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师剑宗》全文阅读

作者:古栋  丹师剑宗最新章节  丹师剑宗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丹师剑宗最新章节第两千七百十六章 灭神境(19-12-13)      第两千七百十五章 往日悲凉(19-12-13)      第两千七百十四章 天弃死(19-12-13)     

第两千七百十四章 天弃死

天弃听得一愣:“疯剑道人当年神勇无匹,可却树敌太多,他的死确实另有隐情,但我不知道的是他与你到底有什么关系?
  值得你如此这般?”
  胖和尚沉吟:“你留着这个问题去下面问他吧,你准备好了吧,那就让贫僧来度你。”
  胖和尚根本没有将天空的那一轮太阳放在眼里,神情无比镇定。
  “猩月入白刃。”
  顿时,周围陷入了沉寂,猩月如匿藏在宇宙中的死神的眼睛,凝视着下方低贱的芸芸众生,白刃划过天际,死亡的味道弥漫开来。
  “不入空门,不知生死,不知生死,又怎知空门?
  佛有慈悲,我留你一线生机,只动用了我六成力,能否接下看你运气了。”
  胖和尚面不改色,宽大的僧袍在风中猎猎作响,这一刻他如佛如魔。
  天弃脸上涌现出一抹震惊,但他不能坐以待毙,以拓天印拓印下来同样的功法未必会输,只是心中略有忐忑,不过只是六成之力就有如此威势,胖和尚的实力已经无限逼近南域前三的实力。
  同样在空中那一轮火红烈日,照射出炽烈的光芒与其对峙,一柄疑似白刃的红刀从烈日背后激射而出。
  两者相碰在了一起,卷起一阵狂躁的能量,黄沙铺天盖地,将兰陵道一个不注意就给掀飞,陆尘退了数十步,堪堪站稳。
  这一击,毁天灭地!因为黄沙漫天,陆尘无法看清场中状况,打开神识发现场中两道身影一动未动。
  究竟谁赢了?
  黄沙落地,胖和尚还是那个姿势,负手而立,而在他对面的天弃与他对视着。
  天弃那俊俏的脸上被划出了数道伤痕,一只手臂早已不知去向,鲜血不断滴落,而他却依旧伫立当空。
  “哈哈哈,我没死,狂刀,你苦练多年的刀法只有这点程度么?”
  天弃仰天长笑,完全不在意自己断了一臂。
  胖和尚摇了摇头,眼神怜悯的看着天弃:“你高兴的太早了。”
  话音刚落,天弃大喊道:“怎么会?”
  一道细微的裂纹出现在他额头,从头顶止不住的向下裂开,在他惊恐的神色中整个人裂开成了两半。
  “阿弥陀佛。”
  胖和尚道一声佛号,揶揄道:“天弃,天弃,老天都不敢收的人。
  那我来替老天收了。”
  天弃的神魂从他的残躯遁走,胖和尚视若无睹,似乎是真要放他一条生路,但那神魂掉头一转竟化为一道流光向陆尘这里急速飞来。
  他的神魂不能在外面呆的太久,禁山中的人不多,他需要夺舍。
  天弃早就注意到陆尘几人,一个地元境的小子不知死活要来观战天元境的战斗,而且还敢靠那么近。
  陆尘汗毛倒竖,天元境的威压让他想走都走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道神魂向他逼来。
  但他心中的那份对危险察觉的警惕,使他举起了手中的乱武抵挡。
  “凭这把剑还无法阻我,来吧,让我来指引你。”
  天弃的神魂在空中大笑。
  情况万分危急,天弃的神魂却在刚接近陆尘一瞬间,陆尘念从心起,虽然外界的威压将他的身体完全控制,但他却突破限制将乱武只是轻轻一送,就感觉刺破了一张窗户纸,那道神魂被乱武贯穿,下一刻灰飞烟灭。
  天弃死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一个地元境的小子给杀了。
  “你把圣道院院长给宰了!?”
  兰陵道走来。
  “我也不清楚……他自己撞到剑上了。”
  陆尘感觉一阵后怕,方才谁也没有料到圣道院的院长会突然将矛头对向自己,自己不过只是观战,差点就被夺舍。
  乱武这把剑长相普通,但却是陪伴了疯剑道人一生的剑。
  这把剑的用料,陆尘也没看出是由什么东西锻造而成的,只是入手十分轻盈,比起之前的止杀剑,它更加顺手。
  只是能让天元境的神魂触之即死,这就非常恐怖了,恐怕其中掺杂了一些专门针对神魂的材料,陆尘万幸要不是有这把特殊的剑自己已被夺舍,而自己的神魂恐怕也会被圣道院院长吞噬。
  果然,域外的东西不一定都是好的,好好的一人,偏偏修炼出了两张脸,心性又如此卑劣,还妄想夺舍。
  陆尘朝着那断成了两截的尸体啐了一口唾沫。
  “将这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埋了吧,看着怪人的。”
  陆尘说道。
  兰陵道目瞪口呆,啥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这人乃是堂堂三大学院的院长好吗,虽然长得不堪入目了点,但好歹也是天元境实力的强者,要是他死后知道被人这么嫌弃,估计做鬼都不会放过陆尘。
