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修仙》全文阅读

作者:不放心油条  一品修仙最新章节  一品修仙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一品修仙最新章节第六九八章 朱雀命中七寸哔哔完就跑(19-09-21)      第六九七章 魔刀进化真正目的(19-09-21)      第六九六章 两难选择我可以耗死你(19-09-21)     

第六六二章 这是挖坑连窝端走


  跨越了木门,来到一片一望无际的云海上,秦阳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木门已经化为虚影消失不见。
  站在原地等了片刻,依然没见到烟罗氏的人进来,秦阳忽然笑了笑。
  “不敢来了么?”
  秦阳记性一般,所以才会用小本本,记上一些自己害怕忘掉的重要事情,至于不重要的,他不怎么在意。
  比如,烟罗氏带来的那位罗琪,他之前是真没什么印象,有印象的只是在进入绣娘府的时候,烟罗氏带来的女修比男的还要多。
  具体到罗琪这个人,除非他以秘法,直接调动记忆,重新去回头看当时的记忆,否则,他是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没有印象,就证明一点,当时一起进来的时候,他没有看到罗琪任何闪光或者拔尖的地方。
  这么一个毫无印象的人,忽然在这里大放光彩,还愿意来到最后,赌上性命去碰运气的开木门。
  最重要的,第一眼见到的时候,那种本能的反应,说是畏惧也行,说是抗拒也没错。
  罗松给悄悄解释了一下,秦阳也没觉得这解释有多靠谱。
  他现在就怀疑,这个罗琪,其实就是荀穆这个狗东西伪装的。
  只是正常看,他的确看不出来什么破绽,而且当着罗过渡和罗松的面,秦阳也没法不要脸的用瞳术去窥视一个还未出阁的女修。
  同样,也没办法为了验证一下猜测,去拧掉她的脑袋。
  最后那句“随便转了一圈就确定了,不是太难吧”,真不是为了装逼用的,秦阳是个实诚的小郎君,从来不会刻意去装逼。
  这句话,只是为了试探一下而已。
  若罗琪真的是荀穆,他肯定能听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之前构建出梦境,坑的荀穆自己说出来他的目的,当时秦阳就是随便转了一圈,随随便便就找到了香界入口,简单的不得了。
  若荀穆真的来了,他必定是走过了正常的路线,他也一定会知道,想要在两千八百扇门里,找到香界入口是哪个,真没那么简单。
  若他拥有张正义在近几年之前的记忆,他也同样会明白,以秦阳的水平,绝无可能随便转一圈就找到正确的门户,还能毫不怀疑的推开门就进去。
  这里的两千八百扇门,不说只有一扇安全的。
  起码有两千七百五十扇往上,以他秦阳的实力,进去了十有八九都是有必死无疑。
  这次要不是黑影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竟然直接给指出来门户所在,又让秦阳灵感迸发,亲自以自己的方法确认了一遍。
  秦阳知道,自己想要碰运气的找到,运气好点,用上个一两年估计才有可能瞎猫碰死耗子碰对了。
  运气差点,再过十年也确认不了真正的门户是哪个。
  所以了,秦阳站在荀穆的角度上看了看这个问题,结论很容易得出来。
  秦阳敢这么干,只有俩可能。
  一,万分确定,那的确是香界入口,秦阳的阵道整体水平,在这几年经历了突飞猛进式的进步,一年起码进入顿悟状态两三次,才能让技艺得到进步的如此快。
  不然的话,这种技艺占据大半,实力只占一小部分,靠领悟远远大于靠努力的东西,不可能突飞猛进。
  最重要的,拥有张正义的记忆,荀穆肯定非常确信,秦阳在这方面,天赋不能算差,但也不能算天才。
  二,这依然是假的。
  秦阳这个狗东西,玩了一手真真假假,局中局,梦中梦,他醒来之后,却还在这个如假似真,他都没发现破绽的梦境里。
  只有还在梦境之中,秦阳才能如此轻易的完成。
  而且好死不死的,正好在他来的时候,秦阳就找到了?
