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贵》全文阅读

作者:弱水西西  掌贵最新章节  掌贵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掌贵最新章节番外三(19-09-19)      番外二(19-09-19)      番外一(19-09-19)     

第六四二章 不配晦气

红玉的船一直不远不近跟着鲍家画舫。
  她去得早,既看见了何思敬和其他几个公子上船,也瞧见了春萼的出现。
  春萼上船时,鲍家人没有相拦,也没有多问,反而是有下人主动相引,可见早就与她相熟。
  已入初夏,湖面凉爽,所以席面置在了甲板。
  虽有层层叠叠的细纱相挡,但程红玉想看的,还是一览无余。
  她看见春萼坐在他身边,给他倒酒,与他低语。
  她看见春萼巧笑嫣然。
  她看见与他相熟的那几个公子对他身边作陪的春萼没有半点讶异,显然都是相识。那些公子身边也有女子相陪,可见臭味相投。
  或刘虎所言是真,这些人在一起,可不是相互掩护?
  她跟了半程,何思敬没有发现她。
  但春萼却瞧见她了。
  在无人注意时,春萼还冲她恭谨行了一礼,露出了一个温良无害的笑。
  她回了一笑。
  真是可笑。
  是真可笑。
  若是按着她往常的性子,一定会风风火火,不管不顾冲上船去大闹一场。
  可她又怎能?
  上去与个贱人争抢自己男人吗?
  上去众目睽睽下,让他在自己和贱人里边选一个?太掉价,输了赢了都是丢人,而她,丢不起那个人!丢不起紫玉和程家的脸!
  且输了赢了也都不会改变他们眼下的关系,只会让一切更糟糕。
  那贱人冲自己笑,就是巴不得自己上去吧?那刘虎告知,可不也是为了这个?
  她闹了个人尽皆知,那贱人便能名正言顺进门了吧?
  她又怎能便宜了他们?到时候丢的,还是自己的人!那得让母亲和外祖母多为难,多伤心。一边是女儿,一边是侄子,她们又当如何?何思敬在工坊日渐得力,到时候祖父和紫玉是护着自己还是帮着何思敬?
  左右都不是,程红玉只觉整个人的气力都被抽干,疲累不堪,连动弹的力气都没了。
  酒过三巡,春萼与何思敬一前一后离开了席面。红玉紧紧盯着,见两人单独进了船舱二层一间屋子。
  灯亮后,她分明看见了一男一女两道影。
  何思敬的身影,她一眼便辨出来了。
  女子投怀送抱,男子半推半就……
  “回去吧。”她看不下去,她的心腹怕也看不下去吧?她可怜的自尊,还得留点呢!……
  程红玉一上岸,便遇上了等在她马车边的刘虎。
  “如何?没骗你吧?”
  “你欲如何?”
  “简单,你对我应该有些了解了。我只希望何家对我妹子负责。我妹子的肚子瞒不住的。闹大了谁的脸面都不好看。我知道你娘家本事不小。但我还是那句话,我们都是烂命,死了毁了不要紧。但你们却犯不着。鱼死网破,咱们最擅长不过了。
  而你们家是做买卖的,最怕碰到的就是无赖了吧?不巧,老子就是无赖,就是有各种下三滥的手段。你也不想因着这小事害了你娘家吧?你娘家最近春风得意,可越是爬的高,是不是就越怕摔?”
  刘虎笑得一脸卑鄙。
  “对了,你可别想靠着亲戚来对我们打打杀杀。你也看见了,从那些公子到他们手下,还有我的弟兄们,他们都知道你男人和我妹子的事。我若少块皮,你和你程家都逃不了!我给你点时间考虑,你可得想好了……”
  红玉回家一个时辰后,何思敬竟也回来了。
  倒是难得的早回。
  可红玉听到他回,已在他到主院前熄了灯。她不想见他,更需要时间好好想想。
  “红玉,我知你没睡,你先开门,我有话说。”
  可即便红玉装睡,何思敬还是进了屋,掌了灯,到她床边。
  “有些事,我要与你解释几句。咱们好好聊聊。”
  面壁的红玉苦笑,认定他多半是听闻刘虎上了门,所以来解释了。说不定,他是知晓再遮掩不住,而有了什么收妾收外室的想法吧?
