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裂天》全文阅读

作者:蓝庭  玄武裂天最新章节  玄武裂天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玄武裂天最新章节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分庭抗礼(19-03-08)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19-03-08)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19-03-08)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一夫当关之地

大长老点点头,十分认同他的分析和看法,于是问道:"不知你如何以十万之众抵挡对方的四十万大军,又能坚持多久?"
  虚渊挺了挺腰背,胸有成竹的道:"距天月城三百处,有一座山叫做犬牙山,位于前往天月城的必经之路上……
  犬牙山,果然是地如其名,此山形同张开犬牙,通道只有一条,就在山崖根下,一边则是百丈深渊,唯有从犬牙嘴下才能通过。
  崖下的通道犬牙交错,长约三十米,尤为狭窄,一次最多只能容下五人同时通过,一不留神便掉落脚下的百丈深渊,称得上是险峻无比。
  虚渊带着十万仙军,只用了两个时辰便赶到了地头,经过了一番细致的实地堪察之后,才知道什么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之地。
  "如此易守难攻之地,拖住敌军半月应该不成问题!"虚渊站在崖顶之上,信心十足的喃喃道,然后在崖上崖下各自扎下一座营寨。
  如果想要从此通过,就得攻下崖下的营寨,但也同时会遭到来自崖上的攻击,只是从上面投下的滚木,山石,都会让下面攻击的敌军伤亡惨重,当真是来多少死多少。
  然而,想要杀上崖去,又必须先攻下崖下的营寨。两座营寨一上一下相互呼应,呈犄角之势,并且还在沿途的山道上设置了大量障碍和陷阱。
  虚渊已做好了长期固守的准备,在崖上囤积了大量的物资,足够十万仙军一月食用。至于滚木,擂石这些防御之物更是不愁,这犬牙山上取之不尽。
  营寨按照他的要求坚固得如同一座要塞,一切部署安排就序,虚渊便崖上崖下的四处巡查,心中暗叹,这犬牙山的确是一处易守难攻的险要之地,而当下唯一的弱点,就是这支仙军的战力问题。
  这十万仙军几乎都是从天月城,各大家族中临时调集而来的仙士修者,如此一群组合会有战力吗?战斗一打响,会不会临阵怯战,尚未交手已被吓得两腿发软?对于这个问题,虚渊也是心中沒底,倍感忐忑。
  虚渊率十万仙军住扎犬牙山的消息,探哨第一时间便传回了逸风城。这犬牙山在地图上根本沒有标识出来,直到找来当地人一问,才知道问题严重了。
  连陆随风沒都想到虚渊会被再度重用,他的意图得明显,就是想借山阻路,凭着犬牙山的险要地势,拖住己方挺进天月城的脚步,以待从南华城回师救援的大军。
  一位仙将进言,必须立即出兵攻打犬牙山,一旦让其部署完毕,站稳脚根,再想攻取就难了,至少损失会翻倍。
  "属下愿领军前往,攻取犬牙山!"这位仙将名叫李辉,一直追随在虚无颜左右,统领十万仙军,深得虚无颜的信任。
  李辉当下主动请缨,虚无颜自是沒有多大意见,陆随风显得有些犹豫,以他的识人的眼力,并不认为凭李辉的能力,能攻取由虚渊固守的犬牙山。但看在虚无颜的面上,又不好出言拒绝,沉吟了片刻,才勉强的点点头道:"这个虚渊善谋,李统领可要多加小心了,如无把握不要强攻,设法智取,我会派两名金龙卫助你。"
  这个李辉是凭着虚无颜对他的信任,才坐到十万仙军统领这个位置,并不是靠着出众的才能和功勋上位的。陆随风怕他好大喜功,而置十万将士的生死而不顾,特意安插两位金龙卫在他身边,关健时刻可以阻止他的莽撞行为。
  李辉表面上不动声色,连连点头应是,心中却对陆随风的叮嘱至若惘闻,不以为然,反而对陆随风安插两人在身边感到极度不满,以至心生厌恶情绪。
  李辉带着本部十万仙军连夜直奔犬牙山而去,陆随风仍有些不放心,第二天一早,便亲率五万战骑前往接应。
  从高空俯看下去,犬牙山横在大道的中央,高有百米,山道崎岖陡峭,就算无人把守也行走不便。虚渊将营寨扎在崖下通道的尽头,寨墙足有七八丈之高,是由泥土和木桩混建而成,看上去异常的结实坚固,有着五万仙军住守。由于地势狭窄,一次最多只能集结一万大军攻击。
