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来》全文阅读

作者:烽火戏诸侯  剑来最新章节  剑来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剑来最新章节第八百八十四章 天下一词(21-04-16)      第八百八十三章 看酒(21-04-16)      第八百八十二章 花实(21-04-16)     

第八百八十一章 眼神

陈平安双指捻动手中的那根青竹筷子,“怎么说?”
  陆尾说道:“能活就活。”
  寄人篱下,不得不低头,此刻形势不由人,说软话没有用处,撂狠话一样毫无意义。
  就像陆尾之前所说,山高水长,希望这位行事跋扈的年轻隐官,好自为之。天地四时交替,风水轮流转,总有重新算账的机会。
  陆尾似乎有了决断,犹有闲心瞥了眼那根仅剩的青竹筷子。
  陈平安之前以一根筷子作剑,直接劈开一张替身的斩尸符。
  这等剑术,如此杀力,只能是一位仙人境剑修,不做第二想。
  关键是这一剑太过玄妙,剑道轨迹,就像一小段绝对笔直的线条。
  一剑递出,剑光直落,无视光阴长河的流淌,无视天地灵气的聚散,这就是传说中的术近乎道。
  而天底下最直道而行的神灵“神通”,就是比万千术法更早雨落人间的剑术。
  “不曾想陆老前辈如此硬气,陆氏门风终于让我高看一眼了。”
  陈平安问道:“能活就活?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一死亦可?”
  陆尾嗤笑一声。
  想让我摇尾乞怜,休想。
  对于剑法,陆尾还真所知甚多。
  所谓的“不是剑修,不可妄言剑术”,当然是年轻隐官拿话恶心人,故意小觑了这位陆氏老祖。
  其实关于人间剑道和天下术法的渊源,中土陆氏不敢说已经掌握十之八九的真相,但是比起山上顶尖宗门,确实要知晓一部老黄历前边的太多秘密。
  别看陆尾这会儿的神色瞧着镇定自若,其实心湖的惊涛骇浪,只会比太后南簪更多。
  难道家族那封密信上的谍报有误,其实陈平安尚未归还境界,或者说与陆掌教悄悄做了买卖,保留了一部分白玉京道法,以备不时之需,就像拿来针对今天的局面?
  这个老祖唉,以他的通天道法,难道就算不到今天这场灾殃吗?
  斩断红尘线、跳出三界外,故而额外吝啬祖荫,不愿与中土陆氏有任何瓜葛牵连?
  只是你陆沉不照拂陆氏子弟也就罢了,只是何至于如此坑害自己。
  按照陆氏家谱上边的辈分,陆尾得称呼白玉京三掌教一声叔祖。
  陆尾心思急转。
  或者说是这位“剑主”,已经掌握了数条剑术大道?
  问题在于陆氏家族的那座占星台,并无关于此事的任何记载。
  在这件比天大的事情上,陆氏家主和那几位观测星象的观天者,以及那拨负责查漏补缺的岳渎祝史、天台司辰师,对自己这个离乡多年、即将回归家族的陆氏老祖,绝对不敢、也不宜有任何隐瞒。
  因为陈平安只要从那个古老存在,每学习到一条剑道,一种剑术,就会大道显化而生,引发天象异动。
  可能是某颗远古星辰的坠落,或是某段光阴长河的突兀干涸!
  在当年陈平安走上那座小镇廊桥之后,中土陆氏得知消息,立即就有了一番大动作,家主亲自领衔坐镇司天台,不惜耗费了极大精力,追踪此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敢有丝毫懈怠。
  将那几拨专门负责勘验剑道走势的陆氏观天者,这些年的闭关不出,形容成为“目不转睛”,毫不夸张。
  与陆尾同出宗房的陆台,当年为何会单独游历宝瓶洲,又为何会在桂花岛渡船之上恰好与陈平安相逢?
