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调查局》全文阅读

作者:骁骑校  罪恶调查局最新章节  罪恶调查局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罪恶调查局最新章节第一百二十章从来就没有救世主(18-04-21)      第一百一十九章告御状(18-04-20)      第一百一十八章绞刑架下的报告(18-04-19)     

第一百一十六章教法


这次行动依然是瞒着单位干的,四个人以去迪拜旅游为名请的假,一应费用全部由卢振宇承担,在临行前,胡萌把小雨涵办了全托,这孩子虽然年纪小,但是远比同龄人懂事的多,她知道萌萌姐姐是救接妈妈的,高兴地不得了,说自己一定乖乖等着,不调皮。
近江玉檀国际机场,飞往迪拜的阿联酋航空的空客A380班机准备起飞了,卢振宇还在平板上看刘汉东给自己发来的邮件,这份资料远比他在网上搜集的关于科林的一切要详尽深入的多。
科林王国,政局并不稳定,主少国疑,大权旁落,年轻的国王阿米尔.赛义德.萨利赫并不在国内执政,而是远在英国的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读书,就是为了避开政治漩涡,科林国内的经济支柱主要是依靠埃克森.美孚和中炎黄这两大外资企业,政治情况恶化,宗教势力抬头,依然实行伊斯兰教法,偷盗要砍手,女人不得驾驶车辆,没有男人陪同不得出门,政府机关人浮于事,效率低下,贪污盛行,总之,这是一个很烂的中东小国。
卢振宇看完,掩卷长思,文字中似乎带着刘汉东的遗憾和不甘,即便是作为外人,毕竟是参加了这个国家的重生之战,付出那么多血的代价之后依然回到老路,如何不让人唏嘘。
漫长的旅途在昏昏欲睡中结束,航班黎明时分抵达迪拜国际机场,此前大家已经做了充足的迪拜旅游攻略,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即便如此,还是被迪拜机场的奢华大气震动了一回,从机场出来,乘坐大巴来到迪拜市区,下榻预定的宾馆,当然不是七星帆船酒店,而是随便找了一家四星级酒店歇息,毕竟他们不是来旅游的,在迪拜逗留的时间也很短。
上午十点,卢振宇约的翻译到了,在中东地区的非旅游城市活动,没一个会说阿拉伯语的翻译是绝对不行的,这个翻译是刘汉东介绍的,安徽凤阳人,叫朱小强,在中东工作过好多年,非常熟悉当地的风土人情,是个很好的导游。
朱小强和大家见面的时候,四个人都微微吃了一惊,然后卢振宇和胡萌文讷不约而同的看向包子:“这是不是你失联的兄弟?”
其实倒不是两个人长得像,而是气质接近,穿衣打扮风格趋同,体型也是那种矮胖丝类,搞得包子有些紧张,担心和这位朱小强审美也撞车,那就多了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了。
好在朱小强对于胡萌没啥兴趣,也许心里早已评了分数,胡萌三分,文讷七分,毕竟在迪拜待久了,什么美女没见过,文讷这种混血美女在中国是稀罕物,到了中东也就是轻微惊艳的水平。
“既然是东哥介绍的朋友,我就陪你们去一趟科林。”朱小强向他们介绍了两条路径,首先科林王国对中国游客实行免签制,不需要办理签证了,第一条路是乘飞机过去,比较便捷高效,第二条是租一辆汽车开过去,好处是可以顺道看一看沙漠风光。
大家一致选第一条路,搭乘飞机前往目的地。
……
从迪拜机场起飞的阿航支线客机飞越波斯湾,抵达近在咫尺的科林王国,大气能见度极好,可以看到海边宏伟的炼油厂和港口,在机场上空盘旋等待降落的时候,乘客们可以从舷窗看到远处一望无际的沙漠和几处寥落的绿洲,机场很小,而且是军民两用的,另一侧停着的科林空军的中国造枭龙战机在阳光下闪着银光,候机楼低矮寒酸,一面科林国旗迎风飘扬,还没落地,浓郁的异国风情就扑面而来,这里和迪拜不同,这里更能展现出真正的中东风貌。
机场出关通道,乘客稀少,海关人员懒洋洋的在他们护照上盖了个戳子就放行了,出了机场,才体验到中东地区的酷暑,地表温度高达五十度以上,没有墨镜和头巾是万万不行的。
“看,那是一个中国人。”朱小强指着机场前的一尊真人大小的铜像说。
铜像一手提枪,一手挥舞,下面有阿文注解,朱小强说这个人叫秦显扬,是中炎黄的职工,在科林第一次内战中英勇牺牲,国王为表彰他的功绩立了这尊铜像。
