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贵族》全文阅读

作者:长戟大兜2  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超凡贵族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超凡贵族最新章节第865章 降临(21-04-08)      第864章 神圣锁链(21-04-08)      第863章 突袭的开始(21-04-08)     

第865章 降临


  万灵之境基于灵界之王的法则而构建,与法则细密、严谨的现实世界相去甚远,更像一个意识空间,有许多常人无法理解的景象。比如,万灵之境的四个方向有四座铁铸大桥,但每一座大桥都通往同一个地方,也就是食灵岛。假如有人能免疫铁铸大桥剥离意志侧的特性,他可以从桥的一端走进食灵岛,又在食灵岛看见四座铁桥,分别连接着万灵之境的四个方向。
  这难免会给人一种空间错乱的感觉。
  可如果,把食灵岛看成万灵之境的中心,四座铁桥支撑着一个环形的外围区域,这就能帮助人们理解万灵之境的空间特性。
  事实上,食灵岛的确是构建万灵之境的核心基石。铁铸大桥下方的无底深渊是火元素海在万灵之境中的具现,如果没有食灵岛和四座象征魂火循环法则的铁铸大桥充当根基,万灵之境的外环必定会坠入无底深渊,被火元素海所吸收。
  正因为万灵之境的空间结构顺从世界本源的基本法则,它才能够存续两万多年。
  贝尔蒂娜摧毁四座铁铸大桥,空间广袤的外环区域便失去支撑,会迅速坍塌碎裂,坠入无底深渊,回归火元素海。
  数百根透着神圣气息的白金锁链却把本应坍塌破碎的万灵之境给固定住了。尽管万灵之境不可避免地产生许多可怕的裂缝,还有碎块不断地向下坠落,但那些锁链深深地扎进由灵质构建的泥土,万灵之境的外环仍然保持一定程度的完整。
  蚁人女皇没有料到自己会遇到这种突发状况。经过观察后发现,这些铸有神术符文的白金锁链源自一个点,是贝尔蒂娜。
  小姑娘不再是可爱又漂亮的花妖精形象,无穷的圣光仿佛层层水波在她身边荡漾,蚁人女皇都看不清她现在的容貌,只见一道曲线曼妙的身影朦胧若现,以及那双连白金圣光也无法掩蔽的灿烂眼眸。
  贝尔蒂娜同时看向了位于食灵岛中央,大如雄山的蚁人女皇。她眼神漠然带着冰冷无情的傲慢,旋即收回目光,仿佛半神阶的蚁人女皇不值她多看两眼,一根白金色锁链拖拽着一大块灵境碎片,以极快的速度缩小成点,飞进到她的眉心。
  天选者少女正在收取本该崩塌滑陷的万灵之境!
  她的身上再也看不见曾经那个善良、纯真的小可爱。但这种变化对于天选者实属正常。炼金帝国有数的天选者巫师号称能与至高元素使,也就是神灵骑士比肩。他们不同于一般的巫师或高阶骑士,最明显的区别在于力量的成长方式上。
  天选者的成长可以用“蜕变”这个词来形容,他们往往会在某个时期突然长大,其性格、脾气、情感、认知,包括外形特征都和以前截然不同,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法师协会曾经认为天选者具有双魂,一个身体里面住着两个灵魂。他们进入蜕变期,沉睡的灵魂自动苏醒,吞噬并取代最开始的灵魂。炼金帝国的中后期,法师协会又正式宣布天选者双魂是个错误的理论。
  巫师是天生的法则亲和者,由于法则共鸣的关系,他们能听到深渊恶魔和庇护所神族的耳语,并从中获取法则知识,应用并雕琢自身的能力。法则亲和,知识神授的巫师自称神选之人。所谓天选之人,听到的耳语同时指向多个超凡存在。庞大又繁琐的法则信息足以摧毁普通巫师的灵魂意志侧,所以天选者巫师有一层灵魂外壳,既维持灵魂的常态,又自动筛除无用的耳语信息。
  天选者巫师的法则知识和自身的魔力接近完美的平衡状态,他们的灵魂外壳就会破裂。
  炼金帝国的法师协会将这种过程形象地比喻为“壳蜕变”,专研灵魂的大法师还根据天选者的壳蜕变开创了“灵壳”法术模型,旨在保护施法者的灵魂意志侧,免受信息涌入的危害。
  天真烂漫,没心没肺的贝尔蒂娜其实就是天选者的壳人格,她完成了灵魂蜕变,自带幸运光环和精神魅惑天赋都将消失。准确地说是蜕变,因为她有力量保护自己,有能力实现自己的愿望,不再需要这些被动天赋,而是要主动掌握。
  贝尔蒂娜的认知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性情大变也是必然的。蚁人女皇了解天选者的特性,不担心贝尔蒂娜会继续依赖兰德尔,认为她会凭理性做出自己的判断,而非任由兰德尔殿下摆布。蚁人女皇有信心,蜕变成天选者的贝尔蒂娜会同自己的合作,前提是不可以尝试欺瞒或控制她。
  何况,天选之人总是受到多个超凡存在的注视,蚁人女皇可不想自己暴露在庇护所神族或者恶魔大领主的视线下,所以教给贝尔蒂娜的“灵壳”模型没动手脚,仅仅是多了个心灵沟通的能力。
  关键在于蜕变的贝尔蒂娜竟然使用白金色的神圣锁链收取万灵之境,她怎么会有这种能力?