  就是陆氏百思不得其解一事,为何已经获得认可的“剑主”,一位新任“持剑者”,非但没有成为一位剑修,甚至没有学成任何一门剑术。
  所以才需要有人来到陈平安身边,就近观测此事。
  至于陆台自己则一直被蒙在鼓里。
  最终那个被家族寄予厚望、却选择忘恩负义行事的宗房子弟,狠狠摆了家族一道。
  就因为陆台在桐叶洲自作主张地泄露天机,差点将整个中土陆氏,连同宗房加上所有旁支,全部拽入一座无底深渊。
  陆尾是事后得知,当年在家族的那座司天台,因此出现了一口无止境的巨大古井,笼罩住所有的观天者,暗无天日。
  所幸这等古无记载、惊世骇俗的天地异象,只是一闪而逝,快得就像从无出现过,但越是如此,阴阳家陆氏就越清楚其中的轻重利害。
  一着不慎,即是覆巢之凶象。
  邹子可恨!可怕邹子!
  陈平安说道:“朋友的朋友,未必是朋友,敌人的敌人却可能成为朋友。邹子算计过我,也算计你们,所以说我们在这件事上,是有机会达成共识的。”
  陆尾不露声色,内心却是悚然一惊。
  陈平安神情闲适,手持一根竹筷,轻轻敲击已经翻转过来的桌面。
  不愧是仙家材质,常年不见天日的桌子反面,依旧没有丝毫劣迹。
  “陆前辈不要多想,方才这个用来试探前辈道法深浅的拙劣剑招,是我自创的剑术,远未圆满。”
  陈平安微笑道:“你们中土陆氏未能依循天象征兆,在我身上找到蛛丝马迹,绝对算不上什么失职,更不是我小小年纪就能够遮掩耳目,瞒天过海。要怪就怪当年小镇龙窑那边的勘验结果,误导了陆老前辈,说不定我不是什么天生的地仙资质,要更高些,是你和大骊地师们都看走眼了,很简单的道理,一旦某个起始的一就错了,之后何来一百一千一万的正确?皆是‘万一’才对吧,陆前辈身为堪舆家的宗师,以为然?”
  除此之外,陈平安还有一门剑术取名“片月”。
  一极简一至繁,刚好是两个极端。
  陈平安提起那根青竹竹筷,笑问道:“拿陆老前辈练练手,不会介意吧?反正不过是折损了一张真身符,又不是真身。”
  可怜南簪作为今天设宴待客的东道主,贵为大骊太后,结果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能插上嘴,也不敢随便开口。
  陈平安身边,站着一个能够掌控心弦的小陌,可陆尾毕竟是一位仙人境巅峰的阴阳家大修士,所以小陌只能为自家公子提供一些关于陆尾心湖的关键词语,以及零碎片段的“心声”,例如陆氏观天者,星辰坠落,长河干涸,陆氏岳渎祝史,天台司辰师,邹子……
  陆尾笑道:“陈山主自然当得起‘天资卓绝’一说。”
  不是什么天生剑胚,却能在后天温养出两把品秩极高的本命飞剑,最终成为一位名副其实的剑修。
  陆尾虽然不清楚为何那个存在,没有传授身为“剑主”的陈平安任何剑术,但是绝对不信是什么大骊朝廷看走眼,本命瓷烧造一事,是三山九侯先生传下的秘法,勘验资质,绝无问题。
  陈平安抬头看了眼天色,再稍稍转头,瞥了眼地上那张给大骊太后准备的挑灯符,此符要比那一炷云霞香的下场好不少,虽然坠地,还沾了些酒水,却依旧在缓缓燃烧。在今天的这局酒宴上,既像是南簪的保命符,又是陆绛的催命符。
  南簪顺着陈平安的视线,瞅了眼地上的符箓,她的内心焦急万分,翻江倒海。
  陈平安将那根筷子丢到桌上,刚好横在相对而坐的两人中间,将一张桌子对半分。
  南簪知道陈平安这个动作的深意,用心险恶至极!
