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贵》全文阅读

作者:弱水西西  掌贵最新章节  掌贵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掌贵最新章节写在最后(19-10-08)      番外十五大结局(19-10-08)      番外十四(19-10-08)     

番外二

“哀家想念北了。”
  太皇太后一想到那个粉团子一般香软小子,嘴角就忍不住地往上翘起。
  而念北,正是李纯和程紫玉的长子。
  太皇太后已有两年多未见紫玉一家。
  李念北,这名字是太皇太后取的。
  言简意赅。
  当日程紫玉与太后一道南下时,便透露了李纯卸任后有可能会入赘程家的消息,叫当时的太后无奈之余又是一番唏嘘。
  李纯便是在种种原因下跟了母姓,将来他的孩儿,还是这般吗?
  所以在先帝驾崩不久,太后便找来李纯,亲问他可有认祖归宗之意。
  李纯轻轻摇头。
  先帝在时他没有,此刻就更不愿了。
  他只求在适当的时候,可以看在他的面上,为昔日辉煌的李家平反。其他,包括他是李家后人之事,便不用传出去了。这本就是他母亲所求,他绝不敢忤逆。
  为这事,太后一直心下不舒服。皇室血脉不但不能认,不但不敢曝光,还得做上门女婿,她这个做长辈的,是何其打脸?可这偏又是孩子的唯一所求……
  为此,太后叹了又叹,心头对李纯更疼惜了几分。
  总算,计划常常没有变化快。
  局势走着走着,程家两个长子渐渐得用,也开始各自大放异彩。程子诺自不用说,真才实学考下的榜眼,是皇上看重的后起之秀,自前途无量。
  而那程子鸣更是在求娶了入画了后,痴劲渐退,懂得了有所担当,渐渐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尤其在几番机缘巧合下,他颇有神韵的画作在京中竟是有了一定知名度,并得到了一些人的追捧。
  程子鸣的画作和名声与程家陶结合后,更是相互促进。
  而程紫玉有孕后,入画便担负起了工坊的生产,很快,整个工坊的运作便都交到入画手上。
  入画两口子也渐渐开始在程家事务里挑大梁。
  如此一来,程家没了后继无人之忧,也不缺男子来顶天立地,那么李纯入赘的意义也就不大了。
  所以,李纯与程紫玉的孩儿依旧姓李,算是一全李家血脉。
  但程还是一早便与李纯打了招呼,若将来程家没有合适的传承人,依旧是要将技艺交到他们手上。届时,他们的孩儿里,还是必须至少有一个入程家家谱,随母姓程,继承手艺。
  李纯孑然一身,早把程家当家,自然没意见。
  程紫玉生产后的第二日,太皇太后便亲临了。
  这孩子为皇室血脉,又是李纯长子,自己的乖重孙,太皇太后看着实在欢喜得很。她主动要求赐名,想给庇护的同时,更想与孩子更亲近些。
  她抱着孩子,看着李纯。
  “叫念北好不好?李念北。”
  太皇太后的视线紧紧盯在了李纯身上。她只恐他一去不返,或者再见不得。只求他多念念北方还有至亲,还有老人。哪怕他回不来,也希望他能记着。
  “好,自然是好的。”李纯心境早已放开,哪有不应的。“北方是我的根,不论我身处何地,都不会忘了养我育我的北方和北方的人。都会念着的!”