  真这么简单,前面那么多天,秦阳为什么不自己先进去?
  等人来了,专门告诉别人,哎呀我找到香界入口了,很容易呢,就是这个,几句话还没说呢,自己便直接进入香界了?
  秦阳站在原地等了好半晌,咧着嘴笑了起来。
  这人呐,固有的观念定下来了,想要打破就没那么容易了。
  烟罗氏不敢进,说明他们觉得,他们费了这么大劲,也依然没找到,只能拿命去一个一个试探,他们就觉得,别人,尤其是一个不是特别强的人,就不应该这么容易解开他们一直解不开的难题。
  这方面的原因,肯定是有的,他们需要一点接受的时间。
  但他们本来就需要拿命去填,拿命去赌,既然秦阳都敢,再加上他们对秦阳的了解,稍稍考虑一下,起码会派进来一个人。
  若一直都是一个人都不敢跟进来,荀穆已经再次来的可能,就会瞬间拔高到八成。
  时间的流逝,就是给秦阳的答案。
  他现在算是看明白了,荀穆和张正义之间的区别。
  张师弟这人虽然怂,可是真做事,真需要去拿命去拼,甚至只是试探的时候,他从来不会惜命,也不会认怂,不会犹豫。
  而荀穆,他是真的怂,没有足够的把握,不被逼到墙角,他都不敢冒头,从另一个方面看,他这人太犹豫,明明不会死,看起来不怕死,其实他还是太惜命,不够果断。
  在秦阳这吃过不止一次亏,他必定会更加犹豫,想的更多。
  秦阳没急着前进,只是站在原地,静静的等候着,默默计算着时间。
  等到半个时辰过去,秦阳抬了抬眼皮。
  现在很确定了,荀穆肯定就在外面!
  烟罗氏不会犹豫这么久。
  ……
  木门之外,在秦阳直接选了一扇木门进去之后,罗过渡的确是犹豫了,他第一时间的反应,的确是不太相信秦阳的判断。
  可是想到秦阳以往的事迹,再加上这次,秦阳明明在后面,却走了另外一条更危险的路,却先一步抵达。
  罗过渡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之后,便决定了,起码要有一个人跟着秦阳一起进去。
  反正他们是根本不知道如何选择,一直以来,都是拿命去赌,而秦阳进入的这扇木门,他们根本没有进去过。
  以他们对秦阳的了解,秦阳不像是那种会在这种地方,选择赌命的人,应该还是有很大把握的。
  罗过渡当机立断,果断道。
  “松儿,琪儿,你们在此地等着,我先跟着进去看看,若是一个时辰之后,我还没有死,也没有出来,那你们再跟着进来。”
  身为家主,这次肯来带队,他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烟罗氏已经可以由罗柏来接手了,虽然罗柏还稍稍差一点,但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
  他死了,烟罗氏也不会乱。
  罗过渡想要去,罗松却拉住了他。
  “三伯,等等,我们根本没法确定,还是再等等,这次我们又搜集到不少的线索,我们自己再推演推演。”
  罗过渡却不想再浪费时间,适合开启绣娘府的时间不多,能开启的时间也不多,他们不能浪费时间。
  反正总要去选择一个试探,相比其他完全没有一点把握的,秦阳进入的这扇木门,是正确门户的可能,反倒是比其他木门高。
  两人在这你来我往的起了争执,过了半个时辰,一旁一直没说话的罗琪,忽然走到了木门前,引燃了遁世香。
  “家主,三少爷,我先进去好了,我的魂灯在家主手中,一个时辰之内,我若是没死,也没有出来,家主你们再进来即可。”
  罗过渡大惊,想要阻拦,却已经来不及了,遁世香化作的烟气,已经将罗琪的身体笼罩。
  他们冒然阻拦,可能会带来不好的后果,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罗琪消失不见。
  罗琪已经先进去了,他们也只能按照罗琪说的办,等一个时辰。
  ……
  半个时辰过去,秦阳转身准备离去。
  后方的云海上,神光汇聚,化作一扇木门,一位黄衣女子从木门之中走出。
  罗琪走出木门,在半空中稳住身形,警惕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一片云海,她正站在云海之上,下方迷雾一般的白云,却仿若实质一般,踩上去也能支撑起她的重量,甚至感觉这里的云海,比大地还要坚固。
  而她不远处,秦阳正回头看着她。
  “前辈。”看到秦阳,罗琪浑身的肌肉一紧,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连忙恭恭敬敬的见礼。
  秦阳点了点头。
  “罗家主和罗松呢?”