  是问她,怕不怕大骊朝廷一分为二,陷入南北对峙的分裂格局。
  不是说陈平安可以单凭一己之力,就为曹枰在内的上柱国姓氏,为那些“棋子”作出决定,而是陈平安如今在大骊京城,一旦做出了某个立场鲜明的决定,那些棋盘上的数量繁杂、利益纠缠的棋子,就会自行权衡利弊,审时度势,趋利避害,寻求利益,最终“趋同”,与陈平安的那个决定相互依附。
  一颗颗位居庙堂、山上要津的重要棋子,或继续袖手观望,或暗中推波助澜,或干脆亲身走上赌桌……
  南簪只是凭借那串灵犀珠,记起了之前数世记忆,并不完整,只是恢复一部分记忆,这自然是陆尾早就在这件山上至宝上动了手脚,免得陆绛在这一世成为大骊太后南簪,头发长见识短,自以为是,不顾大局地一个发狠,陆绛就痴心妄想与家族划清界线,中土陆氏当然不是没有手段让南簪回心转意,只是如此一来,白白消耗手段,对中土陆氏,对大骊王朝,都不是什么好事。无论是皇帝宋和,还是藩王宋睦,极有可能,兄弟二人都会因此敌视中土陆氏。
  陆尾说道:“既然陈山主没有滥用剑术,说明双方还有商量的余地。”
  已经重新站在公子身后的小陌,听到这句话,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小陌只觉得开了眼界,好家伙,变着法子自寻死路。
  浩然天下的仙人境修士,胆子就这么大吗?佩服佩服,要是当年自己有这种胆子,早就去三教祖师干架了吧。
  陈平安点头说道:“也好,让我可以顺便知道陆氏祠堂里边的续命灯,是不是比一般祖师堂更高妙些,是否能够让一位仙人不跌境,仅仅是此生无望飞升而已。”
  抬起右手,从陈平安掌心的山河脉络当中,凭空浮现一枚六满印。
  陈平安手托一枚古老的五雷法印,“那就请你去跟某位外乡道友做个伴,巧了,两位都曾是仙人。”
  托月山一役,印章四面总计三十六尊“闭目”神灵,皆已被身负十四境道法的陈平安,“点睛”开天眼。
  祭出法印,雷君电母、雨师风神在内,三十六神灵同时睁眼,各司其职,衬托得陈平安如那手握阴阳造化的上古得道之士,在掌心自成天地,天道循环。
  陆尾脸色剧变,实在是由不得他故作镇静了。
  点燃续命灯,彻底脱胎换骨,更换一副皮囊,除了跌境,此外最怕一事,就是修士的魂飞魄散,却“死得不干不净”,魂魄被外人拘拿,脱困不得,不然就像落个类似“骨肉分离,天各一方”的尴尬境地,对于重塑肉身、魂魄的修道之人而言,一旦重新登山修道,却犹有“前世前身”的红尘纠缠,无异于雪上加霜。
  可陈平安只是一位剑修,至多还有纯粹武夫的身份,如何精通雷法符箓,关键还学了一门极为上乘的拘魂拿魄之法?
  以雷局锻造出来的炼狱,寻常练气士不知真正厉害所在,不知者无畏,深知内幕的阴阳家却是无比忌惮,雷局别称“天牢”!
  更让陆尾心生悲愤、再转为凄凉心境的,还是那枚法印的天字款,竟是以极其罕见的倒印法,篆刻“令,敕,沉,陆”四字!
  不是符箓大家,绝不敢如此颠倒行事,故而定是自家老祖陆沉的手笔无疑了!
  陆尾仍是不敢相信,一个修道岁月才半甲子的陈平安,就能够凭借自身符箓造诣,倒刻符文!
  况且这枚法印的品秩如此之高,存世如此之悠久。
  如果不是确定眼前青衫男子的身份,陆尾都要误以为是龙虎山天师府的某位黄紫贵人。
  陈平安喊道:“小陌。”
  南簪赶紧转头,伸手挡住那些符箓蹦碎开来的漫天符光。
  所幸又是一张用以替死换命的斩尸符。
  只是陆尾真身,依旧被小陌一只手牢牢按住。
  小陌双指并拢,轻轻拍了拍陆尾的肩头,再次将“陆尾”敲成粉碎。
  三张斩尸符,都已经用掉。
  南簪一脸呆滞。
  这就算是谈崩了?
