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学生在都市》全文阅读

作者:日暮客愁  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  终极学生在都市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第二千八百二十章 魂跟魄(21-03-28)      第二千八百一十九章 活尸(21-03-28)      第二千八百一十八章 为何要说(21-03-28)     

第二千八百二十章 魂跟魄


  流水公子心想要不直接一个威压将他轰成那血雾算了,实在舍不得杀了将其身上的血肉全部切割下来那也是可以考虑的啊,何苦继续忍受这只蝼蚁继续在自己面前放肆呢?
  什么时候自己竟然变得这么贱了?
  却是懒得多说解释,给了李泽道一个冷冰冰的眼神,警告他别招惹自己,否则就别怪自己忍不住了做出什么事情出来。
  随后继续欣赏手中的陶笛。
  流水公子发现了一个问题,无论是制造那萨克斯所用的那种材质,还是制造那吉他所用的炫,另外还有那架子鼓那鼓面所用的材质,他竟从未见过。
  也不知道这只蝼蚁上哪得到如此多的制造乐器的材料。
  李泽道被流水公子那冷冰冰的眼神给吓到了,自然没有胆子继续叽歪,沉吟了下,直接从魂戒里掏出了葫芦丝出来。
  特么的,竟然又一种乐器?
  流水公子的目光一下就被吸引了过去。
  李泽道站在那里,显得如此高的看着下方一切,收敛了下心神,随后开始吹奏了一段葫芦丝。
  听着这如此奇妙的音符,流水公子身体一顿,眼珠子瞪得极大,内心却是暴戾之气在疯狂的沸腾。
  这特么的,这只蝼蚁竟然如此屡次三番的引诱自己,当真该死!
  李泽道不吝赞道:“流水公子啊,你说这是何种乐器,怎么吹出来的声音如此好听?”
  “……”
  “你说那活尸究竟是何物呢?”
  “……”
  流水公子眼神炙热的盯着李泽道手中那形状奇特,但是发出的声音却是如此动听的乐器,郁闷得牙齿痒得厉害。
  终于还是开口说道:“活尸活尸,顾名思义就是活着的尸体。”
  “活着的尸体?”
  李泽道眼睛微微瞪大,再次看向下方那看起来没有任何一丝生机的村落。
  流水公子大概已经知道这只无耻的蝼蚁相当没有见识,继续解释道:“天界任何生灵,其躯体皆由三魂七魄所控制。”
  “当然,在那绝对黑暗的混沌之地,生活有不少强大的生灵,这些直接以魂魄的形式存在,而很多强大的人,也直接以魂魄的形式存在,只不过以魂魄形式存在有个弊端,那便是没办法生活在阳光之下。”
  李泽道点了点头,这种事情他自然知道。
  曾经他就以魂魄形式存在一段时间。
  而魂魄体若是暴露在阳光之下,那种痛苦就等同于将活人架在烧烤架上烘烤,就等同于身上的肉被一块块切下来的那种凌迟。
  “不过若是天生便是灵体之人,虽无肉体,却是不受阳光所排斥。”流水公子又说。
  李泽道一愣:“灵体?”
  流水公子没有解释,继续说道:“魂便是那阳气,构成了生灵的思维材质,是那阳光孕育出来的。”
  流水公子抬头看向那那明媚眼光,那双向来充满不屑以及阴冷的黑色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畏惧。
  说道:“至于那魄,便是存在混沌之中的那种阴气,正是那种阴气,构成了形体,让生灵成为有形状的存在。”
  “所以,若是没有太阳,将不可能有魂,导致的结果是,天界所有的有肉体的生灵,都将会以一种毫无意识的形态存在。”
  “而以这种毫无意识形态存在的人,便是那活尸。”
  李泽道闻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所以活尸说白了就是没有魂只有魄的尸体。
  想到什么,李泽道又问:“也就是说,一般魂魄受损,伤的其实都是魂,而并非是魄,若是连魄都伤了,将极难救治,甚至只能等死,可是这样?”
  难怪梵音仙子对宗主的伤势束手无策,只因为宗主的鬼手被强行剥离开来,就连魄,也受到伤害了。
  流水公子实在懒得回答这个相当低等的问题,这不是废话吗?
  李泽道看着下方,有些不理解,问道:“那些活尸为何没有魂?”
  若是魂受到严重受伤,导致直接没了,应该会陷入昏迷才对。
  继续得不到救治,将会魂飞魄散。
  但是这些人却是直接以活尸的形式存在,天生便是如此?
  而怕正是因为没有魂的缘故,因此这些没有意识的活尸相当畏惧阳光,因此只能藏匿在那门窗紧闭,连个耗子洞都被堵得死死的屋子里。
  流水公子嘴角扯了下,他实在没想到这只蝼蚁竟会无知到地步。
  这么无知的家伙竟然可以制造出如此多的乐器出来?
  这一刻,流水公子深受打击。
  只能继续在心里骂人,这特么的!
