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焚天》全文阅读

作者:疯橘子  武逆焚天最新章节  武逆焚天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武逆焚天最新章节第三千八百二十章 袋中之物(20-11-24)      第三千八百一十九章 宗门未来(20-11-24)      第三千八百一十八章 遨游规则(20-11-24)     

第三千七百五十章 炎炼血茧

月宗对于眼前的变化,也感到大为吃惊,所以并没有再继续追击。
  只不过月宗众人的反应,不会让人觉得他们过于谨慎,反而是透出了一股强大的自信味道。对于放过眼前这次追击的机会,根本就没有当一回事。
  只见月宗武者缓缓后退一段距离,同时队伍中的武者,已经开始变换位置。可以看出一些在之前战斗中受伤之人,已经被替换了下来,一部分之前没有战斗的人,这个时候被替换到前方。
  这个时候姬娆强压下心头的怒火,让自己尽量保持冷静,指挥那些武者一边后撤一边重新结队。
  “如果你们想死,那么我不拦着,如果想要活下去,就听从我的命令,跟着身边的北州武者行动,否则下一次我不会再出手相救,希望你们听明白我说的话。”
  确认了月宗不会立刻追击上来后,姬娆这才忍不住开口,而她在说话的时候,会透出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不管是任何一方势力的武者,这个时候都能够感觉到,这位副统帅一定会说到做到。
  目光冷冷的扫视了一圈,姬娆又命令道:“处理伤口,使用最好的药物,不要因为吝啬而有所保留,因为那样可能永远都没有机会服用了。
  还有各种恢复药物,也立刻都服下去,如果之前的战斗没有太多的消耗就含在口中,从现在开始,你们必须让自己时刻保持在最佳的状态。”
  在说完这番话的同时,姬娆下意识的望向了月宗的方向,却是见到了月宗的武者,同样在服用药物。看到这一幕后,姬娆感到心头好似被堵住了一般,同样是恢复自己这边如何与财大气粗的月宗相比。
  战力上差了一大截,就算是拼消耗,也远远无法与对方相比,这种战斗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当姬娆的内心,隐隐浮现出一丝无力之感的时候,却是下意识的朝着远处的血色护罩中望去。
  如果不知道对方的来历,姬娆不会对其有太多的关注。然而当姬娆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尤其是当初那位来自夺天山的大人,曾经提到过这个左风十分特别,往往能够创造意想不到的奇迹。
  姬娆相信左风曾经破坏过血肉浮屠,可是后面的这番话,却很难接受,只是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在这个时候,去关注左风。
  可是姬娆所见到的是,身处在那血色护罩当中的左风,此时正控制着一缕细小的火苗,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只知道对方非常的专注。
  心中暗叹了一口气,姬娆愈发觉得,自己本来的判断是准确的,根本就不能够在这个时候,将希望寄托在这样一名青年身上。
  此刻的左风的确非常专注,不过之前姬娆带领武者,与月宗战斗的一幕,他其实也都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
  坦白讲这两方的表现,都很出乎了左风的预料,相比来说姬娆的指挥,才是最让左风感到吃惊的。
  月宗的实力的确不俗,尤其是通过武者队形变化来构建阵法,这与当初殷岳传授给林家那些,简直就不可同日而语,甚至放在一起比较,简直就是天上地下。
  而几方势力组成的联军,倒是直接将自己的弱点完全暴露,这一点倒是可以说没让左风“失望”。就像姬娆的判断一样,左风的感觉也是,明明一个个算得上各方的强者,可凑在一起就是群“草包”。
  好在这些人在姬娆的带领下,又通过之前的战斗,将自己的弱点暴露出来,想必接下来还能够与月宗方面一战吧。
  当姬娆观察左风的时候,他却已经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掌控手中的火焰上了。在姬娆眼中,那一缕不起眼的小火苗,实际上却是有能力将眼前这个血茧,给焚烧掉的恐怖存在。
  通过吸纳地心炎,左风的朝阳天火,已经完全凌驾于一般的人火之上。当初在面对火祭师郑炉的时候,对方的人火裂金炎,在朝阳天火面前,根本是成人与婴孩间的差距。