  自己还没开口说话呢。
  既然陈平安都要与整个中土陆氏撕破脸了,一个陆绛能算什么?
  陆尾好像心知必死,语气平淡,“陈平安,你不要太欺人太甚了。要杀便杀,何必辱人。”
  那个小陌故意没有去动自己的这副真身。
  而那个心机深沉的年轻人,好像笃定自己要使用其余两张真相符,然后作壁上观,看戏?
  小陌感慨道:“天下学问,教人为难。既说人做人留一线,能饶人处且饶人,又教我们斩草除根不留后患,以免反受其害。”
  接下来一幕,更让陆尾道心不稳。
  青衫客掌心起雷局!
  雷法浩荡,道意精纯。
  陆尾愈发大惊失色,下意识身体后仰,结果被神出鬼没的小陌再次来到身后,伸手按住陆尾的肩头,微笑道:“既然心意已决,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躲个什么,显得不豪杰。”
  陈平安冷不丁说了一番让南簪如坠云雾的言语,“齐先生当初在骊珠洞天,能让陆尾求死不得,我当然差得远了,只能让你求死容易,觅活稍难。”
  “陆尾,以后在你家祠堂那边点灯续命了,还需记得一事,以后不管在何地何时,只要见着了我,就乖乖绕路走,不然对视一眼,等同问剑。”
  陆尾再无半点世外人的出尘气象,急匆匆说道:“陈平安,有话好说,本命瓷一事,实不相瞒,我确实无法擅自定夺,但是我可以马上飞剑传信中土陆氏,恳请家主亲自回信,一定给你一个确切答复!”
  陆尾当然不愿就此沦为一具魂魄分离的牵线傀儡,
  只见那个年轻人双手笼袖,笑眯起眼,思量片刻,视线偏移,“小陌啊,聊得好好的,又没让你动手,干嘛与陆老前辈怄气。”
  小陌立即点头道:“是小陌冲动了。”
  然后小陌拍了拍陆尾的肩膀,像是在拂去灰尘,“陆老前辈,别见怪啊,真要见怪,小陌也拦不住,只是切记,千千万万要藏好心事,我这个人心胸狭窄,不如公子多矣,所以只要被我发现一个眼神不对劲,一个脸色有煞气,我就打死你。”
  陆尾身体紧绷,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南簪则恨不得把桌对面那张笑脸挠出花来。
  陈平安身体前倾,重新拿回那根筷子,左手持筷,指了指一旁被小陌始终拘禁在原位的陆尾,“只需要我做一件小事?你和中土陆氏的胃口,可比南簪可要大多了。”
  每一次轻轻晃动,都看得南簪道心震颤。
  至于被指指点点的陆尾,作何感想,不得而知,反正肯定不好受。
  陆尾疑惑道:“陈山主何出此言,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连那桩小事都没说。”
  陈平安盯着陆尾,然后叹了口气,有些神色恍惚,自言自语道:“果然还是把我当做一棵田间垅边的稗草啊。”
  乡野间稗子,一年生草本,近水,稻田间沟渠旁,近水则生,所以就会有老农寻稗草,与稻苗区分开来,见到了就随手拔除。
  陈平安看着那个陆尾,摇头道:“可我如今已经读过不少书,不再是那个连本拳谱都不会看的窑工学徒了。”
  陈平安手持筷子,站起身,绕着桌子缓缓散步,瞥了眼桌子,既是自己的棋局,又是陆氏某种试图以天象地理作为更大棋盘的隐晦手段。
  说不定郑居中先前让自己不要选址桐叶洲,除了让自己倍感无力之外,还有某种深意?
  甚至就是一种需要自己去刨根问底的暗示?谜题谜底之所在,就与阴阳家陆氏有关?
