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天圣祖》全文阅读

作者:思绪飞扬  镇天圣祖最新章节  镇天圣祖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镇天圣祖最新章节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铜鼎宗的镇宗之宝(19-07-28)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临海宗前的决战(19-07-28)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临海宗前的决战(19-07-28)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丹仙的好奇心


  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吊死鬼虽然有了仙器裤衩,但他还是不希望遇到丹仙,仙器裤衩只是为了保险起见所做的无奈之举。
  只是既然遇到了丹仙,吊死鬼当然不会躲着了,最起码有了仙器裤衩穿在身上,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底气的。
  一动手吊死鬼才知道,丹仙不光是大剪子厉害,出手速度同样不同凡响,自己的哭丧棒刚拿出来,丹仙的大剪子已经到了面前。
  大剪子闪耀着金光,并且张开着,直奔下体剪过去,只是丹仙的出手速度,就把吊死鬼吓了一跳。
  “好悬,这要是没有仙器裤衩,今日我的命根子肯定保不住了。”低头看着眨眼即至的大剪子,吊死鬼心中一阵惊叹。
  “考验仙器裤衩的时候到了,再用哭丧棒拨开大剪子来不及了,是福是祸就看仙器裤衩的了。”
  吊死鬼手里抓着哭丧棒,明知道拨不开大剪子了,只能任由大剪子向下体剪了下去。
  大剪子飞到吊死鬼下体后瞬间闭合,‘咔嚓’一声令人神经崩溃的响动传来,吊死鬼瞪眼瞅着大剪子剪开裤子,却没有疼痛感传到心神。
  “完了,常在大哥的命根子没了,丹仙姐啊!你怎么能这么做呢!你俩都是王珏大哥的朋友,以后见到了,如何向王珏大哥解释。”
  ‘咔嚓’声响起的瞬间,丹心不敢看了,索性直接闭上了眼,心里却在埋怨丹仙做事太莽撞了。
  “哎呦!大剪子好像剪到了金刚,我说吊死鬼,你的裤子还有大裤衩子不是布料做的么?你要是毁了我的剪子,我跟你没完。”
  ‘咔嚓’一声响,是大剪子闭合发出的声音,紧接着又响起了一道金属摩擦的声音,这是大剪子剪到了仙器裤衩发出的声音。
  除了丹仙和吊死鬼两个当事人外,没人听见这道尖锐的金属摩擦声,当‘咔嚓’声响起后,所有人都认为,吊死鬼的命根子铁定保不住了。
  有关丹仙的传闻中,大剪子从没有无功而返的时候,一旦出手,必定剪断对方的凡根。
  只是今日不同,注定让怀有这个想法的人失望了,‘咔嚓’声响起后,没人听见嗲死鬼疼的惨叫。
  “二弟!”
  丹心闭上眼的时候,白面书生常来大喊了一声,声音中带着哭腔,二弟的命根子没了,这让他以后如何面对死去的爹娘。
  “爹,娘,是常来无能,没能保护好二弟,辜负了爹娘临终前的嘱托。”白面书生不敢再看吊死鬼,把脸转向旁边仰天长叹。
  “吊死鬼,你混蛋,知道我想要剪掉你的命根子,所以你就提前做好了准备,我有点好奇,你是用什么东西阻止了我的大剪子。”
  大剪子一击而退,眨眼回到了丹仙身边,担心大剪子出现问题,丹仙一把抓住大剪子,放在眼前仔细观看。
  还好,大剪子一点事儿没有,如果大剪子出了问题,没有人怀疑,丹仙肯定和吊死鬼拼命。
  有人也许会说,大剪子受损也不怪吊死鬼,是丹仙首先进攻吊死鬼的,吊死鬼想还手都没来得及。
  可问题不能这么想,丹仙是女孩子,如果谁想这时候和一个女人讲道理,除非这人的脑袋进水了。
  “我说大姐,当年是我不对,可是,刚才你已经给我剪了一剪子,这件事就算扯平了。”
  吊死鬼弯着腰看了看裤裆,裤子让大剪子剪开了,因为有仙器裤衩在,吊死鬼并没有走光。
  “不愧是仙器裤衩,挡住了大剪子的一击,这回我就放心了,也不用再害怕那把大剪子了。”
  既然仙器裤衩都没事,吊死鬼顿时放心了,对丹仙说话的底气也更足了,对丹仙说话的同时,吊死鬼心里感叹大剪子的坚固,连举世闻名的大剪子都无功而返。
  “你说扯平就扯平了?哪有那么容易,除非,你告诉我用什么东西挡住了大剪子的攻击,否则跟你没完。”
  大剪子虽然没有受损,但对吊死鬼的攻击,却是无功而返了,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丹仙也不得不承认。
  但丹仙不死心,能够挡住大剪子的东西,必然不是普通的法宝,大剪子是仙器,吊死鬼裤裆里那个东西,肯定也是仙器级别的法宝。
