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世帝尊》全文阅读

作者:幻之以  邪世帝尊最新章节  邪世帝尊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邪世帝尊最新章节第1801章 舞流年(20-10-27)      第1800章 毁灭之道(20-10-27)      第1799章 冷宫怨(20-10-27)     

第1792章 禁足

房子的周围杂草丛生,墙上爬着斑驳的苔痕,又罩着一层黑黑的影。门的外层被剥了一块块,凹凸不平。
  神内时雨推开冰凉又粗糙的门,“吱吖”一声,光线终于刺破了长久的黑暗。窗台积了厚厚的灰。空气蘸着湿湿的霉味,扑鼻而来。
  因项链一事,江冽尘不但罚她禁足思过,还将她和菲丽卡拆开,让她一个人搬去间又旧又偏僻的屋子里住,相当于打入冷宫,更是让下人克扣她的吃穿用度。
  给你权力你不要,我就让你体会一下没有权力,谁都可以踩你一脚的感觉。
  神内时雨当时什么话都没有说。她知道不管说什么,他都不可能听得进去。
  她最初就不曾为获得权力而欣喜,如今也不会为剥夺权力而沮丧。在这日界,她一直都只是她自己,也只想做她自己,而不是任何人的附庸。
  她只是平静的提出,先让自己进去收拾一些换洗衣服和随身物品,收拾完马上就搬。
  现在,她就站在江冽尘为她安排的“新居”门口。
  “光之种,点燃吧。”神内时雨念起咒语,手心托着燃起火焰的光之种。借着一星半点的火焰,她看到屋子里的一切。
  旧床,旧桌,旧柜子……落满了厚厚的灰,木屑撒了一地,似乎很久都没人住过了。总有一丝丝的凄惨哭喊萦绕在上空,像幽灵一样挥之不去,似乎这里就是永恒的黑夜,连一点微光也不愿光临。
  上空,墙面,房子,都只有阴霾,冷冷的。
  她缩回了门外,一颗心怦怦直跳,深深吸了一口气。凉风裹挟着丝丝孤寂的哭嚎而来,她的心吊了起来,好像有人在敲击那面破落的墙,叩叩,叩叩,以此为乐。
  “又有人来了?”似乎有人的声音从墙的另一面传来,又尖又细,却传到了神内时雨耳中,好似森森的风。
  神内时雨打了个寒战,下意识摘下腰间的宝石护符,用双手的手心裹住它,魔法的能量在其中流淌,带着令人安心的力量穿透时空,就好像它一直是照进心里的一道光芒。
  她记得菲丽卡的话,轻声重复吟唱着微笑咒语。一只蝴蝶掠过周遭的阴霾,带着魔法的讯息抵达时雨身边“小雨,别害怕,念微笑咒语,我们的心永远靠在一起。用上我们的魔法,驱散眼前的恐惧。”
  神内时雨鼻子一酸,泪珠轻轻地溢出了眼眶。她用力点点头,握紧了手中的宝石护符。
  是啊,自己不能害怕,不然会让姐姐更担心的。
  讯息像是指明了一点点方向,她闭上眼睛,继续轻声吟唱着微笑咒语。
  像是一首韵律特别的歌谣,荡漾着特殊的魔力。周围飘着一点一点的萤光,像轻盈的雪,落在地上,藏在其中的魔力徐徐漾开,带着微笑的力量,穿透深远的时光,驱散着身旁的阴云。
  神内时雨感觉到了什么,睁开双眼,察觉到身边的变化,不由惊喜地莞尔。念吧,继续念,让微笑的咒语慢慢地流到心里。
  她轻轻一跃,身后撒下魔法的光粒,双手托起洁白的光球,继续吟唱着咒语,带着温暖的祝福,浅蓝的魔法阵骤然闪现:“让大家绽放笑容吧。”
  无数的小小雪球,宛若夏日的萤火虫,纷纷扬扬,飘向房子的上空,落向周围的小片土地,坠入别的院落里。
  这个魔法,也循着菲雨之间特殊的感应,传到了上杉菲丽卡的心里。
  她放下手中的弓,仰望远方的天空,似乎感觉到了微笑咒语的魔力。莞尔一笑,心头涌上细细的暖流,抬起手,吟唱微笑咒语,指尖发出微微的光亮,温暖而耀眼。
  带着她们彼此的祝愿和笑容,魔法的力量穿透心灵,连起两颗心。特别的魔法,裹着她们心里的温柔。
  神内时雨尚未停止,魔力在手心继续凝聚,从魔法阵中飞出数只蝴蝶,按照既定的轨迹舞出绚烂的弧形,然后分散,飞向不同的地方。她浅浅一笑,收回了飞行的魔法,稳稳落地。
  院边的围墙有个小破洞,旁边散落着些碎碎的砖块。神内时雨正预备用魔法修补好这个破洞,便有人从洞里塞了东西进来,是一只储物戒指。
  “是空间戒指?”神内时雨惊喜的接了过来。