  真想一场剑雨杀过去将他身上的肉一片片切割下来啊。
  看在那蝼蚁手中那乐器的份上,流水公子不得不继续侮辱自己。
  开口解释道:“之所以成为活尸,只有一种可能。”
  “那便是有人将他们的魂强行夺走了。”
  李泽道闻言,瞳孔一下子就瞪大,忍不住倒吸了一大口凉气,着实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到的。
  他艰难开口:“竟有这种事情?”
  要知道,这天界每天都有人死,因此存在数量及其庞大的魂魄。
  这些魂魄因为太过弱小缘故,因此皆以一种毫无意识的状态在那黑暗的角落里飘荡着。
  它们甚至比那湍湍溪流还要温柔几分,根本就不具备任何的攻击力。
  对于丹师魂匠来说,魂魄可以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既然如何,为何还要做出这种事情出来,竟然如此残忍强行将无辜之人的魂剥夺走了,让其成为一具没有意识且极其畏惧阳光的行尸走肉?
  报复?
  “丹师魂匠以及魂阵师在炼制某些丹药,魂器以及布置那魂阵的时候,得需要用到魂,而不能掺杂进入任何的魄,故而将用此法子得到魂。”
  流水公子的声音极其随意,显然这种事情在天界屡见不鲜。
  弱者的魂魄跟那些毒虫兽类的丹核以及各种天材地宝一样,不过是强者用来炼制丹药,魂器以及魂阵的材料罢了。
  流水公子说:“有些时候,则需要用到魄,便会强行将魄夺走。”
  “活人魄被夺走,也就不会成为活尸了,而是直接元神消散,变成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李泽道听得毛骨悚然得厉害,脊梁骨冰冷异常。
  他还以为这很有可能是报复,没想到竟是被强行夺走炼制丹药制作魂器布置魂阵去了。
  百思不得其解,又问:“即便如此,为何非得做出这种如此残忍的事情出来呢?这空间里,不是已经存在大量魂魄了吗?”
  再次见识了这只蝼蚁有多无知,流水公子相当无语:“你既然可以布置出八品魂阵,由此也可以算作是一个魂阵师了。”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既然已经是个魂阵师了,为何还能如此的无知?你这简直丢尽天下所有魂阵师的脸。”
  “甚至若是被其他魂阵师知道,怕是要将你杀了,免得丢魂阵师的脸。”
  “……你知道的,本公子坐着坐着就制造出各种乐器……”
  流水公子脸上的肌肉狂抽,他实在不想听到“坐着坐着”这样的话了,直接打断了李泽道的话,说道:“周围空间里所存在的那些完全没有意识的低等魂魄魂魄,魂跟魄是没办法被强行分开的,哪怕分开了也不纯净。”
  “只有活着的生灵,方可剥离出最纯净的魂。”
  “这些都是常理,你竟然不知道?”
  李泽道恍然大悟,却是一脸无奈的说道:“你知道的,我坐着坐着……”
  流水公子简直快疯了,赶紧又一次打断了李泽道的话,他指着李泽道手中那葫芦丝说道:“那是何种乐器?”
  看着那形状无比怪异的乐器,流水公子的眼神变得炙热起来。
  “哦,这种乐器本公子将其取名为葫芦丝,按照咱们之前的约定,什么时候本公子修为再次突破进入大道境下品,便将此乐器送给你。”
  李泽道将葫芦丝收回魂戒里,感激道:“哦,对了,多谢流水公子解惑。”
  “……”
  流水公子内心有一大群曹尼玛狂奔而过,无比的凌乱。
  头顶上方像是突然间出现了一朵乌云似的,将那明媚的阳光给挡住了。
  这是要下雨了?李泽道抬头看去,身体剧烈一哆嗦,眼珠子差点就要滚落到地上来了。
  剑!无数闪烁着危险气息的剑。
  这些剑密密麻麻的仿若那密集的雨点一般,即将疯狂的倾泻下来。
  李泽道吓得魂都快没了,赶紧用最快速度再次取出那葫芦丝,恭敬的递到流水公子面前,陪笑道:“多谢流水公子解惑。”
  流水公子满脸冷笑,这只蝼蚁这特么的贱啊。
  当下手伸了过去接过那葫芦丝,好奇的打量了起来。
  李泽道头顶上方那剑雨立即化为无形,明媚的阳光又一次洒落在他身上。
  李泽道心有余悸的松了口气,方才但凡自己有着任何一丁点迟疑,这场剑雨将毫不客气的浇洒在自己身上。
  到那时候,自己将跟云梦溪一样,变成了一具恐怖至极的血骨。
  “本公子想下去看看。”
  李泽道还真想看看,这些被残忍的剥夺走魂的可怜虫究竟长啥样。
  流水公子整颗心已经落在手中那葫芦丝上了,懒得理会。
  李泽道身影一越,仿若一只捕食的老鹰一样,疾驰而下,片刻之后,身形落在村口那棵已经干枯了的大树上。
  从前方那一间间简陋荒凉屋子里传出的那刺耳刺激的嘶吼声,交织在了一起。
  

snaptime:2021-04-18 19:02:58  .exectime:0.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