  “家主想要先来,三少爷不愿,我……我脑筋一热,用遁世香先来了,家主他们应该一会儿就来了吧。”罗琪单独面对秦阳时,似乎愈发紧张,都不敢离秦阳太近。
  “行吧,那我也不等他们了,先走了。”
  秦阳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罗琪在后面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周围陌生的环境,还是喊了一声,追了上来。
  “前辈,我能跟前辈一起走不。”
  秦阳没回答,随意的点了下头,自顾自的向前走。
  顺着云海前行不远,秦阳忽然停下了脚步,只见脚下的云海翻腾,一头周身缭绕着云气的白色怪鱼,从身下的云海之中冲出,长着血盆大口,想要一口将二人吞噬。
  秦阳脚下一层层道纹浮现,一步跨出便消失在原地,白色怪鱼一跃而起之时,也顺势将罗琪吞了进去。
  就在白色怪鱼挥动着双翅,准备再次落下的时候,秦阳不知何时,出现在它的右侧,一拳轰到了白色怪鱼的脑袋上。
  “嘭!”
  一声闷响,白色的气浪,伴随着冲击波扩散开,怪鱼的身体微微一顿,劲力传遍全身之前,却已经先行贯穿了它的脑袋,再它的左边炸开。
  秦阳抓住怪鱼的尾巴,正准备将其收起当做食材的时候,才见罗琪撑开了怪鱼的嘴巴,从里面钻了出来。
  秦阳眯着眼睛,收起怪鱼,瞥了一眼满身怪鱼口水的罗琪,转身继续前进。
  罗琪抿着嘴唇,也顾不得收拾,先对着秦阳的背影躬身一礼。
  “多谢前辈相救。”
  “不是我救你,是我正好缺食材,你既然来了,就自求多福,想要机缘和收获,只能靠你自己。”秦阳头也没回,随口丢下一碗毒鸡汤。
  “晚辈既然敢来,自然是省的,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的道理。”
  秦阳没再理会她,只是按照走出木门时面对的方向,一直直线前行。
  头顶连太阳都没有,东南西北也无法辨认,任何方向看起来都是一模一样。
  在这里运足目力能看到的,也不过百里而已,看到的一切也都是一样,秦阳也别无选择。
  秦阳耷拉着眼皮,脚步越来越快,不断的矫正自己的路线,确保自己走的是直线。
  就这么一路飞驰了一个时辰,终于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一座悬在云海之上的大殿。
  而他也看到,罗琪还远远的吊在后面,追着他而来。
  看到这座大殿,秦阳的神情有些意外。
  他见过这座样式的宫殿,之前入梦荀穆的时候,去的那种大殿,风格样式,甚至不少细节,都跟这里的一模一样。
  梦里的潜意识投影,化出的一切,都是以他原本的认知为基础的,也就是说,荀穆这个狗东西,曾经来过香界。
  难怪他如此坚信,他需要的东西,香界里有。
  飞到大殿前,秦阳的双脚刚落到大殿前的广场,中央的一座翻滚着云气的喷泉里,烟气汇聚,凝聚出一尊上半身为实质,下半身却是雾气的怪人。
  这怪人皮肤灰白,一身白色的道袍,看起来慈眉善目,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他盯着秦阳,沉声一喝。
  “吾乃此地镇守,来者出示信物。”
  “什么信物?”
