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修仙》全文阅读

作者:不放心油条  一品修仙最新章节  一品修仙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一品修仙最新章节第六六四章 十二座大殿真正的香界(19-08-17)      第六六三章 有备无患彻底疯了(19-08-17)      第六六二章 这是挖坑连窝端走(19-08-17)     

第五七七章 莲花宝典回敬一坑


  二长老听的眉头直皱,眼里不停的冒问号,什么跟什么?
  “你先去养伤,将三长老的尸身带回去。”
  二长老急于问清楚情况,给秦阳找了个房间休息之后,立刻去找幻海刹那问情况。
  秦阳眼睁睁的看着三长老的破损的尸体离开视线,心里颇有些惋惜。
  幻海氏的人可真不讲究,对于亡者起码的尊重都没有,竟然不先拿出一口棺材暂时安置,再修复受损尸身。
  拿出把躺椅,躺在房间门口,看着飘在半空中的那颗大眼珠子幻兽,对他挥了挥手。
  “你好啊。”
  大眼珠子眨了下眼睛,没好意思继续在这盯着了,转身飘走。
  躺在这闭着眼睛,晒着太阳休息一会,心里瞎琢磨。
  他倒是没猜错,若是三长老和幻海刹那全死在里面,只有他没死,却回到了幻海,那位二长老绝对会二话不说正面翻脸,调动幻海氏的力量,不计代价的将他弄死。
  但若是那俩货都死了,他不从幻海走,就会暴露。
  无论那种情况,“跟我秦有德完全没关系”计划,就没法进行下去了。
  他将幻海刹那也带回幻海,在所有人眼里,他只是在死亡世界苟了一夜,当了个工具人而已。
  不明所以的二长老,看到三长老死了,幻海刹那受伤,秦阳却没死,当然明白,肯定是出了什么意外,原本的计划搁浅。
  当务之急,先问清楚情况,再继续做决定才是正理。
  另一边的房间里。
  “到底发生了什么?”二长老沉着脸发问,损失一个长老,对于幻海氏的打击可不算小,他们族中,血脉够强,有可能修行祖传法门,修行到三长老这般实力的后辈,每一代都是屈指可数。
  “我们一路从沉寂大军之中潜行,快到仙宫的时候,那些兵俑却苏醒了,开始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后来才发现,阴河之中的鬼物造反,我们赶了个巧,正好碰上这种事……”
  幻海刹那将他们的经历大致说了一遍,然后提到秦阳,他的眼神略有些复杂。
  “至于秦阳,三长老的布置,应当是还没起作用,乱局就已经出现,他自行躲了起来,然后快到日出的时候,在原地等着我们。
  我们只是进入仙宫外围,就已经无以为继,只能拼死一搏,趁着造反的鬼物,退出仙宫的机会,冲了出来,然后……
  ……千钧一发之际,秦阳将我们带了出来。”
  二长老听的一阵苦笑。
  “怎么这么巧,进去好几天了,就正好碰上这种事。”
  可怎么看,这事也只能认栽。
  稍稍思忖之后,二长老遥望着了一眼隔壁。
  “短时间内,我们是不可能在这样进去探索了,另外,靠秦阳带着,将安全寄托在他身上,终究不妥,那秦阳不是已经说过进入的路径了么?
  此人能在那种情况来接应你,倒也是个信人,这路径应当也是真的,只是,这种秘密,一个外人知道了,终归不好……”
  纵然这种情况,二长老心中还是忍不住生出了杀机。
  “二长老,我们是幻师后人。”幻海刹那忍不住了,低吼了一声:“您真的觉得,先祖会认为以怨报德,是好事么?”
