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世帝尊》全文阅读

作者:幻之以  邪世帝尊最新章节  邪世帝尊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邪世帝尊最新章节第1773章 生命层次(20-09-29)      第1772章 拦路二女(20-09-29)      第1771章 鹊桥连心湖(20-09-29)     

第1761章 后宫毒计

目前天昙只看到霄影和易昕关系好,之前还明说喜欢易昕,大家并不知他在天昙与江晓黎之间是什么样的?毕竟众人只知在七界,霄影喜欢的是小黎,偏偏在天昙,他对嫣然和晴蓝却没有明说,所以这个“她”到底指谁,就有了争议。
  不管霄影此处所说指的是小黎,还是易昕,都能证明霄影绝非心胸狭窄之人。他坦然接受命运,唯愿喜欢的女孩得到命属于她的幸福。墨凉城都忍不住握紧了江晓黎的手。
  容霄不免感慨万千。换作是他,又能不能做得到像霄影这般释然?他只知道,他现在从来都不敢想,如果有一天凉子跟别人在一起了,自己会不会疯掉?
  徐雯雯都没在意霄影后来说了什么,听完盛则其的命运预示,就一直在宿舍里大喊果然是活该,还说杀人凶手就应该凄惨,又大骂在天昙杀了自己的谢少琛,希望他也遭报应。
  其他室友都说你也太极端了吧?在天昙,谢少琛杀你是事实,但盛则其还不一定是s害昕昕的凶手啊!
  徐雯雯说,就算他没害昕昕,可他还是害了别的女生,那他一样要受惩罚!室友们说不过徐雯雯了,她声音大她有理似的,算了,还是继续看节目吧,只求她能安静点,别一看到什么就蹦起来骂骂咧咧的。
  易昕本人……此时却是有些心疼盛则其。
  她不认识他,不了解他,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可是不管是任何一个人,如果注定要承受这样的命运,那也确实是太可怜了些。
  之后的几天,各阵营都陆续传出了有成员离奇失踪的消息,却没有人收到他们的死亡通知。
  这些人都算不上阵营里的中坚人物,彼此间也互不相识,要说唯一的连接点,大概就是他们使用的能量体系都是魔法。
  可以认为,这是一场有预谋的,针对魔法师的偷袭行动。各阵营都不免有些人心惶惶,谁也不知道下一个会不会就轮到自己。
  在云界和月界,作为主心骨的尘十羽和空临川都站了出来,安抚成员们不要太害怕,今后执行任务,尽量采取多组(团)联合行动。而那些失踪的同伴,既然他们还没有死,我们也一定会把他们救回来的。
  风界这边,墨孤城不在,几个关键人员又都外出未归,倒比其他阵营更多了几分混乱。有人在努力调和矛盾,却也有些原本就对墨孤城代掌权不满的人,想要浑水摸鱼,将权柄掌握在自己手中。
  大概只有水无念和花半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江冽尘最近一有空就往实验室跑,念夏二人去看过一次,那些各阵营失踪成员果然都在这里。
  他们都被【网页版此处省略212字,请自行想象】,就算是真实的地狱也不过如此了吧。
  这些人已经精疲力尽,已经无力再挣扎,他们只能瞪着一双干涩空洞的双眼,漫无焦距的望向天花板。又或许,他们的目光早已穿透了物理的障碍,望向了那片他们触碰不到的苍穹,那遥居九天之上,不知是否真实存在的神明。
  如果真的有神,能不能告诉他们……为什么偏偏是他们呢?
  他们只是生来会魔法,他们从没有做过坏事,为什么偏偏是他们……要遭受这样的命运?
  江冽尘看到这一切的时候,总会表现得很满足。冷峻的双眸中暗流涌动,除快意之余,还有着一种阶层碾压的优越感。就像是面对一个曾经看不起你的上层人,在你成功实现了阶级跃升后,大大方方扇他的脸,而他还无法反抗的滋味。
  他会猖狂大笑,用嘲讽的口气说:“生来会魔法又如何,生来‘高人一等’又如何,还不是一样要为我的霸业奠基,为我奉献上xr之躯?”
  “与生俱来?我生来便是要统治世间的主宰,那些卑微贱民生来便是要臣服于我,这才是他们唯一的与生俱来!”
