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全文阅读

作者:愤怒的香蕉  赘婿最新章节  赘婿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赘婿最新章节第一七三章 蜉蝣哪堪比天地万象去罢见众生(四)(21-02-27)      第一七二章 蜉蝣哪堪比天地万象去罢见众生(三)(21-02-27)      第一七一章 蜉蝣哪堪比天地万象去尽见众生(二)(21-02-27)     

第一六八章 出走(下)

两人在院子里对峙了一阵。
  过得片刻,宅子里“平等王”人字号的大掌柜金勇笙、严家严铁和等众人都被惊动,陆续赶了过来。
  见到这等乱局,金勇笙、严铁和等人首先自然是分开对峙的两人,询问事情的来龙去脉。只是人在气头上,严云芝、时维扬都不肯说话。此刻院子外头也是一道一道的人影在私下里窥探、交头接耳,当下也只好暂时性的安抚两人,试图将事情大事化小。
  事实上,金勇笙、严铁和等人都久经世事,见到两人对峙的神情、状态,从透出的些许动静里便能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事——这原也不复杂。
  但这件事情可大可小。
  若是“平等王”时宝丰真还愿意与严家结亲,年轻人的一番打闹也就算不得什么,顶多在将来的生意里为此对严家让利一些也就是了,而若是这番亲事真结不了,严家想要以此闹事,时家这边自然得准备另一番应对。
  但这些事情,却都是私下里才方便协商的。谁也不会愿意将这种丑事落在一众旁观者的眼前扯皮。。严家女儿的声誉固然受损,而时维扬在开这种大会时欺负人家闺女,闹大之后也绝不是几句“风流韵事”就能概括解决的问题。
  此时时维扬手臂上流了血,严云芝则是脸上挨了一耳光,侮辱性极重,但好在真正的伤害都算不得大。几人颇有默契的一番安抚,又劝散了院外的众人,金勇笙才首先将时维扬拖走,严铁和则更多的开解了一番严云芝。
  “时公子……这几日在外头招呼宾客、迎来送往,被人灌醉之后,做出这等事来……确实是不妥。但毕竟是酒后……有些事情,不妨等他清醒之后,再向他质问……其实人在江湖,许多时候总难免身不由己,他毕竟年轻……”
  如此这般,一番劝慰。严云芝冷着脸并不说话,过得一阵才点头。
  “我知道了。二叔,我今晚还要擦药,你便先回去睡吧。”
  “你……”严铁和还想再劝。
  严云芝道:“二叔,我是严家的女儿,还能怎么样呢。你且回吧。”
  两人说到这里,严铁和方才无奈点头,转身离开,离开前又道:“此事你放宽心,接下来必会为你讨回公道。”
  ……
  二叔离开了院子。
  严云芝在昏暗的灯笼下站了片刻,方才目光安静地转身回房。
  她坐在镜前看着被打过的侧脸,触摸着先前被掐出印记来的手腕,沉默了一阵,方才转身从随身的行李中找出适合夜行的黑衣来,又找了一些银两,几件必备衣物,打起一个小包袱。
  吹熄了房间里的油灯,她静静地坐到窗前,透过一缕缝隙,观察着外头暗哨的状况。
  已经过了子时的聚贤居安安静静的,仿佛所有人都已经睡下。
  但严云芝知道,这一带布置的暗哨不少,主要的作用还是防止外人进来行凶捣乱,他们平素不会管馆内宾客的行动,但这一刻,说不定二叔已经跟他们打过了招呼。另外,在经历了先前的事情后,自己若偷偷跑出去被他们看到,也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那时维扬与金勇笙。
  她必须等待一阵,待外头的暗哨觉得自己已经睡下,才能伺机行动。
  时维扬并非良配,在这一刻,原本就没对他生出太多好感的严云芝已经对其死心。想起之前那一群围观者的窃窃私语,她已经无法容忍自己再呆呆地住在这里。
  离开这聚贤居,到江宁城中,杀李彦锋,又或者找到那污她清白的西南少年,与他同归于尽!