  “幻海刹那!”二长老阴着脸呵斥了一声。
  “你怎么知道那路径,只有秦阳知道?你怎么知道,另一边的死亡世界,永远都不会被人发现?前朝近年来动作频频,前朝大帝的帝陵暴露出去,也只是迟早的事情。
  大荒乱局已现,我们什么都阻止不了,这一次跟幻海有牵连,我们连独善其身的机会都不可能有。”
  幻海刹那没理会呵斥,沉着脸反驳。
  “再者,那秦阳也是个聪明人,我们害怕泄露消息,可是他也害怕,他也不敢泄露消息,秦阳身为幽灵号船长,在东海的活动,不可能没有人跟着,他若是陨落,自然会有更多的人跟进。”
  二长老犹豫了,幻海刹那说的不错。
  他不是没想到这么远,只是被帝陵吓到了,这是足够倾覆幻海氏的危机。
  而如今,他们已经不可能独善其身,置身事外了。
  总有会爆发的那一天,以目前大荒的局势看,这一天不会太晚。
  杀不杀秦阳,意义已经不大了,相反,让秦阳活着出去,以目前的情况看,还能更好的保守秘密,给他们做准备的时间。
  “罢了,我去见见他,你先疗伤吧。”
  二长老再次找到秦阳,面上已经看不出来任何恶意,甚至还带着一丝歉意的微笑。
  “此次有劳秦船长,事已至此,探索之事,只能搁浅,秦船长若想离去,可以先送秦船长离开吧。”
  “有劳前辈了,我去探索蓝洞多日,想来我那些不成器的船员该着急了。”秦阳拱了拱手,客气了一句,然后拿出一张画的极为简陋的纸交给对方。
  “想来你们会需要这个,这是蓝洞内部的路线,那蓝洞下方,四通八达,恍如迷宫,还有异兽镇守,这条路线,就是我探索到的那个,进入那里,顺着阴河顺流而下,就可以进入死亡世界了,只不过那阴河里鬼物众多,颇有些难缠。
  另外,二长老放心,有关死亡世界和幻海的事,我绝对不会给外人说的。”
  秦阳一口气将他们要问的要担心的,统统都给主动解决了。
  “有劳。”二长老拿着简陋的地图,颇有些动容,心里忍不住感叹,这人的品格,当真是无可挑剔,难怪实力一般,追随者却众多。
  结束了谈话,秦阳被二长老带到一座大殿里,面对一面空白的墙壁,二长老一挥手,墙壁上便出现一座门户。
  “请。”
  秦阳微微眯了下眼睛,那空白的墙壁,顿时化为一副万里山河图。
  细细感应了一下力量的波动,跟桌板画近乎一样,应该没什么问题。
  “告辞。”秦阳大大方方的一拱手,没什么犹豫,直接迈步进入门户中。
  眼看着门户消失,二长老站在墙壁前,再次感叹。
  “当真是君子坦荡荡,竟然毫不怀疑,我等怕是枉做小人了。”
  ……
  东海的海底,一面海底山峰的峰底,石壁上忽然出现一扇大门,大门洞开,秦阳从里面走了出来。
  身后的门户便缓缓的闭合,消失不见。
  秦阳转身摸了摸石壁,只是单纯的石壁而已,那座门户只是投射到这里,并非固定的大门,难怪幻海氏的人压根不担心。
  望着门户消失的位置,秦阳默默念叨。
  我秦有德做事最是讲究,好好的交易,你们非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挖个坑坑我一次,我没死,是我的本事,也是我命大。
  那我也挖个坑,坑你们一次,你们要是没死,是你们的本事,死了也是命,怪不得我。
  飞出了海面,确认了一下位置,稍稍感应了一下,直奔布下大阵的地方飞去。
  进入大阵,桌板画静静的躺在大阵里。
  秦阳没急着管桌板画,盘膝而坐,意识投入到海眼里。
  之前强行拉出葬身河,实力暴跌的老粽子太监,可还在海眼里呢。
  相比之下,这个家伙才是当务之急。
  意识进入海眼,之间一颗黑色的圆球悬在那里,老太监被黑影死死的束缚在里面,只露了个脑袋,他的脑袋上空,昊阳宝钟悬在那里,丑鸡在宝钟上啄一下,宝钟便垂落一片赤红的光辉,将老太监的脸刷一遍。
  一个老粽子,被至阳至热的大日光辉刷脸,那酸爽,听听惨叫声就知道了。
  远处自闭的魔刀,每听到一声惨叫,就会抖一下,估计在海眼里,没少被黑鸡和黑影折腾。
  “老规矩,别弄死了。”
  “直接弄死算了,这个老僵尸嘴巴硬的很,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黑影有些气急败坏,好不容易又有个解闷的家伙,还是个皮厚的老僵尸,谁想这老僵尸,嘴巴不是一般的硬。
  秦阳打量着老粽子,梗着脖子,忍不住惨叫了,却也什么都不说,连骂人的话都不说。
  想到这位能被前朝大帝信任,镇守出入口,可不是一般的信任。
  这种人可不会怂,宁死也不会吐露什么,估计再问下去,也问不出来什么了。
  海眼的催更节目,估计是没法上演了。
  叹了口气,挥了挥手。
  “那就直接弄死吧,留个全尸。”
  “那你自己来,我留不了。”丑鸡拍拍翅膀飞上昊阳宝钟,抓着宝钟飞走。
  秦阳对远处的魔刀挥了挥手。
  “魔头,过来。”
  魔刀上探出魔头的小半个脑袋,小心翼翼的浮窥,确认了不是要折腾他之后,才扑腾着飞了过来。