  而高高崖壁之上,同样耸立着一座营寨,要想从刀削般的崖壁上攻击上去,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
  两名金龙卫见状,也不由暗暗吸气,立即判断出这两座营寨的布局,一上一下,相互呼应。想要攻取的难度比想象中的还要大。
  李辉却是沒看出什么玄机,观察看两座营寨之后,不由嗤笑出声:"又是分兵住扎,不长脑子的货,难道云山镇的教训还嫌不够惨么?"
  一位金龙卫摇摇头道:"李统领,此时非彼时,不能一慨而论。难道你沒发现这两座营寨的布局,呈犄角之势……"
  李辉摆摆手道:"本统领看得很清楚,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据探哨所报,山上总共只有十万仙军,如今居然分散于两座营寨之中,正好给我军各个击破的机会。只要能拿下崖下的营寨,再一鼓作气的攻上山去,便能轻而易的占领这座犬牙山。"
  事情那里会像他说的那么简单?那金龙卫正色道:"在沒弄清对方虚实之前,万不可冒然发起进攻。"
  "不错,应该先派一小队军士详攻一番,以摸清对方的防御情况,再作决定也不迟。"另一位金龙卫也出声劝阻道。
  这不可,那不行,究竟谁才是大军统领?李辉不耐的皱皱眉,冷声道:"多谢两位提醒,本统领自有分寸。"说完,抬头看了看天色,已是天光见亮,大军赶了一夜路,已经是又饥又累,便传令全军在山脚就地休整,起灶埋锅做饭。
  他能被虚无颜重用,自有其道理,绝非无能之辈,话虽说得轻松,心中却是很清楚,敌守我攻,本身就处于极为不利的势态,而且犬牙山的地势又尤为险要,即使最后攻取,也会付出惨烈的代价。
  所以才让大军就地修整,饱餐一顿之后,无数军士横七竖八的躺满了一地,呼呼大睡。若换着一般主将,会认为有机可乘,很将经受住诱惑,或许真会领军出营偷袭。
  不过,虚渊在崖顶之上观察了一阵,嗤之以鼻,如此幼稚低劣的引蛇出洞之计,简直难入他的法眼,不屑的撇了撇嘴,然后严令全军严守营寨,私自出营者,立斩不赦。
  事实上,营寨中的将士见到山下铺天盖地的仙军,一个个的脸色都泛白,握着兵刃的都在禁不住的簌簌颤抖,那里还有人敢善出营寨。说白了,他们也只不过是一群披上甲盔,被赶鸭上架的的普通仙士修者而已,何曾见过如此大的阵仗,不心惶惶怯战才是怪事。
  山下呼噜声有节奏般的此起彼伏,惊起飞鸟纷纷离林。而山上的营寨内却是一片寂静无声,就如同一座空营,场面显得尤为的诡异。
  见到山上的敌军始终不为所动,李辉也毫不在意,似在意料之中,乐得有时间让大军恢复体力,养足精神,好一鼓作气的攻上山去。
  约莫数个时辰之后,也不顾两名金龙卫的劝阻,李辉立即下令全军攻击崖下的营寨。一声令下,十万仙军朝着崖下的营寨呼啸而去。
  只是崖下的通道狭窄,如此多人一涌而上,显得拥挤不堪,有些人稍不留神便跌落百丈深渊。能够攻到营寨前的也只有万余人,尽管如此,战况也非常激烈。营寨中的守军虽众,却毫无作战经验,战力更是偏弱。虽然拼命抵挡,一直战到傍晚,营寨终于被攻破了一个缺口,无数守军纷纷向崖上的营寨仓惶败退而去。
  观战的李辉见状,立刻精神大振,连连挥动令旗,号令全军压上去夺取营寨。此时的李辉兴奋到了极点,脸上的得色显露无遗,对着两名金龙卫撇撇嘴道:"如何?不过一个脑残的主将,一群乌合之众而,在我大军一走一过之下,便摧枯拉朽弃寨败逃。"
  不应该呀?激战了一天,守军都抵抗顽强,怎会一下就变得如此不济了,难道其中有诈?两名金龙卫的皱头都深深皱起,陷入沉思。得意忘形的李辉却沒一点警惕的觉悟,手中令旗再挥,那是号令全军乘胜追去,杀上崖顶的营寨。
  "不好!让大军赶快撤出营寨,否则……"一名金龙卫突然意识到什么?出言阻止道。
  "哼!如此畏首畏尾,疑神疑鬼,这仗就不用打!"李辉冷哼出声,之前大举进攻时,就说不可鲁莽,如今已攻下崖下营寨,欲要攻上山去全歼敌军,又横加阻拦,真不知是何倨心?
  军令如山,大军刚攻入崖下营寨,连脚跟都沒站稳,便一盘散沙似的朝山上冲去。殊不知,败逃的敌军刚到半山腰,山崖之上突然鼓声大震,仓惶逃窜的敌军闻声,迅速的纷纷向左右两侧躲闪而去。
  

snaptime:2019-12-09 18:34:12  .exectime:0.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