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帝军》全文阅读

作者:知白  长宁帝军最新章节  长宁帝军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长宁帝军最新章节新书今日发布(20-05-15)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一家人(20-05-15)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释然和放下(20-05-15)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西域风

心里压力有时候比朝着敌人放上三轮齐射的羽箭还要管用,两位大将军站在石头城下什么都不做也足够让城里的水匪心里发毛,名声足够大,况且是杀名。
  “不急。”
  沈冷笑着对谢九转说道:“先去治你的伤。”
  谢九转讪讪的问了一句:“大将军不会想自己指挥吧?”
  沈冷笑道:“说了你是先锋,让你打,就是你打。”
  他问:“之前带队杀上去的那个校尉叫什么?”
  “叫张永。”
  谢九转道:“是卑职的部下,已经在南平江水师有三年多。”
  沈冷的眼睛眯着,谢九转大概就猜到沈冷什么意思了。
  “他的伤怎么样?”
  “问题不大,医官已经治疗过,好在射中小腹的那一箭进去的不深,肌肉练的好也是有一些用处的。”
  沈冷道:“如果他没事的话,回头我找人写调令,你带和他一块到我东海水师来报到。”
  谢九转有些为难的看了沈冷一眼:“不太......不太方便。”
  沈冷:“为何?他不愿意吗?”
  “也不是......是,是刚刚孟大将军先和卑职说了一声,然后也去见了张永,张永听说大将军要把他调到东疆刀兵,一兴奋就直接答应了。”
  沈冷回头看向孟长安:“你什么时候去见的张永。”
  孟长安耸了耸肩膀:“在你刚刚去茅厕的时候。”
  沈冷:“你怎么能这么无耻?我只是去大了个便你就把人挖走了。”
  他忽然反应过来什么,连忙有问谢九转:“你被他挖走了吗?”
  谢九转:“那哪儿能,孟大将军刚刚倒是和我说来着,不过我已经答应大将军你了,自然不会再答应孟大将军,卑职更愿意到水师。”
  沈冷点了点头:“不去就对了,张永去了刀兵他会后悔的,那边可弯了。”
  谢九转:“......”
  孟长安:“还弯的过你东海水师?”
  沈冷:“嘁......东海水师的汉子们梆硬梆硬的,如同大宁的制式黑线刀一样笔直,宁折不弯。”
  孟长安瞥了他一眼:“说正事。”
  沈冷道:“正事已经说完了,现在去睡觉,明天一早再打。”
  孟长安点了点头:“那就去睡觉。”
  谢九转有些茫然,他等沈冷和孟长安走了之后,拉了陈冉一下:“两位大将军为什么不让直接进攻?虽然石头城比较高而且颇为坚固,但我们现在士气正盛......”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陈冉打断,陈冉拍了拍他的肩膀:“问你个问题。”
  谢九转问:“什么问题?”
  陈冉道:“两位大将军有必要亲自到阵前来吗?打几千水匪而已,其实根本不值得他们临阵,这不仅仅是身份不身份的问题,若是让人知道了打一些水匪也要两位大将军率军还亲自临阵冲杀,这会被人笑话说大宁无人可用,两位大将军脸上无光,你脸上也不光彩。”
  “但是他们两位为何要上去看看石头城的防御?不管是沈大将军还是孟大将军,都不会亲自临阵指挥更不会上阵杀敌,却还是上去了,你想过吗?”
  谢九转一怔:“没有想过,我以为只是正常的上去随便看看,是临阵指挥的习惯。”
  “对付一群水匪,动用一位你这样的五品水师将军其实已经足够了,如果不是他们人多的话,只有几十人或者上百人,连你亲自带队上去都是掉价。”
  “两位大将军是在帮你,他们站在那,自报姓名,那些水匪就算是不怕,压力大不大?”
  陈冉问。
  谢九转点了点头:“肯定压力大,所以我才想着趁势进攻,一举拿下石头城。”
  “瓜娃子。”
  陈冉看着他笑道:“以后到了水师,你多请我喝几顿酒我多教教你......两位大将军为什么说明天一早再打?是因为在等水匪精神近乎崩溃的时候,第一,你说的趁势进攻并不合理,最适合进攻的晚上,哪怕是今晚打也比你现在带人上去合理,因为敌人的羽箭数量有限,他们不敢浪费,所以夜晚进攻伤亡会更小。”
  “第二,我说今夜进攻比现在进攻合理,水匪会不会猜到?”
  谢九转想了想,点头:“会,他们也会警惕今夜我们进攻。”
  陈冉又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去治疗你的伤吧,然后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睡醒了饿了就吃,吃完了再睡,明天天亮之前打起精神就行。”
  说完陈冉就走了:“我也先去找地方猫一会儿。”