  她下定了决心,在黑暗中静静地等待更深沉的夜色降临,等待机会的到来。
  但机会到来得比她想象的要早。
  过了没多久,原本安静的城市北面忽然窜起响箭与传讯的烟火,之后有隐约的火光升腾。
  一场莫名的骚乱正在城市的远处逐渐起来,那边的骚动持续片刻,这聚贤居内一位位宾客也被惊醒起来,有人奔跑过院落之间的巷道,传递着讯息,更多的人开始朝外头聚集,打听着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消息。
  严云芝悄悄地推开窗户,犹如一只黑狸般无声地窜了出去。谭公剑法擅长刺杀与隐匿,她此时从聚贤居内向着外头谨慎地潜行,到得外围,又稍稍变装,混在看热闹的人群里,直接拿着通行的令牌出了大门。
  城市的北面,骚动正在持续扩大,耳中隐约听得众人的议论是:“‘阎罗王’周商疯了,出动了几千人,见人就杀……”
  她入城数日,都在聚贤馆内呆着没有出门,料不到江宁城内的状况竟会如此疯狂。但这一刻也已经管不得那么多了,出了众安坊的大街,严云芝紧了紧衣裳,握住短剑,朝着与那片骚动相反的方向走去。当务之急是找到合适的落脚地,她有过在荒山野岭落脚的经验,但在这样的城池当中,仍旧有些忐忑和陌生。
  但这一刻,也已经没有更多的选择可言。
  李彦锋……
  龙傲天……
  等着吧……
  至于方才轻薄过他的时维扬,此刻则已经被她抛诸脑后,再也不想想起来。
  *************
  风急火烈。
  江宁东面,名叫严云芝的名不见经传的少女从“平等王”的聚贤居走出时,被她心中惦记的两人之一,自通山而来的“猴王”李彦锋此刻正站在城北一栋房屋的屋顶上,看着不远处街道口一群人挥舞着带火陶瓶,呼喊着朝周围建筑物纵火的情形,陶瓶砸在房屋上,当即熊熊燃烧起来。
  混乱的火拼正在街头蔓延。
  昨天上午,这边被誉为武功天下第一的老教主林宗吾,才在众目睽睽之下以一敌四,以碾压般的强势姿态踏破了周商的五方擂,狠狠地打下了“阎罗王”在城内的气焰。没想到的是,晚上才过子夜,数批隶属于“阎罗王”的刀客便对着“转轮王”在城内的诸多地盘发起了疯狂的袭击。
  白日里是一对四的擂台比武,到得夜里,周商悍然挑起的,直接便是上千人规模的疯狂火拼,竟全然不将城内的治安底线与基本默契放在眼里。
  屋顶上,李彦锋看着这一幕,内心微微颤动,热血沸腾。
  他也是从底层厮杀上来的一代枭雄,过去的时日里,旁人说起公平党的难缠,他面上当然虚心重视,但这次来到江宁,自然也难免有一种强龙要与地头蛇掰掰腕子的冲动。却终究没能想到,作为公平党的一支,这“阎罗王”方面竟是如此狠辣的角色,林教主恃着武艺在擂台上打脸,他当晚就要用成百上千的人命和鲜血直接照这边泼回来。
  “主事的是‘天杀’卫昫文。”从后方赶过来的“天刀”谭正踏上屋顶,与李彦锋站在了一起。
  李彦锋道:“此人在哪?去会一会他?”
  “找不到的。”谭正摇了摇头,“此人心性狠辣,出手果决,但做事并不意气,他在后方运筹,与人火拼并不会站在前头……城里其他人也动起来了,今晚要乱,总之先打退这帮不要命的东西。我先去了,李兄弟决定如何?”
  “一道去。”李彦锋笑了笑,拿起了身侧的铁棒。
  “就知道李兄弟少年英雄。走!”
  谭正哈哈一笑,两人下了屋顶,挥了挥手,周围一道道的身影得了命令,跟着他们在呼喊之中朝前方涌去。
  骚乱与厮杀正在城池之中扩大。
  卫昫文在城市北面发动的袭击犹如点燃了导火索,这一刻,城池当中其余打着“阎罗王”旗帜混饭吃的零散势力在经过了半天时间的憋屈后,也纷纷点起火焰,拿起刀枪,朝着附近其它势力的地盘乃至于家中富裕的普通百姓发动了袭击。
  一些坊市依靠着先前就修筑好的街垒防御,已经封闭了道路。城市当中,属于“公平王”麾下的执法队开始出动控制局面,但短时间内自然还无法控制局势,何文手下的“龙贤”傅平波亲自出动寻找卫昫文,但一时半会,也根本找不到这个始作俑者的踪迹。
  火焰斑斑点点的亮起在城池里。
  严云芝心中念念不忘的另一个敌人,也是一些事情始作俑者的小侠龙傲天,不久前才得到了他步入江湖的第一个外号,此刻,正呆呆傻傻地坐在屋顶上的黑暗里,望着这一片混乱的景象发呆。
  如果时间倒退几个时辰,代入今天中午的他,这一刻他心中必然会无比兴奋,他会兴致勃勃地四处奔跑,查看热闹或是行侠仗义,又或者……由于上午时候的刺激,他会盘算着干脆去杀掉某个公平党大佬,然后在墙上留名,以打响自己的名头。
  但这一刻,众多的想法都像是消失了……