  以往,大概是由于墨千珑的存在,水无念总是愿意相信,这个世界上的人总是有好的一面的,他也更乐于去发现其他人的优点。但如今江冽尘的存在却也让他意识到,同样有那么一种人,的确就是坏得毫无人性,也无药可救。
  不过,这段时间江冽尘专注于研究魔法,倒是有一阵子没来看过神内时雨了。大家也正乐得他不来,日子也都过得轻松了很多。
  这天,盛则其拉着风芷静去骑马了,爱莉丝听说有花即将绽放,想看花开过程,就拉上佐佐木池也一起去看了。霄影、风嫣然、慕容晴蓝等人则各自在店里忙活。
  菲雨二人留在屋子里,借着这段时间,上杉菲丽卡一直在指导神内时雨练习魔法。
  因为神内时雨魔力不稳,用起魔法也是时灵时不灵,几次关键时刻都没能帮上忙。记忆水晶球之战时,要不是尘十羽出手相救,她就要被雪崩给活埋了;后来佐佐木池也坠崖时,她又是什么都做不了。
  甚至,同样是由于魔力不稳,她才会轻易被日界的一群小喽抓住,还连累了池也、爱莉丝、菲丽卡等人,都要留下来陪她面对这一切。
  她愧疚,自责,但同时她也下定了决心,这样的事不能再有下一次了。她必须要练好魔法,就算是吃再多苦她也不怕!
  上杉菲丽卡是一个很好的导师,再加上她们所用的魔法本来就是一样的,指导起来就更是方便了很多。现在她就耐心的给时雨讲解控制魔力的要领精神力绝不能弱。想要使用魔法的时候,带着真切的感情,才可以孕育出强大的魔法。
  浅蓝的魔法阵亮起,院中的花瓣在空中舞出优美的轨迹,像是翩翩起舞的蝴蝶,又回到原处。紧接着又是一本本的笔记本,在魔法的操控下,叠成一座塔,又被轻巧地放回原处。
  神内时雨收回魔法阵,上杉菲丽卡点头莞尔。时雨确实做到了,经过几次练习,她对基础移物魔法的掌握已经很熟练。
  “那么,下一个魔法。”上杉菲丽卡抬起手,托起一个浅蓝色的魔法阵,一行咒语从口中蹦出。
  这是控制天气的魔法。上杉菲丽卡熟练地凝聚体内的魔力,唤来乌云,电闪雷鸣。
  神内时雨尝试着使用同样的咒语,浅蓝的魔法阵转动。上杉菲丽卡收了手,认真又期待地注视着时雨,一言不发。
  那朵乌云被风渐渐吹走,上方的天空依旧晴朗。
  神内时雨咬咬牙,不甘的再次吟唱咒语。在反复的尝试后,空中终于开始落下了雨丝,连成线,落到花儿上,树上,分外舒服。
  上杉菲丽卡手指在头顶轻轻一点,指尖发出的亮光驱走了将要落在她们身上的雨。她毫不吝惜掌声,走到时雨身旁,笑容满面:“这次练习的效果不错。”
  神内时雨闻言,害羞地笑了笑:“多亏姐姐教得好啦!”
