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学生在都市》全文阅读

作者:日暮客愁  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  终极学生在都市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第二千八百二十章 魂跟魄(21-03-28)      第二千八百一十九章 活尸(21-03-28)      第二千八百一十八章 为何要说(21-03-28)     

第二千七百七十七章 你是强者


  不过几个回合,来自各大宗门势力的准大道境强者皆命丧当场,魂飞魄散。
  而他们这些大道境下品修为的强者,也各个魂魄严重受损,心神发寒,恨不得转身就跑。
  鬼手,竟然恐怖如斯!
  难怪这含枫宗宗主会做出这种在他们看起来相当脑残的举动出来。
  这含枫宗宗主竟然不分别对他们这些宗门势力动手,而是选择挑衅青龙门,羞辱紫云真人,并且还给紫云真人足够的时间去找他们联手。
  原来他们才是脑残。
  不是脑残的话怎么会妄想说他们只要联手,就可以压制住十大神器之一的鬼手,可以将含枫宗彻底的铲除呢?
  看着那让人眼红至极的鬼手,紫云真人忍不住在心里骂人。
  特么的你不就是仗着鬼手强大吗?有本事别祭出鬼手啊,你看我们几个不将你大卸八块。
  就在这何时,纪灵宗的宗主身形一闪,便想逃离这里。
  该死的紫云真人,我你大爷的,竟然忽悠老子到这来害得老子差点被那鬼手拍死,你妹的我纪灵宗从此跟你青龙门不死不休。
  鬼手突然间从含光头顶上方消失。
  不过呼吸,鬼手竟然出现在急速逃离的纪灵宗宗主身后,如蛆附骨,如影随形。
  纪灵宗宗主清楚的感受到身后传来阵阵恐怖至极的煞气,吓得魂都快要没了,低吼了一声,手中长剑狠狠的往身后一刺。
  鬼手轻描淡写的拍向那长剑。
  “咔!”
  恐怖的声音响起,那长剑竟然直接被拍成了碎沫子,那鬼手毫无停滞的继续拍向纪灵宗宗主。
  “轰!”
  纪灵宗宗主直接失去踪影了,就好像被拍飞了似的。
  灵门阁阁主跟纪灵宗宗主想法一样,想尽快逃离这里。
  当纪灵宗宗主率先逃走之后,灵门阁阁主后脚也跟着逃离,而且是从另外一个方向逃离。
  但是让人惊骇无比的是,那鬼手在将纪灵宗宗主拍成碎末子之后,竟然一下子又出现在灵门阁阁主身后。
  又是一巴掌拍了过去。
  然后,灵门阁阁主也消失了,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似的。
  目睹这恐怖一幕,冥毒,紫云真人的等人直接吓得不敢动了。
  他们各个头皮剧烈发麻,内心掀起了滔天狂狼,身体抖如筛糠,根本就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原来,鬼手的真正威力比他们所想象的还要恐怖许多,含枫宗宗主明显没想那么快杀了他们,否则他们早就跟那纪灵宗宗主以及灵门阁阁主一样,骨头渣子都没能留下了。
  含光回过神来,扫了周围这些已经完全被吓傻的家伙一眼,很是郁闷的说道:“地魄神参争夺一战之后,我含枫宗的威名本应该威震整个药域,为何最终除了你们这几个宗门势力,其余人却是对我含枫宗闻所未闻?”
  “还不就是因为你们这几个该死的家伙,担心我含枫宗的威名凌驾在你们脑袋上,所以对地魄神参一战缄口不言,致使我含枫宗威名没能传出去,你们这种行为着实可恶,可耻。”
  “……”
  这些在药域也算是赫赫有名的强者在恐惧中凌乱,在恐惧中颤抖,委屈得都快哭了。
  听这意思,这含枫宗宗主这回之所以找他们麻烦,竟然不是因为他们曾经试图联手灭了含枫宗,而是因为含枫宗的威名没有经由他们之口传遍整个药域?
  这算什么破事啊?
  难道他们非得联合向整个神域发出通告详述在那地魄神参争夺一战之中,含枫宗是如何成为一匹黑马,他们是如何窝囊落败的?
  身为药域赫赫有名的强者,他们不要脸了吗?
  “算了,你们说不说也无所谓,反正那威名不过虚名罢了。”含光又说。
  于是这些强者的身体颤抖得更是厉害了,这家伙怎么会这么不要脸呢?
  含光的声音变得阴森:“不过,你们想死还是想活?想死的话本宗主现在就可以成全你们,要是想活的话,就得看你们的选择了。”
  “你想怎样?”
  紫云真人声音颤抖无比,看着周围那一片狼藉,内心更是在滴血。
  他万万没想到说,这含枫宗宗主竟然如此无耻的将战场选择在他青龙门内,导致他青龙门数代人的全部心血,皆毁于一旦。
  哪怕他不死,药域也将没有青龙门了。
  含光清了清嗓子说道:“这样吧,你们先跪下打自己几个耳光子,骂自己是卑鄙无耻之徒,你们以为如何?”
  “……”
  这些人各个脸色狂变,身体颤抖得更是厉害了。