  那件事情明明是假的,谁把它写到新闻纸上的……
  明明自己在通山县是打杀了坏人和狗官,还留下了无比帅气的留言,哪里是非礼什么姑娘了……
  那丑丫头有什么好非礼的……
  一生当中自认只被女人非礼过的小傲天无比委屈,他已经能够想到这个名字落入那些熟人耳中的情景了,就好像前两天那个小光头,自己还无比霸气地跟他说有麻烦就报龙傲天的名字,现在怎么办,他听到这些消息会是什么表情……最麻烦的还是西南,一旦这信息传回去,父亲和哥哥目瞪口呆的样子,他已经能够想象了,至于其他人的哈哈大笑……
  他之所以出来行侠仗义,就是希望有一天混出大大的名头,让家乡的人忘了他被于潇儿玩弄的糗事,自己明明是行侠仗义的那个,可怎么“Y魔”的名头就直接上新闻纸了呢……
  谁写的啊,杀他全家啊……
  连战场都上过、女真兵都杀过不少的小侠客一生之中还是头一次遭遇这样的困局,听得外头骚乱起来,他爬到屋顶上看着,浑浑噩噩地游荡了一阵,心中都快哭出来了。
  龙傲天这个名字不能用了……
  可若是不用这个名字……
  远处的骚乱还在扩散过来。他坐在不知是哪里的屋顶上百感交集,时而酸楚时而咬牙切齿。心中想到那新闻纸,明天首先便要去找到那新闻纸的所在,过去把写文章的那人揪出来,一口一口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吃了他!
  心中怒火熊熊燃烧。
  到得某个时候,房屋下方的街道间,六七个持着火把打着旗帜的“阎罗王”成员高声呼喝着朝这边过来,见到一处临街的孤宅,开始呼啸着过去敲门、砸打里头加固过的窗户和墙壁。
  “呜——”
  “出来、出来……”
  “这里是‘阎罗王’的地盘了……”
  “出来交数啊……”
  “哈哈哈哈,谁能躲得了……”
  几人找来一根木头,开始用力地撞门,里头的人在门边将那木门抵住,已经传来女人的呼叫与哭声,这边的人更是兴奋,哈哈大笑。
  “出来!出来……”
  “不然点火烧房子喽……”
  “出来让爷们爽爽……”
  众人狂欢着,拿着火把的人已经开始去尝试点燃窗户,这一番欢乐当中,少年的身影从黑暗里走来了,由于某些问题的困扰,他此刻的情绪不高,目光变成灰色:“喂。”他叫了一声。
  几人兀自狂欢,于是少年在前行当中只好又叫了一声:“喂,你娘死了啊……”
  插一句,【\咪\咪\阅读\app\\】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有人察觉到这道身影了:“什么?”
  “什么人?”
  其中两三个人迎上来,其余人也看了过来,见到少年的模样,才有些嗤之以鼻,准备继续砸门。
  “你们不应该这么做啊。”
  “我去你……”当先一人伸手便抓了过来,这只手落在少年的衣领上,少年的左手也直接握了上来,捏住了他的手掌,然后是顺势一翻,右手的拳头呼啸着砸在了这人的脸上。
  人的身体在空中晃了一下,随后被甩向路边的垃圾和杂物之中,便是砰隆隆的响声,这边众人几乎还没反应过来,那少年已经顺手抄起了一根棒子,将第二个人的小腿打得朝内扭曲。
  “我!跟!你!们!说!不该!他妈的!这么做啊——”
  那少年挥舞木棒,这一刻犹如黑暗中爆发的猛虎,凶戾地展露了爪牙,他冲入人群,棒子疯狂乱挥,将人打得在地上翻滚,有人挥刀迎击,只是一棒便被打断了手,他对着滚倒在地的这些“阎罗王”成员又是一顿猛踢,四处跑动,在打翻这些人后将他们或踢或跩,扔成一堆。
  “人家!又没有!惹你们!”
  “你凭什么!去敲人家的门!”
  “你们这些东西!”
  “不讲道理——”
  “不知好歹——”
  “凭什么乱来——”
  “污人清白——”
  他拿着棒子在人堆上打,口中恨恨地谩骂不停。这些“阎罗王”的手下此刻大多是被打断手脚,捂着脑袋一下一下的挨打,有人口吐鲜血,还尝试报名号。
  “我乃……‘阎罗王’麾下……”
  “……有种留下姓名……”
  “……大丈夫……”
  这样的声音打到后来倒是不敢再说了,少年还算是克制地打了一阵,停止了挥棒,他目光通红地盯着这些人。
  “留下姓名……”
  “老子……”
  “小爷……”
  他犹豫片刻,随后飞起一脚又踢了一下。
  “小爷就是传说中的武……”
  “武林盟主!龙傲天啊——”
  仿佛下定了决心,他的口中喝道:“你们这帮杂碎记住了,要再敢作恶,我一个一个的,杀了你们啊——”
  少年的嗓音响彻这条街道,这一刻,他还真不信了。
  等到他的侠名响彻江宁,就不信那些愚夫愚妇,还真会被一张新闻纸给糊弄住!
