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好莱坞》全文阅读

作者:贾思特杜  狩猎好莱坞最新章节  狩猎好莱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狩猎好莱坞最新章节第1002章 触动(20-08-06)      第1001章 纵容(20-08-06)      第1000章 点拨(20-08-06)     

第999章 你爸爸是我的了

早餐之后再次赶往曼哈顿,今天的主要日程都与维斯特洛体系在中国的一系列投资或合作项目有关。
  重点是这天上午的最后一个会议,关于中国电信的。
  瑞士信贷旗下第一波士顿的团队和瑟曦资本旗下阿波罗管理公司的团队共同参与,同时还连线了中国方面的团队,会议的主要目的是加快推动中国电信的海外上市进程。
  根据曾经的记忆,西蒙此前认为中国电信的海外上市只要在明年上半年完成就可以,因为下半年就是东南亚金融危机,一旦危机爆发,即使在维斯特洛体系的兜底下依旧顺利完成,融资金额也难免大幅缩水,而且还会影响后续的股价走势。
  此前初步定下的正式挂牌日期是明年5月份左右。
  现在,西蒙亲自拍板将这个期限提前5个月,要求这次运作在今年年底完成。
  大型国有电信企业的上市,此前已经有着日本电信和德国电信等案例,这些企业的进程一度都花费数年时间,对于中国,从4月份西蒙访问中国时正式签署合约的最初计划的明年5月挂牌,本来就只有一年时间。
  突然缩短到7个月,各方都有些措手不及。
  西蒙也是迫不得已。
  以当下新科技浪潮的势头,西蒙判定纳斯达克指数最多再撑到年底,恰好维斯特洛体系这边为中国电信设计的海外思路,很大程度上也是打着新科技概念的噱头吸引投资。这种情况下,一旦中国电信在新科技泡沫破裂后进行,结果可以想见。
  西蒙并没有在会议室上公开敲定做出这份决定的原因,不过,各方其实都心知肚明。
  会议结束,西蒙中午又亲自与中国方面的负责人进行了一次通话,最终达成了一致意见。相比拖拖拉拉的西方,西蒙其实对中国方面的办事效率非常有信心,此前几个月,阿波罗管理团队支持下的中国电信资产重组,进度就比最初预计要快很多。
  这也算一个中国特色。
  决策制定很慢,有时候拖上十年八年都不是没有可能,但一旦拍板,执行起来效率会非常高。
  另外,上午的会议结束,西蒙就亲自驱赶着第一波士顿和阿波罗管理公司的团队直接登上飞往中国的飞机,一起赶去中国的还有陈晴两女,西蒙希望她们亲自参与接下来几个月的整个中国流程,这样不仅可以积累更多经验,还能够进一步拓展人脉。
  与此同时,还充当西蒙的‘眼睛’。
  中国电信是中国大型国企海外上市的第一次尝试,也是中国诸多大型国有企业海外融资的一次试探,对于中国来说至关重要,对于今后是否能够承接更多中国国企海外上市这块金融蛋糕的维斯特洛体系来说同样至关重要。
  因此不容有失。
  晚上是威瑞森电信的一个投资人招待酒会,西蒙并没有在酒会上停留太久,八点钟抵达,只是简单和一些重要宾客打过招呼,寒暄一番,半小时后就提前离开。
  赶到格林尼治的一栋公寓,这里是杰瑞·霍尔家。
  刚刚敲了几下门,房门打开,越发亭亭玉立的一只小姑娘就跳了出来,扑到西蒙身上,嘴巴甜甜:“爸爸。”
  西蒙抱着杰瑞·霍尔的大女儿伊丽莎白进门,才发现这边也在举办一个派对,而且是非常轻松的家庭派对,拖家带口那种。
  大概扫了一眼就大致明了,这边算是杰瑞·霍尔的交际圈,时尚界的,《》女主编安娜·温图尔之类;电视圈的,女总裁安娜·科尔曼或娇妻系列的女主角凯茜·希尔顿和克丽丝·詹娜等等;音乐圈的,《滚石》杂志主编简·温纳之类。
  因为前世的记忆,大部分都认识。
  当然,很多也只是认识,曾经哪怕十多个身份,对于这些各个金字塔顶层往往只能仰望,这一次,西蒙却是绝对的被仰望者。
  因为是某个没节操小姑娘大概是从母亲那里得到消息或授意,中午打电话邀请西蒙过来,没想到这边是一个派对。即使忙碌一周,不想再应酬,对于女人的小心思,西蒙也没觉得什么。
  把笑嘻嘻赖着不下来的小妖精直接丢在客厅一处沙发上,西蒙才转向迎过来的杰瑞·霍尔。
  杰瑞·霍尔小心打量西蒙表情,确认男人并没有介意,才放下心来,上前和西蒙拥抱了了,顺势挽住他手臂走向人群。
  很多眼尖的宾客也第一时间凑过来。
  杰瑞·霍尔这套当初还是西蒙掏钱购置的大平层公寓总面积超过700平米,占据了公寓楼整整一层,相当于普通人家公寓六七套规模的大平层,稍不注意都可能迷路的程度,今晚的一百多位宾客散落其中丝毫不显拥挤。
  “对于维密的停办,这可真是时尚界的一大损失,西蒙,你真不打算再考虑一下吗?”