  比如今天待客的南簪陆尾两人,一男一女,就涉及阴阳两卦的对峙。那么与此同理,宝瓶洲的上宗落魄山,与桐叶洲的未来下宗,自然而然,就存在一种类似的山势牵引,其实在陈平安看来,所谓的山水相依最大格局,难道不正是九洲与四海?
  没有任何征兆,小陌以双指割掉陆尾的那颗头颅,同时以后者体内蛰伏的无数条剑气,将其镇压,无法动用任何一件本命物。
  与此同时,刚刚闲庭信步绕桌一圈的陈平安,一个手腕翻转,驾驭雷局,将陆尾魂魄拘押其中。
  南簪咽了咽口水。
  陈平安手托雷局,继续散步,只是视线一直盯着那张桌面。
  小陌则将那颗头颅轻轻放回脖子上边,微微屈膝,左右张望一番,将那颗脑袋稍稍移了移位置,先前有点歪了。
  暂时死不了,好歹是个仙人。
  南簪脸色惨白,如丧考妣。
  疯子,都是疯子。
  南簪知道,真正的疯子,不是眼神炙热、脸色狰狞的人,而是眼前这两个,神色平静,心境古井无波的。
  话不多说,事没少做。
  陈平安收回视线,低头端详掌心雷局中的仙人魂魄,微笑道:“对不住前辈,如此斩杀仙人,确实是晚辈胜之不武了。稍等片刻,我还需要再捋一捋思路,才能牵起个线头。”
  归功于文庙功德林、与人云亦云楼以及大骊钦天监的三处藏书,又因为陈平安早就对中土陆氏“仰慕已久”,涉及到当年剑气长城的的十三之争,以及被邹子拿来针对自己的陆台和“刘材”,所以陈平安这些年对阴阳家和中土陆氏的暗中探询,可以说是不知疲倦。
  中土陆氏的一姓家学,就几乎等同于阴阳学,完全可以将陆氏视为浩然天下一座最大的钦天监,海纳百川,藏书极丰。
  就像宝瓶洲的云林姜氏,在从中土迁徙之前,祖上曾是上古时代的大祝,辅佐文庙礼圣,大祝负责祭祀祈祷之事,着青衣朱裳、无旒冕之祭服,常驻祠内,专事鬼神,职掌天下读祝,祈福祥永贞,天人和同,常有大年。
  而中土陆氏的先祖,在浩然历史上,曾是文庙六官之一的太卜。如今山下王朝六部衙门的别称,其实很大程度上就源于这上古文庙六官。而太卜其中一桩职责,就是负责看管一本极有来头的经书,那部后世三教百家皆有所涉猎的群经之首,在浩然天下的流传,并无任何禁止,读书人可能只需要花十几文钱,就能买上一本。但是还有两部大经,却是被束之高阁了,因为涉及到太多具体、详实的修行之法,前者如祖山、大岳,后者如两座储君之山,两部辅经,其中一部放在文庙功德林的麟台,另外一部的初刻初本,好像就藏于陆氏司天台一处名为芝兰署的秘境。
  不同于一般阴阳家五行相克的学说,传闻此书以艮卦开始,学问命理,如山之连绵。先前陆尾亲口说陆氏有地镜一篇,估计就是来自这部大经的分支。总之你陆尾所谓的那件小事,注定绕不开自己与落魄山的命理,甚至陆氏在桐叶洲北方地界,早有谋划了,比如为自己安排好了一处看似上天垂象的形胜之地,却是中土陆氏用以勘察三元九运、六甲值符的某种山川坐标。
  “我的人生轨迹如水长流,与我的山头不动,上下两宗遥遥对峙,双方共成经纬线?只不过你们中土陆氏的这场观道,还需要一条脉络的起始点,就是你们希望我答应的那件小事?事情肯定不大,我相信,但是这件小事,肯定在未来岁月里,牵扯出数量最多的伏线和引线。”
  “怎么,故伎重演,你们陆氏是把我当成那位大骊先帝了?”
  “陆尾,你自己说说看,该不该死?”
