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焚天》全文阅读

作者:疯橘子  武逆焚天最新章节  武逆焚天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武逆焚天最新章节第三千八百二十章 袋中之物(20-11-24)      第三千八百一十九章 宗门未来(20-11-24)      第三千八百一十八章 遨游规则(20-11-24)     

第三千七百四十八章 吾等之恩

整个广场上的所有人,都被左风的这一突然举动给震惊到了,不管是姬娆、项鸿、叶朝等一群人,或者是月宗的众人,就连琥珀和帝狰,也同样被惊到了。
  姬娆是没有想到左风如此果断,项鸿、查库尔、叶朝和庞林等人,更是无一不在阵法中吃过亏,所以他们对于左风会交出阵法,来帮他们抵抗月宗,更加的吃惊不已。
  但是这些人也不是傻瓜,从左风那干脆果断的做法,以及姬娆之前三番两次跟左风提出的要求,很明显两人是达成了某种默契。这些人在惊讶之余,更是无法理解。
  月宗的意外,主要来自于他们没有想到,这里会竟会有一座这么庞大的阵法。只有帝狰在来到这里前,就察觉到了阵法的存在,只是他并未刻意提起此事,因为他并不觉得这阵法有多么强大。
  身处月宗队伍之中的殷洪,他一开始还没有注意到,身处血茧当中的左风。直到这个时候左风激发阵法,他才突然间看到了那一头暗红色长发的青年左风。
  在那一刹那间,殷洪双眸间闪出了幽幽的寒芒,仿佛来自九幽炼狱的恶鬼,要将其所憎恨的目标,不顾一切的拖入地狱中一般。
  殷洪对于左风的恨意,超过在场其他所有人,甚至还要超过将自己击杀的项鸿和查库尔等人。
  如果不是因为左风,自己带着手下此时已经传送离开这片迷宫。结果就是这叫左风的青年,不光在重要关头背叛了自己,最后更是利用自己脱身,项鸿和查库尔等人,就是因为怀疑自己与左风联手,这才痛下杀手的。
  虽然眼前是姬娆等二百多名武者,可是现在在殷洪的眼中,却仿佛就只剩下了左风一个。
  “小子,原来你也在这里。好,太好了!今天当真是个好日子,将我的仇人都集中在了这里。老话怎么说来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的‘后福’这不就来了么。”
  脸上挂着阴冷冰寒的笑容,缓缓的转头望向了殷无流,兴奋的道:“三爷爷,这里的人绝不能够放走一个,尤其是那里面的红发家伙,我一定要用月宗的‘噬魂削骨’之法,将其折磨够九九八十一天,才能让其死去。”
  其他的月宗武者听到,都不禁暗暗一惊,他们并不认识那将要遭受酷刑的青年是谁,可是却从心底里对其产生一种同情。因为这“噬魂削骨”法,可是被称为,月宗“三刀”中的第一刀,折磨人的手段,即便在古荒之地也都是凶名赫赫。
  然而这“噬魂削骨”之法,需要几种珍贵材料配合,还真不是一般的普通人能够“享用”到的。
  让其他月宗武者惊讶的是,殷无流竟然没有半点犹豫,立刻就回答道:“嗯,就用这方法吧。”
  正在众人觉得,这殷无流未免太宠着殷洪时,老者却又补充了一句,道:“我正好也有一点事情,要问问这小子,那就用‘噬魂削骨’吧,这样他也能够将肚子里的秘密,吐得干净一点。”
  在明白了殷无流的目的后,月宗众人反而更加吃惊了,他们想不到那样一个青年,竟然拥有让殷无流感兴趣的东西。
  他们这些人自然察觉不到,那血色护罩的特别之处,在场可能只有殷无流和姬娆,看出了那护罩的特别。所不同的是姬娆是在直接接触后,而殷无流却是凭借其强大的感知力,在念力受到限制的前提下,就对那护罩先有了一个直观的印象。
  隐藏在远处的傀襄和成天豪,却是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来了精神。他们实际上对这阵法非常忌惮,同时也十分头疼。眼看着左风将阵法控制权交出去,两人虽然没有立刻做什么,但是心思明显活泛了起来。
  只是眼下的局面危机处处,他们既然不想被搅入到大战当中,便沉默的留在传送阵法附近没有离开。
  虽然同样感到吃惊,可是姬娆仍然还是众人当中,最快反应过来的那个。她毫不犹豫的向着自己队伍当中指点着,随即三名奉天皇朝北州武者,就迅速的掠出,直接冲入到了那三道光束之中。
  这三名武者修为算不上太高,可是看到他们进入光束中,那一连串的法决,以及对阵眼熟练的摆弄起来,显然是这方面的高手。
  看见那三名手下,向自己点头示意后,姬娆这才放心的看向左风,虽然没有一个字的交流,可是行动已经说明了一切。
