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大骑士》全文阅读

作者:圈纹  先驱大骑士最新章节  先驱大骑士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先驱大骑士最新章节95(19-09-17)      94(19-09-17)      93(19-09-17)     

496


  “皇浦公子,你是皇浦家族的人么?”子悦这刻陡然将皇浦羽翔与这刚出现的皇浦家族之人联系在了一起,便是问道。
  皇浦羽翔愣了愣,心头稍微寻思,这时候自己是随着父亲前来,而对于这次行动,他也是知道不久,父亲会让自己参加这次以修斯为引子的行动,皇浦羽翔有些想不明白其中的缘由,按理说,自己现在离接任父亲之位还有相当长一段时间,自己还没有什么资格参加这种行动。
  “正是。”
  皇浦羽翔说着,心头倒是轻松不已,毕竟,刚才父亲皇浦元烈说着的那句话明显是在保修斯的意思,当然对于自己在子悦面前的形象定然是好上一筹。
  “你们家是要帮修斯哥哥么?”子悦这刻却是没再在意皇浦羽翔的身份,却是焦急问道,现在自己的是想要上前帮助修斯,然而修斯交代的话子悦可是记在心头,不到万不得已,她是绝对听着修斯之言。
  “这,自然。”
  皇浦羽翔听着这言,稍加迟疑,便是说道。
  对于皇浦家族,皇浦羽翔虽然刚才父亲之言是想要帮助修斯,但是其中“保”却还有另外一层意思,皇浦家族只不过是暂时的并不希望修斯出事,至于往后那就不在皇浦家族所要考虑的范畴之内了,皇浦羽翔这么说着心头却还有有些心虚。
  皇浦沉香自然是从皇浦羽翔的出现,便是注意着自己大哥,心头很是疑惑,子悦又是怎么与大哥认识的,而且听着大哥之言,似乎有些不大对劲,想想往常,大哥对于任何一女子却都不会这般言语,而且就刚才那句话,本以为皇浦家族的出现是要帮助修斯。虽然其中有何缘由自己也是不明白,但是好过于欧阳家族之行,但是就皇浦羽翔回应子悦之言的少刻犹豫便是让皇浦沉香心头有些忐忑了,大哥看来是知道一些内幕,只是为何不爽快回应子悦,定然其中对于修斯还有其他的一些举动,只是这皇浦家族对于修斯的举动又是如何?皇浦沉香想着心头却是略微觉得不妙。
  “哥,父亲打算怎么做?”
  皇浦沉香想罢,便是开口询问道。
  这种问话的方式,使得身旁既然自然是会向着好处方向寻思,那就是,皇浦家族打算如何帮助修斯,然而,知道一些内幕的皇浦羽翔却是一听就是明白了这个妹妹已经是对于自己的那些话产生了猜疑,当即心头苦笑不已。
  “父亲的具体打算我也并不清楚,我们切看看就是,不过,对于修斯是没有坏处的。”
  皇浦羽翔这么说着,自然是在意这子悦与自己这个妹妹两人的感受,对于妹妹那关于修斯的情感,他虽不深知,但总是了解一点,再者依照皇浦沉香的个性,既然是对修斯懂了感情,自然是奋力抓着不放,即便是去年的赫连齐允的出现也是丝毫没有能够改变沉香的决心,不过,让皇浦羽翔极为纳闷的是,沉香一方面却是不想就此对于修斯放弃,但为何又是不强烈反对两家族之间的联姻之事?
  赫连齐允已经回去这么久,却是没有消息,他也不知道,当初赫连齐允与皇浦沉香两人究竟是聊些什么?也许,这一切还得等到两年半之后的两人大婚之期才会有些答案。
  听着皇浦羽翔这么一说,皇浦沉香心头更是不安了,只是,皇浦羽翔这么回答,她却是不再好继续问下去,毕竟,眼下子悦等人在场。
  三大家族,已经是来了两大家族之人,剩下的那夏侯家却还是没有出现,夏侯天这时候心头也是惊讶不已,他没有想到这修斯居然会惹来邓地两大家族的这么明摆着争锋相对,而自己家族是不是也会掺和进来,那么这修斯究竟是什么身份?
  夏侯天虽然如同皇浦羽翔一般,都是各自家族的未来家族继位人,但是现在两人年纪尚轻,对于家族的一些密谋之事并不知晓,也没有这个权利知晓,只能够等到当代家主真正想要历练接班人之时,这时候才会允许其人参加家族的一些重大事情。