“秦显扬是东哥的老战友,也是一个公司的同事。”朱小强说。
四人顶着大毒日头,在秦显扬的铜像前向这位战死在异国的同胞鞠躬致敬。
随后他们乘坐大巴前往市区,车上冷气很足,沿途除了荒凉还是荒凉,如果不是石油,这里就是不折不扣的不毛之地。
抵达塔基卡提老城,大家终于体会到正宗的中东风情,和迪拜那种人工城市不同,塔基卡提老城遍布低矮的平顶建筑,路上走的都是日本进口的二手车,宣礼塔的大喇叭放着经文,满街都是阿拉伯长袍和大胡子,一辆徐工生产的吊车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以为正在施工盖楼,却发现吊车的钩子下面吊着一个人。
“当地习惯使用吊车当绞刑架。”朱小强若无其事的解释道,“平叛的时候才狠呢,吊车不够用,路灯杆都挂满了,当时我也在这里,和东哥一起。”
当地只有两种可以住宿的酒店,一种是外国人开的高级酒店,一种是当地人开的旅馆,为安全起见,卢振宇咬牙在凯宾斯基开了两间房外带加床,两个女生住一起,三个男生住一起。
“我自己单住吧,这儿我熟。”朱小强才不愿意挤三人间,同时也对客户有些鄙夷,小气吧啦的,比东哥差远了。
酒店安排好之后,已经是下午了,卢振宇说现在去找人是不是有些晚了,朱小强说一点不晚,这儿的政府机关都是上午不上班,下午两点到三点才去办公室,晃悠一圈就下班,这个时间点正好。
“还有,女生就别去了,也别随便出门,没有男人陪同,当地人会认为你们是不检点的女人,拖到巷子里轮了都没地方说理去。”朱小强的话吓得文讷胡萌花容失色,打消了一同前往的想法,老老实实在酒店等消息。
三个男生打了辆出租车前往科林王国的宪兵司令部,路上朱小强又讲解了一番,科林的宪兵也有执法权,功能和警察有重叠,这位哈桑少校,以前还是中士的时候当过东哥的勤务兵,所以找他还是靠谱的。
到了宪兵司令部,朱小强一番交涉,铩羽而归,原来哈桑少校一周前被撤职法办了,卢振宇和包子面面相觑,这下只能找当地中国大使馆了。
中国大使馆是一栋白色的别墅,工作人员听他们讲了来意之后,明确表示爱莫能助,还训斥他们捕风捉影瞎胡闹。
“你们最好立刻回国,如果在当地制造了什么麻烦,给中科关系带来负面影响的话,别指望使馆给你们善后。”一个女性工作人员严厉的提醒他们。
从使馆出来,对面树荫下站着的两个人跑过来打招呼,原来这两位中国同胞也是来大使馆求助的,他们的一个女性朋友是位背包客,三个月前在塔基卡提旅行的时候被当地人强奸,报警后非但没得到救助,当事人还被警察抓了,据说要以通奸罪判处五年以上的监禁。
卢振宇火冒三丈:“这事儿大使馆不管么?”
那两人说大使馆当然不管,按照当地法律就该这么判,现在女孩家里都急疯了,老人身体不好又没出过国,只能委托朋友前来搭救,可是到了这种非世俗的宗教国家,不论是谁都一筹莫展。
朱小强说我想想办法吧,科林国内有很多中资企业,中炎黄是最大的,他们在当地有些关系,和大使馆那种官方路线不一样,企业办事毕竟更加灵活嘛,能找到中炎黄的朋友搭个桥牵个线,这事儿兴许能办了,最多就是花钱呗。
那两人感恩戴德,朱小强当即打了几个电话,说妥了,你们跟我走吧。
大家跟着朱小强来到海边的炼油厂,没进生产区域,在厂区附近的生活区见到了一位自称中炎黄项目经理的男人,这人晒得黝黑,大腹便便,一看就是国企干部,他和朱小强握了个手,说我正想请东哥出面帮我个忙呢。
原来中炎黄自己也遇上了麻烦事,他们有个年轻未婚的男性员工,因为和当地女子谈朋友被警察抓了,本来要斩首的,后来说情送礼,终于减刑成斩手,这样公司也认了,毕竟手砍下来还能接上,脑袋砍下来就接不上了,而且公司也预备好了对策,这边手砍下来就拿走用保鲜膜缠上放在便携式冰柜里,和人一起紧急送回中国断肢再植,专机都联系好了,可是忽然听说法庭方面也有了新的对策,把手砍下来之后直接丢绞肉机里面绞成肉泥……
“小朱,麻烦你一定请东哥说句话,不就是谈个对象日个B么,不至于砍手啊。”项目经理擦着汗说,“年轻人也是,管不住,给公司惹了大祸啊。”
大家听到这番话,心都拔凉拔凉的,啥也别说了,打道回府或许是最正确的选择。

snaptime:2018-04-21 21:42:11  .exectime:0.289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