  如语音通讯器一般,储物戒指也有多个称呼,有叫空间戒指的,自然也有叫纳戒的,本质上还是同一种东西。
  戒指里是一些简单的工具,以及装点房子的材料,还有几盏灯。她谢过霄影,就将东西逐一取出。
  小屋的周围散了些凌乱的碎瓦片,大约是许久没有人住了吧,又几乎无人打理,总有些许破落的气息。不过,没有关系,神内时雨轻轻扬起嘴角,再度凝聚魔力。
  随着魔法阵的运转,地上的碎砖块、碎瓦片随着魔法的操控凌空飞起,回到原位。在魔力的影响下,它们拼合起来的裂缝慢慢弥合,最后消失,完好如初。
  接着,她迈进了房门,打开窗户,借助霄影送来的东西,动手整理房子。
  房子的陈设很简单,不大,窗外照射进来的光刺破了黑暗。掸开厚厚的灰,家具是温暖的原木色,她想她知道怎么办了。
  墙的颜色实在暗沉,也许白色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是一种补光的原理,颜色越是浅,对光的反射系数便越发高,深色则会吸收光线。
  神内时雨从材料中挑出白色的墙布,贴在墙上,又装好了灯,屋内多了几分亮光。
  她又将门和外墙,利用工具稍作了简单的翻新。原木色和白色的搭配,简单,却温暖。
  不得不说,工具真多真齐全?
  一阵忙活下来有些累,神内时雨擦去头上的汗珠,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翻出收拾过来的东西,将它们整整齐齐地放好。又在戒指里找出一些小装饰,点缀在墙上。
  怎么说也是自己住的地方,还不知道要住多久,环境好了心情也会好些。
  视线又转向桌子,桌子……桌子是不是也缺了些什么呢?神内时雨走到桌前,继续在戒指里翻找。
  首先找到的是白羽吊坠,她拿出来放到了桌子上。又将一些换洗衣物,尺八,还有几本书都分门别类的放好。
  她和夏青萍不同,夏青萍不喜欢看书,神内时雨却离不开书。她喜欢从书中汲取各种丰富的文化和思想,仿佛这是一片独属于她的精神土壤,让她可以在这里感受阳光和雨露的浇灌,茁壮成长。
  有书,有尺八,同时她也不会耽搁练习魔法,神内时雨倒觉得这禁足的日子没有那么难熬了。不用见到江冽尘,不用为他的喜怒无常担惊受怕,反而让她有了更多的自由空间。
  至于那个卖力挑拨,只为将自己送进来的夏青萍,神内时雨也没有多少怨恨。
  她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取悦江冽尘,请自己帮忙不成,就挟怨报复,但就算自己不好了,她也不会好。她比自己还大了几岁,却连这个最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
  她以为把自己送进来,她就赢了,但自己在这里依然可以找到内心的平静,她却要在外面汲汲钻营,挖空心思的想着怎么去赢取一个恶魔的真心,结局可想而知。像这样一个人,还有什么值得自己怨恨的呢?
  神内时雨几乎将自己的戒指翻了一个遍,最后从深处找到了一个纯白色的相框。
  它被放在了最里面,这并不是她在日界买过的东西,似乎是在现实就放进来的。之前她还一直没注意到。若不是今天对戒指里的东西来了个大清理,还不知道它要继续在黑暗中躺多久。
  带着好奇,又带着隐隐的期待,神内时雨在床边坐下,捧起相框,摩挲着相框上的玻璃,目光几乎是立刻就被里面的照片牢牢抓住。
  照片像是有魔力一般,唤起了她沉睡在心底的,某种熟悉的感觉。
  照片上,是一树的樱花,像点缀天空的云霞。照片上,一边是黑发碧眸的男孩,一边是上杉菲丽卡,她肩上趴着一只黑猫和一匹白色的小天马。神内时雨夹在中间,抱着一只金黄色的小绵羊。
  三个孩子的身后,是一名褐发披肩的碧瞳女子,和一名黑发蓝眸的男子,神内时雨和女子的面容十分相似,男孩则与男子更相似;上杉菲丽卡的身边是一名披着长发的女子,与时雨身后的男子几乎一模一样。大家的笑容都格外灿烂。
  看到这张照片,神内时雨触景生情,她尝试读取照片中的记忆,但这需要消耗不少魔力,她今天又已经使用了过多魔法,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能读到。
  不过,还来不及失望,很快她又惊觉那照片上的人,竟是隐隐约约和一段梦境重合了!