  谢九转总算明白过来,两位大将军现身在石头城下,并不是真的只是观察地形,最主要的是给对方压力,让他们不敢放松,他们白天不会放松晚上更不会,会整夜提防着。
  明天天亮之前,敌人的体力和精力也就差不多到极限了。
  所以谢九转笑了笑,把自己的亲兵叫过来:“今夜,每隔一个时辰往石头城那边放箭,不要心疼箭,一次最少每个人放五支箭,选二百人,放完了就回来。”
  亲兵队正立刻应了一声。
  谢九转下去,找到医官给他包扎伤口,他坐在那沉默了一会儿后忽然噗嗤一声笑了,把医官笑的有些懵。
  “你这是在笑什么啊将军?”
  “没事没事。”
  谢九转摆了摆手。
  他是开心,以前在水师他是主将,所有人都以他为尊,他也觉得自己挺是那么回事的,最起码不是个庸才,可是刚刚学到的才是实战的经验,想象中的战争和实际上的战争,真的不一样,想着自己就要去东海水师了,确实有些开心。
  会学到更多更多。
  “大宁的每一位大将军,都了不起。”
  他自言自语了一句。
  医官给他包扎好,应和了一声:“肯定的啊,哪儿能是谁都可以做大将军的。”
  距离天亮还有半个时辰左右,沈冷起来活动了一下,在空地上打拳,刚打了没一会儿孟长安走过来,看了看他:“练练?”
  沈冷笑道:“练练就练练。”
  半个时辰之后,东方微微发亮,号角声响起,大宁战兵开始朝着石头城这边集结,陈冉打着哈欠过来,然后就懵了......看了看沈冷青了的左脸,又看了看孟长安肿了的右脸。
  “你们俩......若是传出去,人家还要说,两位大将军领兵打一股水匪,结果还被水匪打的鼻青脸肿。”
  沈冷揉了揉自己眼眶:“下手没轻没重的。”
  孟长安:“呸!”
  他右边脸肿的挺高的。
  两个人找来围巾把脸蒙上,站在队伍后边,哪里敢让士兵们看到他们这般模样。
  不多时,战兵队列集合完毕,依然是谢九转指挥,乙子营的大军都在后边呢,黄然将军坐镇后队。
  “盾阵向前,带着撞木和云梯上去。”
  谢九转吩咐了一声,然后回头看向另外一队战兵:“把弩车调整好,试试他们的城门堵严实了没有。”
  这两家弩车是从战船上拆下来的,晚上动用了数百人才运到这半山腰。
  几百人组成了盾阵,长方体一样往前移动,盾牌里边的人抬着云梯猫着腰往前走,没多久盾牌上一阵阵的震动,噼噼啪啪的声音开始出现,守城的水匪开始放箭了。
  嗖!
  一支重型弩箭射了出去然后重重撞击在城门上,因为角度和地形的缘故,弩车调整到正好打到城墙上有些艰难,况且只有两架弩车也起不到多大的压制作用,所以干脆就用来轰门。
  小腿粗的重型弩箭呼啸而出,砰地一声戳在城门上,这一击直接打透了门板,有半截多弩箭穿到门板后边去了。
  “他们没有堵死城门!”
  指挥弩车的校尉喊了一声。
  “那就打。”
  谢九转一声令下。
  两家弩车朝着城门方向开始不停的发威,砰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而士兵们组成的盾阵也在逐渐靠近城墙。
  已经一天一夜没有睡过的水匪们全都慌了,他们的羽箭不停的放下来,可是几乎都不能穿透盾牌,步兵盾又大又厚,寻常的羽箭就显得有些无力。
  盾阵上面的盾牌上插着一层白羽,远远的看过去,移动的盾阵就像是一条奇怪的铁甲大爬虫。
  就在这时候乙子营将军黄然从山下上来,他负责镇守后队,可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太多可注意的,山上打的这般热闹,他怎么可能忍得住。
  上来之后看到盾阵已经快到城门口了,而弩车也把城门的门板打的出现了几个破洞,透过破洞能看到里边人影绰绰似乎是想找东西堵住,然而重型弩箭还在往门板上撞,他们也不敢太靠前。
  城门是水匪们前些年修缮的,那时候又没有想到过会被重弩轰。
  “搬石头砸!”
  城墙上的郭亭嘶吼了一声,率先搬起来一块石头往下砸,盾阵已经到了城墙外边,再往前走几步就是城门了。
  “弩车,停!”
  随着谢九转一声令下,两家弩车停止击发。
  盾阵的前边打开一扇门一样,两列士兵抬着一根圆木冲了出去,朝着城门狠狠撞了一下......砰地一声闷响,本就被打出来不少小洞的门板被撞破。
  里边的水匪用木棍顶着门板,这一下撞击也把他们震的手臂发麻。
  大宁战兵这边几名抬着圆木的士兵被石头砸中,立刻有人递补上来,抬起圆木继续朝着木门猛-撞。
  两下,门板破开一个大洞,城门洞里的水匪用连弩朝着外边激射,城门外边的大宁战兵也用连弩还击,整个门洞里到处都是弩箭在激飞,打在两侧的墙壁上火星四溅。
  终究还是大宁战兵压制了水匪,门板被士兵们砍出来更大的洞然后冲了进去。
  黄然看到这就知道大势已定,他往四周找了找,然后看到了陈冉:“两位大将军呢?”
  陈冉笑了笑,朝着那两个蒙着脸的家伙努了努嘴。
  黄然一怔:“西......西域风?”
  

snaptime:2020-09-29 20:51:40  .exectime:0.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