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全文阅读

作者:舞夜夭  颤抖吧,渣爹最新章节  颤抖吧,渣爹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颤抖吧,渣爹最新章节第一千两百八十七章 得逞(20-01-19)      第一千两百八十六章 最贵重的嫁妆(20-01-19)      第一千两百八十一章 再气太后(20-01-19)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盒子

大长公主望着陆恒远去的背影,支持不住倒在仆妇身上:
  “同他父亲一个样子!他们父子,不,他们就没把我放在眼中,从来不肯满足我……为了父皇同皇兄,我嫁了人,本来是长公主的,可在陆家,我只能是个妻子,没人把我当作公主!”
  陆恒的固执同老国公如出一辙。
  不愧是父子!
  一旦下了决定的事,即便撞得头破血流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顾四爷让陆恒放下负担,坦诚面对自己的内心。
  孝顺不单单是只对母亲尽孝。
  陆恒无法忘记父亲,忘记姐姐最后的叮嘱。
  姐姐说过,不要怨恨陆铮,孩子是无辜的,错得是大人,陆铮不是背负原罪降生的孩子!
  大长公主泪流满面,“本宫只想保持公主的尊荣,又有什么错?毕竟本宫牺牲了那么多,那么大,所有人都该感激本宫的,可是如今,皇上为了个臣子不停的扫我的颜面,女儿不肯听我的话,抱养德妃的儿子,如今连恒儿都不听话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她最怕老死在镇国公府,一直以来,她都等待着机会,可以再次左右朝堂的机会。
  当初先帝在时,她若是没有体验过掌握权力的快感,此时也不会这么难受。
  “大长公主……您……”
  仆妇也不知该怎么安慰主子好了。
  “算了,本宫不指望他!弄得好似除了恒儿外,本宫就没办法将德才人弄出冷宫。”
  大长公主可是还赚着太后娘娘把柄,本来不打算用的。
  “准备马车,本宫去拜见太后娘娘!”
  “奴才恳请您三思而后行,千万不可冲动,您同太后娘娘之间的情分也只能用一次……”
  “你不懂,用在此处,本宫还有一搏的机会,以后本宫许是就用不上了。”
  大长公主不听仆从的劝说执意入宫。
  镇国公听到消息后,叹了口气:“随她。”
  陆家只要还有铮儿在,就垮不了。
  倘若陆铮有个好歹,陆家即便能侥幸延续下去,也再难有如今的风光!
  陆恒已经决定把所掌握的势力交到陆铮手上,给旁人,只会糟蹋姐姐同父亲的心血。
  ******
  “老四啊,你这是打劫了户部库房吗?”
  顾清听说顾四爷带着十余辆大车回来,本能不相信,却放下了书卷,主动跑过来。
  十辆马车上堆满了箱子。
  顾清拉着洋洋得意的顾四爷,紧张的问道:“你同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别人家的库房不是你能洗劫一空的。”
  “爷是打劫犯罪的人吗?”
  顾四爷反手扶着顾清,担心把大哥吓坏了,“您别着急,这些东西都是补偿,爷受了伤……”
  “受伤?哪受伤了?”
  顾清越发着急了,从外表看不出来,莫非是内伤?
  不过,幼弟面色红润,万全不似受伤的样子啊。
  顾四爷弯腰挽起衣摆,露出白皙的长腿,上面还留着几道旧痕。
  那是当初在围场救驾时留下的。
  顾四爷仔细找自己腿上的咬痕,“奇怪啊,爷当时感觉很疼的,怎么齿痕消失了?”
  “什么叫消失了?”顾清一脑门雾水。
  顾瑶羞于启齿,喃喃解释,“大伯父,我爹被个五六岁的孩子给咬了一口,不大的孩子咬不深的,齿痕消失也是正常。”
  顾清咳嗽几声,看看得意的幼弟,“所以你就以莫须有的齿痕骗了这么多的财物回来?你不怕……不怕被骗的人打上门来?”
  到时候他是护着幼弟呢,还是狠狠揍幼弟一顿给上门讨债的人一个交代?
  这不是让他为难吗?
  “大哥放心,这世上只有爷管别人要债,绝不会有人上门来找爷讨债!”
  “你是不是忘了前年,有五六个勋贵登门讨债?”
  顾清戳着顾四爷的额头,“我都不好思议同母亲说,还是我用私房银子帮你还上的欠债!还送了一幅字画做赔礼,你这才过了几天的好日子,竟然把以前的事都忘了?”
  以前顾清为了顾四爷可是没少低头。
  “大哥以前给爷多少银子,爷加倍还给您。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如今爷就是欠了银子,勋贵朝臣也不敢上门管爷要债了。”
  顾四爷直接打开箱子,挑了一幅书画,又抱着一小箱子梅花形银锭子,塞给顾清,“大哥,您总算见到回头钱了,以后爷会给您更多,这些东西,爷分你……四分之一,留做侄女的嫁妆!”
  顾清感觉小箱子沉甸甸的,这是银子吗?
  不是,这是幼弟对他的深沉爱啊。
  他再也不用因为没有儿子而遗憾了。
  幼弟比养十个儿子都要好。
  当然他养十个儿子都未必有养一个幼弟废得心血多。
  “见者有份,三哥三嫂也可挑选几样物什,给侄子侄女都适合的。”
  顾四爷对亲人一向大方。
  钱氏眉开眼笑,连连福礼,“那我就谢谢四爷了。”
  “这些物什……”顾三爷在内务府,见多识广,“是宫里的?”
  “咬了爷的兔崽子是镇国公的长孙,陛下的外孙,爷不同小孩子计较,去见了陛下同大长公主,陛下自觉理亏,补偿了爷一些,又给了爷一道圣旨让爷可以去向大长公主索赔。”
  顾三爷吞了吞口水,的确已经没人能阻止顾四爷了。
  连皇上都敢敲诈?!
  钱氏自顾自挑选好东西,买都不买不来的东西,她可得为儿女多挑选几样。
  无论是做聘礼,还是做嫁妆,都是极为体面极好的。
  既然顾四爷发话了,钱氏狠狠的挑选了一批,口中不停称赞奉承顾四爷。
  毕竟顾四爷爱面子,爱听好话。
  顾四爷真正相中的物什都没搬下车。
  他不仅要留给悦娘,还要给母亲补一补库房,以前他没少从母亲手中掏东西。
  顾瑶懒得听顾四爷自吹自擂,先回后宅,梳洗换了轻便的衣服,顾瑶半躺在床塌上,一件件欣赏字画,以及前朝留下的孤本。
  “小姐,这盒子如何处置?”
  “拿过来,我再看看。”
  顾瑶接过盒子,又仔细看了看,依然没有看出端倪。
  她拿在手中晃了晃,隐隐听到动静,而且重量仿佛不对劲!
  毕竟那对翡翠镯子已经取出,盒子依然很有重量?国
  

snaptime:2020-01-20 03:08:16  .exectime: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