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世武神》全文阅读

作者:剑苍云  镇世武神最新章节  镇世武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镇世武神最新章节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纠缠不休(20-08-08)      第一千零四十章 白衣与红衣(20-08-08)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白衣小僧出佛国(20-08-08)     

第七百八十三章 李白衣至


  说罢了人间气运。
  聊完了太古不朽躯。
  雪庐外的三个人,便又是沉默了下来……
  没有什么太多的话题。
  毕竟林荒他们都不会去问,你的衣服这么好看,是在哪里买的。
  随后,萧义山转身走向了雪庐,同时对着林荒沉默无言的招了招手……
  林荒赶紧跟上。
  秦长生却没有挪动步子,就在瀑布外,望着逐渐离去的身影,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随后,秦长生如一缕青烟,飞到了万丈瀑布之下,不过由于是灵魂之躯,后者并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秦长生摊开双掌,望着穿手而过的激流,忽的叹息了一声。
  “原来……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
  “可一切又恍若昨日!”
  说着,秦长生出了瀑布,坐在寒潭的边缘,佝偻着身子,望着漫天风雪的远处,双手伸出合成一个三角形……透过手掌间的三角形,秦长生脸上的笑容忽然沉寂了下来。
  依稀记得,当年透过掌间,他总能看见一个烈火红衣的少女,蹦蹦跳跳的提着一篮子食物而来。
  那少女不喜欢叫自己师兄。
  脆生生的。
  喜欢叫自己长生哥哥。
  然后一双雪白的手小心翼翼的打开篮子,骄傲的展示着自己带给长生哥哥的礼物。
  少女的那一双眼睛啊。
  星光闪亮。
  就如同这天地间的风雪一般灿烂。
  少女脸上的笑容啊。
  就如同十里桃花,人间暖阳。
  让他可以暂时忘记自己的自卑,信心百倍的鼓励自己,以后一定要成为师父那样的人物,带着小师妹在天上飞,哪怕是潇潇不高兴的皱一下鼻子也不行。
  可是啊……
  漫天大雪中,秦长生忽然埋下了头,双手捧脸。
  自己怎么就粗心大意,让那么可爱的潇潇受伤了呢。
  这一睡。
  就一千多年了啊!
  “潇潇,师兄不想成为准帝,师兄要是当年不下山该多好。别人骂师父收了个不成器的弟子,师兄昧着良心当做没听见该多好,这样你也不会这样了!”
  秦长生低诉的声音,在漫天风雪中逐渐消失远去。
  而当他抬头之时,灵魂之泪已然布满了面庞。
  秦长生随之苦涩一笑,似乎饱含了人世间所有的悲怆。他从漫天雪地中,拾起一根朽木,慢慢的挥舞了起来,动作歪斜,没有丝毫神韵,却如同千秋之前那般。
  少女每次见了,都拍手叫好。
  “又想起潇潇了?”
  秦长生耳边,忽然响起了一道沉默的声音。
  秦长生回头。
  只见漫天大雪之中,忽的多出了一道雪白的身影。
  那道身影白衣飘荡,大袖飞扬。满头漆黑的头发沾染着漫天风雪,随风而动。那人面容异常俊美,也异常的安静,使得后者处于这风雪中,便与天地融为了一处。
  “都追到雪庐来了,找我小师弟做什么?”
  秦长生回神。
  他抬头望着风雪中,那白衣飘袂,如人间谪仙,亦如孤霜傲雪的遗世之人,缓缓坐了下来。
  “为何不是来看你?”
  那白衣人道。
  “这一身衣裳……比我以往任何时候见的都要雪白!”
  秦长生沉默道。
  “除却君身三重雪,天下何人配白衣……天机十一王遗风在世之时,你如人间浪子,九天谪仙般逍遥自在。几十年的时间,你总共只出手过三次。而每一次你出手时,衣服都异常雪白,似乎不想沾染这世间一丝的污垢与尘埃!”