  客厅一角,安娜·温图尔面带遗憾地如此说道,周围得以凑过来的几人也纷纷符合。对于这个圈子而言,最近的热门话题,还是维密大秀即将在今年之后停办,毕竟这场时尚界超级碗过往几年积累的影响力实在太大。
  西蒙搂着身边高挑女人的纤细腰子,笑着摇头道:“这是已经做出的决定,而且,并不是永久停办。不同于超级碗和奥斯卡,维密大秀的模式很难每年都能给观众带来惊喜,所以,我希望它可以在还能给人们留下最美好记忆的时候暂停,将来肯定会在恰当时机重启。”
  众人又是理解地纷纷点头。
  今晚能够与这位权势和财富越来越炽盛的年轻男人碰上面,简直意外之喜,没有人会傻到故意挑刺。
  安娜·温图尔也一副理解的表情,又道:“西蒙,说起来,我们已经敲定今年最重要的《》九月刊做一个维密专题,作为维密大秀的创作者,你能抽空接受一个简短采访吗?”
  这次西蒙只是微笑着摇头。
  不想冒这种风头。
  安娜·温图尔也不纠缠,旁边《滚石》杂志主编简·温纳此时插口道:“西蒙,我最关注的还是音乐,即使是最后一期,大家可是非常期待你能再提供几首的?”
  “这个,只要有灵感,我肯定会的。”
  西蒙这么说着,不由想起前些日子的《爱情转移》,珍妮特的想法是做成一首西蒙·维斯特洛‘给珍妮’的最新单曲公开发行,西蒙则是越想越不对劲,最终坚决反对之下还是作罢,毕竟这首歌,中文且不说,歌词嘛……作为西方人的珍妮特到底没有西蒙深刻。
  根本不适合以西蒙的名义公开。
  最终只是决定继续在中国推进有关电影和音乐的相关项目,西蒙完全不打算署名。
  珍妮特假装生气了一番,转眼也就放下。
  这次的维密大秀,如果想,西蒙很容易能拿出几首经典,只是并没有这种打算,面对简·温纳的询问,只是打太极。
  如此应酬了一会儿,西蒙暂时离开,去了下洗手间,再次出来,就看到穿着黑色深礼服的克丽丝·詹娜穿过走廊来到这边,很是偶然的模样,看到西蒙,再次露出恰到好处的惊喜表情招呼道:“西蒙,我……嗯,去一下那边。”
  对于这个女人,每次看到,西蒙倒是没什么上床的念头,却总难免一些调弄一下的冲动。
  随手推开旁边一扇房门,没理会女人的小借口,直接道:“来。”
  克丽丝·詹娜稍微迟疑,又下意识看了看身后,确认没人注意,才连忙跨入房间,反手关上门,转身打量,这是一间风格简约的书房,靠窗的一边是休息区,男人已经靠在沙发上,见她转身,带着坏笑抬手做了一个下压的动作。
  已经有过好几次类似遭遇,而且,每每想到不远处这小男人的权势地位,骨子里就屈慕权势的克丽丝·詹娜就生不出任何抗拒,更多只是本能地臣服,不知不觉就伏下身,脸上带着讨好的表情,缓缓朝男人爬过去。
  派对依旧热闹。
  大人们有大人们的圈子,孩子们也有孩子们的圈子。
  伊丽莎白拉着帕丽斯·希尔顿姐妹、卡戴珊姐妹这些小伙伴躲在自己房间里展()示()前段时间随母亲去日本度假时购置的漂亮樱花和服,嬉嬉闹闹巴拉巴拉一阵,又想起从日本带回来的艺妓玩偶,一时忘记在哪,跑出去问自己母亲,恰好看到西蒙从另一侧走廊里出来,打过招呼,又带着被自己发展成跟屁虫的金·卡戴珊转去另一侧走廊。
  西蒙看着两个女孩跑去的方向,顿了顿,没说什么,似乎也来不及说什么。
  伊丽莎白推开刚刚明显西蒙出入过的书房房门,径直走向书架,指着上面一整排大概五六个20厘米高度的精美艺妓玩偶:“看,就是这个,我们拿去给伊妮她们看看。”
  金·卡戴珊正要帮忙,突然抽了抽鼻子,说道:“利兹,这里……好像有什么味道?”
