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修仙》全文阅读

作者:不放心油条  一品修仙最新章节  一品修仙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一品修仙最新章节第九九六章 看我七十二变,哎呀大家想的一样啊(20-08-05)      第九九五章 应下赌约,无人敢要的虫壳(20-08-05)      第九九四章 我们来个赌约,啃噬文字化身(20-08-05)     

第九九四章 我们来个赌约,啃噬文字化身

秦阳如入无人之境,一路前行,遇到人了,就说有紧要的隐秘之事要给司主汇报。
  要是有人问了,秦阳装作犹豫一下,便直接开口。
  然而,他每一次刚想说的时候,对方却立刻打断了他,听都不敢听一下,而后还贴心的指引两句,让他赶紧去。
  秦阳客气的道谢,大摇大摆的往里走。
  凡事例如戒律司之类的地方,规矩便是大于天的东西。
  哪怕外界对戒律司的传言,基本上跟大荒的定天司一个路子,可要说名声嘛,戒律司的名声已经坏到,别人私下里谈,都太敢谈的地步。
  这些狗东西一个个都是不讲规矩,不讲道理的恶犬,吃人不吐骨头,所有人都会脑补出来一句:我戒律司本身就是规矩,就是法度。
  实际上,对外还真差不多,也不算是外面传言太黑他们。
  可越是如此,内部实际上,却跟传言越不一样,其内规矩森严,法度严苛。
  秦阳在开发诸天投影的时候,敢用出来,自然是要先提前做好准备的。
  戒律司内部,如今比他还懂这边规矩,懂那本厚的跟城墙砖一样法度之书的人,可以说是屈指可数。
  秦阳一路向内走,戒律司主办公的地方,占地很大,中心形如九层高塔,四周方圆三里之地,尽数都是白玉铺就的空白地带。
  这里每一块玉砖里,都铭刻着大量的符文和道纹,贸然闯入的话,纵然可能不会死,却也基本不太可能悄无声息。
  表面上看,区区三里之地,实际上有多远,谁也不知道。
  秦阳甚至在一些白玉地砖里,看到了其内封存着本体至少数里大的凶兽。
  唯有中间这条大道,能直通中心的九层高塔。
  若无必要,擅入者死。
  没人怀疑秦阳操控的这个人,便是如此。
  只要确定了身份无误,没人会觉得他说有要紧事,必须要给司主当面汇报是假话。
  也没人觉得他会对司主不利,他会有什么歪心思。
  但凡有一点不对,死的人就是他。
  噢,错了,死的是戒律司主狗腿子的狗腿子。
  秦阳一路大摇大摆,踱着步子,顺着大道一路走上来。
  到了高塔门前,那巨门上的铺首缓缓蠕动了一下,一颗黑羊头,从里面探出。
  “何事?”
  秦阳拿出自己的身份令牌,面不改色的道。
  “有关秦阳的大情报,必须当面给司主汇报才能说清楚。”
  那黑羊头的眼睛,漆黑一片,如同一正一反两个旋转的漩涡。
  秦阳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仿若化作了实质的文字,印入到它双目的漩涡之中。
  所有的文字,在漩涡之中沉沦消散。
  黑山羊点了点头,无异样,无谎言,而且也的确很有必要,不亲自汇报没法说清楚。
  “你进去吧,司主在第九层,你去之后,只需在门口等待司主召唤便是。”
  “多谢。”
  黑山羊头没入大门消失不见,大门自动打开。
  秦阳迈步进入其中。
  入眼第一层,便是一个巨大无比的书库,一座座书架上,摆放着大量的书籍。
  最普通的纸质书籍、竹简,再到信息承载量更高的玉简金箔,铁书玉册,应有尽有。
  秦阳打眼扫了一下,没看到有什么防护,有防护他也不太在意。
  随手拿起一本书,便开启了扫描模式。
  他看似不紧不慢的翻书,实际上扫描的速度却快的可怕,纸质书籍,也只需要哗啦啦翻一下,所有的内容便录入。
  反倒是那些更容易读取的玉简之流,因为信息里太大,需要花费一点时间。
  戒律司主不是会一门文字化身的能力么,那自然是需要有一本书里的内容来承载。
  秦阳不知道对方用的是哪本书,想要知道的话,那秦阳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戒律司主自己的老巢里,肯定是有的。
  这种人,不可能把化身的命匣之书,放到别的地方。
  秦阳肆无忌惮的翻着书,想要看看,到底多久才会有人来找自己。
  然而,他翻了一个小时,以极快的速度,录入了四分之一书架了,竟然还没人理他。
  秦阳有些震惊。
  能轻而易举的进来,他倒是不意外,毕竟戒律司内部的规矩在,再加上戒律司主的威严,几乎已经快成了下面人的心理阴影了。
  取个巧进来就算了,现在都到这边了,戒律司主是没发现他呢,还是发现了还想观察一下,亦或者他从一开始就察觉了?
