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全文阅读

作者:舞夜夭  颤抖吧,渣爹最新章节  颤抖吧,渣爹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颤抖吧,渣爹最新章节第一千两百八十七章 得逞(20-01-19)      第一千两百八十六章 最贵重的嫁妆(20-01-19)      第一千两百八十一章 再气太后(20-01-19)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奉旨索赔

隆庆帝说道:“朕会考虑你的建议,不过,朕只想着祭奠陆皇后,并不愿意牵扯太多,给朝臣太多的不该有的念头。”
  “顾湛,朕对陆皇后复杂多过感情,这次朕想着一心一意祭奠她,单纯一些。”
  顾四爷点头,“陛下,臣明白了。”
  难得的郑重其事,神色肃穆。
  顾四爷对陆皇后也是很敬佩的。
  他领着顾瑶出宫,顾瑶心事重重,直到爬上马车,顾瑶忍不住问道,“您怎么会提出主祭的人?还推荐安王?”
  “难道爷不提,旁人就不提了?”
  顾四爷翘起二郎腿,“瑶瑶,这次祭奠陆皇后,谁在灵堂上别有心思,谁就没有好果子吃,陛下总算是放下对陆皇后的所有成见同猜忌,发觉到陆皇后的好了。”
  “您的意思是大长公主会要求安王做主祭?所以你先提了?”
  大长公主是陆皇后的母亲,又是隆庆帝的姑姑,皇室中人。
  倘若她提起由安王做主祭,隆庆帝很难反对。
  再加上一句,陆皇后无后人子嗣,只要安王成为主祭,就有机会过继到陆皇后名下。
  毕竟安王是封王的皇子,相比还在争夺太子的皇子更有优势。
  不过,大长公主怕是没想到,顾四爷会现于她一步,举荐安王,给隆庆帝提了个醒。
  顾四爷更是探出了隆庆帝对陆皇后的真心。
  此时谁把主意打到陆皇后的祭礼上,谁就不让隆庆帝追忆陆皇后。
  以前隆庆帝不在意,可此时,在陆皇后渐渐成为隆庆帝心中明月光后,谁破坏了这份纯粹的美好,谁就等着倒霉吧。
  当然顾四爷是不会把探听到的消息分享给任何人的。
  说不得,顾四爷还会借此挖个坑,看一群人聪明人被坑死!
  顾瑶盯着顾四爷的脑袋,这脑子转得挺快嘛。
  “嘿嘿。”顾四爷得意浅笑,“爷可是很聪明的。”
  “是不是三哥帮您分析的?”
  “……”
  顾四爷的得意一僵,顾瑶心说,果然,顾四爷帮了三哥的忙,三哥自然要抽出点时间帮顾四爷同大长公主较劲。
  顾瑾不单单是为父亲,同样还有小妹同陆铮。
  “三哥一定没想到陛下再次饶过大长公主。”
  “爷就不信陛下能忍那个老寡妇多久,瑶瑶,爷迟早帮你除了这个祸根。”
  “……”
  顾瑶很想说,不用,可是却不忍心让泄顾四爷的气,毕竟她已经很久没见顾四爷这么下决定去做正事了。
  比起吃喝玩乐,同大长公主抗衡更像是正事。
  顾四爷的聪明形象被顾瑶戳破,闷闷说道:“你三哥还给了爷好几个计划,还没用上呢,哎,爷怎么生出这么聪明的顾瑾呢?”
  “三哥是我娘生的,您就是提供……”
  顾瑶把小蝌蚪咽进去,“以后这些内宅同女人较劲的事情就不要麻烦三哥了,他不似您,三哥有更多的公务。”
  “同女人较劲怎么了?还委屈顾瑾?哼哼,自古以来,前朝后宫就没有完全断绝关系的,何况爷看大长公主的野心可是不小,前些年一直被皇上压着,她不敢蹦哒而已,这是看陆侯爷出息了,权柄日重,也越发受陛下看重,也看陛下的年岁渐长,她又冒出一些不该有的念头!”
  本朝的帝王殡天时都不算长寿。
  顾四爷不屑撇嘴,“死的人偏活着祸害人,不该死的人愣是被人害死,爷不是同大长公主较劲,而是替天行道,惩罚坏人!”
  您又不是美少女战士?
  顾瑶默默吐槽,加个代表月亮消灭你,就更像了。
  顾四爷神色一默,“瑶瑶,回去收拾个万八千两银票,给宣武将军的遗孀送去,在京城生活不易,她们一家子寡妇,只有一个男孩子,纵然皇上帮宣武将军澄清一些,不过家中有亲人死在这场变故中的人也不会原谅她们。”
  “爷记得城破后,她们值钱的物什都没带出来,宣武将军那点俸禄银子据说都抚慰往年战死的属下了,她手中应该没什么银子。”
  顾四爷幽幽一叹,语调平缓,显得已经经过深思熟虑:
  “横竖这次爷发了一笔额外的财,给她送去一万两,爷虽然心疼,但不至于舍不得,在京郊的那处小庄子也一并给了她,住在庄子上,总好过在京城受人白眼,能给儿子更好的成长环境,对儿子有益处的事,爷想她不至于清高的回绝,爷不求她们将来的回报……只求她们少受些旁人的影响,宣武将军父子用战死回报了大长公主同镇国公,以后她们不在亏欠任何人,可以为自己而活了。”
  顾瑶微微有点感动,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碳难。
  顾四爷眉稍得意上扬,“哎,谁让爷是义薄云天顾四爷呢,就是心软心善的好人,所以老天爷一定要保佑爷长寿啊,如此,爷才能惩罚更多的坏人,拯救更多的好人。”
  顾瑶:“……”
  马车停在镇国公府门口,后面跟着三个大车,上面堆了不少口箱子。
  顾四爷果然是拉着从皇宫搬来的赔偿去了镇国公府。
  门房的下人认识马车上的标示,他们赶忙迎上来,满脸堆笑,“永乐侯安。”
  生怕得罪了这位杀神。
  “国公爷在府上,奴才直接领您进去。”
  “不必了。”
  顾四爷抖了抖手中长长的单子,上面记载了他从皇宫拿了多少的东西。
  宫里隆庆帝正在清点损失,而宫外,顾四爷开口道:“爷是奉陛下的命令,来向大长公主讨要赔偿的,简单来说,爷是奉旨索赔。”
  门房的下人怀疑自己听错了,可是他听错了,身边的人不可能也听错了。
  顾四爷说道:“爷就不见镇国公了,你直接去同大长公主说,让她把自己的库房打开,倘若不能让爷满意,她的罪就更大了。”
  “永乐侯,这……”
  下人们呆愣,一个胖胖的太监从后面气喘吁吁跑过来,擦汗说道:“陛下下旨,大长公主教孙不严,让曾孙伤了永乐侯,特命大长公主以金银珍玩补偿永乐侯。”
  “怎么样?爷没有假传圣旨,去给大长公主报信吧。”
  “……是。”
  有了口谕,下人不敢再耽搁,奉旨所赔?
  别怪他们见识少,他们是真没经历过啊。
  下人分别给大长公主同镇国公送信。
  镇国公听说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好笑。
  “国公爷,永乐侯这是不是欺人太甚?”
  “母亲是该得些教训,现在只是破财,以后可就不一定了。”
  

snaptime:2020-01-20 03:58:04  .exectime: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