  难道说,光辉之主还有自我意识?一直在关注贝尔蒂娜?
  安洁莉娜大法师对光辉之主的了解仅限于炼金帝国半公开的资料。这些问题,一时半会也想不明白。
  贝尔蒂娜却没有停手,她使用白金色的神圣锁链连续拖拽了好几块灵质碎片,把它们凝缩成小点,收入自己的灵魂。
  只有肥沃的土壤才能孕育出形形色色的花朵,而食灵岛具现的土壤是经过筛除和剥离意志的纯粹魂火灵质,就像没有半点杂质的细沙,根本种不出任何花朵。从灵界之王复苏的角度出发,食灵岛积累的灵质没有任何价值;从施法者角度出发,食灵岛外环区域的灵质土壤带有复杂的法则力量和意志碎片。收取外环灵质虽然存在污染灵魂的风险,但可以提升施法者的魔力储备,增强精神属性和施法能力。
  可以说,即将陷落崩塌的外环灵质是万灵之境最有价值的部分。蚁人女皇早已失去了施法能力,对此避之不及。如果换作恶魔君主和庇护所神族一会为此而疯狂,全力吸收这些具有法则力量的魂火灵质。
  天选者贝尔蒂娜就在干相同的事情。数百根巨大的白金色锁链拉扯灵质土壤,加剧万灵之境的崩塌,绝大多数灵质都掉入深渊,回归火元素海。她真正收取的灵质还不到外环整体的两成。
  然而,即便这么少的灵质也不是天选者的灵魂可以消受的。
  究竟是谁在替贝尔蒂娜承受法则灵质的负担?又或者说,贝尔蒂娜是在替谁吸收宝贵的法则灵质?
  蚁人女皇想到了一个最可能的答案本应没有自我意识的光辉之主!
  天选者收取法则灵质已经接尾声,万灵之境的外环破碎不堪,到处都是裂缝深渊,零星的土壤碎块飘浮在虚空中,不复原先半沙漠半森林的景象,如同一个行将毁灭的末日世界。蚁人女皇多次通过“灵壳”法术模型,向贝尔蒂娜发送心灵信息,但的尝试无一例外的都失败了。似乎有某种优先级更高的权能法则阻断与贝尔蒂娜的心灵联结,蚁人女皇现在的心情糟糕透顶。
  随着贝尔蒂娜将最后几根白金锁链收回灵魂深处,又发生了让蚁人女皇无法理解的变化。
  以成年女性为形态的天选者灵体正迅速变小,她的灿烂明亮的眼睛流露出了慌乱、愕然和不甘的神色,当白金锁链和圣光消散时,天选者恢复成那个懵懂迷糊的小可爱。
  小小少女看清周围的破败景色就大吃一惊,突然又发现自己没了翅膀,正悬于虚空,便慌手慌脚地乱蹬乱划,张开嘴巴想要尖叫却没有声音。她最后留给蚁人女皇一个求助的眼神,灵体身形迅速褪色,归于虚无。
  她脱离了万灵之境,而且没能蚁人女皇建立心灵联结,意味着“灵壳”法术模型和“安吉丽娜之悲恸”并未产生效果,更意味着天选者贝尔蒂娜没有充当食灵岛的坐标。
  蚁人女皇寄生光辉之主神国的计划出现严重偏差,但她还没有完全失败。
  高等蚁人安,那个微不足道的棋子成了绝地翻盘的希望。
  贝尔蒂娜的灵体回归身体的同一时刻,蚁群都听到了来自主宰的声音:
  “苍白之主陨落,亚述秘境即将会失效,它现在就会产生许多裂缝……我的奴仆们,去,透过安的信息进入亚述秘境,找到贝尔蒂娜和神器‘安洁莉娜之悲恸’,把它们都带给我。”
  亚速尔塔神庙遗迹深处的某个厅室,一枚占据半个房间的巨大蚁卵轰然破裂,从里面爬出来一只3米多高,5米多长的高等蚁族。它仿佛披挂黑色甲壳的巨犀兽,全身萦绕着一股肉眼可见的雄浑力量,刚一出生,强大的灵能波动就像是掀起了一场飓风,把房间内的低等护卫蚁吹得东倒西歪。
  “……伟大的虫群主宰,我,战争蚁王,陶尔米亚斯,遵从您的意志!”
