省的等会我将慕容黎击败了,你却又是屁颠屁颠地爬过来护驾来了。”
  修斯满是讥讽之意地说道,慕容黎与那男子的面‘色’是一阵红一阵白的。
  “如此...”
  “不用,我倒是想要知道你究竟有多厉害?几日前你只不过是侥幸罢了。”
  慕容黎见修斯如此说道,当下便是没有在意这是酒楼,话音刚落便是周身银白‘色’的斗气陡然爆发而出,斗芒耀人双目。
  而此刻在酒楼内吃喝的众人完全没有料到突然之间会发生这种事情。
  “唉唉唉,各位客官,小店做的是小本生意,你们要是想要...”
  那掌柜的眼明嘴快,当即便是神‘色’慌张地跑了过来,想要劝阻。
  “掌柜的,你若是不想被牵连,只要乖乖在一旁看着就行。”
  这掌柜的刚叫嚷着迈开一步,却只见一个中年男子起身抢先拦住了慌张的掌柜的。
  掌柜的哪里肯依,当下便是还要上前劝阻。
  “放心吧,一切损失我来赔偿。”
  

snaptime:2019-12-13 15:34:45  .exectime: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