  他说得云淡风轻,但言语诚挚还是让老太太红了眼。
  尤其他终于主动第一次,亲手搀扶着她上座,让她更差点滚下了泪来。
  李纯虽待她要比先帝更温和些,但从来都保持了一段永远都拉不近的距离。此刻这主动的亲近,太皇太后欣喜至极。
  在接下来的近三年时间里,李纯便一心尽孝,全力弥补着过去的遗憾……
  是呢,虽已五年过去,可程紫玉和李纯是两年前才回了荆溪。
  原本,程紫玉打算在程子诺成婚后便回的,后来却又因着生产和月子一拖再拖。
  一来局势稳固下后,程家前途明朗,原本的风险也消失一空。远无可惧,近无威胁,朱常哲这个新皇又多番照应着,京中工坊也能担下了程家近一半的生产,使得他们南下的步伐缓了下来。
  二来,是那朱常哲,逢年过节或是闲暇无聊时便常会不打招呼地不请自来。久而久之,见怪不怪。
  因着李纯的卸任和程家回归商户,李纯与他再无利益和站立面的纠葛后,二人的关系倒比昔日更要好了几分。既因李纯能懂他的寂寞,也因他多番缘故下的真心实意。又到底有血缘关系,在求不得亲情的皇室里,此中特别的单纯关系也让两人都带上了几分珍惜。
  第三嘛,便是除了朱常哲的屡屡相留,还是因为太皇太后。老人家年纪大了就不愿分别,总不愿他们离开。
  太皇太后身体康健是程紫玉今生愿望之一。所以只要老太太有所求的,她都会极力应下了。就连老太太好几次邀了紫玉带念北到慈宁宫解闷小住,她都应下了。
  太后年纪大了,程紫玉实在不忍拂她老人家之意,时间一拖再拖。
  紫玉是老太太喜欢的,李纯更是老太太最心疼的,那念北自是老太太的心头肉。太皇太后对这孩子几乎是一见就要抱,一抱就不舍得放。
  更因念北早先怀在肚中时便跟着她一道离京,一道南下,一道遭遇过危机这点,使那祖孙情分更甚非常。拿太皇太后的话,那缘分是早就注定下的。
  好吃的好用的好看的,华美的珍贵的有趣的,她总不忘给小念北留下一份来。每每念北入宫,都得大箱小箱带着走。
  那份疼宠,别说阖宫艳羡,连朱常哲见了也屡屡嘴角直抽。
  程紫玉刚开始还厚着脸皮,后来是实在不肯收了。
  “知道你忌讳什么。后宫哀家做主,哀家说了算,而且这都是从哀家私库里出的,谁能说什么?再说了,就凭你们对哀家和皇上的救命之恩,赏什么都不为过。哀家从不遮掩,就是为了让所有人都瞧瞧哀家对念北的看重。”
  “可您再这么送下去,慈宁宫都要被我们掏空了。您这般引诱着,就不怕我天天来么?”程紫玉笑。
  “那你又错了!”
  太皇太后素指点了程紫玉的额。“果然一孕傻三年。自打你有了孩子,哀家何时给过你赏了?”
  老太太作势白了她一眼。“哀家的礼只给重孙小辈。你想要掏空哀家,光有一个念北可不行。有本事的,你再生上几个出来一起掏。哀家保证甘之如饴。
  你知道的吧?哀家这里最多的,还是姑娘家喜欢的珠宝玉石。从哀家云英未嫁时的积累到嫁妆再到封妃立后生子长辈们的赏赐,和皇室这四代的传承积累,大多数都是女孩子喜好的宝贝。
  哀家等着呢。你可和李纯赶紧努力。趁着哀家这身子骨还能撑几年,抓紧时间给李纯生个女娃娃凑个‘好’字,也好让哀家的宝物顺利传承。”
  当时的程紫玉头大无比。她还以为催生只在得子前,她还以为生下孩子能轻松个几年,怎么孩子还不会说话走路呢,这便又催上了?
  太皇太后绝对真心,当即便传了御医,又让帮着调养……
  而除了这三条,还有久久没能南下的一缘故便在红玉身上了。
  这边程紫玉刚刚坐月子满两个月,那边红玉便提前半个多月生产了。
  也不知怎的,红玉不但先前怀孕不易,后来孕期依旧辛苦。
  那孩子在肚中便极难伺候,使得她整个孕后期便没睡过一个好觉。
  生产的时候正是天气最热的几天,胎位又不正,提前发动着实吓
  人。幸得御医稳婆和宫中老嬷嬷们齐心相帮,总算有惊无险生下了孩子。
  也是个儿子。
  何思敬略微可惜。他想要女儿。原因么,主要是儿子一出世,他那盼孙子已久的爹娘一定坐不住,要么会入京,要么会要求他们回荆溪。可他既怕红玉因着与公婆的相处会不自在,又觉他在京城刚站稳脚跟,还想再奋斗几年……
  程红玉倒是很庆幸。生了儿子,任务也算完成了一半。以后谁也别想逼着她,又或是说她生不出蛋来。她也算是扬眉吐气了……
  然而,这孩子生下后,便整宿整宿不是闹腾便是哭,关键是挑剔非常,只跟亲人不要下人。除了奶他的婆子,其余人连碰都碰不得一下,奶娘不乐意,他夫妻俩也苦不堪言,连留京照顾两个产妇的何氏和帮忙的蒋雨萱也跟着瘦了一大圈。
  当时整个工坊的生产和管理全都压在了入画身上。她实在照应不上红玉那里。而在程子诺入职后,蒋雨萱也有自己的小家要忙着,何氏命其专心备孕,导致红玉这里更累了……
  程紫玉见她辛苦,只能每日带着孩子去看她。总算孩子们投缘,何家小子每每一见念北,便乖巧无比,不哭也不闹,只巴巴睁大眼睛盯着小哥哥瞧啊笑。
  众人啧啧称奇。
  拿李纯的话:“大哥的威信在那儿摆着,做小弟的岂敢嚣张蹦?他就不怕将来挨收拾吗?”
