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日不落》全文阅读

作者:白面黑厮  南明日不落最新章节  南明日不落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南明日不落最新章节630强迫症(19-10-10)      629光荣革命(19-10-10)      628丘吉尔(19-10-10)     

575村镇采购

小小村镇的大门口,熙熙攘攘的人群,顶着各种篮子筐子的印度人们,男女老少,将这里变成了市集一样热闹。乡民们出售的东西,五花八门,主要还是食物,从粮食到蔬果,还有他们自制的咖喱等一些玩意。
  只是比较特殊的是,他们针对的买家只有一个,那就是大明军队。
  几个大明孟加拉藩军某部军需处的工作人员搬了桌椅板凳坐在那里,有人拿着账本在记着账,还有一些负责保全的士兵,毕竟他们是带着真金白银来采购的。
  尽管大明军队有着大量的物资直接从孟加拉输送到前线,但是这样一来的运输成本就比较大,所以从古至今军队更加倾向于就地解决吃饭问题,这样就省去了千里输粮的繁琐,在成本上也更是可取。
  印度总归算是丰饶之地,虽然大部分贫民十分贫困,但拿出真金白银、足斤足两地采购他们的东西,这些农民还是非常愿意的。
  “糙米62斤,实付银124文。”军需士官用中文喊着,旁边一个讲印地语的藩军士兵也跟着翻译。
  在大明百姓们是乐于接受铜镍的硬币的,乃至纸币也无所谓,现在人们已经十分习惯纸币的体系了,用着也相当方便,毕竟日常大家也都不愿意拿真金白银,太危险。但是这里毕竟是印度,印度百姓还不认识大明的纸币,所以藩军采购都是拿出真金白银来的,当然大明也不缺这些东西。南非那边已经开始大量地开采金矿,不断地运回本土。
  过了会儿,轮到了一个印度中年男子,他拖拉着几个年岁不大的少女,叽哩哇啦地说了一通。然后那个藩军孟加拉裔的士官脸色就变了,回头对军需官李银林道:“这人说要把他的女儿卖给我们。”
  李银林惊奇:“这人岂不是失心疯了?”
  士官道:“在印度,嫁女儿要奉上极厚的嫁妆的,很多人家出不起这嫁妆,会在女儿生下来的时候直接将女儿给溺死。这家人女儿都长得很大了,可以嫁人了,可是却没有钱给嫁妆,这个男人想要把女儿卖掉了,换他赌博的钱。”
  李银林黑着脸说道:“把他赶走。”
  那士官有些不忍道:“可若是赶他走了,他家的女孩不知道还是什么下场。”
  这士官才二十来岁,基本上从孩提时代起,就是生活在大明治下了,接受的是大明教育,思想上也非常大明化。很多孟加拉人中文都不错,会给自己取一个中文名字,他们于是就会有一个孟加拉语的名字,然后在官方场合用音译的中文。比如这个士官的中文名字就叫宋忠平。
  李银林摇摇头说道:“我们是军队,我们不是救世主,这天下所有的事情,不是我们全都能管了的。此地的民政部门很快就会就位,到时候自然会处理这些事情。”
  宋忠平有一些消沉地道:“要改换人们的思想,破除掉那些愚昧、封建又吃人的东西,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这世上究竟有太多的阴暗之处,希望大明的仁慈光辉能照耀每一寸土地。”
  李银林倒是笑了,道:“那怎么着,我们大明还要占领地球上所有地方吗?”
  “希望如此啊。”
  一个国家能够给其国民提供的最强认同,是来自于优越感的。居于大明的非汉族裔能接受到更好的生活,他们在法律上和社会上都是平等的,他们有各种先进的知识和理念,这一切都会创造一种内聚性又区分于其他国家国民的优越感。这种优越感直接就会增强他们对大明的认同,认为自己生活在一个最好的国家,认为一切都比不上大明。
  这种心态其实也存在于白明修那个时代和之前的时代,西方国家的国民如此认同他们的体系,就有这方面因素;后来中国人民的自豪感认同感的增多,也是因为中国在众多领域腾飞,享有极高的国际地位。
  两人讨论的严肃话题,这村镇的印度百姓们是不能理解的,他们认的只有明人手里的钱。旧的社会秩序已经瓦解了,大明公开向所有种姓的人购买货物和收取服务,而且大明给予的报酬是当地的柴明达尔或者贵族的二倍或更多。对于大明来说,他们花的钱是正常的,在孟加拉当地采购也差不多,而却直接压缩掉了当地贵族剥削贫民们的空间。
  往常入侵印度的王朝,总会不自觉地融入到种姓这套制度中,从中获取利益,但是大明却根本不需要如此做。就算所有人都如此地沉浸在种姓之中,但时间一久,总会出现裂痕,然后就会造成溃于蚁穴式的崩塌。
  对大明来说,一个不是自己的食利阶层,不利于自己去对印度这个地区实现数目字的管理,更不利于发挥印度的潜力。所以即便大明不会让所有殖民地变得更自己一样,会实行诸多本地化的措施,但显然种姓制度和一系列过于腐朽的东西,都会让其消散在历史的尘埃里。
  做完了这个村镇的采购,藩军士兵们驾驶卡车返回自己的驻地。坐在大卡车上,李银林看到宋忠平仍然有些消沉,问道:“怎么,还在纠结刚才的事情吗?”
  宋忠平摇摇头,道:“也不是,我们很快就要同莫卧儿帝国展开决战了第12集团军不用说,那是大明的精锐,倒是我们这边,藩军本身程度就逊于本土正规军一筹,再加上我们这边现在补充了大量的新兵蛋子和重新归建的预备役老兵,真的打起来,还是有点害怕给大明丢脸。”
  李银林不禁笑道:“这是什么话,咱们藩军也不差好不好,我从本土过来九年,服役于藩军,不觉得藩军有什么不好的。怎么说比起莫卧儿军队来,都应该强不止一筹才对。加上咱们兵力也充沛,指挥战役的还是皇帝陛下本人,怎么都不会有任何差错才对。”
  他最后拍拍宋忠平的肩膀道:“好好干!”
  

snaptime:2019-10-15 06:45:46  .exectime:0.334