  “主子您找我有事?”魔头恬着脸凑过来,点头哈腰的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弄死他,留个全尸,尤其是脑袋。”
  “明白。”魔刀飞出,直奔老粽子而去,包裹着老粽子的黑球,露出老粽子的胸膛,魔刀冲击上去,与老粽子的肉身对碰到一起,一阵激烈的碰撞声结束,刀身直接洞穿了老粽子的胸口。
  血色的魔刀上魔气翻滚,鲸吞老粽子体内的阴气、死气、尸气,让魔刀上的暴虐的魔气,都变得平稳,充斥着死寂森然的味道。
  老粽子张着嘴巴,想要嘶喊什么却已经喊不出来了,可是他的眼神却透着解脱。
  自从被抓到这个古怪的地方,他就做好了面对任何事情的准备,死亡反而是最好的结果。
  等到老粽子的气息消散,化为一具干尸的时候,秦阳转身离开海眼,念头一动,老粽子的尸身就出现在面前。
  一个死掉的粽子,可是够稀罕的。
  问不出什么,就试试摸尸吧。
  伸手一摸,技能果然有反应了,死掉的生灵,都难逃被超度的命运,这老粽子也算是生灵一种。
  先是一道白光浮现,跟着一道蓝光,而后还没完,后面还有一道更加刺眼的紫光,简直要亮瞎他的眼睛。
  “哟,不但是三个,竟然还有一个紫色!”
  秦阳惊了,多久没见过紫色了,往前数几百个,全部都是蓝白。
  不敢练归不敢练,尝试都不敢,这是一回事,摸不摸得出来可就真看脸了。
  将三门技能书,全部拍进脑袋里,先察看了一下白色的,没什么意外,是一个秘密。
  有关前朝大帝的秘密。
  前朝大帝本尊,的确是死了,可是他死的跟正常死法不太一样。
  当年他跟嬴帝最后一战,出门没看黄历,没算算大利西方什么的,以至于对波的时候站在了左边。
  所以最后一搏,帝君交战,他也输了,可是当时却只是重伤濒死。
  对于这种强者来说,只要没当场死了,当场生机绝灭,或者是毫无生机可言,基本都有那么一线生机的。
  然后谁想,嬴帝鸡贼的很,根本没给他机会,直接踏平了前朝都城,将前朝所有的疆域,统统都吞并掉。
  失去了国土,神朝气运溃散,这才是弄死了前朝大帝本尊的最后一刀。
  所谓成也神朝,败也神朝,就是如此。
  嬴帝本尊在大荒为何天下无敌,靠的就是大嬴神朝广阔的疆域,在大嬴神朝的疆域,就有主场优势。
  若是在帝都之中,更可以说是站在加强开挂版的血泉跟人对殴,谁能是他对手!
  但好处有了,坏处肯定也有。
  当年的前朝大帝,就是死在了坏处上。
  但这个死法,却让他有了一线可以复活的生机。
  只要大胤神朝重新复国,国运苏醒,他就能死而复生。
  如今他的状态,不像是外面那些亡者,所有的力量都是死气,这些亡者已经断了所有的机会,他们只能是死人了。
  前朝大帝的状态,倒是跟当年的葬海紫霄差不多,能有清醒的意识,力量也还在,可是只要苏醒过来,力量就会开启流逝状态,而且是用一点就会少一点。
  可他这种状态,却给了他复生的机会。
  如今他根本不会苏醒,除非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才会苏醒过来亲自出手。
  前朝大帝沉眠在死亡世界里,这就早就出如今这种情况,既在大荒,却有不似秘境,依附在大荒。
  这里是画师通天造化,以大神通构建出的世界,如今大荒根本无人能推演到他的帝陵在什么地方。
  而他想要复生,正常路子是肯定走不通的,大嬴根本不会给他这种机会。
  如此就要用到一门天外秘法,走一个取巧的法子。
  至于是什么法子,这个被前朝大帝信任有加的老太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
  他只是在镇守死亡世界的门户而已,能知道这么多,也是因为他一生都在侍候前朝大帝,大帝临死前,他也一直守在前朝大帝身边。
  这就是老太监心中最大的秘密,临死也不愿意吐露一个字,就是生怕泄露一丝一毫线索。
  秦阳唏嘘不已,老太监是真的尽忠职守,生前死后都是如此,最后还宁愿变成老粽子,一直守护门户。
  按照一些隐秘记载,当年前朝国祚终结之前,就已经是内忧外患不断,大嬴之所以能灭大胤,顺利吞并大胤所有的疆土,前朝的权贵带头投降,可谓是致命一击。
  大嬴的八门八姓,全部都是在大嬴崛起的路上,倒向大嬴的,之所以将他们全部迁到离都附近,未尝不是防备着。
  这八门中,一半都是前朝倒向大嬴的权贵氏族。
  然而按照记载,当年最后一战,还是那些如同老太监一般的内侍们,拼死一搏,舍生忘死,才给了前朝大帝最后出逃的机会,给了他有朝一日东山再起的机会。
  要不然,就算他死了,尸身也会被嬴帝拉回去车裂,他还复生个屁啊。
  拿出一口好棺材,将老太监的尸身放进去,等会出去了,给他找个安静不受人打扰的地方埋了,也算是敬他忠义。
  继续察看老太监的蓝色技能书。
  竟然是各种诏书、祭文、缴文之类的范本,还有书写笔法等等的合集。
  秦阳一头问号,这老太监当年是什么身份?