  欧阳邪这刻心头虽然毫不在意皇浦家族的掺和进来,但是唯一觉得不妙的就是那地下揭穿自己身份之人,夜月,这皇城禁卫军总督卫,修为不浅,但是相比较自己还是嫩的很,只是让他倍感意外的是,自己的身份究竟又是为何会被这小子给知道了,就是帝阳与宗蓝两人也是没能够意识察觉,那么夜月知道,其中不就是说明了,皇城势力也是想要掺和进来?而皇城中的那些老家伙是不是早已经知道了这一切?
  欧阳诗诗这刻虽然是注意这修斯,但是心头这时候却是在挣扎着,她不明白,为何家族以爷爷为首想要危难修斯,而且,刚才那一击,明显是想要要了修斯性命不是?
  欧阳诗诗脸色难看,却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修斯以及帝铃等人,这时候就是连看着子悦的勇气也是没有了,好在子悦这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就是欧阳家族中人。
  帝铃虽然皱眉看着欧阳诗诗,但见着后者的神情,心头却是略微有了猜想,这才将目光转移向还在紧追之下的修斯身上。
  “欧阳邪,你可还记得十七年前修家之事?”
  谁想,众人心头各自寻思之际,却是听见修斯就是怒声冲着那剑圣修为的欧阳邪就是喊道。
  这一声之下,明白者脸色大变,不明者却是蒙头蒙脑,面面相觑。
  毕竟,在场多为年轻一辈的东陵学员,而他们对于修家十几年前的事情他们却是丝毫不知道,甚至都并不知道在邓地还有这么一个修家家族的存在。
  欧阳邪这刻听着修斯那怒喊之音,便是心头一震,惊诧不已,这修斯竟是知道自己身份,而且还是知道自己与十几年前的那场事件有个千丝万缕的关系。
  但是,欧阳邪毕竟不会就因为修斯这么一喊,就此被唬住了,却是不假理会,装作毫不在意。
  “欧阳邪,十几年之后,修家后人在此找上你了,你难道还想抵赖不成?当年你想要抢夺万相之子,却是不惜将修家这么一个家族上下几百口性命给屠诛一尽,可是没想到吧!十几年后修家之人回来找你寻仇来了。”
  下方夜月见欧阳邪却是装作毫不在意修斯之言,当即便也是放声就是喊道,这喊声阵阵,不绝之下,竟是听得众人面色惊惧不已。
  十几年前,还真有个修家?而且这修家竟是就被如今是邓地但大家族之一的欧阳家族给屠灭的,而罪魁祸首就是刚才想要偷袭修斯之人。众人心头寻思,便是将就近发生的一些事情给联系在了一起,这时候众人重新将目光回到了修斯身上。
  修斯这时候听着夜月之话,也是意外不已。虽然曾经在皇城之外见过这夜月,但是从其心事来看,定然也是个心狠手辣之人,只是,自己素来与这个夜月没有交往,今日为何夜月要是帮着自己说话。
  心头稍加疑虑,便是再次将目光投注到欧阳邪身上,这时候几人都已经是停下来,几人的身份都已经是清楚明白,这般追逐下去,也是没有丝毫的必要。
  “欧阳邪,难道你当年敢犯下滔天大恶,怎么,今日又没种承认不成?”修斯当即便是沉声说道,但见着修斯眼神之中的怒火之光,就是知道,修斯恨不得这刻就是将欧阳邪碎尸万段,然而,欧阳邪的修为现如今又岂会是自己所能够企及的,不过,修斯却也是毫不在意的就此将十几年前的事情提将出来。
  欧阳邪这刻是稍加迟疑了片刻,这件事情还真是在他欧阳邪始料之外的一件事情。今日自己之所以会亲自领队这次争对以修斯为引子的行动,其中绝大部分还是由于修斯本体之内的万相之力的吸引之力,只是,从眼下的情况来看,想要就此将修斯拿下热后抽取其万相之力已经是不太可能,那么,既然如此,欧阳邪心头便是一横,今日已经是出动了两大家族,只有那夏侯家族一直是没有动向,索性让今日的境况越乱越好,对于重返个大家族心头的那个武道东陵世界则会更有希望。
  “哼,小子,十几年前可不能够怪我心狠,倘若你你父母爽快将你叫出来,那么你们修家现在不还是好好的生存在邓地这座城市当中,岂料你父母却是不知道好歹之人。”
  欧阳邪丝毫没有意识到修斯这时候的愤怒情绪,却见其极为平淡的说道,言语之间却是显得极为的平淡,丝毫没有将当年修家几百口性命放在心上一般。