  两人原本说好,先休息一阵,就继续练习,谁知刚坐下没多久,忽然有名日界下人过来传讯,道是后宫的最高负责人相请神内主子,即刻过去一趟。
  神内时雨与那名女子不熟,来到日界之后,几乎从未打过交道,也不知她为何要找自己。但既然都这么说了,应该就是有什么事吧,神内时雨决定还是赴约。
  上杉菲丽卡觉得不妥,提出陪时雨一起去,那名日界下人却拦住她,称“中宫主子只请了神内主子一个人过去”。
  要说神内时雨在日界最忌惮的还是江冽尘,对于其他的后宫女子,她也仅仅是将她们看成了身不由己的苦命人。被困在这座豪华的囚笼中,或许同样非她们所愿。因此,她愿意对她们心存善意。
  宽慰了菲丽卡,自己不会有事后,神内时雨就孤身随着那名下人去了。
  循着路,笔直的路,过路的人似乎都行色匆匆。天被围成四四方方的样子,屋顶把天切成一块块。甬道上,有海棠树探出了高耸的宫墙。花儿泛着艳丽的紫红,圆圆的,开了满树,压下了一树的绿叶。
  砖红的墙锁住了满园的生机,它们要抬头见见外面的世界,就要努力地s吸阳光和雨露。
  金碧辉煌的砖瓦透着m烂的气息,一点点困住那些满身环的女子。脂粉香,流云鬓,锦绣衣。但神内时雨不属于这个世界进入这里的那一刻起,她就明白。
  宝石护符在腰间隐隐发光,维系无声的契约。沿着路走,背后的声音像海浪般一点点散去。约定的地点藏在僻静的角落里,再不闻人声人气,只有无数的小分子撞向墙,然后吵吵嚷嚷地返回。
  那名下人将她带到那间破屋后,就独自退下了。神内时雨虽然不解堂堂的后宫负责人,为何要在这样的破屋约见自己,但来都来了,她还是壮着胆子走了进去。
  不见约定的女子,只见一个男子踱来踱去。他转身看到自己,似乎很用力地拧紧眉头,一步一步走近,步调就像暴风雨袭来的变奏曲。神内时雨下意识地往后退,心一下子悬了起来似乎看到了一只野兽。
  森林里的野兽,垂涎三尺,正盘算着怎么撕咬接下来的美味。
  神内时雨悄悄把手背到后面,做好了使用魔法的准备。
  “神内主子,你来啦?”那人正是先前从云界叛逃到风界,又从风界叛逃到日界的孟昭。现在他也像日界的其他下人一样,一脸谦卑的朝她露出讨好的笑容。
  虽然同样是唤着尊称,同样是卑躬屈膝,但不知为何,神内时雨就是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他脸上的笑容让人不舒服。
  “孟昭?”神内时雨皱起了眉,心跳骤然加速,往后退了几步,想要转身离开。她讨厌这个叛徒,这次他又有什么目的?
  “别害怕,”孟昭的笑容就像是被人缝在了脸上,生而诡异,“你是别人送给我的礼物”
  “抱歉,孟先生,我要见的人不是你。”尽管内心已经警钟大作,神内时雨仍是力持镇定,避免被他看出内心的恐慌。她知道这日界的人都是欺软怕硬,如果他看出自己害怕,他就会像是潜伏在暗林中的野兽一般,更加无所顾忌的吞噬自己。
  “没错,就是我。”孟昭仍在一步步逼近。他的眼睛里渐渐涌出了一种疯狂的光,就像是被阻拦在堤坝之外的洪水,即将带着长期被禁锢的压抑,冲破防线,倾泻而下似的。
  不祥的预感袭来那些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案涌上心头。不安和恐惧像是一口钟,笼罩着自己,投下一片黑暗。
  必须冷静,神内时雨心中的声音不断提醒着。她努力在黑暗中寻找方向,呼吸却依然急促。菲丽卡不在身边,只有自己一个人这一刻,必须靠自己。
  神内时雨慌乱,此刻孟昭的心中同样慌乱。
  他并不是****的人,他更知道在日界如果有哪个女人自己绝对不能动,那就是神内时雨。他今天会出现在这里,也完全是被人逼迫的。
  花半夏刚好看到了那一段,就顺便讲给水无念听。
  那位强势的后宫负责人,她嫉妒江冽尘对神内时雨的宠爱,更怕她的存在威胁到自己的地位。于是她指使孟昭,去【网页版此处省略17字,请自行想象】,到时江冽尘定会倒足胃口,再也不会稀罕她了。
  孟昭何尝不知道,那位神内主子在大人心里的地位,可比这位中宫主子高多了。虽然大人一心图谋霸业,对任何人都未必有什么真感情,但他的权威却是不容冒犯的。自己去做这种事,被大人知道了是会s的呀!大人的手段何等残酷,他光是想想就不寒而栗。
  那位中宫主子却说:“你要是不去,现在就会s。乖乖听我吩咐,好歹你临s前还能***。”
  她还要求他,办完事后就立刻zs,让此事成为他的个人行为,与自己毫无关系。毕竟,事成后他无论如何都会s,早早自行了断,好歹能免受江冽尘的****。
  孟昭不是没有想过,将这事暗中通报江冽尘。但那位中宫主子在日界到处都是眼线,她完全可以确保,自己在来得及将消息送到大人手中之前,就再也发不出声音了。
  此事,他别无选择。
  

snaptime:2020-09-29 16:40:24  .exectime: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