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唐锦绣》全文阅读

作者:公子  天唐锦绣最新章节  天唐锦绣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天唐锦绣最新章节第九十八章 阴差阳错(19-07-20)      第九十七章 入城(19-07-20)      第九十六章 追杀(19-07-20)     

第八十一章 取舍


  王敬直这才醒悟过来,此次事件之中,对于王家威胁最大的并非皇帝陛下,而是房俊……
  毕竟身为一国之君需要权衡利弊的地方太多,看似掌握着君临天下之至尊权力,其实却很难做到率心如意的行事,否则隋炀帝便是前车之鉴。
  然而房俊却不同。
  这件事的剑锋所指便是房俊,而房俊如今看似遭遇了低谷,但毕竟横扫漠北的旷世功勋放在那里,谁都知道这是李二陛下先抑后扬的用人之法,帝王心术便是如此。
  放在任何一个朝堂之上,这份功勋都足以彪炳青史、威震天下,加官晋爵自然是应有之义。
  说到底,房俊是受了委屈的。
  此刻若是房俊歇斯底里的发作出来,无论是冲着太原王氏亦或是整件事背后的主谋,李二陛下都只能听之任之,不可能予以打压。
  在打压下去,那就是想要大用,而是心怀芥蒂,让房俊离心离德了……
  可房俊哪里会去找幕后主使的晦气?
  这人看似粗鄙,实则深谙官场之道,既然李二陛下都能够为了大局缄默的不予追究,房俊更不可能不顾皇帝的心意。
  所以若是房俊想要发泄一番怒火,最好的目标便是王家……
  王崇基见到王敬直已然领悟,便断然说道:“你即刻亲自前往房府拜见房俊,莫要端着什么架子,你是世家子,人家也是世家子,你是帝婿,人家也是帝婿,可是人家这一身功勋却是真刀真枪的拼出来的,比你强多了!在房二面前,你没有什么可以骄傲的,架子放下来,表达出足够的诚意,江南那些被水师查封的产业,统统送给房俊当作赔礼,若是不够平息其怒火,任其开口!”
  说到此处,他语气郑重:“既然是赔礼道歉,那么诚意便要做足,让整个关中的人都看看,此事虽然咱们王家是被牵累所致,甚至可以说是遭受陷害,但依旧一力承担,越是闹得沸沸扬扬,就越是让人都看清长孙家的无耻嘴脸!告诉房二,他想要什么就开口,吾王家就算是倾其所有,亦会承担自己的那一份责任!就算是他想要你的妹子,你也得洗干净了送过去!”
  屋子里众人面面相觑,落针可闻。
  王敬直嘴角抽搐一下,心忖:我也么倒是想将妹子送去给房俊当小妾,问题是人家恐怕看不上啊……
  不过他明白王崇基的意思。
  长孙家私底下买通了王敬训陷害房俊,所作所为已然打破了世家门阀之间所固有的默契底线,甚至可以说是缺德至极。
  这件事闹起来,王家固然财货之上有些亏,但是对于名誉却是最好的挽回举措。
  世人往往看到的并非是结果,而是导致这个结果的过程。
  比方杀人之罪,虽然结果都是致人于死,但动机不同、手段不同,往往会导致差异极大的结论。
  甚至会予以同情……
  王家在这件事情上本就无辜,如今站出来勇于承担责任,肯舍弃大笔财货取得房俊之谅解,起码在舆论上占据了先机。
  世家门阀最重要的便是名声,萧家出了一个挺身而出当“死间”的萧嗣业,如今名声响彻大唐,谁都要赞一声“忠勇世家”,与之相比,再多的财货也不值一提!
  而整件事位于王家的反面,便是长孙家。
  王家表露出慷慨决绝之态度,不仅仅能够争取舆论的同情,更会将长孙家推入一个“不忠不义”之境地,这亦是王家的报复。
  前有长孙冲谋反,现有勾结王敬训陷害房俊,长孙家的名声怕是要彻底毁了……
  当然,大大方方表示赔罪的另一层用意,未尝便没有“胁迫”房俊的意味:你看我们态度这么好,你也不好意思多要赔礼吧?要的多了,咱是不说什么,但外人看着,难免说你房二不讲究……
