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下车》全文阅读

作者:阳电  永不下车最新章节  永不下车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永不下车最新章节第九六二章 无尽(20-04-01)      第九六一章 未来(20-04-01)      第九六章 恍然(20-04-01)     

第九六二章 无尽

在探索量子力学时,头脑的思辨,有时候与实验几乎一样重要。
  如果不是更加重要的话。
  这判断,离经叛道,几乎是对“一切基于实践”之现代物理的否定,然而面对现实,在诸多反映物质深层次奥秘的量子实验里,
  这,却又是令人毛骨悚然、浑身战栗的事实。
  在1578年深秋,得到资深人士对困惑的若干解答,方然确乎更深刻的认识到这一点,特别是,他在分析“薛定谔的猫”时,提出的问题,引起了专业人士的兴趣,并给他发来了比较详细的解析。
  一个简单的问题,但,蕴含着的某种分歧,却引人深思。
  虚构出的“薛定谔的猫”之实验,其中,猫仔的死活,是讨论者们辩论的焦点。
  在之前提交的报告里,方然则提出、或者说假想出一种这样的情形:
  当实验进行过一段时间,也就是说,装置内的放射性元素,可能已经衰变、或者尚未衰变,这时,按量子力学法则,装置内的猫仔正处于某种“既死又活”的量子叠加态但现在,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当实验者甲窥看时,在他、或者她的认知范畴内,会产生一个“猫仔还活着/猫仔已死亡”的确定之判断。
  不论量子态如何叠加,甚至于,以方然现在的认知,即便在观察者窥看装置内时,猫仔的叠加态也不会坍缩,但在观察者甲的脑海中,他、或者她的认识,仍是确定的,这取决于观察者和被观察者的量子态之“绑定”,
  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
  但是,假想这样的观察者乙,其一开始位于极其遥远,事实上,来自于遥远到与现存宇宙没有任何关联,与整个实验装置、或实验者甲都毫无关系的某地,
  那么此时此刻,在甲窥看装置之后,对乙而言,
  事实上则并未发生任何事。
  传统的“量子态坍缩”之认识,在今天,已经被大多数量子力学研究者摈弃,取而代之的解释,则是量子态的绑定。
  随之而来的结论也很寻常,显然,实验者甲的窥看,乃至于发现的猫仔之死活,
  都应该与观察者乙没有一点关系。
  但是接下来,假如说,观察者乙也来到实验装置边,或者,采用某种手段,将实验装置运送到自己身旁,打开观察窗窥看时,
  又将会看到什么呢。
  如果,仅仅是如果,此前的实验者甲,已经在窥看时发现了猫仔的死亡,而观察者乙窥看时,却发现猫仔仍然存活,的确,按量子力学的描述,事态的确就有可能会是这样,那么对这只无辜的猫仔而言,
  岂非就是(在某种意义上)死而复生了吗。
  想法略带惊悚,不过,在获得永生、至少是接近永生时,方然的思绪并不会一味聚焦在生与死上,
  毕竟这都只是量子态。
  只是量子态……
  是吗。
  心念微动,暂时把这想法放在心底,方然继续思考。
  各自独立的两个观察者,对猫仔的死活,完全可能观察到不一样的量子态,进而做出不同的判断,到这里,事情似乎还好。
  但倘若他们碰到一起,交流彼此的发现呢;
  如果,仅仅是如果,甲和乙看到的猫仔之状态不尽一致:
  譬如甲发现猫仔存活,而乙发现猫仔死亡,这也还好,恐怕双方都会认为,猫仔是在两次观察之间的时段内死掉的,继而,可以达成共识。
  但如果是恰恰相反的情形,甲发现猫仔死亡,而乙发现猫仔存活,
  那又会怎样呢。
  如果双方都相信对方的观察,不仅如此,站在第三人的立场上,可以保证这一点,
  那么“死而复生”这种匪夷所思的事,就会脱离虚无缥缈、不可捉摸的量子世界,一下子成为眼睁睁的现实。
  从众所周知的实验假想出发,一步步推进,在否定“量子坍缩”的基础上,得出匪夷所思的结论,甚至于矛盾,但基于对量子力学的信仰哪怕还很浅薄,他也不会轻易的否定“死而复生”。
  对这一显然的矛盾,或者说,匪夷所思之情形,白大褂们又怎么说呢。
  “……
  ‘死而复生’,看起来很惊悚,不过我、和我的同事们稍加讨论,仍然认为这是一种几乎不可能出现的情形。
  问题的核心在于:
  乙,假想中与现实世界毫无联系,没有任何‘绑定’的观察者,在我们的认知范畴里,
  根本就不存在。
  方然,注意这里是‘我们的认知范畴’,这里首先涉及一似乎不那么客观的条件,那就是,对我们人类而言,只有认知范畴内的物理学,才有意义,而你想必已经知道,‘自我意识’只是构成自我的物质之量子叠加态的一态。
  客观存在的物质,量子态,可以有无数种,但只有与我们的自我意识‘绑定’,也和这与自我意识绑定之宇宙现态‘绑定’的那一态,
  才能被我们观察到,继而,也才有意义。
  言归正传,针对‘薛定谔的猫’,如果真有彼此完全独立、没有任何量子纠缠的观察者甲和乙,先后去窥视装置中的猫仔,那么,我们则必须承认,按量子力学的基本原理,他们的所见确有可能迥异,不仅如此,
  对他们两人之中的任何一个而言,这所见,都是确切的现实。
  其实,稍微思考一下‘量子态’的定义,‘既死又活的猫仔’,这不是太正常了吗?
  在某观察者眼里,已死去的猫仔,在另一个观察者眼里,却还活着,这并不是日常生活里的那一种矛盾,即‘物质的状态非此即彼’。
  而是以量子力学的视角,很寻常的叠加之量子态,不论死亡,还是存活,同一时刻都存在于猫仔身上,观察者自身的量子态,依据某种目前我们仍知之甚少的机理,绑定于哪一态,他、或者她就会见到哪一态。
  对观察者甲而言,猫仔,的确已死,其他量子态事实上并不存在;
  对观察者乙,也有同样性质的判断,
  而他们都是(20.3.31.2)
  

snaptime:2020-09-26 12:55:45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