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裂天》全文阅读

作者:蓝庭  玄武裂天最新章节  玄武裂天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玄武裂天最新章节第一千八百八十八章 一寸短一寸险(19-03-08)      第一千八百八十七章 射日九箭(19-03-08)      第一千八百八十六章 飘渺惊云指(19-03-08)     

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你要战那便战

人生本就是个大赌埸,更何况,能够活下来的部众,命都是侥幸捡来的,大不了再拿命赌一次。于是,金雕统领不再犹豫,果断地将自己设定的突围计划,与一众妖将详细地解说了一遍,这才下达了突围指令。
  "每百人一队,从对面的这道山壁缝隙处攀爬而上,直登峰顶。整个行动过程绝不能发出任何声响,上去之后立即将隐伏在峰上的敌人,无声无息的全部清除干净。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一众妖将轻声的回应道。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过得尤其的缓慢,那是一种度时如年的感觉。终于熬到月色星光黯淡的一瞬,对面的峭壁缝隙不过三十米,也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像。
  "行动!"金雕统领一声轻喝,率先领着一队,朝着对面的山壁间凌空飞掠而去,犹似暗夜中的无数只飞禽,不断地朝着峰顶腾跃飞掠而去。
  紧接着,一串串的的影在山壁缝隙间缓缓蠕动,悄无声息的向上不断的攀沿,至于那些无法参予行动的伤残妖军,眼下状况已根本无法顾全,也唯有任其听天由命了。
  这本就是一埸精心谋划的杀局,可谓环环相连,絲絲如扣,即便是侥幸的从死地中闯了出来,却并不意味着脱离了绝境,或许正在朝着另一个死亡陷阱靠近。
  数万死里逃生的妖族将士,一个个终于有惊无险的沿着徒峭的崖壁,艰难地攀上了峰顶,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一埸无声无息的,更血腥残酷袭杀战。
  夜,月隐星消,有些迷蒙的夜空,开始纷纷洒洒地飘着细密的雨絲,驱散了空气中的燥,充满了清爽的气息。
  漆黑如墨的峰顶之上,在细雨中显得迷离朦胧,凭添了几分冷寂,诡异的氛围。这绝对是个杀人的好天气,沉黑的雨夜可以掩饰一切的行踪和气息,不会留下猎杀后的任何痕迹。
  雨夜的暗丛林中,不知道有多少双狼一般冰冷的眼睛,很有耐地注视着这片沉黑的峰顶。
  吱吱!叽叽!……雨夜中怎会有鸟鸣之声,分明是一种特殊的联络传令方式。
  果然,鸟鸣声过后,峰顶之上不断显出幢幢人影,四面八方,黑压压,人头钻动,至少有数万之众。
  这数万人的统一行动,竟然散而不乱,声息全无,一道道的人影像幽灵般飘浮敏捷,有序不乱地腾挪跳跃,纷纷悄无声息地窜入四周丛林间,可谓是点尘不惊,没弄出絲毫声响。
  整个行动显得十分小心谨慎,直到进一步确定并无可疑异样的迹象,这才十分迅速默契形成百人一队的组合,朝着各个不同的方位小心異異地摸索着前进。
  数万人冒着纷洒的冰凉细雨,在沉黑如墨的林木树丛间,百人一队的组合猫着腰潜行,彼此前后照应,形成一种相互呼应之势,像是在寻找猎杀的目标。
  指挥实施这次猎杀行动的人,正是那位绝处逢生的金雕统领,誓要将埋伏在这峰顶之上的家伙彻底的斩尽杀绝,虽然经过了周密策划,但却忘了逢林莫进的至理明言,如果他知道自己正在领着自己的部众,一步步地走向死亡丛林,不知是否还会这般一往无前的进?
  沉黑如墨的山林间,彼此之间近在咫尺,也只能依稀辨识出一个模糊的影像,傍之人就算无声无息地突然失去踪影,也是茫然不知。
  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无声无息地倒下,至死都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甚至连最后一音节都未发出便离开了这片世界。
  诸葛神弩在黑暗中闪着幽芒,一发十矢,精准无误,夺命无声。无声而残酷的袭杀在继续,峰顶的土壤几乎都被鲜红的血浸染,散发着浓烈的血腥味,山风一吹,四下飘散开来。
  幽深沉黑的林木间,目难视物,摸索地进行中,甚至出现的十来人集体坠入一个深坑的况,深坑下面皆密佈着锋利如刃的木尖,一旦坠下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
