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裂天》全文阅读

作者:蓝庭  玄武裂天最新章节  玄武裂天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玄武裂天最新章节第一千八百八十八章 一寸短一寸险(19-03-08)      第一千八百八十七章 射日九箭(19-03-08)      第一千八百八十六章 飘渺惊云指(19-03-08)     

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气势迫人

噗噗噗!随着一连串金属切割声音响彻,就在金色光环被缠剑罡切碎的同时,一道有若实质般的扇影,在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金色弧线,电闪般的朝着她羊脂般白晰的玉颈间飞速切割而去。https://
  这也太铁石心了,对方好歹也是个妩媚多姿,风情万千的美女仙子,怎连一点怜香惜玉之心都有,这还是个男人么?无数鄙视的目光齐齐愤怒的射向某人,如果视线能杀人,已被当场分尸了。如此无情的摧花折枝手段,为无数男修所不耻。
  慕容倾城柔见状也是花容色变,但,并非因为对方无视她这个大美女的存在,战斗中的双方已有年龄性别的区分,心中有的只是对手,身为修者,这点觉悟还是有的。她惊的是对方把握战机,掌控战斗节奏的能力,绝不是一个寻常修者所能拥有,而展现的战力已完全超出了一个仙主初期的能力。
  然而,这扇影的攻击虽然犀利无比,却感觉不到毫的杀气,就算真被击中,最多也只是在玉颈留下一道血痕而已。
  这种微妙的感觉,慕容倾城在第一时间便敏锐的捕捉到了。尽管如此,她又岂会让自己的玉颈受到那怕毫的损害,那是一种让女人无法忍受的羞辱。
  慕容倾城的眼眸中闪过一怒意,手中玉箫飞扬而起,一道缠剑网瞬间出现在面前,护住了整个身体。扇影带一道眩目金光,狠狠的划过缠剑网,荡起一串金属切割声。
  缠剑网在扇影的切割下,纷至断裂开来,残余的金光还是无声无息扫过她的身体。慕容倾城只觉玉颈一凉,心中顿是一片骇然,看着向玉颈的手,并未见红,但玉颈处仍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心中知道虽未破皮,确肯定在玉颈上留下了一道划痕。
  虽然清楚对方这已经是手下留情了,否则,就不只是留下划痕这么简单了。然而,她并不这个领情,心中怒意更是变成了浓烈的杀机,正欲施展绝学将对方毙于箫下,却突然发现那些溃散的扇影,竟然在虚空中诡异的重新凝成形,再次朝着她的身体切割而来。
  慕容倾城一声冷笑,玉箫划出一串音波,宛若一条匹练长河般的朝着奔袭而来的扇影席卷而去。
  轰!金色扇影再一次溃散,但令人吃惊的是,这些破碎的金光,居然化成了无数寸于长的金针,像是雨点一般,纷纷朝着慕容倾城倾泄而去。
  见到这一幕,有人禁不住的惊呼出声。都被陆随风的这种魔幻般的手段,惊得眼球都险些掉落了出来。
  寻常弟子看不懂这种玄奥的手段,那些高坐台上的大佬们却是看得尤为清楚。陆随风在扇影破碎的瞬间,便凭着强大的精神力,以及精妙绝伦的控制手法,让那些溃散的仙元力重新凝聚起来,化作一根根金针,出其不意向慕容倾城发起攻击。
  这种远距离的精神操控能力,在场的许多人都能做到,但要像陆随风这般在不动声间轻易完成,却是有着一定的难度。
  慕容倾城却是从未遭遇过这种诡异莫测的攻击手段,真实的吓了一跳,花容倾刻失色,骇然之下,身体顿时作出反应,体内的仙元力疯狂运转,手中玉箫一阵纵横旋舞,划出一道道音波,层层叠叠地笼罩着全身,抵御着如雨倾泄的锋利金针。
  陆随风对突破后的力量运用越来越纯熟,另一只背负在身后的手探出,虚空中轻轻一抓,数十根金针瞬间凝聚成一柄金光灿灿的短枪,看上去锋锐无比。只是朝着音波屏障轻轻一捅,便被轻易的撕裂开来。
  "小子可恶!"慕容倾城低骂一声,蔓妙的身躯像灵蛇般的一扭,已横移出数十米,脸上的妖娆柔情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冷漠,铁血,身上的气势变得凌厉霸道起来。
  残月枪!慕容倾城手中的玉箫也在同时变成了一杆长枪,通体泛着银光,看上去沉浸彻骨。一枪在手,四周瞬间枪芒纵横,仿佛置身夜色的水中,荡漾着冰寒月影,银光四泄,无处不在。