  这也能算成一个蓝色技能书?
  按照这些年摸尸的经验,技能书颜色并非就固定了价值,还要参考亡者的身份、实力什么的。
  对于这种可以算是大佬的人来说,蓝色技能书都不会太差。
  但是同样的蓝色技能书,若是从凡人身上摸出来,可能也就是一份秘制调料配方。
  大致翻了翻,这个技能的确挺有用的,写出来的诏书什么的,还真能当做墨来用,只不过是神朝版的高级墨。
  但这个东西,要有匹配的身份地位,才能有效果,真让他秦阳写出来一份,也只是一张废纸而已。
  随意翻了翻,就将其丢在一边,又是一个垃圾。
  最后一门紫色的技能书,秦阳期望颇大,这老粽子一身实力可不算弱,若是能摸出来僵尸的技能,他用不了,以后传给尸魁也行。
  算是给打造最强门房计划添砖加瓦了。
  只不过,看到功法名字,秦阳就有种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
  虽然是一门经典,可是这个名字……
  莲花宝典。
  再往下看内容,第一页乱七八糟的一大堆话,翻译过来就八个字。
  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后面的秦阳已经不想看了。
  什么鬼啊,连太监都有专属经典了?
  忍不住好奇往后看了看,功法威能着实不俗,各种玄机完全对得起宝典之名,搭配的神通秘术,也有一大堆。
  但这是太监专属。
  睁开眼睛,叹了口气,秦阳瞥了一眼一旁的棺材,都有些后悔给他一口好棺材了。
  算了算了,不跟死人计较。
  自己修炼不成,以后实力足够强了,可以将这门宝典传授出去的时候,再找个看得顺眼的小太监,让他上演一出太监传奇好了。
  功法传授不出去,他也修炼不成,以后却能当做开拓视野,另类旁通用。
  里面附带的许多神通秘术,都是单独存在的,相当于一口气摸出来一个技能书大礼包。
  虽然都是需要有莲花宝典打底,他是修炼不成,可是却可以传授出去。
  看谁不顺眼了,从里面摘出来一些不错的秘术,偷偷塞给对方。
  若是没看莲花宝典,只知道其中一些神通秘术的话,秦阳还真没看出来,这些秘术有什么问题。
  可若是没修行莲花宝典打底,直接去修行这些秘术,那一定非常酸爽。
  这么一盘算,这些真品的强大坑人秘术,自己不能用,倒也不算亏。
  走出星落大阵,钻到海底,再次向着下方坚石里下潜了百八十丈,将老太监的棺材埋了,秦阳才转身回到大阵里。
  他还有一件事没干呢。
  当初那些鬼物,虽说大部分都是毫无灵智,只是被火车王引来的而已,可其中还是有一些,的确是帮了大忙。
  对他们做出了承诺,秦阳总不至于忘了,也不至于连一些智商都比不上人偶师的鬼物都要骗。
  摸索了一下桌板画,念头一动,进入到死亡世界里。
  这一次进入的地方,距离大胤仙宫有一段距离,而且还在地下。
  露出个眼睛浮窥了一下,确认了大胤仙宫那边,已经恢复了安静,他就立刻离开死亡世界。
  重新出去,再进来一次,这一次直接进入到了葬身河里。
  施展水身,与葬身河彻底融为一体,游曳其中,很快就在地面上一条支流的河底,找到了被一堆有些灵智的鬼物,围在中间的那个小鬼。
  这个小鬼可以说是这里唯一一个有清醒灵智的鬼物,虽然弱的一塌糊涂。
  小鬼被围在中间瑟瑟发抖,周围那些鬼物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的,呆呆的待在那里。
  秦阳显出身形,那些呆滞的鬼物,立刻齐刷刷的看了过来,眼睛里都在放光,似乎这一刻意识都复苏了。
  秦阳一拱手。