  秦阳怎么想都没想明白,但这也不影响他趁机捞好处。
  他乐呵呵的继续翻书,继续录入,有花费了四个多时辰,才将第一层里的书籍,全部录入结束,基本是直接复制过来了。
  完事之后,秦阳抬起头,向上看了一眼,挠了挠头。
  而第九层里的一间全封闭的密室里,上下前后左右,浑然一体,通体漆黑的石质墙壁上,篆刻了大量密密麻麻,不断变换的符文。
  戒律司主悬坐在半空,体表符文涌动,跟其中一面墙壁上游走的符文产生共鸣。
  这是他自身的修行,比化身明显高了一个档次,他共鸣的乃是符文,庞大到难以计数的符文。
  外界的一切,都跟他毫无关系了,除非是有什么天大的事情,他手下的几个亲信,才能唤醒他,亦或者是帝尊召见。
  秦阳就在一楼,他却还无所觉。
  因为他压根就没想过这种事情。
  一楼的秦阳有些失笑,他继续向上走。
  沿途见到的所有有记载的东西,全部录入下来,无论是书籍,还是墙壁上的挂画、镶嵌进去的石碑。
  一路走到了第九层,中心摆着以一张桌子,旁边也有两座书架,应该都是戒律司主常用到的典籍,或者是最近正在看的典籍。
  没见到戒律司主人,秦阳也没老老实实的站在入口处候着,毫不客气的开始继续翻书。
  当翻到其中一本书的时候,只是看了第一页,秦阳便确定。
  这本书就是文字化身的命匣之书。
  内容跟十二推演出来的其中一版,高度重合。
  区别也只是一些小地方,有略微的差别,但问题就出在这,错一个字,那就是另外一本书了。
  秦阳录入完,将其放回原位,转头看向正面书桌上摆着的那本厚厚的金属厚书。
  正面上书“仓颉大典”四个大字。
  经典就这么摆在桌面上,这货的心可真大啊。
  秦阳暗暗吐槽了几句,自顾自的坐在书桌前方,将这本书翻过来,随意的翻开就看。
  内容跟秦阳想的不太一样,没有任何一句话,只有一个个字符,每一个字符里,都蕴含着庞大的信息。
  只是看了几个字符,他便感觉到,信息太过庞大,他这种不稳定的投影方式,根本承受不住。
  他投影的这个家伙,已经受到影响,再继续下去,肯定会将对方从温柔乡里吵醒。
  而且,他也没法看下去了。
  在他察看这本书的第一时间,戒律司主便无声无息的出现在矮几对面。
  他体表流淌着大量的符文,这些符文慢慢的隐去,而他的气息,却已经先一步将秦阳推了出去。
  秦阳顺势后退,也将那本仓颉大典丢在桌上,没有硬抢。
  戒律司主面色阴沉,内心颇为震惊,这个家伙怎么来到这里的。
  但是他看到来着面带微笑,眼神平静之后,瞬间便明白过来,这不是他的下属。
  念头疾转,他跟当初秦阳的选择一样,先收敛了气息,双目如鹰隼,仿若要直接将秦阳看透,肆无忌惮的窥视。
  “秦阳!”
  “别看了,眼睛瞪瞎了,也没什么用,你要是现在就去找家长告状,说不定还真有可能留下我呢。”
  秦阳哈哈一笑,怂恿着戒律司主哭着喊着呼叫十方帝尊。
  哎呀,陛下啊,你快来管管吧,秦阳竟然悄悄潜入我家了。
  戒律司主的脸拉的跟驴脸似的,直接忽略了这句话。
  秦阳赶来,自然是有恃无恐,他也看的清清楚楚。
  他这个下属,的确是他的下属没错,从肉身到神魂都是,唯独有一点,他的下属,不但神魂在沉眠,连肉身、体内的力量都是沉眠状态。
  他一眼就看出来了,结合秦阳修行的大梦真经,戒律司主自然明白秦阳怎么来的。
  “你也不问问我怎么上来的?”