  欧阳邪此话一出,众人当即便是哗然开来,欧阳邪这不就是承认了当年自己所作只之事,这种屠灭一家族之事,在东陵大路上都是人神共愤,然而,欧阳邪却是毫不忌讳这件事情的曝光,难道欧阳邪是诚心想要欧阳家就此毁于一旦不成?
  皇浦元烈这时候静立半空,身后跟随着皇浦家族众长老,但听着欧阳邪此话,皇浦元烈眉目就此深皱,欧阳邪此举虽然在其他人看来是想要将欧阳家族陷入绝境,然而,他皇浦元烈心头清楚,这件事情之后,只怕是已经没有人会在意欧阳家当年所作之事,整个东陵大陆只怕就此一日之后将会整个乱了套。只是,皇浦元烈是早已经猜到当年修家之事就是他欧阳家干出来的,然而,欧阳邪这么直截了当的承认了,却还是出乎了他意料之外,他现在心头却是寻思起来,欧阳邪这么肆无忌惮说出了欧阳家当年之事,会不会还有其他后招不成?看欧阳邪今日举动,其目的是在修斯,难道他对修斯体内的万相之力还不死心不成?
  万相之力的确是诱人不已,然则,经过了十几年的时间沉淀,修斯体内的万相之力又岂会是当年初生婴儿那般极为不稳定而容易被他人以外力抽取,这么十几年过去了,修斯表现的几位平常,这说明了一点,万相之力已经在其体内根深蒂固,甚至是开始被修斯开发使用,那么欧阳邪这种举动无疑是自寻死路,万相之力乃是一切力量的混沌,是空间中构成各种物质以及能量的五行之气的混沌状态,一旦修斯是已经开始掌握了这种混沌状态的五行之力,那么欧阳邪的下场是可以预料的。
  欧阳诗诗一听着欧阳邪竟是承认了当年之事,心头猛地就是犹如被重锤敲击一般,她是在不愿意承认,十几年前,自己家族竟是与修斯家族存在着这样一种血海仇恨,那么往后自己与修斯又当是如何是好?如何面对修斯?自己与修斯究竟又该是怎样的关系?朋友?可现在自己与修斯也是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朋友,仇人?自己却是极为不愿意两人之间往后以这种身份相见。
  皇浦沉香与帝铃两人这刻眉目深皱,微微瞥过来眼神,看向身旁的欧阳诗诗,但见着欧阳诗诗面色有些苍白无力,两人心头纷纷一叹。
  “既然如此,那么我是个十年后,回来你应该就是明白我的目的。”
  听着欧阳邪那般言语,修斯心头愤恨不已,然而,此刻的修斯却是强压住心头的怒火,咬牙切齿地说道。
  “你?”欧阳邪极为不屑说了一声:“你认为以你现在的实力能够动得了我不成?今日我既然毫不忌惮的承认当年我欧阳邪屠灭你修家之实,就说明,我欧阳邪并不怕任何人任何势力对我欧阳家的威胁。”
  欧阳邪所言极为狂妄,但听在众人耳中,却是使得众人开始心头寻思,欧阳家族在邓地甚至是整个东夏帝国也是一大家族,然而,对于整个东陵大陆来说,大家族多的是,难道欧阳家有把握面对任何一大家族的打压不成?只怕就是这邓地的另外两大家族也会是让欧阳家族吃亏不小。
  皇浦元烈以及身后各皇浦家族之人这时候心头却是沉重了,欧阳邪凭什么会这般狂妄,而且就刚才欧阳邪那番话分明已经是在公然挑性整个邓地甚至是东陵大陆之上家族的地位,这其中定然有着欧阳邪相当的自信,那么面对家族上面的竞争就是双方实力与力量的较量,这么一来是不是说明这欧阳家族已经有了行的势力产生,而且是强大到难以估计的地步不成?
  修斯也是心头一震。虽然对于家族与家族之间的竞争自己并不清楚,然而,欧阳邪这话分明就是在公然挑战东陵个大家族的地位,这么一来,欧阳家的下场就只有两个,要么快速走向灭亡,要么就是欧阳家的确存在着不为人知的恐怖实力,就此一飞冲天,傲视东陵大陆个大家族之上,但是这后者的可能性并不大?毕竟,倘若这个东陵大陆上个大家族联合起来对抗欧阳家族一家,那样一来,即便是你欧阳家族有三头六臂,定然也是在劫难逃,然而欧阳邪就是这么做了?
  
  

snaptime:2019-09-20 02:53:18  .exectime: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