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路》全文阅读

作者:漫漫步归  簪缨路最新章节  簪缨路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簪缨路最新章节第1163章 赐饯饔人移玉食(中)(21-03-02)      第1162章 赐饯饔人移玉食(21-03-02)      第1161章 今比留侯更寿康(续二)(21-03-02)     

第1155章 昔虽郭令曾忧畏(续)

虽然李嗣源在占据真定府的这段时间之内,已经相继击溃和击败了好几路,试图夺取和进攻真定府的外地赵军,同时也狠手镇压和大规模株连了城内军民将吏,数次里应外合开门出降的企图;
  虽然他依旧牢牢掌握着全城上下的局面,而坐拥正定府城内堆积如山的钱粮辎重甲械;同时也对那些被兼并在自己麾下的赵军旧部,打散重组之余不吝犒赏和加赐,而以数千本部稳稳压制着他们。
  但是李嗣源所部作为外来的客军客将,在当地毫无人望和根基的先天不足,却是他最大的破绽和心病。因此,他哪怕再次享尽富贵荣华,也曾多次在梦中见到这及被反乱的士卒乱刀分尸而惊醒过来。
  所以,他哪怕明目张胆做了僭越之事后,却还是要掩耳盗铃一般的将那位被挟制的赵王王,给高高供奉在王宫大殿之上;而假以其名来发号施令,乃至是做一些抚恤孤寡、赈济百姓的收买人心之举。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李嗣源越发感受到自己其实是,坐在了一座即将被烧沸起来的热油釜上,随时都可能在下一刻=焚身殆尽;而不免暗自后悔起当初一时间的鬼迷心窍行举。但是已经到了这么一步,他也实在无路可走了。
  事实上他甚至怀疑,如果自己在明面敢于露出一丝的怯弱和退缩,也许不用城内这些对于王氏尚且抱有想念的军民百姓反乱,也许他麾下那些追随着奔逃出来的士卒,会为了事后的赦免和安身之所的许诺,毫不犹豫砍了自己的人头。
  但是就在这一天,李嗣源似乎终于等来了时来运转一般的,在巡城完毕一大圈之后,却接到来自真定府外郭西门的禀报,有一队外来人马扣城,并且自称是来自太平军的使者。
  虽然不知道这些太平军的使者,是如何穿过外围盘踞的各地赵军控制区,而深入到着成德镇的腹心之地,但是对于被击败之后就在一路颠沛流离、朝不保夕危机当中的李嗣源而言,这无疑就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
  我是分割线
  而在东都洛阳,明义坊南市里的老地方。依旧是那座大型楼台当中最高层。第三次秘密来访的周淮安,也正在饶有趣味的欣赏着下方表演高台上,被称为当代“旗亭画壁”一般的诗词唱和和吟诵的盛会。
  只是在这场别具一格的盛会当中,负责诗词唱和的不再是那些传统意义上的士人、学子们,而是一名名盛装打扮的花枝招展、活色生香而娇媚动人的伶人、倡优和歌姬、舞伎之属;
  只见她们三两成群配合着或独自抱着琵琶、横笛、管萧、箜篌等器乐,或又是在漫洒花雨中且歌且舞着,唱着作为应景的当世名家之作或又是新近流传甚广的诗赋歌子,而在一时间饶是热闹纷呈。
  当然了,在这场盛会背后,据说是来自荆湖、江东、淮南等相对文风鼎盛的不同地域,若干个士人、学子群体,想要暨此在洛都这个天下屈指可数还算保全完好的文坛舞台上,挪扬名声和引为相互角逐较劲的背景和影子;
  正所谓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的基本道理;尤其是当太平军入主东都之后,就此别设大讲习所而重新开考试之门,大举选拔在野人才的风声也是尘嚣渐上之际;
  因此按照传统科举沿袭下来的惯例,这时候就是各种有志仕途和晋身的学子士人们,在各种公众场合和社交活动当中,开始行卷(呈递、诵读自己的作品而宣扬名声)和通榜(拜见权门显贵之家留下印象)的大活跃时期。
  因此,当这件充满了对抗意味的相约文斗事件,开始具有了一定动静和影响力之后;却又毫不意外得到了相应地域商人、行会背景的乡党团体暗中支持和出力,而将这场盛会当成了另一种变相宣传和扬名的机会。
  因此,最初只是私下请到了韦庄、杜荀鹤、韩三人组,作为特邀品评的一席;而后却又不知怎么为太平军都督府下效力的顾问诸僧(虚中、贯休、义信、藻光、长仃子等人)所知而主动加入;然而既然和尚出面了,道门中人又怎么甘于落后
  接下来,因此又牵扯出了早早投奔了太平军的湖南三友(齐己、尚颜、顾栖蟾),乃至江东四士(陆希声、殷文圭、顾垂象、羊昭业)、江西二俊(方干、沈斌),闽中二黄(黄璞、黄滔)等等一众当代人物、地方名士,也主动加入了进来。