  “你都来了,问之何用。”
  “我说,我有一件有关秦阳的大情报,必须要当面才能跟你说清楚,现在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看出来了,我就是秦阳,我以入梦之法,控制了你的人潜入进来,这算是大情报了吧。”
  “哼,比之牧师,你着实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不用这种幼稚的激将法,我高大上不起来。”秦阳自顾自的走上前,跟戒律司主拖延时间打嘴炮。
  坐在他对面之后,秦阳毫不客气的拿起那本仓颉大典,继续看里面的内容。
  戒律司主也不阻拦,秦阳只是入梦降临而已,纵然他本人亲自来了,借助他那件法宝一起,想要看完这本仓颉大典,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你应当明白,无论你如何费尽心机,暗地里搞这些上不了台面的事,也不可能对帝尊有丝毫损伤。
  纵然是人族上古十二师之中牧师,也不是帝尊对手,帝尊神威,已经难以估量。
  你不过是蜉蝣撼树而已。”
  “恩,你说的对,我可能真不是十方帝尊的对手,所以我本尊才不敢来啊,我怕被他打死,哪怕我曾经见证过太微的陨落,见证过太昊被抹杀,我也怕十方帝尊。
  喜欢高高在上,拉不下脸的我真不怕,像十方帝尊这样,能拉的下脸,混成人族神朝大帝的,我是真有点怂他。”
  秦阳说的一脸坦然,丝毫不以为耻。
  戒律司主一时之间,无言以对,但同样的,他却心中一凛,默默的将牧师的威胁程度,调低到秦阳之下。
  牧师可不会不要脸到坦然的地步。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你的化身蠢,你也一样。”秦阳肆无忌惮的怼了一句,头也不抬的继续看书。
  戒律司主眉头微蹙,念头一闪,还能要做什么,要帝尊陨落呗。
  只不过,到现在为止,他还是没看出来,秦阳这种做法,到底怎么让帝尊陨落,还不如牧师那般,正儿八经的战一场。
  强到这种地步的强者,其他弱一个层次的强者,存在的意义,也只是能浪费对方一点力气的猪,更弱的,直接可以忽略不计了。
  那种超越封号的强者,只能同级别之间战斗,余者皆无法插手,连靠近都做不到。
  秦阳看了一页之后,再看了看后面厚厚的一大堆,无奈的放弃了现在就继续看的打算。
  “你这本书挺有意思的,能借我看看不?”
  戒律司主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作为代价,我会打开大荒跟十方界之间的通道,我可以给你们一个赌局。”秦阳合上仓颉大典,抬起头静静的看着戒律司主。
  “如何赌?”
  “上古之战,残酷的代价,犹在眼前,你可以转告十方帝尊,若是如上古一般的全面大战,结局必定跟上古一样,没有人是赢家。
  如今我们以万年为限,我不出手,十方帝尊也不出手,只能掌控各自的神朝来交锋。
  万年之内,以疆域来算,谁的疆域大,谁的神朝之力更强,谁便是胜,败者全线退出,我们赌国运,赌理念。
  如此,起码不会没有胜者。
  若是十方帝尊不答应,那我们便继续全面战争,不外乎没有胜者,大家一起死。
  但如今亡者之界已经出现,到了那边,大家继续来过,而十方帝尊若是去了亡者之界,他必死无疑。
  我只不过是不想放弃生者的世界而已。
  答应不答应,全看你们。”
  秦阳拍了拍那本仓颉大典。
  “你们什么时候想要答应了,什么时候将这本书送到左遇手中即可。”
  “噢,还有,下次不要送化身过来送死了,没有意义,我也很不喜欢。”
  丢下这句话,秦阳的直接散去了投影,留下这个狗腿子倒在地上呼呼大睡。
  回去之后,秦阳伸出手,一本书凭空在他掌中浮现。
  复制过来的命匣之书。
  只是一本三流的故事书而已,平平无奇,核心便是其内记载的文字内容而已。
  “在我这玩这种把戏,简直是关公面前耍大刀。”
  秦阳拿出塑料黑剑,在这本书上刻上一枚符文,转而将其丢到海眼里,将蠹虫唤来。
  “吃了。”
  金灿灿的蠹虫,颇有些嫌弃。
  “完事了喂你吃一本经典。”
  蠹虫伸出爪子,抱着这本书,颇有些不情愿的,一点一点将这本书啃噬掉。
  同一时间,戒律司主还在思索的时候。
  他便看到那本命匣之书,微微泛起神光。
  他的化身自然而然的浮现。
  “本尊……”
  化身喊了一声,便见他的身躯,从左侧开始,一点一点的消失不见。
  短短几个呼吸,化身便烟消云散。
  而再看那本命匣之书,里面空空如也,一个字也没有了。
  甚至于,他都不记得这本书上的内容是什么。
  戒律司主心中一寒,立刻起身,直奔宫城而去。
  

snaptime:2020-08-05 20:54:54  .exectime: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