  伊丽莎白疑惑:“什么?”
  说着也抽了抽鼻子。
  然后两个女孩小狗探寻者来到沙发边,看着长沙发前面昂贵波斯地毯上明显的一片湿迹,又抽了抽鼻子,金·卡戴珊面色古怪:“利兹,你们家养狗狗了?”
  “才没有,”明白这是什么的伊丽莎白小表情变了几变,顿时又生气起来:“真是……太没公德了,这可是我妈妈特意让人从伊朗带回来的。”女孩说着已经捂住鼻子退后两步,更加生气:“如果让我发现是谁,永远都别想再踏进我们家大门。”
  金·卡戴珊被伊丽莎白从帕丽斯那里拉拢过来后,虽然一直兢兢业业做女孩的小根本,但心里怎么可能甘心如此。
  见伊丽莎白生气地几乎要跳起来,表面上不敢说什么,却难免有些幸灾乐祸,假装无意道:“那,你怎么找是谁啊?”
  伊丽莎白转了转小脑瓜,上前了一些,又立刻退后,连艺妓玩偶都忘了拿,直接跑了出去,打算找母亲告状。
  金·卡戴珊落后了一点脚步跟上来,出门时想了想,干脆让这间书房的房门敞开着,再被其他人发现,哼哼,看你们家还不丢脸一下,说不定还会以为霍尔家有怪癖,喜欢在地毯上……啧啧。
  只是,金·卡戴珊刚刚离开,书房的房门就莫名被重新合适。房间里的人还有些庆幸,还好,刚刚两个丫头没有再上前,注意到沙发后面。不过,随后又想到,这里显然不能多待。
  再次找到自己母亲和西蒙,两人正在和超级名模辛迪·克劳馥与其未婚夫兰德·杰柏以及史蒂芬妮·西摩和对方那位亿万富翁丈夫彼得·布兰特聊天。
  大人面前女孩一向很淑女,乖巧地等待片刻,才悄悄在母亲耳边诉说一番。
  杰瑞·霍尔闻言,想了想,招手唤来一位女侍,让伊丽莎白带着对方过去收视一下,辛迪他们已经走开,女孩可不愿再过去,立刻挂在西蒙身上。杰瑞·霍尔无奈,只得亲自去处理。
  等母亲走开,伊丽莎白立刻拉着西蒙:“爸爸,我们去我那里,给你看我的和服,很漂亮的。”
  西蒙大致猜出伊丽莎白刚刚和自己母亲说过什么,表面不动声色,只是看到悄无声息跟过来的金·卡戴珊,表情才稍稍闪过一些古怪。
  很快被伊丽莎白拉着来到女孩卧室,这边一屋子丫头,派对上也有男孩,显然进不了女孩们的这个圈子。
  西蒙进门口,恰好看到某个记忆中同样很熟悉的高个子女孩正在试穿一套蓝色缀花和服,而且,伊丽莎白看到之后,立刻开始嘲笑:“伊妮,你那么胖,根本不合适,哈哈,好难看。”
  没有女人,哪怕是女孩,愿意听到别人说自己胖。
  见伊丽莎白这么说,某金毛地产商的女儿伊万卡顿时不乐意:“我只是比你发育更好个子更高而已,”女孩说着,挺了挺腰身,然后很有杀伤力地乜向伊丽莎白胸口:“带鱼。”
  带鱼?
  这杀伤力实在有点大,女孩立刻松开西蒙,朝床边的伊万卡扑过去,纤细的小身子直接将明显比她高出了一截的女孩扑在床上,还是半真半假地扭打。
  西蒙是来看热闹的,当然不帮忙。
  来到靠墙的沙发边,本来看到西蒙就目光里闪着小星星的女孩们立刻给他让座。
  西蒙在帕丽斯·希尔顿让出的位置上坐下,带着些调侃地拍了拍自己膝盖,女孩一点不扭捏,直接在西蒙腿上坐下,还亲昵地搂住他脖子,朝正在和伊万卡嬉闹的伊丽莎白道:“利兹,你爸爸是我的了。”
  

snaptime:2020-08-08 14:24:41  .exectime: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