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退休之后》全文阅读

作者:油爆香菇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大佬退休之后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1160罗刹阿罗(六)(21-04-05)      1159罗刹阿罗(五)(21-04-05)      1158罗刹阿罗(四)(21-04-05)     

1091拳头硬了

“来者不善啊……侠,他们是冲着你来的,还是冲着我来的?”
  裴叶幽幽感慨,字里行间听不出丝毫担心忧虑。看.毛.线.中.文.网
  不同于裴叶的淡定悠闲,侠已经微微弓起背,浑身肌肉都处于紧绷发力的状态,一旦黑暗中的不速之客有动作,他就能扑杀上去跟他们撕咬起来。
  只是他身上挂着太多猎物,视觉效果看着不是那么有威慑力。
  “聘请”来的兽匪出乎意料地“敬业”,数倍于己也不撤退。
  黑暗洞**响着一声声或低沉、或沙哑、或尖锐、或刺耳的低吼声,空气中弥漫的肃杀冷意悄悄散开,将在场兽匪和“兽人”都笼罩其中。那些暗中等待捡漏、分点儿残羹烂肉的兽匪受不住这样的气息,不甘心地缓慢退去,将空间留给狭路相逢的两拨兽匪。
  危机一触即发。
  侠挪步,挡住裴叶。
  他皱眉:“……应该是冲着我的猎物来的……”
  裴叶用扇骨敲打手心,轻笑:“但我怎么看他们也看我很不顺眼……”
  有数道视线都落在她身上,不是看食物,更不是看能发泄兽【性】的污秽目光,而是纯碎的、想将她撕咬成碎骨烂肉的凶戾眼神。简单来说就是想打她,要是能杀她泄愤就更棒了。
  有了这一认知,裴叶忍不住用扇面挡住下撇的嘴角。
  侠言简意赅:“你的气息。”
  裴叶:“……”
  这年头也搞雌性兽人歧视?
  虽说她也不稀罕雄性兽人的追捧和野蛮直白的示爱,但整天想打她什么鬼?
  当她是沙包呢?
  看到就拳头硬了。ahref="http://"target="_blank"/a
  两方僵持了几个呼吸的功夫,拦截的兽匪率先耐不住,黑暗中冲出来一双碧绿的兽瞳,直扑侠的面门而来。
  这是一个发动总攻的信号,紧跟着其他兽匪也前后脚扑杀过来。
  其中还有几只兽匪一跃数米高,越过己方兽匪和将裴叶挡住的侠,目标直指弱小的雌性兽人。侠第一时间注意到,奈何他被三四只兽匪盯住。这些兽匪不是堵住他的前路后路,便是默契配合偷窃他身上挂着的猎物。配合十分默契,侠临时拉起来的保镖队伍根本不是对手。
  兽匪这个群体比兽人更加野蛮血腥。
  至少兽人不会劫掠同一个部落成员的猎物,而兽匪会。
  某些好吃懒做的兽匪就喜欢三五成群、六五成堆地聚在一起,蹲守洞穴入口,盯着每一个带着猎物回来的兽匪同类。
  一旦确定能抢夺就会一拥而上,有时甚至会将猎物的原主人吃掉。
  侠担心神使会因同类冒犯而降罪他们,想着要不要主动交出猎物。
  还未等他做出决定,神使动了。
  只见她右手执扇,脚下稍动,身形微晃,轻松躲开兽匪的每一次扑杀。
  即使他们的兽爪削铁如泥,兽牙齿如利剑,掀起的劲风扫过肌肤能掀起灼热刺痛,依旧伤不到看似娇小单薄的雌性兽人,场面莫名滑稽。裴叶似耍弄够了,执扇与其中一只兽匪利爪对碰。
  预期中折扇断裂、雌性兽人被撞飞或锤成肉泥的画面没发生,反而是兽匪被巨力打飞。
  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
  裴叶没离开原地,脸也不红气也不喘,而冲她来的兽匪却被巨力接二连三地挑空打飞,或撞墙壁、或撞洞顶、或在地上拖出数米长的痕迹,砂砾碎石将他们肌肤剌出点点血痕。
  上前,垂眸看了眼趴在地上,一时半会儿起不来的兽匪。
  他的人形状态跟侠不相上下。
  看外貌,却比侠粗糙苍老不少,乍一看上去像是接近四十的中年兽匪,五官轮廓勉强算端正,刀削斧砍般有棱有角,只是左右脸颊都是斑驳的疤痕,通俗来讲就是长得丑。
  看这样貌就肯定不是原文女主的扑克牌后宫。
  看到裴叶靠近,他脚下一蹬用力,张口露出满是利齿的嘴巴,直冲她的小腿肚。
  这一口要是咬结实,以兽匪的平均咬合力,轻轻松松就将她连肉带骨头撕扯下来。
  而裴叶早有防备。
  抬脚,落脚。
  一脚踩头。
  同时庆幸今天穿的是兽皮做的运动裤衩,不怕走光。兽匪是比兽人更加嗜血好战又疯狂的群体,擒贼擒王的定律对它们无用,所以裴叶踩头不能压下其他兽匪,反而激发了他们的愤怒。空气中的气流告诉她有新的攻击,她抬脚将脚下的“球”踢出去,抬头迎接新一轮攻击。
  “都滚吧。”
  裴叶没有下死手。
  兽匪看到他们是难啃的肉骨头,被打得鼻青脸肿差点爬不起来,这才萌生退意。
  只是离去前,还恨恨不平地瞪眼侠的猎物,以及散发着令人憎恶又暴躁气息的雌性兽人
  “神使,没事吧?”侠身上挂着的猎物被围攻兽匪偷咬不少,或胳膊或腿或头颅,也导致他站的地方滴了一堆血。浓烈的血腥味在黑暗环境蔓延,刺激诱惑着每一个闻到它的兽匪。
  裴叶摇摇头:“这一路不会太平。”
  侠低声:“雪下了有一阵,大家食物也都不多……”
  裴叶不语。
  饥寒起盗心,倒很适合形容眼前的场景。
  裴叶:“就当热身。”
  她就没指望和平谈话。
  他木木部落、白花花部落、被碰瓷的其他零碎部落出人出力都是看她拳头的面子,才帮她建设兽人城,兽匪就更加如此。反正都要打一场,一路杀过去还是走过去再杀,不都一样?
  兽匪缺粮的情况比预期还要严重。
  侠说以往顶多遭遇一波打劫,打赢或者成功逃窜摆脱他们,基本就能守住猎物。
  这回却是走个二三十米就遭遇一波。
  中途还能听到兽匪肚子传来的“咕——噜噜~~~”的叫唤。
  听着居然还挺可怜。
  除了第一次,侠他们出手,之后都是裴叶率先动手。
  或拳打脚踢、或用折扇迸发出的气劲,一路无惊也无险。
  穿过蜿蜒盘旋的洞穴隧道便进入山峰内部,中心居然是镂空的,上下挂满石笋,四面都是蜂窝似的坑洞,兽匪便住在这些“坑洞”之中。
  黑暗之中,四面亮起密密麻麻的兽瞳,每一只兽瞳都写着“老子想你死”。
  被焦点的裴叶:“……”
  侠:“神使,你的气息……好像更浓了……”
  言外之意,更欠揍了。
  裴叶:“……”
  没看到被“聘请”的兽匪也按捺不住情绪和本能,抛弃职业操守,硬了拳头吗?
  

snaptime:2021-04-14 07:17:40  .exectime: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