  银枪旋动翻飞,仙力奔,身前仿佛出现了一道激流漩涡,四周的空气都像是一下被牵扯进去。随着银色的枪速越舞越快,二十来米之外的陆随风,莫名地被一股强大的旋流骤然生生牵扯过去,有些身难由己朝着银色的枪尖上撞去。
  天地之大,各种精奥玄妙的仙武战技层出不穷,慕容倾城的"残月枪"道,更是诡异得令人有些骤不及防。
  陆随风惊觉时,整个人巳飞速的撞向了对方枪尖,但见眼前出现一道一闪而逝的银色枪痕,似若寒月之光瞬间透体而出。慕容倾城诱人的红唇掀起一抹残忍,手中残月枪随即一阵旋动,似欲将对方的身躯搅碎。
  能修到仙主的层面,又岂会是心慈手软之辈,被一个名声不显的旁系弟子逼成这样,彻底激起了她的怒意杀机,枪出无情,从不知怜悯为何物,唯有对方彻底的倒下,才能挽回自己的颜面。
  殊不知,枪锋急旋之下,却有感到任何的阻碍力,似若搅动的是一团虚无的空气,明明看到对方的身形被残月枪搅得分崩离析的碎裂开来,却无鲜血飞溅的埸面。
  "不好,这是一具残像分身!"慕容倾城心中暗自一声惊呼,抽枪便欲向后飘退,眼角余光瞥见一点金星从侧面飞射向自己的太阳穴,想要闪避巳是不及,伧促间不加思索地倒竖枪尾斜扫而出。
  就在陆随风撞向对方枪尖的瞬息间,巳展开飘渺幻影身法飘移开去,只留下一尊虚影分身,本体巳掠到慕容倾城的侧面,手中折扇点向对方的面门,像似料定对方必会回枪格挡,折扇中途骤然下沉,扇面开合,顿时化点为削……
  慕容倾城惊觉时,还未及做出反应,便觉握枪的腕脉传来一阵剧痛,差点有些把持不住,情急中倒提着枪急速飞退,沿途洒下一溜血渍。退,再退!顾不得血流飞溅,身后一片扇影始终不即不离,如影随形的紧追不舍。
  事实上,陆随风并没有痛下杀手,只是意在迫使对方认输,没想慕容倾城的心智如此坚韧,而且一个仙主后期的强者,又岂会轻言认输,就算拼个两败具伤也再所不惜,更何况还有着不少底牌后手。
  唰唰!手中折扇光华斗然绽射,空气中顿时传出一阵衣衫割裂的声响,慕容倾城顿觉胸前有凉风透体而过,一片寒凉,瞥眼一看,胸前的衣衫巳然撕裂开来,大片如雪的肌肤暴露在阳光下,两团隆起的柔软跃跃欲出,隐见两粒盈红剔透的小樱桃,触目惊心。
  慕容倾城疾退的身形嘎然而止,扔下手中的残月枪,双手环抱胸前,捂住一片胸前雪白,脸上花容失色,眼中充满了惊怒羞恼。太可怕了!再如此下去,岂不是要被当埸剥成一只裸羊羔。有死而巳,绝不能继续受辱下去!
  "还要继续吗?"陆随风折扇轻摇,带着些许戏谑的出声道,他的出手很有分寸,知道对方只是受了点轻创,仍有一战之力。
  "无耻!"慕容倾城贝齿咬着红唇,目中都是羞愤之色,飞速的从蓄物戒中取出一件衣衫穿上,这才莲步轻移,宛如风中拂柳般的朝着陆随风走来,滑润的香舌轻了一下充满性感的红唇,顾盼之间,眼波如水荡漾,足以令意志薄弱者心旗摇曳,神志迷乱。
  慕容倾城这才环顾四周,见到另两处战团已经结束,而自己的那三位队友都已是身受重创的淌在血泊,状极凄惨。可谓败局已定,就算自已仍有一战之力,也再难逆转乾坤。慕容倾城吐气如兰的轻叹了一口气,正欲开口认输。
  就在这时,一声冷喝响彻;"敢如此羞辱我小妹,必须为你愚蠢付出代价!"随着话音落下,一道人影从远处的山峰踏虚闪掠而来。
  "哥,你怎么来了!"慕容倾城狠狠的瞪了陆随风一眼,羞愤的道:"色狼,你就等着被碎尸万段吧!"
  来者正是一袭白衣的慕容惊鸿,人未到,两股庞大的气势已在空中交击,连空气都一下变得粘稠起来,仿佛像是突然置身于水底之下一般,感到一阵窒息。
  "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陆随风面对着这股欲将人碾压成肉泥的气势,深吸了口气,仍是一脸淡然的道:"这只是一个意外而已,你应该知道!"
  "有些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是吗?"慕容惊鸿温文儒雅之状荡然无存,一脸冰冷,以一种倨高临下的俯视之态望向陆随风,就像是在看一只可以任随捏死的蝼蚁一般,语音森冷的道;"如果你不想下半生在床上度过的话,就跪下向我小妹道歉,乞求她的原谅!"
  玄武裂天
  玄武裂天
  

snaptime:2020-02-18 14:55:23  .exectime: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