  一开始左风释放朝阳天火的时候,是将其尽量包裹起来,没有使其中的热量完全释放。而这一次他没有刻意控制,所以当朝阳天火出现的时候,血茧当中的温度骤然间变得炙热无比。
  哪怕是躲在逆风身体当中的帝狰,也直接被震惊到了。不过它倒是注意到,如此恐怖的高温竟然不会对逆风造成任何影响,而再仔细观察后,它才发觉到逆风的火抗能力有多么恐怖。
  帝狰并不清楚。逆风可是吸收过阳冥兽一部分脏器,还有血液精华的。那可是幽冥一族中,在炎力方面修行的九阶巅峰存在,对于逆风的改造自然也是巨大的。
  看到逆风的身体无碍,帝狰这才稍微放心了一点,同时它又将注意力,放在那朝阳天火和血茧之上。
  其实帝狰最为害怕的,就是左风一不小心,导致了手中的那一缕恐怖的火焰失控,从而直接将血茧给焚毁,同时也害怕血茧刚刚被炼化一丁点,又因为炎力不足从而将血茧内的珍贵能量全部浪费掉。
  直到左风开始操控起火焰,向着那血茧的壁障靠近时,帝狰才震惊的发现,这青年人对于火焰的控制,竟然达到一种难以想象的纯熟地步。
  “你,你小子,这火焰……,怎么会……”
  帝狰震惊不已,即便在传音的时候,都有些语无伦次。因为在它的记忆当中,能够将火焰玩的如此纯熟,即便在当年的兽族当中,也至少是那些化形后八阶层次的存在。
  明白对方吃惊的原因,左风淡笑着开口道:“忘记跟你说了,我不仅仅是符文阵法师,同时还是一名高阶高阶炼药师,炼器方面……现在勉强算是中阶上的水平吧。”
  看着左风提起自己炼器水平,只有中阶上水平时,隐隐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帝狰就想着直接冲出来,狠狠的一巴掌拍在对方的头顶。
  ‘这还勉强?你这高阶阵法师,和高阶炼药师,就足够吓到人了好么,是中阶上的炼器师,你竟然还不好意思,你这就纯粹是让其他人无地自容啊。’
  虽然暗自嘀咕着,可是帝狰也是彻底放下心了,它对于左风的控火能力,也再没有了半点怀疑。
  不管是炼药还是炼器,玩的就是火焰,即便是一般的高阶火属性武者,单纯对于火焰的细微把控上,也绝对比不上这两种职业的小武者。
  左风控制火焰的能力,强就强在他可以通过火焰的细微变化,去把握火焰散发出来的热量。
  火焰是看得见的,可是火焰释放的温度却是看不见的,尤其是火焰释放的温度,是呈现波浪形态。而左风现在所控制的,其实恰恰就是这最为边缘区域的温度与血茧壁障的距离。
  一边控制着火焰,一边向着血茧壁障接近,左风同时将念力释放而出,观察着血茧当中的一切细微变化。
  就在某一个瞬间,左风控制的火焰,突然就停了下来。因为他已经察觉到血茧内的变化,那原本坚硬到一种恐怖程度的血茧,此时正在慢慢变得柔软起来,还有那血茧壁障内似乎有液体开始流动起来。
  之前无法察觉到,可是这个时候左风能够感觉到,这血茧的壁障当中,仿佛存在无数比发丝还细小了数倍的纤细管道。
  当自己释放的高温,达到一定距离的时候,那些细小到只有念力才能够勉强探查到的管道中,红色的液体开始缓缓的流淌起来。
  ‘这其中蕴含着特殊的血液,……这血液之力竟然会如此惊人,怪不得说吸收了这血茧,会对逆风有莫大的好处。’
  心中如此想着的同时,左风开口道:“已经有变化了。”
  帝狰心中再次吃惊不已,因为他也是在刚刚注意到,逆风的身体当中出现了变化,没有想到左风比自己还先一步察觉到。
  “没错,逆风身体内的的血液,已经彻底融入到了肉体当红,不过血管和脏器都开始变得躁动起来,应该是本能的在渴求血茧内的能量。”
  当听到帝狰如此说以后,左风心中反而微微一动,他在这个时候好似抓到了一些什么,可是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想到。可是他始终感觉,这血茧当中自己探查到的血液,似乎与逆风有着特殊的联系,其中还蕴含着更深层的奥秘。
  左风并不清楚,之前在血茧之外,姬娆以特殊的方法探查过,并且从其中感知到了幽冥一族的血液精华气息,否则的话他现在可能已经解开,心中那个疑团了。
  而现在的左风,也没有去与帝狰过多交流,他只是一边感受着血茧内的变化,一边再次控制这朝阳天火,向壁障又靠近了一些。
  而那血茧内血液流淌的速度,也开始迅速的加快起来,那种感觉仿佛就像是要沸腾了一般。
  而帝狰这个时候也越发兴奋起来,传音道:“快了,已经快了,再靠近一些就要好了,千万要小心一点。”
  左风暗暗的点了点头,而当他控制着火焰,又靠近了一段距离后,那血茧终于开始出现肉眼可见的变化。
  只见那血茧表面,有着一缕缕的猩红色雾气荡漾而出,径直向着逆风的身体飘飞而去。
  

snaptime:2020-11-25 13:40:42  .exectime: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