  一时间,惨嚎惊呼之声在林木间此起彼伏,这些不断传出的凄厉惨叫声,在雨夜中显得外的凄切渗人,闻之毛骨惊悚。
  越往前行,越觉心惶惶,险象环生,人人自危。仍还活着的尽皆是背贴着背,相互颤惊惊地彼此照应着,以警防敌袭。殊不知,头顶之上不知何时又突然降下一根巨木,飞出一排木箭。可谓是防不胜防,中招的人非死即伤。
  活着的妖族,不知踏出下一步,自己是否还能站着喘气。边的同伴忽然仍下手中的兵刃,双手捂着脖子,虽看不见脸上的神,却能嗅到一股浓烈的血醒味,傻子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定是被人无声无息地抹了脖子。
  紧接着,便发现自己也突然的飞了起来,骇然能看见自己的体还在下面,头却不知了去向?惊愕之下便随之跌落下来,从此再无知觉意识。
  更有人暮觉自己额头冰凉凉的,伸手摸去却是乎乎,粘糊糊的,眉心处骤然传来一阵椎心的刺痛,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便一头栽了下去。
  暗夜,凄风寒雨,林木间,正在演绎着一埸血腥的屠戮,本是来猎杀人的,猎物却瞬间逆转成了猎手。随着时间的移动,峰顶林木间的惨呼凄嚎声逐渐的变得稀疏起来,但死亡的气息和血腥味却越来越浓烈。
  "撤!全体冲下山去!"金雕统领这才意识到,自己竟是又掉进了对方预设的死亡陷阱,骇然惊觉时,巳不知有多少妖族将士死于非命,永远留在了这片山林间,变成了的肥料。
  当最后一声凄厉的惨呼在幽黑的林木响过之后,天地间骤然变得一片死寂。数万妖族悍不畏死的攀上这山崖,连对手的影儿都见一个,便巳死伤无数,剩余之众但闻撤退之令,此时那里还敢稍留一分半秒,人人有若惊弓之鸟般纷纷夺路冲出山林,漫无目标的直朝山下狂奔而去。
  漫漫长夜已尽,天边隐现出一抹鱼肚色,预示着充满噩梦的黑夜已经过去,至于新的一天是否充满了阳光和希望,那就不得而知了?
  纷洒的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住了,金雕统领不知自己奔行了多久,翻过了几座崇山峻岭?一金甲已被林木间的水雾浸透,后一直跟着的数千之人众,也只剩下了数十名妖将。
  此刻都是体力几近透支,如不是一股强烈的求生苦苦的支撑着,只怕再朝前挪动一步都感艰难,直觉与一只丧家之犬无异。只不过,现在是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继续活着,尽快的逃出生天才是王道,才能血洗今之耻。
  空山新雨后的山林,万道霞光从树丛的缝隙间倾洒而下,笼罩着湿漉漉的躯,暖洋洋的无比舒泰,这种美妙的感觉,也同时让绷紧的心神顿时松驰了下来,一股难以抑制的疲惫感瞬间遍袭全,估摸着应该摆脱了对方的追杀,所有妖将都是双腿同时一软,靠着一株树杆脱力般的缓缓滑坐下去。
  一众妖将奔命般的在高山丛林间逃窜了一夜,到了此时,都已是心憔悴疲惫无比,眼皮沉重得像是灌了铅,此刻就算是一把刀架在脖子上,眼也睁不开来。
  晨风掠过树梢的沙沙声,林间鸟儿的"啾啾"清啼,都像是美妙的催眠曲。尽管如此,这位金雕统领仍不敢在这人迹罕至山林中,就这样知觉全无的睡过去,或许一觉醒来已成某只凶兽的腹中餐,好不容易才绝处逢生的逃了出来,绝不能让这种事发生,他还要雪耻复仇,他还要屠城。
  ……
  又是落斜照,残霞如血。飞云关外,广茂的原野上,一片叠叠重重的营帐耸立,延绵数十里,远远看去,吹烟袅袅,成千上万的军旗迎风招展。
  可以确定,这一望无际的驻扎军营,应该就是妖族的主力大军,近三十万之众。如此庞大浩dàng)的阵容兵临城下,足以令无数的城池不战而俯首称臣。
  殊不知,这小小的飞云关,凭着险地坚城,却是不卖这个帐,摆出了一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阵势,百米高的城楼上插着一面大旗,上面写着六个殷红如血的醒目大字;你要战,那便战!
  摆明了是在向城下的数十万妖军叫板,挑衅。然而,奇怪的是对方居然屯兵数,却硬是连一次攻击都没有展开。除了极少的妖族高层妖将外,没人知道在等什么?
  自然是在等进山围剿那支人族仙军的消息了,没人愿意看到前面大军攻城,后方却要防着被敌袭扰攻击,形成腹背受敌的局面。
  中军大营内,一众妖将在激烈的讨论着攻城的方略,谁都不愿首先派出自己的部族去打头阵,摆明了,基本上是有去无回的炮灰。在没达成一个同识之前,仍然会维持这种围而不攻的格局。
  

snaptime:2020-02-18 15:42:55  .exectime:0.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