  丹仙知道再斗法也是徒劳了,可丹仙好奇,想要知道吊死鬼裤裆里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没什么东西,能挡住大剪子的攻击,纯粹是运气,运气而已,你何必在这件事上纠缠呢!”
  身上穿着仙器裤衩这件事,吊死鬼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了,因此面对丹仙的好奇,吊死鬼直接回绝了,一个字都不想说出来。
  “运气?你还是真有运气,不如我再试一次,看看你还有没有那么好的运气。”
  丹仙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说话的同时,朝着大剪子挥下了手,大剪子立马化作一道金光,眨眼到了吊死鬼身前。
  不到一尺的大剪子骤然变大,变成了一把超级大号的大剪子,朝着吊死鬼的脖子剪了下去。
  “不带这么玩儿的,说好了剪下面,怎么找准了我的脖子剪了?这是要我命的节奏啊!”
  大剪子已经到了身前,如同一只凶兽般,张开了血盆大口,吊死鬼见状,急忙朝着丹仙大声喊叫。
  吊死鬼嘴上喊着的同时,双手也没闲着,抓着哭丧棒用力向上一挑,试图拨开剪来的大剪子。
  哭丧棒朝着大剪子迎击而去,没有人怀疑,大剪子一旦让哭丧棒砸中,肯定是直接飞出去的结局,就算大剪子是仙器也不行,两者的体型大小差距太大了。
  “大剪子哪去了?”
  吊死鬼的哭丧棒挑上去了,丹仙的大剪子也没影了,瞬间由超级大号的剪刀变成了一尺长,直接下沉到吊死鬼的下体,‘咔嚓’一声剪了下去。
  “我靠!声东击西,好狡诈的丹仙。”
  金光在眼前一闪,吊死鬼明白上当了,可是也晚了,‘咔嚓’之声已经传进了耳朵里,吊死鬼急忙低头向下看。
  裤子靠近腰带的地方,让大剪子剪开一个大口子,连同上衣也被剪掉了一块,而大剪子却是不知去向,就在吊死鬼有点麻爪的时候,身后又传来了‘咔嚓’之声。
  “咯咯!真好玩儿!”
  吊死鬼被丹仙刷的团团转,大剪子在他屁股上一剪子剪了下去。
  屁股靠近腰带的地方,裤子被剪开了一个大口子,吊死鬼手中拿着哭丧棒,面对突然到了身后的大剪子,有点无计可施了。
  就在这时候,对面传出了丹仙的笑声,吊死鬼这时全都明白了,丹仙是拿自己耍着玩儿呢!
  吊死鬼猜对了,丹仙不会剪掉吊死鬼的命根子,就冲着王珏也不会这么干。
  不剪掉命根子是真的,但,丹仙不会这么就算了,拿吊死鬼开涮戏耍一番却是必不可少,不然的话,丹仙心里不平衡。
  吊死鬼傻眼了,大剪子围着自己团团转,每到一个方向就把裤子剪开一个大口子,眨眼间,大剪子围着吊死鬼转了一圈。
  大剪子围着吊死鬼转了一圈的同时,吊死鬼的裤子在身上待不住了,直接掉了下来,褪到了脚脖子的位置。
  “死丫头,你是诚心让我难堪是吧!如果你想看可以直接告诉我,找个没人的地方脱了,你可以随便看,何必用这种猥琐的方式。”
  吊死鬼也够光棍,裤子只有腰带还在身上系着,再要把裤子穿上是不可能了,干脆一抬腿,把褪到脚脖子的裤子直接甩飞了。
  “不想让我穿了是吧!我还不穿了,反正有仙器裤衩在身上,你们什么都看不到。”
  裤子不在身上了,吊死鬼转着脑袋看了一圈,嘴里不在意的小声嘀咕着。
  其实吊死鬼想错了,丹仙没有那种独特的爱好,之所以要剪掉他的裤子,主要是受好奇心驱使,想知道到底因为什么原因,让大剪子无功而返。
  “哈哈哈!吊死鬼,你原来穿着的不是大裤衩子,竟然是一件贴身的花裤衩,还别说,你的这件花裤衩真好看,肯定不是凡物吧!不然也挡不住我的大剪子。”
  吊死鬼裤子掉了的一瞬间,对面的丹仙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大剪子还在她头顶漂浮着,丹仙也顾不上收进自己的储物袋了,用手指着吊死鬼笑的前仰后合。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把我裤子脱了的目的,竟然是想看我的仙器裤衩。”听见丹仙的大笑声,吊死鬼顿时恍然大悟了。
  “你才不要脸呢!为了对付我的斩断凡根,还专门做了一件裤衩法宝,丢人不丢人啊!我都觉得害臊。”
  吊死鬼原本想小声嘀咕的话,没成想,一下子让他喊出声来了,吊死鬼说丹仙不要脸,丹仙当然不吃这个亏,立马向吊死鬼反击。
  “是我不要脸行了吧!我不要脸,我还没有上赶着脱掉别人的裤子。”吊死鬼不服气地说道。
  吊死鬼当然不服气了,大剪子对自己一点办法没有,吊死鬼当然不再惧怕丹仙的大剪子了,裤子脱都脱了,最严重的后果也就这样了。
  “你……”
  听完吊死鬼的话,丹仙顿时生气了,气的他胸脯不断地起伏,你了半晌没有说出下文。
  “丹仙姐,见好就收吧!如果刚才这事,让王珏大哥知道了,我敢肯定,挨说的准是你。”看丹仙到了气头上,丹心急忙向她劝解起来。
  

snaptime:2020-09-29 21:55:08  .exectime: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