  在姬娆的身边,一名亲信手下,忍不住靠近了一些,传音道:“副统帅,此人对项家出手,更是害的我们陷入眼前危局,我们这是暂时先利用他么?”
  之所以姬娆身边这些亲信,只有此人开口,是因为这人是项家出身,后来加入北州州军,才一点点成为姬娆的心腹亲信。
  “因为血肉浮屠。”姬娆平静的说出,之前左风疑惑时同样的答案。
  那名手下人满心不解,如果换了别人,姬娆不会多解释。可眼前这个人,即便是项家的出身,可他更是自己的亲信。姬娆相信如果非要让其在两者间作出选择时,此人最终会站在自己身边。
  “你应该知道我们北州全境,没有彻底沦陷的原因,除了那几位夺天山的大能出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幽冥族的血肉浮屠被毁。”
  姬娆身边的其他人,虽然没有发问,可是心中同样十分好奇,这个时候都竖起耳朵在认真倾听着。
  那名提出疑问的手下,立即点头道:“不错,此事我们北州州军人尽皆知,因为那血肉浮屠被毁,幽冥一族不仅没有继续入侵,甚至还后撤了近千里,至今再没有对奉天皇朝再发动攻势。”
  姬娆点了点头,目光缓缓的飘向远处的左风,轻声道:“那血肉浮屠,就是在他的手中被毁掉的,你应该明白我愿意同他合作的原因了吧。”
  周围所有北州武者,全部都震惊无比,如果说出这番话的人不是姬娆,估计许多人立刻就会说,姬娆是在胡说八道。
  “大人,您,您……您不会是搞错了吧?”那名手下终究是有着项家人的身份,此时硬着头皮将自己的怀疑说了出来。
  而姬娆却并未因此而表现出不满,而是十分平静的回答道:“这消息是我从那人处获悉的。”
  在姬娆提到“那人”的时候,眼神中明显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柔和与矛盾,接着道:“就是那位帮我们重创了幽冥族‘八屠’的其中几名强者的‘大人’,他的话你们觉得是否真实可信。”
  这一下在场所有人,已经再没有了怀疑,因为姬娆口中的那人,可是来自古荒之地,高山仰止般的夺天山。
  唯有那最开始开口之人,眼神仍然闪烁不定。他身边之人已经注意到,悄悄的伸手轻轻拉了拉他衣角,示意他到此为止,可是此人仍旧还是开口道:“大人,可是……”
  在他开口的时候,立即注意到了姬娆正望着自己,那眼神与以前截然不同,让他的心头骤然一紧,到了口边的话竟然有些难以说出来。
  在放弃与坚持之间,此人又犹豫了很久,这才终于咬着牙,坚持开口道:“我相信那位大人的话定然不会假,的确是有一位叫左风的青年,破坏了那血肉浮屠。
  可是您……,您如何能够确定,眼前这个左风就是那一个,世上同名同姓之人太多太多,何况是这么普通的一个名字。”
  此时其他北州武者,都已经叹息着摇头,而说话者本人其实也能想到,姬娆定然是有他的方法来确认,只是他心中还有一丝不甘。
  “好,我回答你。”当姬娆沉声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那名向他提问的亲信,差一点就冲口说出“不用”,然而他最后还是咬着牙,沉默的凝望着姬娆。
  “我原本只是有些怀疑,不过最终能够确认,还是刚刚检查那血色护罩的时候,我在其中感受到了幽冥一族的血肉气息,而且是高度凝炼后的精血之气。”
  听到这里的时候,其他亲信已经黯然摇头,那名提问的手下张大着嘴巴说不出一个字。姬娆却是继续道:“我能够感觉到,那精血来自于高阶幽冥兽,至少是‘八屠’那种层次或者更高,也就是九血脉的精血。”
  话到此处之时,姬娆有些惋惜的看着,向自己提问的那名手下,轻声道:“你知道我的行事风格,所以从今日起不要留在我的身边,你现在就返回项家队伍吧。从今以后你也恢复自己的本名,项阳。”
  “大人!”那名提问的手下,在听到“项阳”两个字的时候,心中的后悔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浑身剧烈的颤抖。
  “去吧,你知道我和亲信之间,是不能有裂痕的。你我之间的裂痕无法修复,当你第三次向我提问的时候开始。”
  顿了顿,姬娆道:“你也应该明白,我等奉天之人欠了这少年多大的人情,尤其是我们北州。希望你返回项家后,将这一切如实相告,项鸿应该明白该怎么做的。”
  “大人,月宗准备动手了!”队伍前方有人高声喝道。
  姬娆再没有多看那叫“项阳”的手下人一眼,转身离开时只是摆了摆手,示意其尽快离开。
  

snaptime:2020-11-25 13:16:05  .exectime: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