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骷髅也疯狂》全文阅读

作者:眺望一八  网游之骷髅也疯狂最新章节  网游之骷髅也疯狂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网游之骷髅也疯狂最新章节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旺财的机缘(二合一)(20-09-09)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特殊的石门(二合一)(20-09-09)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特殊宠物蛋(二合一)(20-09-09)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沙漠之战(二合一)

“前辈,你在哪?快点出来接客了!”
  在苏然赶到那处沙洞的时候,并没有见到这蚀血鬼尊与人皇的身影,不过他也不意外,像蚀血鬼尊这样的路痴,迷路是正常操作。
  见没有回音,苏然便钻进沙洞,来到了五米高的沙屋前,用力敲着门,又将原话喊了一遍。
  “谁这么没有礼貌,大吼大叫干什么?!”
  瞎婆婆那阴恻恻的声音从屋子里传了过来,紧接着,那蹒跚的脚步声响起,朝着这边缓缓走来。
  “嘎吱~”
  门开,已经恢复年轻的瞎婆婆出现在了苏然面前。
  “前辈,是我!”
  苏然连忙迎过去,指了指自己的头颅说道,“之前您交给我一个任务,让我将人皇带过来,您没忘记吧?”
  “原来是你小子,我还没到那健忘的年纪,进来吧。”
  瞎婆婆在看清苏然的装扮后,转身找了个凳子坐下,因为无字天书的缘故,瞎婆婆重新获得了视力,并焕发了第二春,再称呼她瞎婆婆还真有些不合适了,不过,这NPC叫什么是系统设置好的,并不会因为视线的好坏而改变,苏然没有在乎这称呼的问题,反正叫前辈,又不直呼名讳,这万金油的称呼,一点毛病都没有。
  “进屋也行,外面风大,容易闪着舌头。”
  苏然也不跟瞎婆婆客气,直接钻进了昏暗的屋子,他担心在外面会暴露自己,人皇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追杀过来,要是让他看见自己和瞎婆婆勾结,给蚀血鬼尊指路,那自己的覆水难收身份,也就要被剥夺了。
  想到这个后果,苏然怎能不重视,他先是瞥了眼身后,这才对着瞎婆婆说道:“前辈,我想问您个问题,您对鬼族有什么看法?”
  这是苏然给瞎婆婆打预防针,别到时候蚀血鬼尊一出现,再和人皇联手对付蚀血鬼尊,那多不好。
  这种局面不是他愿意见到的,先探探瞎婆婆的口风再说。
  “鬼族?”
  瞎婆婆面色一沉,“怎么,你和鬼族也有联系?”
  “这怎么可能!”
  苏然赶紧拒绝,他算是看明白了,这神魔大陆上的NPC,都被系统洗了脑,对于鬼族无比憎恶,呃不对,他领地的奸商殷斯就没有这毛病,对于鬼王旱魃一点敌意都没有。
  “前辈您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说,人皇正在死亡沙漠追赶着鬼族的蚀血鬼尊,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来到这里了!”
  “什么?!”
  听闻此言,瞎婆婆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目光凌厉,杀意开始升腾,“好,好!人皇终于要来了!”
  “前辈,我的意思是,那蚀血鬼尊也要来。”
  苏然有些无语,这瞎婆婆怎么听三不听四,这蚀血鬼尊的含金量,还比不上一个小小的人皇吗?
  人皇追杀蚀血鬼尊,就不好奇这里面的缘由么?
  真是的!
  “知道了。”
  瞎婆婆深深地看了苏然一眼,并没有在蚀血鬼尊身上发表任何评论,随即,掏出一条墨色绸缎,在她的周围悬浮缠绕,灵性十足,一看就是极品宝物,比他手中的冰晶骨镰强了不知多少倍,根本没有可比性。
  苏然所在意的并不是这条墨色绸缎,而是在腹诽瞎婆婆的心机,这女人的城府也太深了,离着这么近,他愣是没有看出这女人和蚀血鬼尊到底有没有仇怨,是和人皇一起联手对付鬼尊呢,还是和鬼尊一起联手对付人皇,多说一个字能死啊?
  “前辈,您打算先对付鬼尊还是人皇?”
  苏然不死心的问道,想要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不该问的别问,到时你自会知道。”
  瞎婆婆的一句话,彻底打消了苏然的念头,这让他郁闷的撇了撇嘴,召唤出旺财骑在上面,随时准备隐身避开即将到来的人皇。
  然而。
  时间过去了将近五分钟,别说鬼尊和人皇了,周围连个动静都没有,氛围越来越沉闷,还好苏然的骷髅角色不需要呼吸,不然的话,连呼吸都会变得费劲不少。
  “这就是你说的快到了?”
