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维之旅》全文阅读

作者:求知求真  升维之旅最新章节  升维之旅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升维之旅最新章节第0618章 间幕归家的程斌与求知者系统的主线任务(20-11-22)      第0617章 间幕程博士与红龙卡萨(20-11-22)      第0616章 间幕圆桌与龙神(20-11-22)     

第0618章 间幕归家的程斌与求知者系统的主线任务

建材焚烧后残余的焦臭味道、化学制品剧烈反应留下的刺鼻毒气、东倒西歪破破烂烂的昂贵仪器...
  穿着遍布污迹的白大褂、站在火灾现场般的开阔实验室里的程斌慢慢从恍惚中回过神来。
  抬眼望去,大量戴着防毒面具、穿着类似特警作战服的人在实验室中小心翼翼的行动,他们观察、拍摄、分拣着各种残破的事物,似是在搜寻什么线索。
  没有佩戴任何防护用具,头发脸庞上沾满黑灰的程斌,站在这颇有些格格不入。
  细碎的记忆在心底慢慢浮现、逐渐编织成一条条清晰的脉络程斌无声地张了张嘴、轻抿了一下那因焦虑与干渴几乎裂开的嘴唇。
  是了...这是他原本出生的世界,而现在他身处之处,是他那刚刚遭遇意外入侵的实验室。
  这就是回家吗?真是...恍如隔世。
  不,不是恍如,严格来说,他确实与这过去的自己,间隔了最少一个试炼世界啊。
  只不过,现在的自己,到底是覆盖了过去自己的、来自世界树万神殿的程斌子体,还是这个“家”里原本存在的、获得了额外记忆碎片的程斌呢?
  并非完全依靠自身力量与知识回归故乡的程斌,无从判断,但也不甚在意。
  曾经无比渴望的、哪怕献祭灵魂也要达成的奇迹,已经真实的来到了他的面前,现在的他,只需要伸伸手...
  背后传来的陌生男音,唤回了程斌略显离世虚浮的心绪
  “我很遗憾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约莫三十余岁的、西装革履面戴过滤口罩的平头男人站在程斌身后,他两手在下腹交握,左右拇指无意识的摩擦着指腹,语气尽量显得平淡,“你尚未意识到自己研究的真正价值会给你带来什么,你应该在第一时间答应和我们合作的...”
  顿了顿后,男人平淡的语气中显露出一丝刻意的情绪:“科学没有国界,但科学家都是有国籍的...程‘博士’。”
  听闻那句满含质疑与嘲讽的称呼,逐渐找回此世界实感的程斌愣了愣,实验室相关事件的前因后果在此刻于他心底聚合发酵,隐隐间用意念触摸到复杂因果脉络的他脸上露出了微妙的感慨神色
  程博士这个称呼,本身蕴含着相当复杂的意味。
  以他当前身处的国家体制而论,博士学位只是科学研究一道的起点,若想此后人生靠科学研究过日子,那萌新博士头上还有着好几个阶层要攀爬。
  除了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外,以程博士来称呼他的那些圈内人士,很难说话语间有多少真心的尊敬成分
  毕竟他是个依赖超凡能力跨越无数障碍得到研究成果的开挂人士,部分行为上更接近某些引导科研成果落地的商人?在科研之路上他没有任何可见的攀爬积累轨迹?没有在圈内认同的平台上发表过多少具有实际影响力的相关文章。
  就算抛开因经费地位等问题带来的矛盾,真正一辈子专注科研的科学界前辈也都对他心怀不满?毕竟他的研究领域是人体?医学一道上任何未得到充分验证的环节都会让具备良知的人破口大骂,何况是他这种夸张的跃进?