  那是自己和家里人一起野餐赏花的回忆,现在她竟然可以凭着逐渐鲜明起来的记忆,将照片上的人和梦境一一对号入座,甚至脑中还会闪现出一些片段式的画面,他们曾是怎样的亲密无间……这让她一时有些迷茫,落寞,却又感动不已。
  “爸爸,妈妈,姑姑……”看着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庞,神内时雨鼻头一酸,泪又涌了出来,循着残留在记忆里的梦境,喊出了在心里藏了许久的称呼她曾在梦里不止一次的见过他们,那些有他们在的梦境无比清晰。“你们在哪儿……”
  看似是非常方便的魔法,实际上也有着很多限制。
  之前也说过物不是人了,按理说物品是不具备大脑的记忆功能,或者有肌肉记忆能力的。不过,有些特殊的,有“灵”的物品,还是一定程度上,能让人读取到一定时间段的记忆,只是很少,不如读活人的记忆读得多。
  而死物,是完全没灵性的,你不可能读取到任何记忆,哪怕是一点点。
  同理,需要补充说明的是,读取活人也不是万能的,实在是做不到将其一生读完,且对方实力更强的话,你基本上是探测不了的。
  又或者说,对方身上有保护自己记忆不被读取到的能力,更有甚者,不允许你读取记忆,排斥乃至攻击你,那你的读取结果显然又是失败的了。
  如若因此你就觉得读取物品比活人更好,那就错了,即便物品不会排斥你攻击你,但你能读取到的信息实在太少了,无什么有用信息,这跟没读几乎没有任何区别,甚至还会浪费你使用魔法的时间与精力。
  故此,一般来说,是不会轻易对什么人,或者什么物品,皆使用读取记忆的魔法的。毕竟,没有那个必要。
  假设你要是随便读取人家记忆,可能人家还觉得你不信任自己呢,于是跟你断了,从此你会少一个同伴,多一个对手甚至是敌人,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还有一点很重要,有时人们看到,使用魔法的人“凭空变出”了某种东西,感到很神奇,但事实上,没有任何一种东西是能够“凭空变出”的。
  此前菲雨变花环和花,那是因为地点就在花园,有客观条件,表面看来是把花环“凭空变出来”,说白了就是把东西加工制作,再戴在她们头上。如果本身不存在,任谁都不可能让东西凭空出现。
  神内时雨一直抱着那个相框坐了很久,以这张照片为契机,她想起了更多沉睡在记忆里的往事。
  刚刚来到天昙的时候,她面对这个陌生的世界很害怕,是墨孤城救的她,才避免她“一上来就挂”。
  到了风界,她也很自然地“跟着”墨孤城,因为池也虽然让她觉得熟悉,但他对她的好却让她有些害怕,担心他们现实中是仇人。
  既然不确定现实中与池也是什么关系,那不妨跟天昙中新的人建立关系?于是比起令人害怕的熟悉感,倒不如选择让自己安心的救命恩人。
  头回跟着墨孤城在风界阵营内做任务,自己懵懵懂懂的,同样算是新人的墨孤城,却还是耐下心来教她。
  墨孤城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感情,也不想过多去和其它队的人进行社交,如若不是她跟其它队之人关系还行的话,也许他们一队都要直接被孤立了。
  但,神内时雨也不会冒昧的去劝说他打开心扉,多结交朋友等等,她尊重他的生活方式。
  不少人都不懂“古人云,砥砺岂必多,一璧生万珉”的道理,也便是说,朋友在精,而不在多。
  有的人显得不合群,看起来似乎一个朋友都没有,其实也并非他们完全孤独怪异,而是他懂得去远离不符合自己内心标准的社交圈。他们不愿意为了社交而社交,让自己变得空虚疲惫。
  远离低质社交,不要把太多的人请到你的朋友圈。结交太多无用的人,容易迷失自己,朋友从来就不在多,贵在其真心。
  所以说,放弃一些没必要的社交,多留精力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你的生活质量才能够越来越高。
  一个人看问题的角度和立场,是受其所处位置的限制,正所谓人以群分,你在什么样的圈子,就容易变成什么样的人。
  需要妹妹操心的哥哥……不知为何,更让神内时雨有了另一种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与对池也时不同,她知晓,那不会是自己的仇人。
  

snaptime:2020-10-27 23:22:43  .exectime:0.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