  不过,且不论这场盛会最后的胜负得失,如此大的动静将周淮安给再度吸引过来了,也算是他们的一番运气和机缘。周淮安除了看热闹之外也想暨此瞅瞅,还有没有被自己漏过的后世文章种子,或是潜在历史名人及其相关人物。
  因此,这场盛会最初目的,原本是效法开元年间齐名一时的诗人王昌龄、高适、王之涣,共诣旗亭贳酒小饮,忽遇梨园伶官十数人登楼会宴的历史典故;而以相应的伶人、倡优、女伎,传唱出来的诗文歌赋最多为决胜。
  现在以为声势闹大了,则是变成了随机性抽取各处行院调集而来的名家能手,根据各个团体选人轮番进行临场作诗唱赋,以此来比拼相应被推举出来的作者,以及被随机指名伶人、伎乐的才艺和急智发挥手段;
  这也让周淮安看起来,居然有了那么点参与和主持后世综艺节目的现场既视感。当然了,到了这么一步,最后无论胜负花落何家,都不可避免成就一段令人传颂的历史典故和美谈,乃至就此足以成为洛都一个定期举办下去的特色活动了。
  因此,此时此刻的周淮安也是颇为的愉悦和轻松快意,而且还是源自身心上额双重享受。
  因为,身材丰盈饱满欲滴的金雁儿和婀娜绝艳的忆盈,正在轮番俯仰着各自风情迥异的粉霞潮红俏脸,相互抵并着大片饱满丰润颤颤,而在周淮安的膝下极尽口舌之能的用心服侍着。
  而在她们包裹曲线得宜的裙摆衣襟之下,又有隐隐盘旋蠕动的事物无所不在而鞭辟入里的活跃着,而时不时的发出娇腻的颤声和充满动人美态的喘息连连。
  甚至就站在周淮安身侧的韩霁月也不能例外,而在某种情态动人的霞红颜色下,只能扶着靠北的屏扇而眼神迷离,意识跌宕的微微吐着小舌用一种猫儿一般的细腻声线哼哼着:
  唯有一身童仆的装扮却依旧难掩柔韧健美身段的聂无双,额目不斜视的侧立在屏扇另一边,而一丝不苟的承担着周淮安贴身核心圈的基本警戒和哨位职能;只是大腿内在不可名状的湿润和残迹,代表着承受过的恩泽。
  这时候,却有一个匆匆上楼的脚步声响起在了不远处,然后又变成了被潜藏在梁柱、廊下之间的内卫们,被拦截下来的恭敬通报声:
  “主上,有加急军情。。”
  “念”
  周淮安安沉声道,然后又用手中的动作示意膝下两张满是滑腻腻残留的动人面容,继续将相互舔舐的清理工作进行下去。
  “捷闻两日前,柴(平)中郎率部并河阳军,大破魏军留守乐从训部数万于通济渠;再战临黄城下与天平军力败魏王乐彦祯本阵两万余,擒杀魏军将弁半百之数,辎重不可计数。。”
  “此外,又有张(居言)中郎使别将柴再遇,以车船拖桥渡河抢攻,当下击破布防的魏军六千;遂得以俘获魏王旗鼓仪仗,而乐彦祯其人陷于阵中不知所踪。。”
  “如今三路人马汇合之后,已然抵达魏州治所贵乡(大名府)城下。城内新任留守的魏将赵文弁惊骇乞降,惟求得保举族身家性命。还请王上发落。。”
  “回头告诉他,别人都可顾念赦免,但是魏博牙兵及其相关人等,一个都不能留。。”
  周淮安只是略作遐思,就轻描淡写的回应到:
  毕竟,按照他依稀的记忆,魏博牙兵这个痼疾和毒瘤可是一直祸害到五代乱世中去;直到在被忍无可忍的节度使罗绍威引来后梁军队,里应外合的弄断了弓箭、甲带,导致八千多牙兵只能徒手应变,而在一夜间被屠杀殆尽。
  尽管如此,已经降服后梁的魏博六州闻讯也是一夕皆反;外来的后梁军队足足用了大半年时间才平定下去,也就此重创了世代沿袭下来的魏博牙兵,再度复起作乱的根基和土壤所在。
  接下来,杨师厚在任魏博期间又暨此重建了另一支劲旅银枪效节都,作为亲军/牙兵由此南征北战而战功赫赫;然后又在杨师厚死后无人继承,而被后唐庄宗李存勖所并成为帐下亲军之一,但也因此故态重萌。
  后来,为牙兵所制的节帅赵在礼阴通后唐明宗李嗣源,出效节九指挥北戍卢台,后乘乱将此军联同其在营家属“并全门处斩”,史载“永济渠为之变赤”。经此杀灭之祸后,“魏之骄兵,于是而尽”。
  所以无论如何,在这个时空太平军即将建立的统治秩序和新时代当中,魏博牙兵这个旧时代臭名照顾的毒瘤及其滋生的土壤,是一定要铲除干净以儆效尤;哪怕为此付出更多的附带伤害和损失,也是在所不惜的。
  当然了,周淮安的这番表态也是堂堂正正的阳谋。城内魏军因此产生分化和内讧而自我削弱固然是好事。就算事情不成,也不过是再多费一番手尾而已。
  而具体负责相应后续肃清工作的主事之人,大可以在尚且属于外围附庸的天平军曹翔,或是河阳军诸葛仲方当中任选其一。相信他,他们会很乐意承担起这个既能报仇雪恨,又能对太平政权输诚表忠的机会。
  

snaptime:2021-03-08 01:34:09  .exectime: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