  “没有信物,只能在香海寻找机缘,不可入殿。”
  “这个行不行?我自己做的。”秦阳拿出一支遁世香。
  “没有信物,不可入殿。”怪人继续沉声回这么一句。
  只是说着说着,怪人忽然抬起头,看到秦阳的瞳孔,化作了十字,虹膜一圈还有一圈铜环环绕,手里也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半透明的符文剑。
  “老兄,问你个事,这座大殿叫凝神殿,是不是里面有香师亲手制作的凝神香?我只要凝神香,不想跟你干架。”
  怪人被秦阳看的浑身发毛,沉默了一下,对着身后的大殿一挥手。
  那看不到名字的大殿牌匾上,顿时浮现出凝神殿三个大字,而大殿洞开,从里面飞出了两个箱子,落到了秦阳面前。
  “既然你可以制作遁世香,赠你凝神香,倒也不算什么,拿去吧。”
  秦阳打开木箱看了看,伸出手轻轻拂过,将箱子里的东西,连同箱子本身,都一同拾取了,然后抬头看着这座覆盖不过数里范围的凝神殿,秦阳想了想,一手贴在地面,真元汩汩而出,开始覆盖整座大殿。
  “莫要自误,速速离去,其他大殿镇守,可不会如同吾这般好说话。”怪人还以为秦阳准备强行炼化大殿,冷笑着出声呵斥。
  秦阳没理他,等到真元覆盖整座大殿的时候,秦阳便察觉到拾取竟然可以用了。
  念头一动,大殿被秦阳强行炼化,待秦阳收起大殿之后,半空中就只剩下那个怪人,飘在那里呆呆的看着秦阳。
  秦阳一伸手,掌中出现了缩小的大殿。
  “快点过来吧,别装了,我精通破妄之瞳和破虚神目,而且已经可以将两门瞳术的威能合二为一,早就看穿你底细了,快点进来吧,我这人跟别的人族不太一样,我对异类没什么偏见。”
  怪人又惊又怒,可是看秦阳竟然转身就走,根本不废话,他立刻就怂了,果断化作烟气,没入到秦阳掌中的大殿里。
  烟气汇聚到大殿内部,在最中心的桌子上,凝聚成一支小拇指粗的凝神香。
  凝神香上飘出一些烟气,很是不甘的问了句。
  “瞳术也不可能看出来我的底细,你怎么看出来的?”
  “我只是能确定,这座大殿,不是你镇守的,这座大殿也不属于你,你顶多算是住在这座大殿,或者是存放在这里。
  既然云海里的烟气里,都能孕生出异兽,像是亲手制作的东西,在香界里天长日久,生出了灵性,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不过我之前还真没看出来,你就是凝神香,也没看出你本体。”
  秦阳实话实说,还真没诓他,说到这,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既然你是凝神香,天生就有凝聚意识、汇聚灵性、聚拢神魂的功效,再加上是香师亲手所造,你凝聚灵性,化出灵智,也没什么好意外的。
  别不甘心了,你算是运气好,遇到了我,要是你遇到另外一个人,他绝对第一时间将你活活烧死。”
  香怪有些不甘,却也没办法了,他需要在这座凝神殿里,凝聚灵性,化出身形,到目前为止,他还只能化出半个身体,根本没法离开这里。
  这座大殿,是唯一适合他的地方。
  老巢都被端走了,他想不认怂都不行。
  不管秦阳说的是真是假,他都没得选择,不过目前看来,他倒是没察觉到有什么不实的地方。
  秦阳收起大殿,后方追来的罗琪,也终于在这个时候赶到了。
  “前辈……”
  “我刚捡到一些凝神香,你要不要?”
  
  

snaptime:2019-09-21 20:01:15  .exectime: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