  ***************************
  亚述主城,金字塔神庙广场。
  青色的泉水从地下汩汩涌出,汇聚成波涛荡漾的河流,淹没了广场,向城市的低洼处流动奔涌。以泉水喷涌的速度来看,要不了多久,整座城市都将被河水席卷。
  这似乎是一场城市水患,亚述居民却都兴高采烈,黑压压的人群聚在神庙广场周围,纷纷仰头看向神庙平台。
  “这是贝尔蒂娜女王从万灵万圣那里带来的恩赐!”哈瑞娜达克头戴羽毛冠,高举双手,扬声说道:“等女王苏醒,亚述子民方可享用不老泉!”
  不同阶层的亚述人听到主祭的话语,顿时爆发出山呼海啸的赞美声,上城区的贵族自发地派出私兵,维持现场秩序,用皮鞭告诫其他人不得偷喝不老泉,又把已经饮下不老泉,陷入休眠的人统统抬走。
  但真正让亚述居民保持克制的是旧王子嗣和蛇眼卫队带回来的怪兽群,最显眼的是一只2米多高,4米多长的巨大怪兽,它像熊又像野猪,能听懂人言,还会和巫医对话交谈,其余的几百只怪兽都是它的手下。
  崇拜万灵的亚述人迷信地认为这就是传说中的祖灵兽王。
  它确实凶残又强大,轻而易举撕碎了好几头亡灵傀儡,还一掌打在地上,竟然把不老泉给砸出来了。原本只敢在暗处观望的亚述居民全都跑到神庙广场,但他们同这些怪兽,以及蛇眼卫队仍然保持泾渭明的距离。
  旧王的几个成年子嗣现在面面相觑,神庙广场突然喷涌不老泉,把莫克莫大王生前积累的民心、声望全都冲走了。现在无人可以撼动新女王的权威,别说城内十几万亚述居民,就连蛇眼卫队召集的2000多个难民奴兵也人心涣散,无法继续作战。
  被兽群保卫在中间的戴恩牧师和纳尔森等人尽皆无语,一个个都脸色铁青。伊莫森连续几次异化兽突袭都因为人面蘑菇而遭受挫败。耽误了两天的时间,戴恩牧师才下定决心,冒着被偷袭的风险,亲自出面对付巫医王后的亡灵傀儡。
  事实证明,光辉神术是祖灵类法术的克星,包括神庙的四大守护灵也是鬼魂的一种。戴恩使用驱邪术、圣火术配合圣光术破去巫医王后的布置的人面菇类法术领域,净化掉两百多只亡灵傀儡,眼看就可以突袭神庙的主室。可谁能想到,不老泉会这时候大规模喷涌,一直在观望贵族家庭和下城区奴隶全都被不老泉吸引过来了。
  数以万计的亚述人集聚在神庙周围,兰德尔探险队这时候还敢冲击神庙,只会被狂热的亚述居民撕成碎片。
  亚述人回援主城的精锐部队现在距离城市不足20公里,里面有大量的动物灵巫医和兽灵勇士……兰德尔探险队的营救计划功亏一篑。
  哈瑞娜达克居高临下,深深地看了眼正和稀人巫医站在一起图门,然后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进神庙主室。
  食人花藤蔓盘绕的大厅内,有近百名亚述巫医。他们都是一副惶惑不安的表情,看见哈瑞娜达克进来,其中一位头戴鲜艳羽毛冠的祖灵巫医急切问道:“主祭,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哈瑞娜达克的内心绝非她表现的这般平静,她的自然类法术领域击退了蛇眼卫队和怪兽的三次突袭,控制的亡灵傀儡达到160多只,但就在今天,稀人巫医联合蛇眼卫队倾巢出动,兵临神庙广场。另外一位稀人大巫医唤出乳白色的光芒,凡是被白光照耀的吸魂菇当时就枯萎了。
  形势危急,哈瑞娜达克不得已,把关在神庙底层的几十只傀儡巨怪放出来,阻止蛇眼卫队和稀人靠近神庙。可惜,这些强大的傀儡巨怪在稀人巫医的类法术面前还是脆弱不堪,几点火星就能把它们烧成灰烬。
  最糟糕的是,保卫神庙的四大守护灵全都弥散成黑烟形态,缩进贝尔蒂娜的体内。哈瑞娜达克和其余的祖灵巫医同时感应到万灵之境的破灭,她们无一例外地失去绝大多数类法术能力。
  幸好,不老泉大规模喷涌让冷眼旁观的上城区贵族纷纷采取行动。面对神迹,他们毫不犹豫地选择支持新女王。
  哈瑞娜达克环顾四周的亚述巫医,微笑说道:“图门大巫医会代替我们同女王的父亲、野人首领、还有旧王子嗣谈判。而且巴克洛克大头领的军队就快回来了,我们只要等贝尔蒂娜女王睁开眼睛就行……他们现在不会冲击神庙,我们在这里很安全。”
  那位巫医首领气急败坏地说道:“主祭,难道你没感应到吗?万灵之境没了……苍白圣主也没了。女王,她到底干了什么?”