  瞎婆婆扭头看向苏然,怒容显现,“若是敢骗我,拿你是问!”
  “前辈,我怎么敢骗您呢,这蚀血鬼尊是个路痴,就算知道坐标,它也不一定能找到这里,没办法,还是耐心等等吧。”
  苏然知道,就算焦急也没有用,这蚀血鬼尊被封印了这么多万年,语言能力没有蜕化就已经很不错了,再指望他认识路,还真有些难为他了。
  “路痴?你和蚀血鬼尊很熟?”
  瞎婆婆用狐疑的目光看向苏然,“你小子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
  “……”
  苏然这才意识到,是自己多嘴了。
  这下完犊子了,该怎么解释才能蒙混过关?
  这一瞬间,苏然想出了乱七八糟的理由,可连自己都不信,更不用说这个精明的NPC了。
  看着瞎婆婆那愈发凌厉的目光,苏然有种逃离此地的冲动,事已至此,他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前辈,我是个罪人,这蚀血鬼尊是我无意中放出来的,和它打过几次交道,它能引人皇来这里,正是我透露的坐标。”
  “人类,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玩火!”
  瞎婆婆不怒自威,凌厉的目光就像刀子一般,割在苏然的头颅上,还好有面具遮挡,这才没有太大的影响。
  “前辈,我又不是故意的,现在就算后悔也没用了,还有,这鬼族看起来不像传言中的那么嗜杀,最起码还愿意帮我引人皇,这只鬼尊还是很厚道的。”
  苏然小心翼翼的说道,还不忘观察着瞎婆婆的表情,只要她想动手,那就直接让旺财进入隐身状态,怕个毛!
  此时此刻,苏然为提前召唤出旺财而感到庆幸,只有安全得到保障,这样才能没有后顾之忧!
  “你说的没错。”
  出乎苏然意料的,这瞎婆婆瞬身气势骤然一收,凌厉的目光缓和了下来,“比起人族,这鬼族要强几十倍!”
  “那……前辈您的意思?”
  “不该问的别问。”
  靠!
  苏然被堵得不轻,这女人怎么这样,多说两句话能浪费多少唾沫星子?
  不过,从这话里不难听出,这女人短时间内是不会对自己动手的,他那紧绷的心情,这才放松了不少。
  “人类勇士,这么说,我交给你的卷轴,你并没有交给人皇?”
  瞎婆婆反问道,紧盯着苏然的眼睛。
  “卷轴?”
  苏然这才反应过来,他所接的任务,不止是将人皇引到死亡沙漠,还要将任务卷轴交给他!
  我去,竟然忘得一干二净!
  要不是瞎婆婆提起,苏然早就忘了还有这档子事,对此,他感到非常郁闷,本来任务进行的相当顺利,因为这张任务卷轴,必须要正面去面对人皇了……
  果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任务奖励这么丰厚,怎么可能没有难度?
  事实证明,系统是不会让自己钻这个漏洞的……
  “前辈,实不相瞒,您不说我还真忘了,只想着将人皇引到这里来,把卷轴给忽略了……”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去隐瞒反倒落了下乘,苏然索性实话实说,就算触怒这NPC那也没办法,只能自认倒霉了。
  要是因为这点,任务被判失败,那苏然也就没啥好说的,直接拍拍屁/股走人就行了。
  “难怪。”
  瞎婆婆并没有怪罪苏然,若有所思的自语道,“怪不得这么久了还没找到这里,因果未成,就算等再久都没有用!人类勇士,快去,趁现在人皇在这死亡沙漠,将卷轴交给他!”
  “前辈,您的意思是,我的任务还没有失败?”
  “别废话,快去快回!”
  “好嘞!”
  苏然哪里还会犹豫,骑旺财就窜出了沙屋,连门都没来得及关,轻车熟路的钻出沙洞,在明媚的阳光照耀下,一吐沉闷之气,终于不用看那女人的脸色了!
  只是……
  该怎么将任务卷轴交给人皇,还不用暴露自己的人族身份,这还真是个问题……
  可就在他苦恼这件事的时候,两道破空声从远处袭来,苏然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这才发现,蚀血鬼尊与人皇一前一后的身影,好家伙,终于找到坐标了,也太不容易了!
  耗费了这么长时间,这是绕着死亡沙漠转了多少圈啊?
