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焚天》全文阅读

作者:疯橘子  武逆焚天最新章节  武逆焚天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武逆焚天最新章节第四千零八十八章 神宁大丹(21-04-07)      第四千零八十七章 梦中转醒(21-04-07)      第四千零八十六章 信心满满(21-04-07)     

第四千零八十八章 神宁大丹

当一个人过于专注的时候,不仅会忘记周遭的事物,同时还会忘却时间,甚至是忘却自己本身的存在。
  有的只剩下眼前的目标,那是正在全神贯注的事物,哪怕是非常微小的一点点改变,也会被放的很大很大。好像到最后,自己同关注的视事物融合到一起。
  刚刚左风就处于类似的一种特殊状态中,甚至比这还要更加的极端。因为冰台阵法太过复杂,不仅超出了左风所见过的所有阵法,甚至已经超出过往左风对于复杂阵法极限的想象。
  可也正因为如此的复杂,左风才能够深深的明白,如今摆在眼前的机会到底有多么的宝贵。
  如此复杂的阵法,在自己面前好似庖丁解牛一般,近乎完美的一点点的拆分了出来,将内部那复杂的结构,完全展现在自己的面前。
  这还是左风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记忆力的不足,推衍的速度太慢,以及阵法刻画的速度太慢。
  别说是在左风这个年纪,就算是一些活了数百岁,在符文阵法一道浸淫了无数岁月的老家伙,都未必能够达到左风的记忆力、推衍速度和阵法刻画速度。
  不过就算左风本身刻画和记忆的速度,还无法达到大陆顶尖的水平,可是当他借助了御阵之晶的力量后,他绝对算是大陆上顶尖的存在。
  这不是说他符文阵法水平达到顶峰,而是指单纯的记忆、推衍和刻画速度这几方面。
  可即便是这样,左风依旧感到力不从心,所以他其实算是主动进入这种状态的,只不过他自己也不清楚,进入这种状态后会怎样。
  如果事先左风就知道,自己会被与外界隔绝,意识都被牢牢的“锁”在符文阵法上,他是绝不敢这样选的。毕竟如今的处境如此凶险,自己又支撑着整个队伍,本来就应该时刻保持警惕,准备应对各种突发状况。
  好在冰台阵法即便是这样的复杂,可是他本身却并不是那些主城护城大阵般庞大,随着崩塌的空间,不断对其进行拆解,阵法终究还是被拆解完毕了,分离出来的符文也被一点点的全部吸收进空间中。
  从自身的感觉上来说,左风是不情愿就这样结束的,他本能的还处在不断的回忆,还在按照最后的印象去刻画阵法。
  可是阵法终究已经被拆解完毕,一切也终究会过去,左风即使不情愿,最终仍旧无法避免的要从这种特殊的状态中,一点点的退出来。
  而这种意识慢慢回归,重新找回自我的过程,对于左风来说既陌生,又有些痛苦。好像睡眠不够的人被强行唤醒,好像一个昏迷已久的人,正逐渐的开始感受到自己本来没有知觉的身体。
  出于本能的反应,左风的双目最先恢复了视觉,更准确一点来说,是他勉强能够看到,符文阵法之外的存在。
  可是看到并不表示能够认出来,眼睛虽然看到,脑子一时间却还反应不过来。他只能够一点点的适应,这个过程其实并不长,差不多也就不到两息的时间。
  在左风逐渐恢复的过程中,他看到的越来越多,他也逐渐找回了自我,并且慢慢的明白了自己身处在何处。
  就在看清楚了一切后,左风的脸上突然间就浮现出了一抹惊容,有些不敢置信的道。
  “这些……难道都是你做的么?”
  能够看到的那些崩塌的空间内部,有许多漂浮着的蚀月暗曜,看上去好像受到某种恐怖力量的攻击,变得破碎不堪,而这其中一部分破碎的蚀月暗曜,还在逐渐的减少,他们正在被空间吞噬掉。
  更加惊人是那些在崩塌空间内部,“逃走”的蚀月暗曜“长枪”,它们一个个在飞驰中诡异的破碎开。
  如此诡异的一幕幕变化,若是换了别人,即便是看到了也无法相信,这些都与眼前的曾荣有关系。可左风却不同,他几乎第一时间就判断出,这些都是曾荣所为。
  “城主大人,看来你终于是恢复过来了,真的是太好了。这一切还是要多亏了你的帮助,如果没有你为我指点迷津,解开我心中最大的疑团,恐怕咱们两人现在已经是尸体了。”
  “我……”凝视着身边的曾荣,对方一番话说的十分坦然,视线却并未在自己身上多做停留,他很快就重新望向了崩塌的空间。
  脑中思绪纷纷快速的闪过,左风马上就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口中忍不住嘀咕道:“难道说那些并非虚幻,而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可是我当时说的话……,那也只是宁霄所说的。”