  “你放肆!你胆敢质疑女王?”哈瑞娜达克的眼神冷酷无情,数根粗壮带刺的食人花藤蔓飞快地缠绕过来,将顽固的祖灵巫医当场绞杀。
  藤蔓的缝隙间渗出殷红的鲜血,竟有一种邪异的美感。其余的巫医猛然惊醒,祖灵类法术没了,但自然灵类法术还在啊。他们一个个两眼放光,目光热切地看向卧在石台上的小女王。
  “万灵之境发生了我们不知道的变化,未必是消失......这一切都要等女王醒来才会有答案。”哈瑞娜达克顿了顿蛇杖,这些巫医看贝尔蒂娜的眼神让她很不高兴,但针对目前的情况,巫医阶层必须团结。
  她还想继续说点什么,十几个强壮的亚述武士却在这时候冲进大厅,为首的正是她的情人,巴克洛克大头领。
  “哈瑞娜,我回来了!你还好吗?”
  巫医王后的脸上终于绽放出轻松的笑容,颔首道:“万灵庇佑,我很好……好极了。巴克洛克,我的军队呢?”
  兽灵勇士见美丽的女巫医安然无恙,大松了口气,伸手抱住她的肩膀,说道:“军队马上就到城外,我担心你这边的情况,带人先回来了。”
  哈瑞娜达克现在没心思和情人亲昵,推开巴克洛克,对祖灵巫医们吩咐道:“你们都去下一层等待,女王苏醒自然会召见你们。”
  几十个祖灵巫医敢怒不敢言,低着头,神情沮丧地离开主室大厅。
  等祖灵巫医都走了,主室大厅显得空旷了许多,哈瑞娜达克移步石台跟前,探出纤细圆润的手指轻抚贝尔蒂娜柔嫩的脸庞,就像抚摸最珍贵的宝物。
  一阵风吹进大厅,初时微小轻柔,风势绵绵不绝,渐渐猛烈,透出冰冷的寒意,呜咽呼啸宛如凛冬的号角,命令生命蛰伏,植物枯萎,数百只花妖精尖叫着分别飞向贝尔蒂娜和哈瑞娜达克,融入她们的身体。藤蔓虬结的食人花收缩扭曲,干枯变黄,又被凛冽如刀的狂风吹成碎片。猛烈的气压让哈瑞娜达克和几个兽灵勇士睁不开眼睛,被暴烈的力量带着向后退,一直退到大厅边缘,紧贴石壁。最可怕的是那股令万物凋敝的刺骨寒意,巫医主祭和兽灵勇士却意识到绝不能向寒风屈服,否则连自己的灵魂都会被冻结。
  哈瑞娜达克坚守心灵,寒冷的威力反而变弱,不再威胁生命。贯穿神庙大厅的凛冬暴风戛然而止,它来得蹊跷,停得突然,女巫医睁开眼睛,看见石台边上,自己原先的位置多出一个陌生人。
  他穿着银白色的贴身鳞甲,上面篆有黑色花纹,体型修长匀称,身材比例无可挑剔,乌黑的头发比夜空还要深邃,形貌俊美如同天神,暗金色的双眼流光闪耀,显得神异非凡。
  “元素符文水晶果然在这里。”
  陌生人伸出白皙无瑕,精致如完美艺术品的手,旁若无人地从贝尔蒂娜额头上摘下“安洁莉娜之悲恸”,顺势捏了捏小姑娘有点婴儿肥的脸蛋。
  哈瑞娜达克凝缩的眼眸盯着俊美无俦的陌生人,语气充满艰涩地说道:
  “击杀黑血主宰的外人半神!”
  

snaptime:2021-04-19 22:31:37  .exectime:0.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