  陆尾的“尸体”呆坐原地,全部魂魄在那雷局内,如置身油锅,时刻承受那雷池天劫的煎熬,苦不堪言。
  不是陈平安的言语,戳中了这位陆氏老祖的心思,而是寥寥数语,像是“帮着”陆尾点破了天机。
  弃子。
  原来自己比南簪好不到哪里去,皆是那个家主陆升眼中可有可无的弃子。
  陈平安瞥了眼掌心牢笼内的陆尾魂魄,啧啧道:“竟然只是个被蒙在鼓里的可怜虫,有点让人失望了。”
  合拢手掌。
  五雷汇聚。
  如天地并拢,
  来自陆尾神魂的那种无声哀嚎,让仿佛刺破耳膜的南簪抱住脑袋,她才发现痛苦的来源,是自身道心的震颤和心湖的翻涌。
  陈平安抬起头,望向那个南簪。
  南簪满脸痛苦之色,艰难开口道:“我已经将那本命瓷的碎片,派人偷偷放回骊珠洞天了,在哪里,你自己找去,反正就在你家乡那边……此事老祖陆尾都不知晓,我当然要为自己某一条退路,但是到底藏在哪里,你只管自己取走我手上的这串灵犀珠,一探究竟……”
  按照南簪的小算盘,这个泥腿子跟陆氏老祖谈妥了,她大不了让人从小镇取回本命瓷,谈不拢,比如陆氏老祖准备将自己舍弃,那就怨不得自己独自跟陈平安做买卖了,你们陆氏真当大骊王朝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了?我是南簪,出身豫章郡的大骊太后,不是什么陆绛。
  陈平安用一种可怜的眼神望向南簪,“玩弄心计,凭你赢得过陆尾?想什么呢,那串灵犀珠,已经彻底作废了。趁着陆尾不在场,你不信邪的话,大可以试试看。”
  南簪如遭雷击,立即低头,伸手捻动一颗颗灵犀珠,原本蕴藉灵彩的珠子,好像失去了一层山水禁制障眼法,变得黯淡无光,呈现出一种枯死。
  小陌悄悄收起那份剥削掉灵犀珠的剑意,疑惑道:“公子,不问问看藏在何处?”
  陈平安以心声笑道:“我已经知道藏在哪里了,回头自己去取就是了。”
  反正离着自己的祖宅,就几步路。
  南簪抬起头,看了眼陈平安,再转过头,看着那个尸首分离的陆氏老祖。
  眼中恨意,已经一般多。
  但是这位大骊太后看待前者,一半恨意之外,犹有一半畏惧。
  “看在这个答案还算满意的份上,我就给你提个建议。”
  陈平安提醒道:“陆绛是谁,我不清楚,但是大骊太后,豫章郡南簪,我是早早见过的,以后做事情,要谋而后动。大骊宋氏不可一日无君,但是太后嘛,却可以在长春宫修行,长长久久,为国祈福。”
  “听得懂吗?”
  南簪神色木然,轻轻点头。
  陈平安又问道:“我信不过你的脑子,所以得多问一句,‘不可一日无君’,你真听懂了?”
  南簪还是点头。
  一句话两种意思,大骊宋氏皇帝宋和,必须在位,否则一国群龙无首,就会朝野震荡。
  再就是皇帝宋和如果万一出现意外了,朝廷那就得换个人,得马上有人继位,比如当天就换个皇帝,还是一样的不可一日无君。
  至于陆尾的一粒心神芥子,就像被强行塞入一副虚无缥缈的皮囊,见识到了一幅幅光阴画面。
  一处虚相的战场上,托月山大祖在内,十四位旧王座巅峰大妖一线排开,好像陆尾单独一人,在与它们对峙。
  使得陆尾一颗道心摇摇欲坠。
  在大地之上,旧王座大妖绯妃正在拖拽悬空大河。
  在一座大山之巅,有那名为元凶的巅峰大妖,身边站着河上姹女,有剑光像是朝陆尾笔直而来。
  ……
  在陆尾道心将碎之际。
  最终来到了那条陆尾再熟悉不过的杏花巷,那边有个中年汉子,摆了个贩卖糖葫芦的摊子。
  那个汉子,似笑非笑,似言非语,在与阴阳家陆氏老祖说一句话,“好久不见,废物陆尾。”
  道心砰然崩碎,如坠地琉璃盏。
  陆尾知道这明明是那年轻隐官的手笔,却依旧是难以遏制自己的心神失守。
  失魂落魄的那粒陆尾心神,之后被牵扯来到一处“府邸”门口,没有关门,里边有个修士,盘腿而坐,身前搁放有张书桌,好像在那边持笔书写什么。
  见着了陆尾,那人立即抬起头,满脸意外神色,还有几分激动,赶紧起身,走到门口,却是一步都不敢跨出,只是用蛮荒天下的大雅言殷勤问道:“这位道友,来自蛮荒何处?”