  她不想听。
  “后日祖母和娘就回去了,明日府里要办宴。你也早点休息。有什么话等她们离开再说。我今晚不想和你吵,我怕祖母伤心。”
  何思敬欲言又止。
  他轻轻一叹,终是退了回去。
  红玉呆呆在黑暗里抹着泪。
  她与何思敬已经离心,此刻的他们,几乎见面连架都不愿吵了。因为累。
  后天,家人都要回荆溪去,她是不是就更孤单了?
  她真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她突然就开始后悔了。早知就不该入京的。
  荆溪多好,那里的年岁何其简单快乐?
  她想家了。
  红玉想着想着,突然觉得回荆溪的确是一条好出路。只要何思敬这个当事人不在,眼前这烦心事便可以不了了之了。她可不信对方等得了。她也不信对方会追到荆溪来。
  他们不在,对方没有拿捏点,自然不可能猖狂。
  于是,有了主意的红玉在第二日,将一腔痛楚化作了眼泪,只惹得老夫人心疼无比,真想带他们一道回去了……
  只可惜,计划还是落空了。
  何思敬觉得她不顾他的前程,紫玉觉得她在胡闹,就连何氏也骂她作。李纯和程虽没说什么,可她知道,他们也不认可她哭着求着要回荆溪的想法。
  他们又提到了孩子。她何尝不知,大伙儿都在等她怀孕呢?尤其是她的婆母。一想到外边那位肚子都大了,她更是眼泪决堤。
  而她的模样落在所有人眼里,更是种无理取闹。
  红玉更孤单了,没有人能理解她,也没有人来问一问,她究竟怎么了。
  她几次想与紫玉提。可紫玉走哪李纯跟哪的情景总让她自惭形秽,紫玉忙得似陀螺也叫她开不了口,而紫玉总帮着何思敬说话的态度更让她没法开口……
  可红玉的痛还没来得及消化,那边却又有消息传来,说是春萼离开了那小村庄。
  村上所有人都知道,春萼傍上了家世很好的爷。
  而那刘虎还故意漏了一嘴,说是那爷姓何。
  红玉知道,他是故意在逼自己做决定。
  亲信来报:春萼住进了一个崭新的院落。
  她兄长没搬进去。
  那是个两进的院子。
  位置不错,也很干净整齐。
  偌大一地,只住了春萼一个女子,两个小丫头和一个老婆子。
  红玉闻讯有些绝望。
  她忍不住,去亲眼看了。
  然后,她心里下起了雪。
  这地段虽不是繁华地,却清幽雅致。
  雪白围墙那头,绿树成荫。
  透过侧墙的漏窗,可见里边花开满园。
  有女子弄琴轻笑声传出,与自己的状态有着截然不同的反差。
  丫头气不过,故意上去敲门,说要找老李头。
  门开了,对方表示找错了,没有老李头这个人。
  丫头表示不信,说老李头欠了她主子银钱。
  总算,将这院子的主人给引了出来。
  果是春萼不假。
  “这院只有一个主子,便是我。这里我已买下了,原先的主子去了何处我并不知。”春萼轻声细气,相比一个月前,又多了几分弱风扶柳般的柔美
  她穿着简单,质地却精良考究。
  发髻被简单挽起,只拿了一根宝石簪子来固定。
  程红玉瞧着那颗比大拇指甲盖还大的宝石,眼睛都酸了。这宝石大小,快赶上自己成婚时的凤簪红宝了。
  春萼家的状况红玉早已了然于胸,他们家基本就是一穷二白,既买不起院落,她也戴不起宝石。
  春萼每日的行踪她也全都清楚,除了何思敬,春萼的确没有其他任何有接触的男人。
  所以,这院子,这簪子,都只可能是何思敬给的。
  红玉今日坐的是普通的青布小车,停在路口毫不起眼。她听到有妇人也正在对新搬来的住户嚼舌根。
  妇人们眼毒,一眼就看穿了。
  “咱们这好好的地方,竟来了个不知廉耻的狐狸精。”
  “你也看出来了?”
  “那是。哪有正经姑娘不知避讳一人独居的,白天拨琴晚上唱曲,这是勾搭谁呢?”
  “可不是!这房子说买就买了。从看房到买下,再到住下这么两天就完成了。这片房价也不低,也只有款爷能眼不眨就买下来。”
  “真款爷也不可能看上这种房,只买两进,只能是给那些sao狐狸住的。”
  妇人哈哈笑着,又说,前天谁谁去那家拜访了。说屋里边老大一张床。有两个枕头,所以姑娘绝对不是一人睡的。那姑娘绣好的绣筐里,有汗巾有荷包还有一黑色鞋面,全都是男款的……
  红玉听着,心头发苦泛酸,最后阵阵的恍惚。
  是吗?真是外室?