  对很多人来说?程斌所主导的研究项目都是近乎空中楼阁和黑科技的玩意儿,其内在逻辑自然饱受质疑。
  但研究带来的细胞寿命延长和癌症治愈效果是无法否认的?哪怕成果还未得到时光的验证?世人也会疯狂追逐、用无数利益奖项将程斌推上风口浪尖。
  所以,被很多人认定是依靠幸运掌握了什么东西的程斌,在拒绝了某些“深入合作”后,实验室遭遇入侵也就并非是多么令人意外的事情了。
  坐落首都的医科大学自然处在宏观安全体系规划内?其内部发生这种事情?很难说有没有内鬼在搞事情。
  比如目前在身后隐隐嘲讽他的、代表某个曾经被他拒绝合作的医药集团和科研院相关人士意志的西装男,其扮演的角色就绝对不止是在事后来幸灾乐祸的看客。
  但不管是谁,恐怕都想不到这一次的事故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吧?
  寂静无人的城市、在钢筋水泥间横行的变异怪物、弥漫大气的病毒、阴暗肮脏的实验室、只剩抗体执念的疯子...
  心底浮现的末日灰暗回忆,让程斌浮动的心绪重归沉寂,他无视周围的杂音略微扯了扯白大褂?在衣服内兜里摸索了一下。
  指尖略显锐利触感让程斌手顿了顿,随后他将自己摸索到的东西掏了出来
  一个黑色外壳的触屏手机?以及一枚雕琢着精美花纹的古朴金黄箭头。
  指腹摩挲了一会儿箭头后,程斌呼了口气、收起箭头将注意力转向了自己的手机。
  解除锁屏、打开通讯记录。
  爸...妈...王姨...欣欣...
  最近的通话记录就在昨日?但对程斌而言,上一次听到亲人们的声音仿佛已经是前世的事情了。
  放在拨号处的手指迟迟无法按下?程斌脑海里浮现出的?是末世来临后?亲人被感染、濒临死亡与变异时的痛苦,与痛苦下对他说出的安慰话语
  “...这不是你的错...要乐观,要好好活着...”
  咔
  蛛网般的裂纹在手机壳上迸发蔓延,屏幕在短暂的花屏乱码后陷入黑暗。
  沉淀在灵魂深处的狂躁与焦虑翻涌而出,绯红的人形虚影具现而出与程斌脱离重叠、转身探手抓住了喋喋不休的西装男的脑袋。
  巨大的力量在西装男脑袋上捏出了肉眼可见的凹痕,被凌空提起的男人引来了周围人群惊愕的注视,但随后世间万物浮现出无穷重影、在绯红之王眉心灵魂漩涡的映照下陷入了迷离的混沌。
  惊愕、痛苦、得意、轻蔑、犹豫、恐惧...西装男蕴含不同情绪与遭遇的面孔在混沌中此起彼伏,无数的因果链条向着时间轴上下两端延伸,所有的可能性汇聚成凡人无从理解的画卷。
  程斌伸出右手,从这混沌的画卷中摘下了牵连亿万人生命的、位于无穷因果线焦点的事物。
  混沌的迷蒙褪去,满是刺鼻气味的、被焚毁的实验室消失不见,光鲜洁白、完好无损的实验室重新出现在程斌眼前。
  零下几十摄氏度的病毒保存液在密封透明容器中流动,程斌忽视身周研究员诧异的视线与右手的冻伤,迎着灯光仔细打量着这原本应当深藏在仪器中的事物。
  绯红之王镇魂曲的力量缠绕着这枚容器,依循着这末日的主线枝干延伸,过去被改写、未来被扭曲,有的人的命络被腰斩,更多人的人生轨迹被延续...
  “...绯红之王的力量集中在当前世界线,并没有对更多世界线进行观测与干涉,按那边给的教材来看,时间线只是世界线当前状态的描述,除开虚幻的历史外,‘同一时间’也不可能存在多条时间线,而且比起剪辑时间线,当前绯红之王的表现似乎更倾向于裂解可能性、追溯因果...这替身到底是从何视角运作的?”