  “之前多谢诸位相助,我自然不会忘了咱们的交易,之前该说的都说过了,现在谁想死,想彻底解脱的,站左边,想离开葬身河,舍弃一身力量,从一个小鬼重新来过的,站右边。”
  这些鬼物立刻老老实实的分开,分立两边。
  只不过想死的比秦阳预想的多,足有三分之一,都是些在这里受够了折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们已经彻底不想活了。
  秦阳拿出一支杀神箭,悬在河底。
  “想灰飞烟灭,彻底死的干净的,自己撞上去就行,不想死的,来我这。”
  秦阳调动魔手的力量,先将最先遇到的小鬼扯入海眼,让他脱离葬身河,再依次将那些帮了忙的鬼物,一个个扯入海眼。
  只要脱离了葬身河,他们一身力量,舍弃大半,变成一个小鬼,也翻不出什么天。
  鬼物一个接一个的消失,那些彻底不想活的,也排着队撞上杀箭,灰飞烟灭。
  随着时间流逝,这里的鬼物,意识开始复苏的越来越多,求解脱的欲望,求生的欲望,会压下所有其他的东西浮现出来,哪怕是那些毫无灵智,只有疯狂与残暴的鬼物,此刻也被感染,意识慢慢的复苏。
  来排队的鬼物越来越多。
  “大家都不要急,一个一个来,之前帮过我的,有一个算一个,甭管当时是不是跟风过来,是不是有灵智,是不是只是想撕碎我,都无所谓。
  现在都别闹事,万一让上面那些死人发现了不对劲,大家可都走不了了,都安静点,慢慢来。”
  先约法三章,这些鬼物数量庞大,可是现在一个比一个老实。
  大有谁敢多放一个屁的声响,都会被其他鬼活活撕碎的意思。
  秦阳在这边忙活救鬼大业,时间也一天一天的过去了。
  这一次,他是从桌板画进来的,正儿八经的从进出口进入,再也不会在白天进入幻海了。
  虽说他炼化了桌板画,想怎么进怎么进,想怎么出怎么出。
  鬼物的数量太过庞大,将这些鬼物全部捞出葬身河,可不是一个小工程。
  十多天之后,宗岛。
  幻海刹那和二长老来到了这里,他们行走在宗岛,无人能发现他们的踪迹,很快,他们就发现了幽灵号的船员,正在这里做什么交易。
  没有见到秦阳的踪影,也没在意,来到宗岛的岸边,进入海中,很快就发现了秦阳说的蓝洞。
  蔚蓝的海水底部,有一个黑蓝色的圆洞,直直的通向海底更深的地方。
  顺着蓝洞往下走,落入到一片巨大的空间,还有一头无眼的巨大海蟒镇守在这里,一切都跟秦阳说的一模一样。
  二长老拿出秦阳画的地图,打量了几眼,这里无数的洞穴,还真的跟地图上话的一模一样,甚至还专门标注了东南西北,生恐他们迷路一般。
  顺着特意标注出的那个洞口,按照地图导航前行,一路来到了尽头的死胡同,二长老伸出手轻轻触碰了一下尽头的石壁,感慨一声。
  “这秦阳果真是个信人,此等真君子,着实不多见了。”
  “我们进去吧,此处被人施展了秘法,不可感觉,不可洞见,只能穿过去。”
  二长老一步跨出,消失在石壁上,幻海刹那跟在他身后,一起进入。
  眨眼间,他们便出现在宗家祖地,一条阴河拦在中间,阴河对面是一面石壁,上面摆着一口口古铜棺材。
  二长老回头摸了摸后方的石壁,眉头一蹙。
  “果真如此,只能进,不能出,想要离开这里,只能顺着阴河顺流而下,别无他路。”
  若想强行破开这里,这一出空间也会被毁掉,以他们的实力,根本无法在秘境崩塌之中存活下来。
  纵然活下来了,也会脱离大荒所在的大世界,彻底迷失在无尽虚空之中。
  来到阴河边,阴河之中,立刻浮现出一只只鬼手,挣扎着向他们抓来,无数鬼物不断的冲击,可是却没有一个鬼物能冲破河面冲上来,最强的一个,也仅仅只是将脑袋和胸口露出了水面而已。
  看着这一幕,二长老面色一沉。
  “你们在死亡世界里,也遇到过这种河么?”
