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世武神》全文阅读

作者:剑苍云  镇世武神最新章节  镇世武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镇世武神最新章节第八百三十九章 毒佛古月白(20-01-20)      第八百三十八章 金家世子再作死(20-01-20)      第八百三十七章 还债(20-01-20)     

第七百八十五章 护道之李白衣


  当萧义山问完最后一句话后,便走出了雪庐。
  林荒则依旧停留在摩柯世界中沉思……
  萧义山简简单单的两句话,便让林荒措手不及。
  如果将每个‘一’修炼到精深之处,他需要暂时放弃境界的抬升,潜心研究自己的武魂、武法……
  可为了争夺天地间的大道与气运,他必须尽快的提升境界修为。
  难搞哦!
  ……
  “在之前众生神魔阵的落子之战中,若非齐恒歌出现,你落后天机老人半子,这很不正常!”
  雪庐外,望着前方的李白衣和秦长生,萧义山开口道。
  李白衣无奈的笑了笑。
  “天机老人真有这么强?”
  萧义山接着道。
  李白衣摇了摇头,“强自然是很强,却不一定有我强!”
  “只是……”
  李白衣声音略微停顿,缓缓拢了拢白衣大袖,“早在几十年前,我便发现狼居胥神域的封印有所松动。说不定有一天,其内的邪魔又将出世。难道萧叔还想这么早的重聚明教,与邪族厮杀。然后让四大古族再坐收一次渔翁之利吗?”
  萧义山神色一凝。
  “你是打算,在先前的废墟之战中,让四大古族胜?如此明教可以顺理成章的藏一藏?”
  萧义山问道。
  李白衣不可置否的一笑,“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谁能想到齐恒歌这个活了几千年的家伙,竟然藏在浩土废墟之中!”
  “他出现了不是什么坏事!”
  萧义山道。
  “也不是什么好事!”
  李白衣摇了摇头,“无论是偶然出现,还是这个世界的变化。我们总能推衍出一个现象,当那些古之名宿、人间强者,因为各种原因现身之时,也说明了这个天下变了,而对于苍穹大陆来说,大劫又将来临!”
  “进去之后,不可拔苗助长!”
  萧义山指了指身后的雪庐。
  李白衣依旧摇头,“如果真的劫难到来,不崛起便只有死路一条,萧叔你怎么选?秦小二你又怎么选?林荒又会怎么选?”
  “至少老一辈的人,还能撑上一段时间!”
  萧义山开口道。
  李白衣没有回答萧义山的话,仅是无言的摇了摇头。他虽然不是武道巅峰的强者,可他筹谋千年,以眼观天下春秋,自然能看见很多萧义山看不见的东西。
  “王遗风还是没有消息吗?”
  萧义山忽然问道。
  李白衣神色一凝,“一千多年过去了,师父若不想让人知道他的存在,谁又能知道!”
  萧义山沉默,没有再多言。
  随后,李白衣甩了甩衣袖,一脚跨入了雪庐之中。
  摩柯世界之中,林荒此刻依旧还在思考之前萧义山留给他的问题,正在一筹莫展之时,整个摩柯世界忽然簌簌震动,似乎遇见了能够窥视人间万古的强者一般,岁月长河簌簌涌动藏匿,开始自我防御。
  林荒豁然抬头,看向了前方……
  前方不远处,正静立着一位白衣中年。
  说是中年,有些不准确。
  因为后者身披着一件欺霜胜雪的白衣,如人间的谪仙一般飘渺如仙,面容隽秀而神色平静如渊,看上去不过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模样,却给人一种成熟的中年之感。
  特别是男子的那一双眉眼。
  眉目如远黛青山,清秀而沉稳,微微凝眉之下,如万里山河起伏,极有韵味。
  后者的一双眸子也格外清明,林荒却能感受到那一双灿若星辰的目光之下,潜藏着谋策万古的智慧。如一汪清潭,清潭之下,却隐藏着一片波澜壮阔的浩海。
  后者面容平静。
  看着却仿佛在微笑。
  那是一种绝对的自信,似乎后者认为自己举手投足,便可改天换日。五指挥洒,便能手握乾坤。
  此刻,男子右手两指翻转着一枚雪白的棋子,同样在打量着林荒。
  “认识一下,我叫李白衣!”
  李白衣望着林荒,平静的道。
  林荒脸色豁然一变,纵然心中早有猜测,可当男子这样介绍自己之时,他的心中总免不了狠狠的一震。
  李白衣!
  上下纵横千年,谋策春秋的人物。
  他是秦长生的至交好友,当年秦长生一怒狂砍三百万里,战死之时,便是他以自己双腿为代价,为秦长生从上天那里夺来了一丝不灭的契机。
  秦玄策的师尊。
  当初在东灵境的龙脉之争中,林荒一念入魔,濒临死亡之时,是后者为他逆天改命,才让林荒重新归来。
  青天城外,林荒大战柳苍生时,引斩业佛王李杀生入青天城,助林荒身披天下一分霸气。
  而不死贼皇赵天甲出现在神罗城,或许也是李白衣的手笔。
  还有在妃子坟中,用金缕玉衣为迷惑的手段,以天衣锁魂甲困住皇甫天下,斩去了后者的轮回之力。
  ……
  这些,只是林荒所知道的。
  还有更多他不知道的……
  后者一袭白衣欺霜胜雪,如人间清风朗月。可却是实打实的谋策千秋,智慧近妖。
  而现在,李白衣就在自己身前。
  林荒心中,难免有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就如同……棋子见到了棋手!
  “林……荒……”
  林荒有些有些呼吸不匀的这样介绍着自己。
  李白衣摇了摇头,开口道:“护道之人与被护道之人初次相见,没想到还有些尴尬!”
  林荒身形一凝,而后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
  他倒还真是忘了,李白衣原本的护道之人是秦长生。而在东灵境中,秦长生却是硬生生的将自己护道人的身份,转到了林荒的身上。
  “小子这一路走来,让前辈费心了!”
  林荒起身抱拳,对着李白衣鞠礼道。
  “不过是用来打发些无聊的时光罢了!”
  李白衣摆了摆手,随后挥动着衣袖,令得两人之间顿时出现了一张棋盘,“会下棋吗?”
  林荒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以前只学过三个月,还没有正式对弈过!”
  “无妨!”
  李白衣开口道,“先让你三手!”
  林荒心中有些疑惑,却还是点了点头,他有些搞不明白,像李白衣这样的人,怎么会闲得蛋疼,来找自己下棋……怕是没安什么好心啊。
  说着,林荒连落三子。
  ……
  不过半刻钟的时间,林荒没有丝毫挣扎欲望的投子认输。
  “平常人就算只学棋一个月,也菜不到你这个程度!”
  李白衣收起了棋盘,摇着头,笑了起来……
  
  

snaptime:2020-01-20 02:34:56  .exectime:0.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