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悍妻怎么破》全文阅读

作者:六月浩雪  家有悍妻怎么破最新章节  家有悍妻怎么破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家有悍妻怎么破最新章节第3048章 福哥儿番外(72)(21-02-19)      第3047章 福哥儿番外(71)(21-02-19)      第3046章 福哥儿番外(70)(21-02-19)     

第3046章 福哥儿番外(70)

福哥儿安抚好了程虞君,就去了主院。
  符景烯将他叫去了书房,站在屋子中间背着手面无表情地说道:“是否觉得我太过严厉了?”
  福哥儿确实觉得符景烯刚才那话太重了,虽延迟回去是有错,但说换个人就有些过了:“爹,她晚回京不是为照顾程亮,而是另有原因。”
  “什么原因?”
  福哥儿也没瞒着他,因为阿千已经知道此事搜易瞒不住父母的:“是我岳母的事,她临死之前将两个庶子都害了。虞君害怕我们知道后会嫌弃她,所以就不想让我们知道此事。”
  有些人信奉有其母必有其女。弓氏残害子嗣,在一些比较保守的人那里程虞君会跟弓氏一样都是狠毒之人。
  符景烯有些意外,问道:“这些你娘知道吗?”
  “知道,阿千写信告诉了她。”
  符景烯默然,这些事清舒都没告诉她。当然,刚才她可能准备说这事只是被自己的话给打断了。
  “就算如此那也不该推迟一个月回京。你看看满京城,谁家像我们这般新妇刚进门就离家半年多的。”
  符景烯很不满地说道:“也就你娘宽厚,体恤她不容易,换成其他人看看容不容得下?”
  福哥儿帮着程虞君说好话:“爹,毕竟关乎我岳母的声誉,她想弄清楚也是人之常情。”
  符景烯没接他的话,而是说起了符景楠:“你小叔以前的事你知道吗?他就是什么都顺着庄氏,以致于纵得庄氏胆大包天视律法于不顾,从而让他丢官弃职。若不是如此,有我的帮衬升到五品是没问题的。”
  武官的武将对那些武将世家来说不算什么,但也足够符景楠一家子过着富足体面的日子了。可惜,这一切都被庄氏给弄没了。
  “这事我听府里的人说过。”
  符景烯说道:“那你可知道,庄氏是你娘相看的。”
  “知道。”
  符景烯说道:“当初你娘相中她,也是觉得她是个明事心思通透明事理的姑娘。其实你娘也没看错,当初她确实各方面都不错。可进门以后你小叔什么都顺着她,她容不下段师傅跟段师娘也顺了她的意让两人回了老家。而你娘不仅没有敲打压制她,还体恤她不容易宽慰她,以致让她觉得闹出事也有你叔跟你娘善后。”
  也是因为符景烯耳根子软清舒太宽厚,所以庄氏才会那般胆大妄为。不然的话,只要有一丝的畏惧当日都不敢拿着他的名帖要福州知府放人。
  福哥儿听完这话就明白了符景烯为何如此生气了,他这是担心程虞君会重蹈前庄氏的覆辙。
  想到这里福哥儿心头一松,说道:“爹,虞君与婶娘不一样,她行事有分寸的。”
  符景烯并没因为这话而放宽心:“福儿,这次晚回一个月不给于惩治,下次做错事也不追究,以后她就有可能犯更大的错。只有让她心有畏惧,以后行事才不敢逾越。”
  皇帝一直都觉得他野心勃勃,以后没了掣肘会压制新皇独揽大权。他这个怀疑也不算错,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他对皇权都不像其他臣子那般敬畏。只是以前孤身一人心无牵挂,行事有些激进;但现在有妻有子心有畏惧,就不可能走那一步了。
  福哥儿忙说道:“爹,我以后会好好教导她,你担心的事不会发生。”
  符景烯说道:“这次的事我不追究,不过若是将来她犯下大错我送她回后才能加,你别怪爹狠心。”
  当日庄氏做下那事以后,若是符景楠能果断与她和离他也会让其起复的,可惜结果让他很失望。
  “若真到那一天也是我没教导好她,不怪爹。”
  对于这个回答符景烯还是比较满意的。
  福哥儿想了下还是问道:“爹,小叔现在在福州那边怎么样了?”
  符景烯神色淡然道:“他现在不跑内陆的线,而是跟船出海了。他之所以没来参加你的婚事是在外头受了伤,伤势不轻,两个月前才回的福州。”
  福哥儿非常惊讶,说道:“小叔怎么会跟船出海呢?出海有多危险,他应该很清楚才对?”
  恶劣的天气以及海贼,两者只要遇见一个就会有性命危险。
  符景烯说道:“他自然知道,不过跟船出海的工钱翻了几倍。他要给福州的妻儿更好的生活,所以选择冒险。”
  若是以前他肯定会拦着,但经过这么多事他也想开了,管得太多不仅不得感激反而会让他心生怨气。所以,符景楠不管做什么都不干涉了。
  福哥儿脸色一变,说道:“这事符嘉他们知道吗?”
  符景烯点头道:“这么大的事瞒不住,现在不说以后也会知道。你也不用为他们操心,他们会想通的。”
  对符景楠没有期待了,也就不会伤心了。
  福哥儿很是不解地说道:“都是他的孩子,小叔为何厚此薄彼?”
  这个问题符景烯也想过,他说道:“他不喜欢符家一直将自己当成段家的孩子,另外他怨恨你婶娘。也是如此对符嘉兄弟两人就要淡一些。”
  “他连钱都不送回来了。”
  符景烯说道:“你叔没有不送钱,是那女人扣下的,你叔在信跟我说以后每个月会托人送钱回来。”
  因为离得远每个月送钱回来麻烦,所以符景楠就决定年底一起给。而符嘉兄弟没有写信去问,这就给那女的钻了空子。
  “就这些?”
  这信写不写都一样,因为清舒已经知会过商行,符景楠的工钱现在直接扣下一半送回京。除非是符景楠不呆在远洋商行干了,不然这钱会扣到符嘉兄弟满十八岁。而符景楠除了有一身的武艺也没其他特长,不在商行干赚不到这么多的钱。
  符景烯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还想怎样,要让那女人道歉?两边井水不犯河水才是最好的。”
  福哥儿问道:“爹,真的能井水不犯河水吗?”
  连协议好的赡养费都能扣下,福州那女的绝不是个良善的。这样的人,以后肯定会闹幺蛾子的。
  符景烯笑了下,说道:“有我在,你小叔就不敢去为难他们兄弟。”
  至于那女人,他压根就没放在眼里。
  

snaptime:2021-03-01 06:01:40  .exectime:0.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