  他好歹也是大道境修为的强者,更是鬼手这等恐怖至极神器的拥有者,他怎么可以这么幼稚这么无聊呢?
  阴山宗宗主忍不住了,眼睛猩红无比,低声吼道:“强者可杀不可辱,你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
  含光瞥了阴山宗宗主一眼,随即鬼手仿若鬼魅一般,突然间出现在阴山宗宗主头顶上方。
  冥毒等人见状,吓得魂都快要没了,赶紧离阴山宗宗主远些。
  啪!
  阴山宗宗主那变得僵硬无比的手猛地抬了起来,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耳光子。
  随即重重跪了下去,反手又是给自己一个耳光子。
  两个耳光子下去,他那张脸直接塌方了,血肉模糊。
  “我是……个卑鄙无耻之徒!卑鄙无耻之徒就是我!”
  阴山宗宗主双眼被血丝彻底掩埋,用连自己都觉得陌生的声音吼道。
  含光呆滞了下,你怎么可以这么反复无常呢?不要脸了?
  “那个……本宗主最讨厌你这种反复无常的小人了,你既然都说可杀不可辱了,为何还要如此侮辱你自己呢?”
  “因为,我不是强者。”阴山宗宗主低声说,随即又给了自己一巴掌。
  强者可杀不可辱,但是他不是强者,被侮辱也就侮辱了,不然还能怎样?
  含光又呆滞了下,这好像也有道理。
  随即含光很生气,你妹的你这样,本宗主还如何杀你以此威慑其他人呢?
  “这位仁兄此言差矣,在本宗主看来,你就是强者。”含光很是心虚的说了句。
  话音未落,鬼手朝着阴山宗宗主拍了过去。
  阴山宗宗主吓得眼珠子都快要滚落下来了:“你……不……”
  “轰!”
  阴山宗宗主彻底不见了。
  紫云真人卑微的跪了下去,开始抽自己脸,骂自己是无耻之徒。
  冥毒跪得比他还快,还卑微。
  文百草也跪了,所有人都跪了。
  含光背着手站在那里,仿若那高高在上的神明,不可侵犯,哪怕多看一眼,都是亵渎。
  “好了,可别把自己给打死了。”含光冷冷说。
  众人艰难的将那高高举起的手放下,都恨不得将自己那手给剁了喂狗才好。
  竟然敢打他们的脸,这手不要也罢!
  他们还想将他们的舌头给割了,省得继续羞辱自己。
  “现在,你们一起大骂云梦山庄是个恶心之地,云梦溪是卑劣无耻之徒。”
  含光的声音变了,有自己的冷淡变成了玩味,就好像那是一件相当有趣的事情似的。
  “轰!”
  所有人脑子仿若被雷狠狠劈了一般,无不剧烈轰鸣着,内心更是掀起了比目睹地魄神参被放走时还要强烈一万倍的滔天巨浪。
  他们皆瞪大眼睛看着前方那道身影,无不胆颤心寒。
  这含枫宗宗主知道云梦山庄,还知道云梦溪,这倒也没什么,但是他竟然敢如此诋毁?
  他究竟是何来历?
  但是不管怎样,此人敢如此诋毁云梦山庄,那足以证明,他所处的高度怕是跟那云梦溪一样……
  众人吓得魂都快要没了。
  甚至如此可以的话,他们现在就想活将他们蛊惑来对付含枫宗的紫云真人活活打死了。
  “说呀!”含光催促道。
  没人张嘴,就好像他们那舌头已经被切了一样,已经完全发不出声音来了。
  但是他们上下两排牙齿,却是在疯狂的打着架。
  含光声音再次变得阴森:“看来,你们都想死。”
  依旧没人张嘴,甚至各个还将眼睛闭上,似乎就连睁开眼睛的力气也没有了。
  他们知道那鬼手即将拍死他们,但是哪怕如此,也万万不能诋毁云梦山庄,不能诋毁云梦溪,否则等着他们的将比被鬼手拍死怕是还要恐怖千万倍的惩罚。
  就在这时,微微苦笑之声传来。
  “你又何必为难这些卑微的可怜虫呢?”
  跪着的众人听到这声音,身体猛地一颤抖,随即身体一软匍匐在那里,卑微如同尘埃,大气都不敢出了。
  含光早就料到这个家伙会出现,因此没有任何意外。
  就是觉得遗憾,这些紫云真人冥毒这些人没按照他所说的那样痛骂云梦山庄,云梦溪一顿,着实太可惜了。
  真想将云梦山庄养的这些狗宰了,回去给副宗主炖汤喝。
  一个白衣飘飘的男子飘然落地,站在含光面前,满脸苦笑,眼神却又充满了溺爱,就像是在看着调皮胡闹的女友似的,腻爱却又头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含光想将那双仿若琉璃的眼睛给挖出来。
  他很讨厌这双眼睛,更讨厌这双眼睛用此等眼神看着自己。
  但是含光实在没有挖出这双眼睛的能力,所以他只能转过身去,避开这双眼睛。
  男子脸上的苦笑更甚,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snaptime:2021-04-14 07:12:32  .exectime:0.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