  秦长生抬头道,“这是我死之后,你少有的几次离开不可知地吧!”
  “第二次!”
  那人开口道,“第一次是在二十多年前,我去见了一个人,失望而回……希望这一次,我要见的人,不会让我失望!”
  秦长生豁然起身,“李白衣,我小师弟不是你的棋子!”
  “你我生于天地之间,谁又不是棋子?这天下,没几个人有资格成为我的棋子”。
  李白衣平静道,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
  “千年不见,你变得愈发自负了!”
  秦长生沉默道。
  “历代天机,都足够自负,也足够自信!”
  李白衣回道。
  秦长生摇了摇头,知道自己无法劝说李白衣,只得开口,“师父在给小师弟传道,再等等吧!”
  “我有的是时间!”
  李白衣点了点头,从长空中翩然而落,望着身前的望着瀑布,负手沉默道:“关于救潇潇的事情,我已经有了些眉目了!”
  秦长生双眸豁然一亮。
  “我一个人做不到!”
  李白衣接着道。
  “我还没有死绝!”
  秦长生当即开口,面容微微抖动,似乎是想笑,却又害怕笑。
  “以你如今的状态,可以杀入西天佛国的三千世界中?还是萧义山可以?或者你告诉我,当今天下,有谁能够杀入三千世界!”
  李白衣扭头,反问着秦长生。
  秦长生脸上的笑容一僵,而后捏紧了拳头……
  “……如果,我重修一世呢?”
  秦长生开口道。
  “你此世气运太盛,结果都没有成帝。你认为你下一世会有多么强盛的气运?轮回重修,将要彻底洗去记忆,且不说我找到你需要多少年,即便是找到你,你还记得潇潇吗?”
  李白衣反口道。
  秦长生的眉头紧拧在了一处。
  那一袭孤单的身影,在风雪中幻化挪动,显得有些焦躁不安。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后者逐渐安静了下来,随后他扭头望着李白衣,想通的笑了起来,“既然敢开口跟我说这件事,你至少已经有了方法了,那就交给你了!最不济,我也还有几道残魂,原本想留着以后见潇潇的,只要她能复苏,死了也就死了!”
  “成功的概率,不到三成!”
  李白衣裹了裹白衣貂裘,呵气的道。
  “就算只有一成,不也得拼命?”
  秦长生瞪眼道。
  李白衣冷哼的了摇了摇头,随后伸手指了指雪庐,“那小子都在四大古族面前露脸了,萧叔临阵磨枪传道有用?”
  “磨了总比不磨好!”
  秦长生道。
  李白衣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境界、眼界,提升的还是不够快……大道争锋,便是在争夺天下的气运。他慢一步,让人窃取先机,以后的成就可是天差地别!”
  “我从来不信气运这个玩意儿!”
  秦长生摇头。
  “一个莽夫,懂什么!”
  李白衣冷哼道。
  “准帝境界可眼观天道,我看见的东西,你又看不见,你懂个屁!”
  秦长生反驳道。
  “不依旧死了一千年了……”
  “那也是准帝!”
  “……准帝看见的天道,真没有气运之说?”
  “嘿嘿!”
  “那依你的准帝境界,看那个小子如何?”
  李白衣接着问道。
  “虽然比我差了一截,可比天下千千万万人都要优秀!”
  秦长生骄傲道。
  “论天资,他不如西天佛国中的那个年轻圣僧。论气运,他不如玄天神族的帝天。论修炼刻苦,他还当真比不上叶沧澜的那个弟子。论品行修养,追根溯源他也不过是草莽之辈。论靠山,就你这样的能靠得住?”
  李白衣道。
  “你懂个屁!”
  秦长生狠狠瞪了一眼李白衣,而后抬头望着苍穹,“所谓的气运、努力、品行、修养、靠山、天资,种种皆为浮云,他们会是成帝的一部分原因。可想要真正的成帝,需要的是……”
  秦长生话音未落,浩淼苍穹之下,骤然一声惊雷震动古老的大域,令得整个雪庐方圆万里之内簌簌震动。
  秦长生扭头,无奈的望着李白衣,手指苍天道:“你看,它不让我说!”
  
  

snaptime:2020-08-09 07:58:44  .exectime:0.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