  陆尾精通蛮荒雅言,犹豫了一下,沙哑开口道:“中土陆氏。你是?”
  那人蓦然大笑起来:“好好,好极了,同是天涯沦落人。”
  有难同当,管你是来自家乡还是浩然。
  最好咱俩当个邻居,平时还有话聊。
  陆尾眼前“此人”,正是那个来自被打成两截的仙簪城的副城主银鹿,之前被陈平安拘拿了一魂一魄,丢在这边。
  仙簪城如今被两张山、水字符阻隔,作为蛮荒武库的瑶光福地,也没了。此地银鹿,羡慕死了那个好歹还有自由身的银鹿,从仙人境跌境玉璞怎么了,不一样还是偎红倚翠,每天在温柔乡里摸爬滚打,师尊玄圃一死,那个“自己”说不定都当上城主了。
  可怜自己,被关在这里,埋头写书。
  将所有关于蛮荒天下的见闻都记录在册。
  用那位年轻隐官的话说,如果不写够一百万字,就别想着重见天日了,如果内容质量尚可,说不定可以让他出去走走看看。
  在小天地之外的酒局那边。
  小陌突然轻声道:“公子。”
  陈平安此刻正低头看着蕴藏雷局的拳头,眼神异常明亮。
  听到小陌的称呼后,陈平安却置若罔闻。
  小陌只得再次喊了一声公子。
  陈平安这才抬起头,朝小陌笑了笑。
  南簪和陆尾,一直都觉得这个生面孔的“陌生”,是个来自剑气长城的护道人。
  其实不然,恰恰相反,小陌此次跟随陈平安做客皇宫,拜访两位故人,是为了在某种时刻,让小陌提醒他一定要克制。
  陈平安松开五指,陆尾瞬间魂魄归位,立即从袖中摸出一张紫青色符箓,抹在脖颈处。
  一个已经瓶颈的仙人,竟然在一次没有出手的情况下,就跌境为玉璞。
  这种山上的奇耻大辱,无以复加。
  如何对付这个陆氏老祖,陈平安其实选择不多,陆尾不是那个仙簪城银鹿,陈平安不太敢剥离魂魄,留在自己一座人身小天地的禁制当中,所以要么将其炼化全部魂魄,使得陆尾靠着一盏家族祠堂的续命灯,学那怀潜,重新修行。要么就是像现在这样使得对方跌境,唯一的意外,是陆尾的那颗道心,比起陈平安的预期设想,太过脆弱了。估计是齐先生,还有那邹子,都曾在陆尾那颗道心之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定然吃过大苦头。
  当然,如今勉强还得算上一个自己了。
  陈平安这几年一直将整个中土陆氏,视为一位十四境大修士的假想敌。
  现在看来,没有任何高估。
  即便对方没有一位飞升境,甚至哪怕没有一位仙人境,陈平安对中土陆氏的忌惮,都不会减少半点。
  今天的陆尾,只是被小陌压制,陈平安再顺水推舟做了点事情,根本谈不上什么与中土陆氏的对弈。
  陈平安从桌上拿起那根筷子,望向今日劫难可谓元气大伤的陆尾,“山高水长,好自为之。”
  陆尾好像变了一个人,点头道:“人要听劝,铭记在心。”
  方才在“来时路上”,那一袭青衫,双手笼袖,与陆尾的一粒心神并肩而行,转头笑问一句,你我皆凡俗,畏果不怕因?