  并非毫无印象,可是也并不算印象深刻,就好像是梦中的经历,虽然醒来以后有些印象,回忆起来又并不真实,更是缺少了许多的细节。
  可是从曾荣这里证实了,之前那些并非虚幻,而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情。自己对他的提醒,也实实在在的帮到了对方。
  一方面是因为好奇,一方面是因为当时的经历太过奇特,左风觉得有深挖的价值。所以他在看着崩塌空间的变化,脑海中已经忍不住努力回忆起,在那种特殊状态下所发生的一切。
  此时左风并未理会拆解的阵法,因为能够来得及记忆的,都已经刻印到念海和御阵之晶中,那些错过的现在回忆也没有任何愿意。
  因此左风在努力回忆的,是之前曾荣精神领域的特殊变化,尤其是与崩塌空间的联系。
  让左风感到有些吃惊的是,自己去整体回忆的时候,感觉上非常的模糊,其中并不包含细节。
  可这个时候专门回忆细节的时候,突然间许多的画面和感觉,又开始变得非常清晰起来。正因为是从曾荣那里证实,所以左风现在能够从记忆中,稍微验证一番,如此确认了发生的事情,自己的确有参与过。
  因为眼下的情况,正变得对自己这一方更有利,所以左风也放心大胆的开始回忆,同时他也开始思考着,自己当时为什么要说出那样一番话,给予曾荣提示。
  之所以左风能够说出那样一番话,主要原因就在于他以前,就对宁霄的那句话印象很深。只不过当时的左风,对这句话的理解很浅。
  孤阴不生,孤阳不长,阴阳相继,万物化生。
  最初读到这番话的时候,左风首先想到的就是白天和夜晚,太阳和月亮。
  孤阴不生,孤阳不长。对于这番话的理解便是,如果是漫长的夜晚,植物不可能得到生长,而如果始终烈日当头,植物也根本就经受不了,同样还是会死亡。
  阴阳相继,万物化生。指的就是天地规则,使得黑夜和白天交替,太阳和月亮给予植物不同的滋养,让其能够真正成长起来。这个道理也不仅仅指植物,而是说天地万物的成长皆同理。
  不过若仅仅只是这样的理解,那么根本就不可能给予曾荣什么帮助,而自己当时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显然是针对当时状况,赋予的也是另外一番解释。
  正在左风思考的同时,耳边忽然传来了曾荣,有些压抑的闷“哼”声。而这声音也立刻将左风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
  此时崩塌的空间之内,就只剩下两根蚀月暗曜“长枪”,其他的都已经遭到了破坏。而就是这剩下的两根,也只是勉强逃到了崩塌空间的边缘。
  至于曾荣现在的状态,根本不需要仔细观察就能够看出来,他的状态并不好。看起来他的消耗很大,与此同时他似乎也非常的痛苦。
  其实在左风恢复意识的时候,曾荣就已经开始感到痛苦,可是他为了对付殷无流,知道这个时候必须要坚持下去,而且必须要将那些蚀月暗曜都彻底消灭。
  因此即便是感受到了痛苦,也感受到了自己已经超出了极限,可他就是不肯放弃,而是咬紧牙关继续坚持着。
  可是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曾荣也已经达到极限。曾荣哪里肯在这个时候放弃,所以他不顾痛苦和自身的状况,继续催动精神领域,对那另外两那根蚀月暗曜“长枪”发动袭击。
  在那最后两根蚀月暗曜“长枪”,终于逃到了空间边缘的位置时,到底还是没有完整的离去。
  伴随着两次剧烈的颤抖,那两根蚀月暗曜“长枪”最终都破碎了。殷无流双目猛的凸起,胸膛一阵阵的起伏后,鲜血终究还是没有压制住的吐了出来。
  也不知道是因为蚀月暗曜被损坏,让他的身体受到了创伤,还是因为他被眼前的一幕气的气血不稳。
  嘴巴开阖之间,殷无流似乎在大吼大叫些什么,只是因为有那崩塌的空间阻隔,左风和曾荣两人,也根本听不到他说了些什么。
  不过看其表情和口型,倒是大概能够猜到,那绝不会是什么好听的话。
  终于将最后的两根蚀月暗曜“长枪”给解决掉,曾荣的身体仿佛也一下子垮下来,整个人的气息都变得有些萎靡。
  左风赶忙伸手轻轻扶住他,随即就从手掌内的纳晶中取出一颗药丹,递到了曾荣的手中。
  本来接过药就想立即服用的曾荣,下意识的扫了一眼,这一眼看完后曾荣差一点没有拿住。
  他用颤抖的声音,向着左风询问道:“这,这……莫不是神宁丹?是那传说中的神宁丹!可是这神宁丹……怎么是这般的大小,不会是神宁大丹吧。”
  左风含笑点了点头,催促道;“都已经知道它是什么,还不赶快吃掉,可别白白浪费了里面的药性。”
  

snaptime:2021-04-19 23:32:02  .exectime:0.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