  院子是何思敬买的?
  可她却偏偏还怀有一丝期盼。
  她想知道这里是不是何思敬的手笔。
  她不想找紫玉,也不想去通过何思敬的亲信。她倒是想到了办法。
  她让人去找了附近的牙行,拿了春萼所在那地址,表示听说那处院子想卖。她看中了,想买。让牙行去帮忙打听。
  牙行那里有关系,很快就在府衙的户籍处打听了个仔细。
  来回:“真是不巧,那院落五日前已被被卖掉了。但咱们可以帮忙,给您找处类似的院子。保管您……”
  “不用了。这样吧,您帮我找到那院子新主人的资料,我找那人亲自说去。记着,资料越详细越好。”
  红玉坐在马车里,让手下递了张银票出去。
  牙行那里一看就欢喜了,一百两。这院子转手两次也挣不到这个价,自然也就不介意主顾要跳过他们找房主的不妥。
  “您放心,保管给您打听得仔仔细细明明白白。”
  银子的效用就是好,消息很快就到。
  从院落的成交价到对方的急迫,全都打听了个一清二楚。
  何思敬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
  这院子所有人的名字,是红玉婆母的外甥。程家正值用人之际,所以何家身辈上的亲戚也有不少入京来谋前程的。这位,正是其中一个,现下每日跟着何思敬打下手。
  而牙行与原卖家也接触过了。
  他们打听到,去谈购买的,都是个络腮胡,花白发,双眼有神,个高却瘦,年约五旬的男子。
  红玉一听便知,那是何思敬最信任的孙伯。
  如此一来,想要自欺欺人也是不能够了。
  果然啊果然,春萼已是他偷偷养在了外边的外室呢!
  程红玉自嘲一笑。
  到了眼下地步,已是板上钉钉。
  事情做到这一步,就算告诉紫玉,又能如何?丢人!
  相对那惺惺作态的春萼和恶心人的刘虎,她更恨何思敬。
  恨他不知自重,恨他无情无义,更恨他满嘴谎言,言而无信。
  失望一天一天将程红玉淹没。
  当晚,何思敬要上床,程红玉将他上下打量:“你是不是外边有女人了?”
  他回的毫不犹豫:“没有!你又来了,真没有。我可以对天发誓!红玉,红玉,你去哪儿?”
  程红玉听了第一句便觉得恶心,嗅到他身上若有似无的馨香更想吐了。他怎么有脸否认,怎么胆敢发誓的?
  她头也不回地离了主院,找了个客院住了进去……
  而何思敬跑去她院外喊:
  “这客院一向没人住,只怕有虫有鼠不干净。你去主院睡,我睡前院就是了。但我还得说一句,求你别这样了。你若对我不满,你且对我说出来。但你千万别猜,你想的不一定都是真的。我这样说话不方便,你出来或是让我进去,咱们好好聊行吗?”
  然而何思敬等了半个时辰,那院门也没开。
  第二天紫玉听说昨晚闹上后来调和,何思敬倒是大度,对红玉又是端茶又是递果子,姿态摆的极低。
  相对,红玉却实在没法像他那般装作没事人,冷脸又冷嗤,冷漠又冷酷。
  大概也是如此,在紫玉看来,还是她在作了……
  紫玉让何思敬先去忙了,随后便开口让红玉跟自己去工坊。既能散心又可以找点事做。
  可眼下的红玉,哪里还有去做活学手艺的心。
  她拒绝了。
  而当天午后,何思敬竟然去了春萼的院落,且在那待了一个多时辰。
  呵,总不会是去喝茶了吧?
  红玉听闻后,反而没感觉了。
  何思敬回来后,拿了个礼盒出来。
  打开是一条淡粉色珍珠链子。
  “这几日你我总闹矛盾。这是我给你赔礼的。”何思敬打算讨好了红玉,先化解了矛盾再来说事。“一直没机会好好说话。我有几句……”
  “停!”
  红玉开口打断。她手指勾着那链子,满脸嫌弃。
  “我不喜欢珍珠,你不知吗?珍珠和我不配,你不知吗?珍珠适合那种淡雅娇美的女子,可我不是!我觉得你的珍珠……”她想说:你的珍珠,是想着那个娇柔美人买的吧?
  “你的珍珠,不适合我。我也看不上!而且,晦气!”
  ……
  

snaptime:2019-09-21 19:52:54  .exectime:0.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