  绯红之王觉醒为镇魂曲后到底有何种力量,目前作为载体之一的归家程斌还未挖掘出多少来,但从过往的时光中摧毁末日悲剧的源头却已经是轻而易举。
  不管怎么样,自身渴望的奇迹,确实已经实现了,那么作为奇迹实现的代价,我也应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那个红色幼龙版程斌,并不指望他立刻去做什么事情,反而给出了相当充裕的成长时间,提供了一个平台让他自己去摸索成长的方向。
  紧张刺激的无限试炼忽然转回归家日常,实现奇迹的程斌一时间陷入了无目标的茫然状态。
  半饷后,程斌手头的容器连同手上的冻伤一起消失在时间的颤抖中,他抹消掉自己跃进实现并暴露出去的那些黑科技,拉扯出走上正常学术研究道路的时间线,回家看望了一下父母。
  不同于绯红之王原本时间线剪辑那精确到吝啬的局域现实改写,当前程斌任何改变现实的操作都会沿着时间轴逆向改变时间线形态,同样干涉下产生的深远影响完全不是一个量级,同时也让程斌的记忆和自我认知产生了不少混乱。
  不过这都是成长过程必须克服的障碍,为了挽回一切连献祭灵魂都不在乎的程斌也没被这一点自我矛盾伦理逻辑绊住脚步。
  在处理好亲友、工作与商业上的一些杂事后,安排好自己人生轨迹的程斌在充分的空闲中,正式触发开启了源自红龙卡萨的钥匙。
  陌生而复杂的信息流在程斌的意识中浮现那是名为“求知者系统”的奇异高维服务平台,看那长长的标识,其已经是公测第三阶段不知道多少个版本的东西了。
  莫名有种无限空间试炼面板即视感的程斌,琢磨了一下这求知者系统开放给他的各种功能后,就用意念打开了系统内闪烁着的任务栏。
  功能说明里有提及任务栏这东西,一般来说,接触到求知者系统的普通生命不会遇到什么必须去做的强制任务,而任务发布者和任务内容倾向都和求知者系统深层秘密有关,低阶系统使用者不会接触到那些东西。
  但程斌的待遇显然有些不同,他的任务栏里已经有了几条流转着华贵暗金色的显眼条目
  主线任务:替身体系的追溯与补完(第一阶段)(未开启)
  描述:追溯无限之主领域内“替身强化体系”下作为载体的试炼者群体在外围试炼世界中的生命轨迹,并视具体情况进行干涉。同时于此过程中,定位道标“箭”,配合龙神艾欧的化身捕捉不灭孽蜥与程博士的痕迹。
  奖励:兑换点若干,求知者系统管理平台初级权限,源自迪奥的特殊研究资料。
  备注:分化试炼者是对付无限之主的必要环节,爽不爽都得玩(顺路帮我找找我那被无限之主拉走的好朋友吧~谢谢~福)。
  主线任务:至高圣者“时之矢”的存在性验证研究分项(第一阶段)(未开启)
  描述:不同高维生命有着截然不同的宇宙视角,作为替身体系一部分、持有绯红之王力量的你,可以在世界线时间片间信息递进规则的研究中做出有益的补充,请努力前行提高自身各方面水平,同时探索求知者系统和替身体系的深层兼容性,直到满足参与正式实验的基本要求。
  奖励:兑换点若干,求知者系统管理平台高级权限,量子化身集群研究侧一级资格认证。
  备注:至高圣者真的存在吗?真的是有意识的生命吗?世界树/红龙卡萨。
  ......
  看完了那一串无比遥远的、非常高大上的主线任务,和后面那些意义不明的可选支线任务,程斌沉默了很久很久。
  好吧,不管怎么说,关于某个“程博士”的事情,实际上就是他自己的事情,替身体系的问题也是如此,迟早有一天他得主动去做,这确实算是“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不过某些主线任务...忽略掉那些高大上的辞藻,不就是点名让他去当小白鼠么?
  关掉求知者系统的程斌幽幽的叹了口气看来回归日常得平淡安宁只是暂时的,他以后的日子还精彩的很啊...
  

snaptime:2020-11-27 13:09:43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