  红尘万丈,苦海滔天,凡俗畏果,山巅怕因。
  陆尾当时根本不知如何作答。
  然后那一袭青衫又笑着拍了拍肚子,说了句怪话,“枵肠辘辘,饥不可堪。试问陆君,如何是好?”
  陆尾依旧无言以对。
  桌旁停步,陈平安说道:“以后就别纠缠大骊了,听不听随你们。”
  陆尾看了眼那个陆绛。
  陈平安最后笑道:“你们中土陆氏的此次问剑,我陈平安和落魄山,即刻起就算正式领剑了。”
  陆尾站起身,朝陈平安打了个道门稽首,就此身形消散。
  只留下一个茫然失措、狐疑不定的南簪。
  倒是干脆一鼓作气宰掉那个陆尾啊?!就这么放虎归山了?
  陈平安将那根筷子随手丢在桌上,笑呵呵道:“你这是教我做事?”
  南簪就像被掐住脖子。
  今天真是见鬼了,一句心声说不得,难道心事都想不成?
  陈平安指了指那根筷子,“送你了,可以当一支簪子别在头上,每天照镜子的时候拿来提醒自己,已经不是陆绛的南簪,簪子难簪。”
  南簪犹豫了一下,还是去拿起桌边那根筷子。
  陈平安沉默片刻,没有立即离去。
  南簪也不敢多说什么,就那么站着,只是这会儿绕在身后,那只攥着那根青竹筷子的手,青筋暴起。
  结果对方笑着来了一句,“收礼不道谢啊,谁惯你的臭毛病?”
  南簪只得病恹恹敛衽施了个万福,挤出一个笑脸,与那人道了一声谢。
  陈平安带着小陌一起离去。
  南簪一番天人交战,还是以心声向那个青衫背影追问道:“我真能与中土陆氏就此撇清关系?”
  陈平安头也没转,“天晓得。”
  一起走向那处宫门,两侧都是高大墙壁。
  陈平安说道:“陌路相逢,各结各缘,世道生活,各还各债。”
  小陌眼睛一亮,道:“被公子这么一说,才知道原来小陌误打误撞,给自己取了这么个好名字。”
  陈平安笑着点头道:“陌生这个名字很大,喜烛这个道号很喜庆,小陌这个小名很小。”
  小陌沉默片刻,试探性问道:“公子,我有几把本命飞剑,不如都帮着改个名字吧?”
  “我确实擅长取名一事,但是一般不轻易出手。”
  初一,十五。
  账簿,砍柴。
  当然还有那暖树和景清。
  被伤过心呐。
  不过这笔旧账,跟暖树小丫头没关系,得全部算在陈灵均头上。
  陈平安转头问道:“到底是几把本命飞剑?”
  小陌赧颜笑道:“只有四把,品秩都一般。”
  陈平安拍了拍小陌的肩膀,“小陌啊,经不起夸了不是,这么不会说话。”
  小陌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以心声说道:“公子,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陈平安笑道:“那就别说了。”
  小陌嗯了一声,就没有将那个想法说出口。
  在那远古大地之上,那会儿小陌刚刚学成剑术,开始仗剑游历天下,曾经有幸亲眼见到一个存在,来自天上,行走人间。
  身边的公子,就很像那个“人”啊。
  岁月悠悠,万年之后,小陌都记不得对方的一切容貌、嗓音了,不知为何,小陌也忘记了遇到了对方后,双方到底聊了什么,还是其实什么都没说,反正就只留下了一个模糊的印象,让小陌万年不曾磨灭,时至今日,小陌就只记得对方,好像脾气极好极好,那个唯一剩下的印象,很没有道理可讲了。
  对方看天地万物、有灵众生的时候,也就是这般眼神温柔。
  

snaptime:2021-04-19 23:31:12  .exectime:0.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