  太古凶猿这时从黄沙中蹦了出来,方才的情形太过惨烈,他将武器深深插入地底,这才没有将他掀飞,不过却被漫天的黄沙直接给埋了。
  他听到了陆尘的话,也无所谓似的,将那两瓣尸体给提了过来。
  而这时,远处阁楼上的胖和尚动了,他踏风而来,相当的优雅,宛如古佛降临,一口棺材也跟随他一起落下,却在落地时,脚崴了一下,胖和尚险些摔倒。
  “诶呀,伤到老腰了。”
  胖和尚单手叉腰,向陆尘走来,笑呵呵道:“半天没见,施主已经是收获颇丰啊,既得到了疯剑道人的乱武,又斩圣道院院长,施主可谓武神降世,武运昌盛啊。”
  陆尘脸上略显尴尬,圣道院院长死在自己手上这事可不能传开,否则会有大麻烦,他赶紧推脱道:“前辈笑话了,山下一别,晚辈有眼不识庐山,没想到就连圣道院院长都不过前辈的一招之敌,晚辈才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胖和尚闻言立即就板着一张脸:“你这话的意思是,他不是死在了你的手上,而是被我杀了?”
  “我……”陆尘刚想解释,胖和尚不给机会立马又说道:“想不到乱武的传人如此没有担当,疯剑道人怕是瞎了眼才将乱武传给了你!”
  “不是啊,前辈,方才你都看见了,是那神魂撞在了我的剑上,并非晚辈有意杀害。”
  陆尘解释,但无论他怎么解释,胖和尚一直都是板着一张脸。
  “我不用听你解释,我只是替疯剑感到惋惜,可怜他一世英名,会有这样一个没有担当的徒弟,可悲,可悲啊!”
  胖和尚连连摇头,他手依旧插在腰上,一举一动像极了市井妇女。
  “额……好吧,是我杀了圣道院院长。”
  陆尘不知道说什么了,咬咬牙,算了,不过就是条天元境的命嘛,杀不杀的迟早会有第一次的,现在他当然没有这个能力,不过为了以后能面对天元境强者也是有一个初步的建设了。
  只是死在自己手上的这个天元境的人,是圣道学院的院长。
  胖和尚喜笑颜开:“对咯,这才像样嘛,做任何事情都要担当。”
  陆尘心道:“大人物的脸色都是这样瞬息万变的么?
  不过刚刚胖和尚明明有彻底杀了天弃的机会,却故意放他走,但天弃却是朝自己而来,没有选择遁走,这是他故意而为之,还是不过他的一时慈悲?”
  前者,表明这和尚要害他们几个,想借天弃之手除掉自己?
  只是为何呢?
  为了得到自己的乱武?
  且不说与他有过一面之缘,胖和尚本身实力就高的吓人,要想从陆尘这里得到乱武简直就是探囊取物那般简单,而后者就比较浅显了,虽然这胖和尚表面是个和尚,但你看看他那是什么武器?
  那是杀猪刀啊!人称屠刀。
  换句话说,这人在出家之前很有可能是个屠夫,你指望一个屠夫慈悲?
  笑话吧。
  虽然心中思绪万千,但陆尘嘴上却还是得阿谀奉承一下:“前辈教训的是,晚辈不解的是前辈这般大人物,怎会隐于山中,做一个名不经传的和尚呢。”
  胖和尚正色道:“山中修行跟世俗修行都是修行,和尚又如何?
  不照样杀他如屠狗吗,罪过,罪过,出家人不打诳语。”
  兰陵道扯了扯陆尘衣角,附耳道:“他就是当年辉煌一时的狂刀,效仿过疯剑道人,力撼几大门派的那个狂刀,当时他还有另外一个称号,人称人屠。”
  陆尘倒吸一口凉气,人屠长得慈眉善目,还穿着僧袍,这就是传说中披着狼皮的,我呸!披羊皮的狼吗?
  不能招惹,陆尘客气道:“受教,那前辈在这里可是专门为了与圣道学院院长交手?”
  这时,胖和尚刚开口说话,就噗的从他嘴里吐出一口鲜血,陆尘想上去搀扶,胖和尚摆摆手,道:“无碍,最近血压有点高,流一点也是应该的。”
  无疑,胖和尚也受伤了,方才陆尘还疑惑,以拓天印拓印出来的东西如果只是个花架子,那也就不至于当年伤了疯剑道人,只是胖和尚早有耳闻,做了准备,但还是受了伤。
  毕竟这可是圣道院的底牌之一拓天印啊,胖和尚将那只剩下九页纸的拓天印随手丢给了陆尘,道:“就当是偿还你们在山下给我的酒钱了。”
  “呵呵,前辈还是太客气了。”
  嘴上这么说,但陆尘手上动作却是不一,他当然知道这东西是个不可多得宝贝,连忙收下。
  兰陵道眼睛都绿了,双手不停地搓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陆尘就这么顺其自然收入囊中,心中直冒酸水:“前辈,您看看我啊,您看看我跟你有没有缘。”
  果然,胖和尚笑了笑,就将目光转向兰陵道,指了指太古凶猿手上的两瓣尸体:“哦?
  这还有位道教小友,来,我这有一口棺材,就劳烦道友费力了。”
  兰陵道心中无数只草原神兽奔腾而过,笑道:“应该的,举手之力罢了。”
  说完,兰陵道一脸不情愿的将尸体装入棺材中,心中愤懑道:“凭啥呀,他陆尘有拓天印,我来搬运尸体,不公平!”
  

snaptime:2019-12-15 12:32:48  .exectime:0.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