  这一刻,他是这样想的。无论如何,清者自清,决不投降!
  ******************
  聚贤居。
  由于夜晚城市北面的骚动,睡下后复又起来的严铁和因为心中的不安再度去到严云芝居住的小院,敲门查看了一番。不久之后,他冲进大掌柜金勇笙的居所,面色冰冷地在对方面前伸手砸了桌子。
  “……通山县的传闻不过无稽之谈……”
  “我严家来到江宁,一直守着规矩,以礼相待,却能出现这等事情……”
  “若是云芝因此出了什么事……严家堡虽然小门小户,但也有宁折不弯的骨气——”
  金勇笙不断道歉,随即安排人手出门追赶严云芝。再过得一阵,他打发了严铁和后,阴沉着脸走进时维扬所在的院落卧室,直接让人用冰冷的毛巾将时维扬唤醒,随后让他洗脸、喝醒酒汤。
  不久之后,时维扬暂时的清醒过来,他并没有对德高望重的金勇笙发脾气,而是坐在床边,回忆了发生的事情。
  “我早就提醒过你。”金勇笙声音低沉地说道,“要玩女人,就去花银子,该花的花,没什么大不了的,如今这世道,你要玩什么女人没有……但你非得用强,严家的闺女就格外香甜一点的吗?这一次的宾客玩起来就格外舒服些?你精虫上脑一次,知不知道你爹要少多少银子?严家值多少?你是帮你爹长脸来的,还是来砸场子的?”
  “勇叔,我错了。”时维扬双手在脸上搓了搓,“我是……他娘的喝多了,上了头……我就是觉得,那Y贼能玩,老子凭什么……”
  “你脑子坏了?”金勇笙骂道,“争天下的事情,是几个女人能衡量的?别说通山的事情可能是谣传,就算是真的,让你娶她你也得给她几年甜头!严家的东西到了你手上,一个女人你要怎么样不行!该忍的时候忍,大局为重,你爹教你的你全忘了!?”
  “勇叔,我错了,我不会再这样了。”时维扬摇头,“那现在……能怎么办?严家人……真的会走吗?”
  “事已至此当然只能补救。”
  “可我跟那……严姑娘之间……闹成这样……我道个歉,能过去吗……”时维扬苦恼地揉着额头。
  金勇笙沉默了片刻:“……事情闹成这样,人家姑娘都走了,就算回来,当然多半也看不上你。虽然时、严两家合作,有没有这段婚约都能谈成,不过终究多出很多变数……我已经派人去找了……”
  “那找到她……”
  “找到她,暗中扣下来,你呢……”金勇笙看他一眼,“你呢,得偿所愿吧,好好的炮制她一番,把生米煮成熟饭,然后……对这姑娘家好点。然后再带她回来……遇上这样的事情,只要场面上能过去,她不嫁你也得嫁了……如今也只有这样最稳妥。”
  房间里的话说到这里,时维扬眼中亮了亮:“还是金叔厉害……这样一来……”
  “不要拍马屁,人找回来,不要再节外生枝了,对女人该怎么弄,不用我手把手教你吧?”
  他说到这里,嘴角才露出一丝阴冷的笑,显得他正在说笑话。时维扬也笑了起来:“当然不用,我省得的,金叔,此事是我的错,我会负全责。那严家姑娘……走了多久了?”
  “估计快一个时辰了。”
  “找人要尽快,趁她可能还没走远,我召集人手,亲自去追。”
  时间还是凌晨,天空中是寂寥的月色,城市北边的骚乱还在继续。时维扬穿起衣裳,便要召集人出去。对于他这般模样,金勇笙倒并未再做阻拦。时家的子弟终究是要受到考验的,不管目的是什么,有动力做事,就是很好的事情。
  这一刻,严云芝走向城市的南端,在黑暗之中,认知着这座混乱的城池。
  宁忌开始在街上殴打混乱而失控的公平党党徒,准备将“武林盟主龙傲天”的名头,以十倍的力量宣扬出去。
  严铁和、时维扬俱都带了人手,从聚贤居出来,在这黑暗的夜里,寻找着严云芝的踪迹。
  城市在黑暗中仍旧闹哄哄的。
  许昭南在高高的宫殿里,安静地看着这一切。
  从“转轮王”入城后的第二天开始,五大系的斗争,进入新的阶段。相对平静的僵局,在绝大多数人认为尚不至于开始厮杀的这一刻,破开了……
  

snaptime:2021-03-01 05:29:56  .exectime: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