  念北是同辈孩子里年纪最大的,是当之无愧的大哥。但李纯这话多少有映射他和何思敬,逗趣红玉之意,本以为红玉会一蹦而起或是白眼频飞,哪知红玉却厚着脸皮顺杆子就下。
  “正是如此。做大哥的,自当好好尽职,万不能抛下弟弟一人逍遥去。如此才是真兄弟,才是真义气。紫玉,你说是不是?”
  程紫玉哈哈捧腹。
  她与李纯能等,可何氏却等不下去了。
  老爷子离家已有一年半时间,他心急遭了一难的荆溪和程家,也担心重新步入正轨的生产,所以在五月程紫玉生产后便回了荆溪。
  按理何氏该伺候老人跟着回去的,但还是为红玉考虑留了下来。这会儿没有理由再留,何氏已开始打算要回去了。
  程红玉在何氏和程紫玉跟前软磨硬泡,使尽了手段,只求他们多待一阵。
  何家小子实在折腾,黑眼圈的红玉又实在可怜,如此,他们的行程再次拖下。
  七月改到了九月,又从九月拖到了十一月。
  本想着回荆溪过年,可红玉那里孩子又病上了。
  这么一拖,又是一年春。
  哪知……
  他们这边刚刚开始打包行李,红玉那里来了消息又怀上了。
  “……”
  众人皆是无语。
  典型的三年抱俩啊!大的才几个月,小的又来了。
  这下,红玉更卯足了劲要留人。
  “我上次就难产了……你们在我心安……算我求求你们……我一个人,想想都害怕……”
  程紫玉本还在犹豫,看要不要她和何氏二留一。
  哪知又传来消息,成婚一年多的入画也怀上了。
  这下么,自然谁都走不了了。
  何氏因着媳妇女儿都有孕,走不了。程紫玉则心疼入画,自不能让她怀孕守在工坊。没办法,她只能留下来。
  可她和何氏都直犯愁,荆溪那里,虽有不少老师傅坐镇,但毕竟只有老爷子一个人扛着。生活上,更是连个照顾老爷子的亲人都没有。
  再一次的,三叔程明站了出来。
  他离开故土十五个月,这段日子他舒解不错,再次恢复了当年的洒脱风采。他虽不愿再被家业束缚,但帮着照顾产业和老人他还是能做到的。
  责任感爆发下,他主动提出先回荆溪帮忙。
  程紫玉心下大定,冲着程明谢了又谢。
  程明迅速南下。
  话说,姻缘实在坎坷的他,终于得了老天眷顾。从太湖返家途经姑苏时,他多喝了几杯后,胸中不羁作怪,执意撇了护卫,要一人行舟漂湖赏景而返。
  天公不作美,和煦春风突转西风,细雨转瞬成了滂沱。
  就如话本故事一样,在疾风骤雨里,不远处的一艘船里,送来了一柄素伞。
  程明瞧见了船舱里手执书本的女子,一时失了神。
  他趁着风起时,突然松了手。
  伞被风卷走。
  他抱拳行礼,一边道歉,表示辜负了美意,一边示好,主动愿意赔偿伞的价值。
  他终于引来了姑娘一回眸。
  心跳也乱了节奏。
  姑娘淡淡看他,表示只是举手之劳,不用赔了,可耳垂却有些微红。随后便转身没再看他,远远离去。
  程明回神,笑了起来。
  他觉得,他找到他要的了。
  倾盆大雨,他只觉酣畅淋漓。
  不远不近跟着,既是相护,也是表白。
  坦荡如他,没有半点猥琐和轻浮。
  天气恶劣,分明狼狈却依旧目光灼灼,一身洒脱,分明心有所求却没有半点无礼,只保持了一个距离的相望,姑娘再冷情也不能不被触动。
  本就是横渡太湖来投靠亲戚的寒门女,缺的正是一颗真心和一棵可倚靠的大树。
  三个月后,远在京城的程紫玉他们便听闻,荆溪家里要办喜事了。三婶要到来了。
  ……
  

snaptime:2019-10-15 07:43:40  .exectime: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