  就算马拉松也没这么拼命的!
  不得不说,人皇也真够执着的,追了这么久也没有放弃,真是犟种碰着犟种,谁也不服谁……
  可是,现在不是见到他们的时候,在想出办法来之前,绝对不能将自己暴露出去!
  苏然还指望人族身份继续在皇城混下去,怎能轻易得罪人皇,这张任务卷轴,就像是烫手的山药,他感觉头都变大了,心情都变得有些烦躁。
  管他呢,先隐身再说!
  苏然暂时不再考虑这些,直接让旺财进入了隐身状态,寻找着合适的机会,将卷轴摔在人皇的脸上!
  要是蚀血鬼尊能够异军突起,将人皇击晕,这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么?
  船到桥头自然直,这事急不得!
  ……
  “奇怪,这里怎么什么都没有?”
  蚀血鬼尊找了老半天,总算是来到了苏然告诉它的坐标地点,别说人皇宿敌了,连只小怪都没有见到一只,这让它在疑惑的同时,也想到了一个可能,难道是那只死灵在忽悠他?
  不应该!
  他想起了死灵的种种表现,很快就将这个念头给打消了下去,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人皇的宿敌出去窜门子去了,还没有回来。
  既然如此,那就在这里与人皇周旋,逃了这么远,也该让人皇知道,他鬼尊就算处于虚弱状态,也不是好惹的!
  “鬼尊,怎么不逃了?”
  在后面紧追不舍的人皇,见到蚀血鬼尊的速度放缓后,眼中闪过一丝狂热,第一时间发动了攻击,将手中的双环连连碰撞,一道道风刃爆射而出,化作一张巨大的能量网,朝着蚀血鬼尊当头罩了下去。
  “小小人皇,也敢在本尊面前呈威,好大的胆子!”
  蚀血鬼尊一声怒喝,全身血气汹涌,气息翻滚升腾,化作一头猛兽,撕裂能量风网,杀向了不远处的人皇,从其狰狞的面孔来看,大有将人皇撕裂的势头,威猛至极!
  “没想到你都虚弱到这种程度了,还有这等实力,蚀血鬼尊,你的实力确实不凡!”
  见蚀血鬼尊凝聚出的化形招式,人皇感到很是惊讶,随即,冷笑一声,用嘲讽的语气说道,“我倒要看看,这样的招式你还能用出来几次!”
  “沙尘暴,给我起!”
  在血色猛兽扑来之前,人皇双手猛力一掀,一道狂风从地面而起,卷起了大量的黄沙,呼啸着撞向了袭来的猛兽,将其淹没在了里面,失去了踪影。
  可是,还不等人皇继续挑衅的,那头血色猛兽撕裂了这道威力强劲的沙尘暴,再度杀向了半空中的人皇。
  “这怎么可能?!”
  看着近在咫尺的血色猛兽,人皇切切实实的慌了,根本不敢用血肉之躯和这头猛兽硬碰硬,当即召唤出了一道风盾,借此抵挡猛兽,而他自己则是躲向一边,生怕受到波及。
  然而。
  令人皇意外的一幕发生了。
  血色猛兽在经历连续两次碰撞后,已经没有剩下多大的威力,用徒具其型来形容都不为过,在撞到风盾上的瞬间,当场解体,化作一缕缕血色能量,消失在了空气中。
  “哈哈哈,人皇,你就这点本事?”
  看到人皇吃了瘪,蚀血鬼尊放声大笑,将刚才逃亡时的憋屈全都发泄了出来,顺带着嘲讽道,“没想到这届的人皇实力这么弱,比起数万年前的人皇差得远了!”
  “你……纯粹是胡说八道!”
  人皇恼羞成怒,迅速调整好状态,朝着蚀血鬼尊杀了过去,怒吼连连,“我倒要看看,你还有多少本事,吃我一记狂风怒刃!”
  “唰!”
  一道放大了将近十倍的风刃出现在了这片空间中,撕裂空气的束缚,以狂暴的姿态,杀向了对面的蚀血鬼尊。
  “我去,一上来就放大招,这人皇莫不是疯了吧?”
  苏然作为旁观者,都能感受到这巨型风刃的可怕,自己要是被这道风刃击中,绝对连骨渣都不会剩……
  可就在这时,苏然意外发现,从远处飞来了一只火鸟,背上还坐着一个身穿火红色法袍的女性玩家,这让他感到很是诧异,忍不住自语道:“她怎么来了?”
  

snaptime:2020-09-26 13:18:08  .exectime:0.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