  以往这位兄长木讷寡言,可是父亲故去之后继承家主之位,却陡然爆发出这等过人之智谋,真真是令人不可置信。
  “今日长乐公主寿诞,于城南终南山道观之中置办了素席,宴请一众皇子、公主,吾亦受到请柬,稍后便与南平公主前去赴宴,房俊亦在邀请之列,届时吾寻一个机会,将这番意思表示出来,广为人知。”
  “如此甚好,但是要掌握好尺度,莫要被房俊误认为吾等故意大张旗鼓,有胁迫之嫌。咱家虽然与晋王亲近,但眼下毕竟太子才是储君,而房俊如今声势日盛、羽翼丰满,决不可轻易决裂。”
  “大兄放心,小弟谨记便是。”
  “去吧,给长乐公主备上一份厚礼,虽然坊间传闻多有不实,但是房俊与长乐公主之间关系的确微妙,只要长乐公主肯帮衬一句话,这件事就算是到此为止了。”
  “喏!”
  王敬直郑重应下,想要准备寿礼。
  寿礼本来早已备下,不过此时形势有变,为了讨好长乐公主,还需要再下一番心思才行。
  却不料王崇基站起身,走到他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然后微微俯身,在他耳畔低声道:“不要觉得委屈,更别觉得冤枉,今晚给房俊一个态度,然后明天你去长孙家面见赵国公,与其商谈吾家在定襄一代收购羊毛之事宜。”
  言罢,当先离去。
  王敬直彻彻底底的叹服……
  终南云霭,暮色昏沉。
  日头早已西坠,天边残留的一丝白光透不过终南山茂密的林木,树荫之下,已是一片昏暗。
  山中更显昏暗,起伏的山岭宛如蛰伏的猛兽,山势逶迤之间,一处小道观的山门悬挂起两盏红灯笼,树影婆娑,凉风习习,意境雅致。
  一队车马沿着山路辚辚而来,倒得山门前,最前头骑马的房俊翻身跃下马背,将马缰甩给身后的部曲,自有从山门中小跑而出的小道姑去接应着后边马车上的女眷。
  宽敞豪华的四轮马车停下,车门打开,一身绛色宫装的高阳公主从车上走下来,身段娇柔面容秀丽,满头珠翠雍容华贵,在她身后则跟着一个明眸皓齿俊秀非凡的小丫头,正是聿明雪。
  房俊瞥了一眼,无奈的摇摇头。
  这等场合其实是他不愿意参加的,看似长乐公主不远大肆铺张,只是兄弟姊妹之间亲近亲近,但是皇帝的子女,本身便自带利益,每个人身边都围拢着一群为了利益奔走的宾客,长乐公主倒是出于好心,只是这些人凑在一处,要么是借机攀谈联络感情,要么是相互攀比论个高低。
  无趣得很……
  山门处,内侍总管王德脱去了大太监的袍服,换上一袭宽松的道袍,面色白皙颌下无须,倒也多了那么几分仙风道骨,少了庸俗之态,颇有道家人闲云野鹤之神韵。
  “您老不在宫里服侍陛下,怎地也有闲暇出宫?”
  房俊上前笑呵呵的打招呼。
  他素来不歧视阉人,况且唐朝的太监其实照比某些朝代好很多,与王德相交颇深,就连王德留在老家的子侄亲眷都是房俊代为安置,谈不上什么良田万顷广厦千间,却也衣食无忧举族安泰。
  这也正是王德当初的请求,依着房俊的能量,什么样的财富官职拿不出来?不过穷苦人骤然富贵并非好事,所谓“德不配位必有灾殃”,陡然之间财富加身,恐有不测之祸……
  “呵呵,老奴奉陛下指派,前来张罗长乐殿下的寿诞。倒是二郎您这优哉游哉的看上去心情不错,没有被那些个俗事给恶心人到。”
  王德亦是笑眯眯的,意有所指。
  两人关系深厚,谈笑间倒也无需忌讳什么。
  房俊苦笑着摇摇头,抬脚迈进山门,边走边说道:“某这才见识到什么叫‘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你说说这找谁惹谁了,平白无故的便添了这一桩倒霉事?”
  

snaptime:2019-07-21 03:58:08  .exectime:0.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