  “是,那里鬼物无数,河岸边一直都有兵俑守卫,那些鬼物倒不似这里的这般疯狂。”
  “葬身河啊……”二长老面沉似水,倒也没怀疑秦阳。
  秦阳那般年轻人,认不出葬身河没什么问题,反倒是三长老,平日里便让他沉下性子,幻海之中不外出,要对外界了解,就要对看书,可是三长老却只酷爱实战,只对神通秘术感兴趣,杂记之类的单纯记载,他是一点都不感兴趣。
  如今几次进出死亡世界,他竟然都没认出来葬身河。
  “葬身河,非神木为舟不可渡,幸好我手中还有神木收藏,应当足够了。”
  二长老拿出一截不过四尺长,一尺宽的神木,将其丢入葬身河中,而后跟着幻海刹那一跃而上,脚踩神木,不断的施法,击退靠近的鬼物,顺着葬身河,漂流而下。
  等到冲如这方空间尽头的黑暗时,二长老感觉有点不太对劲,可是却不知道哪不对劲,而且已经来不及反悔了。
  他们周身陷入了永恒的黑暗,脚踩神木,漂流而下,耳边湍湍流水声,在不知不觉之间,消失不见了。
  这片黑暗之中,只有他们还在踩着神木,不知道飘向了哪里,可偏偏他们还不敢离开神木,还得不断施法,逼退周围可能会涌过来的鬼物。
  二长老心里发毛,总觉得哪不对劲,这种感觉愈发强烈,却就是不知道哪不对。
  到了这个时候,也不曾想到,是不是秦阳反过来坑了他们一把。
  秦阳给他们的信息,极为详尽,可以说所有应该注意到的地方,他们都没想到的地方,都替他们想到了,地图什么的,也是堪比自动导航一般精确。
  唯独有两点关键的地方,秦阳给漏掉了。
  一,这里的这条阴河,是葬身河,当然了,秦阳还年轻,头发长见识短的,怎么可能会认得出上古地府五大水脉之一的葬身河。
  这很合理。
  毕竟你幻海氏的大佬,竟然都没认出来,秦阳去死亡世界,也只是蹲在原地,当一个传送坐标的工具人,根本没见过什么河不河的。
  不过,这一条不重要,秦阳也没指望着他们会直接跳进河里游过去。
  第二条才是最关键的一条信息。
  当初秦阳是直接跳到河里,全身都埋在水面之下,顺流飘过去的。
  当时用了足足七天的时间,这七天里,秦阳也曾感应过水面之上的部分。
  黑暗中漂流的时候,有些地方,水面之下和水面之上,完全是俩空间的,撕裂隔断的空间。
  也就是说,想要从宗家祖地,偷渡到死亡世界的路径,若是一条管道的话,这条管道有些地方葬身河只占据一半,站在葬身河上飘过去,当然可行。
  可惜,这条管道的有些地方,却是完全被葬身河占据的。
  若是全程都在水面之上飘过去,中间必然会离开这唯一一条管道,鬼知道会飘到哪里去。
  一般人想要穿过去,唯一安全的方法,就是奢侈的以神木打造出一个全封闭的潜水艇,彻底埋入葬身河里。
  然后“飘”到死亡世界。
  秦阳只是说顺流而下飘到死亡世界,可没说是从水面上飘过去。
  他们自己觉得葬身河有进无出,只有在水面上飘过去这个选择,那怪得了谁。
  怪他们自己水平不行呗,自己没实力,还能反过来赖我秦有德?
  我秦有德这种弱小又可怜的弱鸡,都能“飘”过去,你们实力更强啊,理所当然也行啊。
  完全符合逻辑,合情合理。
  无尽黑暗里,二长老和幻海刹那,挤在一根神木上,目不能视,耳不闻声,还在警惕着周围可能会涌上来的鬼物,等着飘到死亡世界。
  可惜,他们脚下的葬身河,已经不见了。
  PS:八千五,还行吧。
  
  

snaptime:2019-08-19 17:47:32  .exectime:0.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